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三角沙坤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三角沙坤

叶倾城深知以色待人终究不是正道,青春终有老去的一天,容貌总有衰弱之时,她不敢轻易向沈非献身,用身子去笼络沈非,怕的就是沈非得到她身子之后,像无数男人一样厌了倦了,然后将她扔掉。 这样一来,她就别想再控制沈非,她那些计划就更不能成功了。 所以说,她必须展现出其他方面的才能。 叶倾城第一次在九号私房菜馆对沈非提到“盛唐风光”,除了想利用沈非之力外,也是在向沈非展示她的能力。 能够主掌数百亿的大工程,一旦功成,所赚之钱数,定能翻它好几倍,她的赚钱能力可见一斑。 同样,她弹的秦王破阵乐,还有凤求凰,表现的是弹琴的能力。 美貌、金钱、琴技,这些都还不够。 她刚才所说“圈套”那些话,表现出的就是谋略之能。 一个女人,有如此大能,如换成一般男人,肯定承担不起,必定自惭形秽,但是,她面对的是沈非,如果她不是足够的优秀,那她怎能将沈非控制住? 叶倾城静静看着沈非,沈非紧紧握着她的手,“得倾城红颜,死而无憾!倾城,我不能想象没有你的日子,不要离开我。” 眼神真诚、深情。 叶倾城心中傲然,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面上也是无比的深情,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就在沈非眼里露出失望之色时,叶倾城鼻子里“嗯”了一声。 顿时,沈非狂喜,继而相拥、亲吻。 满车春光里,两人心思却各不相同,叶倾城在得意,她觉得在控制沈非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大步,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驱使沈非如虎狼,替叶王做事,杀敌,征战天下。 当然,还有那个秘密。 沈非则是觉得有些恼火,虽然叶倾城很漂亮很有本事,吻起来似乎也很美妙,但是,他却觉得浑身不对劲,没有爱没有情的吻,就像啃石蜡一般,无趣又无味。 与苏锦瑟相比,差了天远。 可惜,他现在却不得不与叶倾城虚与委蛇,努力提升自己的演技,他之前所分析的今晚之人是黑榜,也是故意说给她听。 如此举动,一是表明他没有将她当成外人,二是表明他没怀疑她是黑榜之人。 良久,唇分。 沈非与叶倾城相视一笑,千言万语尽化眼神之中,沈非驱车往天九大厦赶去。 天九大厦的楼顶。 杨伟石还在被暴打,那些人大有沈非不来,就要把他打死当场的架式。杨伟石心里憋屈到了极致,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的。 要是沈非不来的话,该怎么办? 等死吗? 杨伟石不想死,他还想吃香的喝辣的玩漂亮的少妇,更想逞大大的虎威。 可现在这个情况,他随时有可能死啊。 下一秒,杨伟石眼睛一亮,顾不得痛楚,大声喊道:“别打了,沈非肯定会来的,他最看重他的家人,你们威胁要害他的家人,他一定会来收拾你们的。” “废话,姓沈的当然会来,老子不仅威胁要杀他家人,老子还在这天九大厦埋了几十斤炸药,要是他不来,老子就炸了这天九大厦。” 冷冷说出这番话的人,就是这帮人的领头人,叫禾雄。禾难剃着个光头,满脸横肉,看起来非常凶蛮。 杨伟石浑身僵住,几十公斤炸药炸天九大厦? 要真炸了,这和恐怖事件有何区别? 龙皇府之事他知道的不多,却也隐约知道唐铭人远走他乡就是因为和“恐怖”两字扯上了关系。 而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如果这些人引爆,炸掉的不仅是天九大厦,还有他,更有杨家。 杨伟石心里生出了浓浓的后悔。 禾雄还在说,“所以,沈非一定会来,杀了少主人,必须要死,不管在什么地方!我要将他和这天九大厦一起给炸了!” 杨伟石脱口说道:“沈非一来,你们全都会死。” “白痴!老子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沈非一现身,就会爆发出重重杀机,沈非再厉害,也得给我少主人陪葬。” 禾雄狰狞地说着,恨意无穷,手上打得也就越重。 杨伟石心慌,痛得受不住,不由问道:“既然沈非要来,那你为什么还要打我?” “你也是杀少主人的凶手,为何不打你?现在打你,只是收你一点利息,等一会儿,你也会和沈非一样,被炸死在这天九大厦。” “……” 杨伟石恐惧得浑身颤栗不已,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沈非能够赶来把这些人给灭了,否则,他不仅要死,还会有天大的麻烦。 “该死的。” 杨伟石心里痛骂着,却不知是在骂谁。 禾雄打了半天,似乎打累了,又狠狠踹了一脚之后便走到旁边,但他并没有就此放过杨伟石,他对手下说道:“继续打,给我狠狠地打。” 杨伟石都快被快打得昏迷过去,拳脚仍然没停,禾雄看着却很不爽,他快没有耐心等下去了,“麻的,沈非还没有来,再不来的话,老子就要……” “就要怎样?” 冰冷的声音炸响于空。 禾雄大惊,暴起怒喝,“谁,是谁在说话?” “你不是在等我来吗?” 声音淡淡,下一秒,沈非携着叶倾城出现在禾雄等人面前。 禾雄一愣,旋即说道:“你就是沈非!” “如假包换!” “好好好,太好了……”禾雄狂笑着,越笑越怒,“就是你,杀了我家少主人?” “你家少主人是哪根葱?” “大胆沈非,竟敢污辱我死去的少主人!” “我胆子一向很大。” 沈非向前走来,禾雄的手下拦在前面,一个个拎枪在手,枪口对准了沈非,沈非视若不见,继续一步一行。 禾雄冷道:“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给我先废了他双腿,让他给死去的少主人跪下!” 当即,一帮人开枪射击。 没有枪声爆响,因为所有的枪都装了消音器。 子弹暴射,沈非仍随意往前走着,没有一颗子弹能挨着沈非的衣角,那些人大惊,不停射出子弹。 虽然距离越来越近,他们自觉准头也越来越准,可是,仍然奈何不得沈非。 沈非就这般走到了那些人的前面,一脚一个,踹得他们吐血飞到一旁,痛得爬不起来。 杨伟石大喜,忙拍着马屁,“沈少,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快杀了他们,他们……” 砰! 沈非一脚将杨伟石也给踹飞了。 杨伟石身子躬成虾米状,脸上写满了痛苦,他的五脏六腑全都移位,他感觉沈非这一脚,比之前禾雄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踢得还要痛,痛到了骨子里。 他眼里闪过一抹恨,但他快快地压了下去。 禾雄震惊了,他打听过沈非,知道沈非有点厉害,所以他都让手下拿的枪,他本以为凭着这些枪,定能打服沈非,为少主人报仇。 结果却是如此不堪。 禾雄很快回过神,掏出手枪对准沈非,“姓沈的,虽然你很厉害,但我也不是白给的,今晚你必须死,必须给少主人陪葬。” “今天,我还没有杀过人!” “姓沈的,你休想狡辩,今天上午,我家少主人与你们起了冲突,你当场没有杀少主人,却在警察带到看守所之后,弄死了他。” “就是那些瘾君子?”沈非冷笑,“杀他,会脏了我的手。” “狂妄,去死吧。” 禾雄开枪了,他的枪法比手下强了好几倍,他算准了沈非的轨迹,子弹射往沈非下一步踏地处。 可是,沈非轻描淡写地一个大步,子弹落空。 沈非问道:“你是属于哪股势力。” “在你死之前,我会告诉你。” “好。” 沈非一字落下,拉着叶倾以闪电般的速度站在禾雄面前,一脚踹在他腹部,震痛立马涌到他全身每一处地方。 枪脱手,骨俱震,鲜血狂喷。 禾雄刚刚摔在地上,沈非便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冷道:“现在可以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又是受了谁的指使?” “哼,姓沈的,你就是不问,我也会告诉你!老子是沙坤老大的猛将,老大是新三角最庞大的势力,我家少主人就是老大的儿子!你杀了老大的儿子,老大不会放过你的,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老大都会杀了你。” “沙坤!新三角!” 沈非记下这两个关键词,虽然他没有杀过沙坤儿子,但沙坤肯定将他视为不死不休的杀子仇人。 新三角最大的势力? 是谁挑拔的? 黑榜?唐铭人?还是朱筠身后的人? 沈非想着,禾雄冷笑道:“姓沈的,怕了吧?不过,马上你就不用怕了,你也不用逃了,因为你逃不掉。” 沈非脚下用劲,禾雄再次吐血。 杨伟石却大声喊道:“沈少,快阻止他,他在天九大厦埋了几十斤炸药,他想要把天九大厦给炸了。” 紧接着,杨伟石又对雄说道:“你不能引爆,你还在这里,如果引瀑了,你也会死。” “哈哈哈哈……”禾雄又是一顿狂笑,“死算什么?我是跟着少主人来省城,暗中保护他的,现在少主人死了,我也必死无疑,现在,我能够报仇,让我死一百遍我都愿意。” “可我不愿意。”沈非声音淡淡,好似不带一丝烟火气。 “愿不愿意不是你说了算!” “我说算就算。” 沈非施展酷刑,禾雄陷入万分痛苦当中,连拿出引爆器摁下去都不能,可禾雄仍然吼道:“就算我不能动,还是会爆炸的,因为我早定了时间,现在就快要引爆了,姓沈的,你死定了,谁也救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