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不讲理 - 妖孽狂医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不讲理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王长生第一次出现在沈非面前时,就是一醉汉形象;等将他伤治好之后,王长生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的那种宝剑。 而现在,王长生就是一冷酷汉子的形象! 不说别的,旁边过往的美女们,眼睛都快落在了王长生身上,恨不得将王长生给拖回去金屋藏娇了。 就是跟在他身后的李梦云,眼睛都是亮亮的。 王长生实在是太拉风了。 而能让沈非眼睛一亮的,当然不仅仅是他的形象,还有王长生展现出来的实力。 王长生不知道他来了这里,但王长生却能找到这里。 从这里面就可以看出,王长生的实力非同一般,光这份侦查,就很牛逼了。 “叶静龙真是给我找了一个宝来。”沈非心中念着,带着苏锦瑟走了上去,介绍道:“锦瑟,这是我兄弟王长生。” “你好。” 苏锦瑟热情地打着招呼,她了解沈非的性格,兄弟两个字就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你好。” 王长生回答着,眼睛扫过,已经明了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他站在了苏锦瑟身后一米处,不近也不远,位置恰到好处,若有攻击袭来,无论是从哪个方位,王长生都能挡在苏锦瑟前面。 沈非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这个点的重要性,看王长生一副已进入工作状态的样子,沈非只能从心底服了,再次感叹自己捡了一个宝。 而他还不知道,王长生曾经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兵王狂龙。 不然,他还会更兴奋。 苏锦瑟眸子一转,也知道了王长生站在她身后的原因,这是沈非找来保护她的,她心里涌出浓浓的暖流,将沈非的手抓得更紧。 一行人赶往锦绣食府。 高志雄看到法拉利,心中有些惊讶,但没有表示出来,随后又释然。法拉利虽贵,可沈非有那样一手医术,买个法拉利根本不算什么。 而这,再一次激起了他的感激之情。 沈非给他女儿治病,那是分文未取,甚至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如此大恩,必得涌泉相报。 很快,一行人来到锦绣食府。 沈非让他们先进去,他去停车。 高志雄一进锦绣食府,报出名字说订好了雅间时,服务生扫了高志雄一眼,说道:“先生,不好意思,那个雅间有人用了,你们就在大厅吧。” “我已经订好了,为什么还给别人用了?”高志雄很不高兴,但不是为了面子之类,他选择这里,就是想表达自己的感激。 服务生不高兴地甩道:“用了就是用了,哪有为什么?反正都是吃饭,在大厅也一样,你要在大厅吃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打个九折,在锦绣食府用餐,打九折会损很多钱的。” “我不需要打折,我只要那个雅间。” “那就没有办法了,这样的话,你们另找一家吃吧。”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找你们经理来!我要见你们经理!” “经理来了也没有用!用那个雅间的,是锦绣集团的经理!知道锦绣集团吗?” “锦绣集团的经理又怎么样?就是天王老子,也得讲个理,讲个先来后到吧!叫你们经理来!”高志雄寸步不让。 苏锦瑟秀眉一皱,锦绣食府给她的感觉很不好,第一次和沈非来的时候,遇到了不高兴的事,这次又是这样。 王长生什么都没有理会,眼里只有苏锦瑟的安危。 服务生语气更加不爽地说道:“我是为你好!锦绣食府也是锦绣集团的子公司,那边经理的权利大了去,来这里用一个雅间,再正常不过,你非得要闹大,有意思吗?” “不是我在闹,是你们不讲理。” “好,我给你叫经理来,看你能说什么!” 服务生联系了经理,很快,经理就来了,不是杜仲平,而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他到来之后,先对颇有姿色的服务生抛了个媚眼,然后问道:“小芸,什么事?” “关经理,这个人之前订了松涛阁的雅间,然后周经理来用了,他在这里闹。” 听到服务生这番猪八戒过河倒打一钉耙的话,高志雄气得满脸铁青,正要反驳时,关平关经理极不客气地说道:“吵什么吵,不就是用了一个雅间吗?那雅间你来迟了,给别人用了,你还有理吗?再说了,人家周经理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 “你们,太不讲理。” “不讲理又怎样?