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恶人榜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七十八章 恶人榜

“必死无疑?” 沈非淡淡一笑,手中忽地多了一物,直接扔到禾雄面前。 禾雄正满脸狰狞地说沈非必死,可他低头看往沈非所扔的东西,那狞笑立马就像被千万只野马踏过,给踩得稀烂,散成泥泞。 下一秒,禾雄满脸恐惧。 原来,沈非所扔的,就是禾雄用来引爆炸药的定时装置! 禾雄惊吼道:“那东西怎么在你的手里?你怎么知道我在天九大厦埋了炸药,你怎么还能拆了定时装置?” “小菜一碟而已。” 沈非淡言,仿佛他拆的不是几十斤炸药,而是从树上摘了一片叶子。实际上,对沈非来说,也确实很简单。 三品灵觉,强大至斯。 沈非还未靠近天九大厦,就感觉到了危机。离天九大厦越近,危机就越浓。沈非便循着危机浓郁的方向走去,然后找到了定时装置。 还在与净化杀手组织金一相斗的时候,沈非就能靠一品灵觉拆掉炸药,现在实力暴增,灵觉三品,拆起炸弹来更是轻松,甚至可以说是随意而为。 禾雄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不可置信地念着,“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你拆不掉的,你……” 噗…… 禾雄吐血。 炸药是他最大最后的手段,是能够拉着沈非一起死掉的手段,可在沈非眼里,却像是一个玩具。 这样的事实,禾雄不能接受。 “好好享受痛苦吧!”沈非转身离去,边走边道:“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别来惹我,否则,今日你之痛苦,就是他日他之痛苦,更甚之千倍。” 杨伟石看到眼前的一切,眼睛里闪过许多复杂的目光,最后变成了带有欣喜的畏惧,心里念着,“不管怎么说,沈非这个仇是结下了,那后面的计划,也不会出错。” 想着,杨伟石看到沈非就要离开,猛然意识到他还在楼顶,而他现在浑身是伤,根本动不了,如果沈非不带他走,那这个光头的人来,那他就惨了。 说不定会被当场打死。 就算不是他的人来,来的是警察,这里的枪战,还有那么多的炸药,也会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 杨伟石忙大声喊道:“沈少,等等我,带我一起走,沈少,帮我治伤,再不治,我就要死了。” “那你就死吧。” 淡淡五字吐出,沈非消失在杨伟石面前,杨伟石浑身冰凉,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在怀疑得罪沈非值不值得,他更怀疑沈非这样对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几秒,怀疑变成怨恨! “沈非,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杨伟石心里恨恨不已,可念头刚起,就被痛苦给包围了,痛叫不已。 杨伟石在痛叫,沈非却已坐到了车子里,今天来省城,他遇到的事太多,他收获的也不少,现在该回锦城了。 叶倾城还在惊讶于沈非以逛自家后花园的姿态,在千军万马当中拆了炸药,再一次深刻认识到沈非的强大,她心中都忍不住要加大对沈非的诱惑,隐隐在决定今晚沈非要强来的话,就让他“吃”到的多一点。 她对自己身体有信心,让沈非吃得多,却不能吃完,那沈非必定迷醉其间。 可是,沈非收拾完那些人之后,却不再提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事,而是连夜赶回锦城。 这让她心中大恨不已。 但她又不能主动献身,否则,她之前所演的那一切便全都白费了,并且还有可能被看穿。 所以,她心中再是不爽,也得用一双深情的目光看着沈非。 夜如黑,月似钩。 沈非还在赶回锦城的时候,已经有人赶到了锦城,还陆续有人往锦城赶。 薛凡和徐正猛出马让洪亮吐出了所有的一切,又见了郑爽、孟羽浩等人的老子,只说了一句话。 拿钱,或者,丢命! 那些人在省城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和薛凡身后的薛家一比,简直就是米粒之光与日月之辉的差别。 他们敢怒不敢言。 不过,就算如此,让他们凑出近百亿的钱,也近乎不可能。 真凑了,他们这一群亿万富豪,立马就会有一大半变成穷光蛋,甚至成为大负翁,欠债累累。 不得已,他们只好用缓兵之计,向薛凡告罪,说先付出一部分钱,剩下的他们再慢慢回去凑一下。 薛凡明白他们的目的,冷笑着告诉他们,不行! 他们更怒,想动用自己的能量,却没有一人敢付出实际行动,他们真要动了,薛家的怒火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而且,他们想动,那些能量知道要对上薛凡,还会帮他们吗? 