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看你不爽 - 妖孽狂医

第二十八章 看你不爽

陈文华,华生制药的老板,也是陈强的老子。 这一晚,陈文华正与小蜜在床上激情大作战到最最关键的时刻,忽然接到皇家一号打来的电话,说他儿子被打成了重伤,已经送到附属医院去了。 立马,陈文华软了,在关键时刻软掉,这让陈文华火冒三丈;而儿子被打,更让他怒火冲天。他玩过的女人不少,可也只有陈强一个儿子,陈文华很溺爱儿子,从未打过他,陈强要啥他都给,出了事他就给陈强擦屁股。 可现在有人把他儿子打成了重伤,陈文华暴怒了,当即赶往附属医院,留下小蜜在床上欲求不得,陈文华在路上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陈强老娘牛英翠,一个则是附属医院的院长吴锐利! 牛英翠打了好几个小时的麻将,此刻正在养生会所里面,享受着男服务生的贴身按摩,正是情火高涨之时,接到陈文华电话,脸色大变。 如果说陈文华溺爱儿子,那陈强就是牛英翠的命,因为不是陈强,陈文华早把她踢了,她根本别想过富太太的生活,牛英翠顾不得身体需要,忙往医院赶去。 吴锐利其实也在外面和他前几天勾搭的小护士鬼混,可惜小护士刚刚脱了衣服,他就鬼混不下去了,无论他吃多少伟哥,他的家伙都伟不起来。 相反,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肚子里绞痛不已,老二就是不想撒尿,也是涌着一阵一阵的痛,心里更是慌得不行,吴锐利心里怕了,他感觉自己这样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没命。 吴锐利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他还不想死,他还想活下去。忽然,吴锐利站了起来,他想起了沈非,“沈非能治好那个女生的痛,也能诊断出我的病情,那他肯定能治好我的病。” 想到这,吴锐利又开心起来,但笑容还没有绽放出来,吴锐利又想起得罪了沈非,昨天他就让沈非给他治,可沈非根本不甩他。 “这可怎么办?” 吴锐利还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便接到了陈文华的电话,听到陈文华说让他帮忙去治他被人打成重伤的儿子,吴锐利对于大晚上还要到医院去,心里很是不爽。 虽然陈文华有上亿身家,可吴锐利还真不怕陈文华,因为陈文华是制药的,他是院长,陈文华要将制出来的药卖出去,还真离不开他们医院。 换句话说,陈文华不敢得罪他。 不过,想到陈文华每年给他送不少钱,再加上小护士在这里,他怕自己忍不住做那事,到时女人没玩着,反把自己小命玩没了。所以,吴锐利还是决定去附属医院。 附属医院的单人病房里面,陈强正向添油加醋地向他老子说沈非是怎么得罪他,是怎么打他的,陈强把他自己说得就像一个圣人,陈文华听得怒火滔天,“沈非,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当即,陈文华打了个电话,“王所长,有个叫沈非的,是大二针灸专业的,他把我儿子打成了重伤,你快点带人把他抓起来!只要王所长帮我讨回公道,我一定有重谢!” 王金发听到陈文华的“重谢”,立马钻出被窝,凛然说道:“陈总,您请放心,我们绝不会放过这种极度危险的人物,我立马带人抓捕沈非!” 陈文华挂了电话,“沈非,等你进了警察局,老子再慢慢弄死你!儿子,你放心,老爸帮你报这个仇,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躺在床上的陈强听到他老子的话,阴冷地笑了,有他老子出马,沈非死定了,就算他在皇家一号大杀四方,他也不敢对警察动手,只能任由警察抓他。 不多时,牛英翠到了,看到儿子的惨状,又是好一顿哭闹,护士给陈强擦血,陈强稍微吭一声,牛英翠便是一顿狂骂,“让你轻点你没有听到吗?我儿子那么金贵,是你能随便碰的吗?你信不信我让你立马没有工作!” 小护士听得愤怒无比,很想将纱布直接扔在陈强脸上辞职不干了,可想到家里的情况,她不得不忍了下来。牛英翠看到小护士不敢反驳,脸上浮出得意的笑容,嘴里又吼道:“医生呢?让你们医院最好的医生来给我儿子治病,我儿子的病耽搁不得。” 赵文华说道:“我已经给吴院长打了电话,他正在赶来的路上。” “那他怎么还没有赶到?