这里在锦绣食府,想在这里闹,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赶紧走,今天锦绣还就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了。” “你是这里的经理吗?你怎么能这样做?” “废话,老子当然是这里的经理!既然敢怀疑来,保安,来把这人给我轰出去!”关平怒吼着,高志雄气得想冲上去打人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是谁要把我们轰出去啊?” 从门口走进来的,当然是沈非。 关平甩了一眼,“你又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沈非淡淡说道:“我是顾客,我是上帝,你说有没有我说话的份?” “还上帝?真以为这里是路边摊吗?我告诉你,这里是锦绣食府!眼睛放亮点,赶紧有多远滚多远,不然,你就等着挨打吧。” “我不信。” “哼,你还不信!老子马上就让你相信!”关平打了个响指,对保安说道:“你们上,先把他打一顿,再把他扔出去。” 沈非看向保安,笑道:“又见面了,我们还真是挺有缘的。” 这几个保安,就正是第一次见证且亲身经历的保安,本来他们来看到沈非和苏锦瑟就有些面熟,可沈非今天穿的不是地摊货,是苏锦瑟为他准备的衣服。 而苏锦瑟这一阵子变化极大,特别是气质方面,再加上沈非的妙手回春美容驻颜,以及苏锦瑟的穿着打扮,都和第一次大不一样。 所以,保安们也就是觉得熟悉,但并没有具体想起来。 可沈非这么一说后,保安们立马想了起来。 顿时,保安们停住了步子,眼神里涌出了畏惧,身子止不住颤抖了。 这是一个惹不起的人啊。 关平见到保安们异样,冷声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紧上啊,打他一顿,再把他给我扔出去。” “关经理,他……” “他什么他?难道没有听到我的话吗?赶紧照我说的做,要不然就滚蛋!” 这话,非常重了,逼着保安决定了。 关平相信这些保安会听他的话,毕竟他是锦绣食府的副经理,哪怕是刚来,那也是副经理,比他们高了无数层,他们要不听,他保准炒了他们,杜仲平也不好说什么。 而他们离开了锦绣食府,又能去哪里找这么好的工作,拿这么高的工资呢? 然而,关平又失望了。 保安们仍然没有动,开玩笑,这个人是杜经理都惹不起要自打耳光的人,这个关平不过是个副经理,能惹得过吗? 况且,他们还打不过这人。 到时,他们不但要白挨一顿打,还得被扫地出门。 一保安说道:“关经理,这人……” 关平感觉被扫了面子,愤怒得不行,哪里听他将话说下去,厉吼道:“很好,你们不听话,那就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 关平要杀鸡儆猴,树立自己的威信。 这时,沈非说道:“人家都让你上去打,你还不上去打,还愣着做什么?” 上去打? 一众保安愣住了。 打谁? 很明显,不可能打这个可怕的人。 那剩下的就是…… 保安们转头看向了关平,这人说的,要打的,就是关平! 可是,关平好歹也是副经理,不好打啊。 打了他们只有滚回家去的命! 怎么办? 保安们还没有想得清楚,关平喝道:“白痴,他们再怎么也是锦绣食府的保安,你想让他们来打我,你脑子长包了吧!打了我,他们在锦城市还有立足之地吗?” 沈非又道:“快点啊,他都让你们去把他脑袋打出包来了,你们还不去!有我在这里,谁敢让你们没有立足之地?” 保安们本是处于两难境地,但听到这句话,眼睛顿时亮了,沈少可比关平的份量重多了。 于是乎,保安们虎视眈眈地看向了关平,杀气腾腾地迈动了步子。 关平慌了,“你们想做什么?你们敢乱来,老子让你们进监狱!” 保安们冷笑,“白痴!猪头!就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副经理。” “你们全都完了,等着,我打电话……” “打你大爷的。” 一保安拳头落下,直击关平面门,打得他鼻血飞溅,关平怒火冲天,又要怒吼,可话还在喉咙处,就被保安们的拳头给打了回去。 接下来,便是一顿狂风暴雨。 高志雄傻了眼,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横的,沈非就说了两句话,锦绣食府的保安竟然就真的跑去打了锦绣食府的经理。 这可不是一般的以下犯上。 简直就是背叛了。 那样的话,沈非就不简单了。 叫小芸的服务生,比高志雄更加惊讶,在她心里,关平就跟上帝没什么区别,因为他是陆家的亲戚,可现在,关平却被他手下的保安像死狗一样打。 这是世界疯了吗? 这才是真正的不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