傻子都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不能凑出百亿,薛凡寸步不让,事情就这么僵住了。 只是,薛凡毫无压力,反正他有的是时间用来耗,可郑家、孟家他们却是耗不起,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是不利。 数千里之外。 新三角。 唐铭人看完消息,冷笑,“沈非,这才是第一步,你会有很多敌人的,饶是你凶猛,你也只能是我手中之剑,是替我扫清道路的。” “我已在新三角立足!等那事成,新三角,将是我最大!我以新三角为根基,建庞大势力,镇周边三国!到时,那些大人物必然不会得罪于我,哪怕是秦家,也得倚重我!我唐家将崛起!我唐铭人当崛起,当为一方雄主!而沈非,你之血肉,你之生命,将是我的垫脚石!” 唐铭人心心念来,自信非凡,可没来由地,他想到了净化杀手组织的惨败,原本他计算得无比精确,一切尽在他的掌控当中,谁知最后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布达之地。 朱筠化作一记者,带着那个以前是她的上司,现在却是她属下的人,朝着东突组织的核心地行去。 龙怀义,便在那里。 朱筠要抓龙怀义,哪怕是付出生命。 她在想着怎样混进去,怎么出手抓,忽地,她得到了一消息,消息来自京城,说的却是沈非省城之行。 看完之后,朱筠嘴角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还真是停不下来,随便到一地,都能折腾出大风浪来。 跟在她身后的男人,看到朱筠的笑容,脸色更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直觉与沈非有关,他心中冷哼,想着这一趟之辱,等回去之后,必找沈非报仇。 京城诸豪门,心思各不同。 唐家大喜,无论是草庐,还是郑爽等人,都是可以利用的力量!至于薛家,唐家家主也顾不得了,他立马派出人去联系。 杨家也在筹谋,不过,杨伟先盯着的可不是省城,而是金陵曹家!他已得到消息,曹氏集团现在的女总裁,与沈非有密切关系,这是一个可攻之点。 他被沈非从省城赶走,此仇极大,必报! 赵家、叶家、沈家等等,都各有主张。 不知不觉中,锦城沈非已成了牵动诸多豪门、各方势力的一个点! 沈非才没有管那么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吃好喝好睡好,再全力去做好事! 他将叶倾城送回去之后,便回到了锦城庄园。 刚一走进去,电子便站在他的面前,给了他一份资料,沈非一目十行扫下来,眼里满是杀光,原来这份资料,是电子收集的大恶人资料。 这些大恶人,做的坏事非常多,欺压的人更多,做的伤天害理之事不少,什么杀人放火,背后插刀,偷人妻子都算是小的。 他们的恶,都是那种为祸一方的。 比如,就在川西省一个叫五里镇的地方,有一个叫刘海云的人,本来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混混,可他姐姐嫁给了县里面的一把手,他立马就嚣张起来。 刘海云仗着这一层关系,收拢了五里镇所有的混混,先是强行收保护费,后来又收过路费,过桥费;刘海云有了钱之后,一边招兵买马,一边用金钱腐蚀当地官员。 不过半年时间,刘海云手底下就有了三百多号人,五里镇的官员被他腐蚀掉一大半,一些不愿意和他同流合污的,不是被他诬陷弄进牢里,就是被他打成残废。 如此一来,刘海云将五里镇经营得就像他的王国,实际上,他也觉得自己是五里镇的皇帝,五里镇随便一件事,只要他不同意,就没人敢去做。 他要看上了那个女人,就会不择手段将她抢到手,里面有个例子就是,刘海云看上一个有夫之妇,先是用钱砸,但那个女人抵死不从。 刘海云生怒,便带人直接闯上门,让他的手下把她丈夫当场打成残废,然后当着她丈夫的面玷污了她,事后她吃农药自杀,可刘海云却像没事儿人一样,她丈夫要到县里却告状,却被切了双腿,扔在大街上,还放狂言,谁帮他,他就要弄死谁。 这样的事儿,很多。 刘海云还承包了五里镇所有的工程,可他把钱拿到手,却不修路不建房,反而让老百姓筹钱,不筹的就派人上门去打去抢。 什么老百姓补助之类的东西,全都进了他的腰包,老百姓一分钱也没得。 此外,刘海云还强行让人到他开的石厂、砖窖等等工厂里做事,却又不给工钱,谁要不去,刘海就用他家人威胁。 而且,五里镇的东西都很贵,最简单的一瓶水都要花十块钱,一斤盐都要卖一百块钱! 老百姓可以忍着不去喝水,却不能少盐。 反正,刘海云的罪恶是罄竹难书,弄得五里镇怨声载道。 而刘海云,只是电子所收集恶人榜中的一个,还不是最恶的那一种,沈非冷笑如烟花绽放于空,他相信,把恶人榜上的恶人都干掉,他的橙光,至少可以形成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