不知道我儿子病得很重,他晚来一秒钟,我儿子就要多受一分钟的苦!”牛英翠吼个不停。 这时,沈非从走廊尽头踱步过来,他比陈强他们先到附属医院,已经转了一圈,没找到做好事的机会,准备去人民医院溜达一圈。 走到这层楼的时候,他敏锐的听力,刚好听到牛英翠说她儿子病得很重的话,沈非便过来瞧一瞧,刚走到门口,躺在病床上的陈强便看到了,身子本能一颤,厉声吼道:“沈非,沈非……” 牛英翠说道:“沈非是谁?” 陈文华冷道:“儿子,别担心,现在王所长应该去抓他了,沈非逃不了的。” “不是!爸,沈非……就在门口!快让王所长到这里来抓他!”陈强指着说来,陈文华回头一看,怒道:“你就是沈非?” 沈非看到陈强,笑道:“真巧啊,你也在这里。我劝你不要治了,治好了,我又要打你一顿,多麻烦!” “是你打了我儿子?” “对啊,你没教育好,我就替你打了。” “麻的,我的儿子是你能打的吗?”陈文华一巴掌朝沈非打去,还在半空中没有打下去,旁边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陈文华闻声看去,看到是吴锐利,语气冰冷地说道:“吴院长,你认识他?” 吴锐利心里头高兴得很,正好不知道怎么让沈非帮他治病呢,现在机会来了,只要他保下沈非,那沈非欠他一个人情,就会帮他治病了。 这么想着,吴锐利走上来,沉声说道:“陈总,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这样算了,行不!” 陈文华当然忍不下这口气,可想到吴锐利还掌握着他的一条药物销路,而且现在他儿子还需要吴锐利救治,陈文华暂时忍了下来,反正王所长会抓他,到时有的是机会整沈非。 “行,吴院长,我给你面子,你快给我儿子看一下。” “好,我这就去看。” 吴锐利欣喜不已,对沈非说道:“沈非,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吗?” “等你去死吗?” 沈非淡淡一语,让吴锐利浑身僵直,他立马想到自己的病情,以及沈非的医术,心里便是十万分的慌乱,觉得他真的有可能要死了。 陈文华听来,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笑容,沈非说出这句话,肯定会得罪吴锐利,陈文华上前一步,吼道:“小子,你不识抬举,竟然敢咒吴院长去死,真是欠打!” 陈文华再次扬起了手,刚刚举起,吴锐利就厉声喝道:“住手,我让你打了吗?”陈文华被吴锐利吼得莫名其妙,他这不是在帮吴锐利吗? 遂即,陈文华脸色阴沉下来,沈非这样咒他,吴锐利都要护着他,看来两人之间关系很不一般,这样的话,弄死沈非还有点难度。 吴锐利弱弱地问道:“沈非,我真的要死了?” “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都痛到心脏部位了,不死还能怎样?” 吴锐利心里一个咯登,再也不敢怀疑,因为他的心脏真的在痛,忙说道:“你能帮我治一下吗?” “不能!” “为什么?” “看你不爽!” 周围的人都看傻了,陈文华没料到吴锐利竟然相信了沈非的话,小护士看向沈非更是两眼发光,在她眼里,吴院长是很厉害的人,可吴院长却求沈非治病,而沈非还不给他治,那不是说明沈非比院长厉害很多倍吗? 牛英翠却很不爽地说道:“吴院长,我老公叫你过来,是让你帮我儿子治病的,你却在那里对打了我儿子的人低声下气的,你这个院长还想不想当了?” “给老子闭嘴!”吴锐利厉声狂吼,转过头来哀求道:“沈非,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帮我治好病,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十万,不,一百万,怎样?” “没兴趣!” 听到这三个字,小护士眼中光芒更浓,沈非这样子太酷了,陈文华眼睛一凛,吴锐利却脸色发白,“那我要怎样做,你才能帮我治?” “你要让我看你爽了,我就考虑给你治一下!” “让他看我爽?” 吴锐利听到这个要求,有些犯难了,怎样才能让沈非看他爽呢。他想来想去,忽地想到牛英翠说的话,转身问道:“你儿子是沈非打的?” “不错,就是他打的!我说你这个院长怎么当的,他打了我儿子,你还不快点把他赶出去!”牛英翠很不爽,吼声刚落,吴锐利就狂吼道:“该出去是你!你,还你,立马带着你的儿子走,我不治他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