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看心情 - 妖孽狂医

第二十九章 看心情

吴锐利一句话说出来,陈强一家人脸色大变,陈文华不可置信地说道:“吴院长,你刚才说什么?你让我带着儿子走?你不给我儿子治病?” “不错!” 吴锐利硬硬地吐出两字,牛英翠愣了一下,朝吴锐利扑了上去,一双爪子不停乱抓,“姓吴的,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院长就了不起吗?我老公说句话,你这院长就当不了了!” “沷妇放手,小周,快叫保安!”吴锐利和牛英翠打了起来,叫周青芙的小护士看着眼前的画面,心里震惊不已,她看到过陈文华,每次陈文华来,吴锐利都是将他当贵宾对待的,之前她忍气吞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没想到,吴锐利竟然因为沈非一句话,和陈文华反目成仇,周青芙对沈非有了莫大兴趣,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如此厉害,周青芙忙走出去叫保安。 陈文华满脸阴沉,“吴锐利,你知道这样做是什么后果吗?” 吴锐利当然知道后果,陈文华不会再给他钱,会全力对付他,但这些后果,能比他小命完蛋还要严重吗?命没了,那他就什么都没了,现在他必须要让沈非看他爽一点! 听到陈文华威胁他,吴锐利心想反正都得罪了,还不如做得更彻底一点,吴锐利冷道:“你们一家人,立刻离开医院!还有,以后你们华生制药的药,一粒也别想在我医院卖!” “吴锐利,你够狠!”陈文华也怒了,“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就你这破医院,能卖得了多少药?” 牛英翠还在挖吴锐利的脸,陈文华吼道:“够了,赶紧带儿子去治病,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收拾我?”吴锐利一声冷笑,“看谁收拾谁!” 陈文华一声冷哼,扶着陈强走到沈非面前,冷冷地看一眼,掏出手机,“王所长,沈非在附属医院,你快来!” 挂完电话,陈文华冷笑道:“姓沈的,你以为忽悠一个吴锐利,就能逃过一劫吗?我告诉你,这绝不可能!我要让你受尽折磨!” 沈非淡淡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哼,你折磨我?让吴锐利不给我儿子治病就是折磨我吗?笑话,锦城市的医院多得很,以我的身份地位,医院都要抢着给我儿子治!” “好牛逼!” “老子就是牛了,你又能怎样?我马上就要去人民医院,你有种也让人民医院的院长不给我儿子治啊!” “行啊!” 沈非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陈文华满脸鄙夷,“你马上就要被警察给抓了,还人民医院,小子,等着我的怒火吧!” 陈文华扶着儿子走了,陈强临走之前朝沈非得意一笑,随后痛叫不已,牛英翠又骂个不停。吴锐利赶紧走上前来,卑躬屈膝地说道:“沈非,现在你看我顺眼一点了吗?能给我治病吗?” “稍微顺眼了那么一点点,你要是假装给他治病,将一瓶硫酸趁机倒在他脸上,那我看你就更顺眼了。” “我还有办法对付他的,陈文华供应的很多药都出了问题,只不过我压了下来,我明天就向警察报案,给报社打电话,保证能让陈文华吃不了兜着走。” “干嘛要等明天,现在不是更好吗?” “是是是,您说的是。”吴锐利赶紧摸出手机打电话,一是讨好沈非,二是陈文华要收拾他,他就先下手为强,虽然这样也会让他有不少麻烦,但再麻烦也比没命好,而且他提前曝光,也算有功。 吴锐利打了好几个电话后,可怜兮兮地看着沈非,“现在能够帮我治病了吗?我心脏好痛,我感觉快要不行了。” “看在顺眼那么一点的份上,就先给你治一点。”沈非在吴锐利的胸口、小腹、脑袋等数十个穴位施展了妙手回春。 三十秒后,沈非收手。 吴锐利感觉浑身舒服,胸闷、气喘、绞痛等等病况全都消失不见,两条腿也不打颤,他甚至有种回到三十岁的感觉,精力十足。 这让吴锐利更加相信沈非的医术,庆幸刚才把陈文华一家人给赶出了医院,身躬腰说道:“沈非,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我……” 沈非脑海里浮出了一团红光,恢复了他三分之一的能量,证明吴锐利的感激也是不少,想想也是,毕竟是救了他的命。 可沈非没有领情,淡淡说道:“先别慌着谢我,刚才的治疗,保你在一个月之内不会有任何问题!至于一个月以后嘛……” “一个月后怎样?” “当然是病情复发了!” 吴锐利脸色大变,慌乱说道:“那你还能帮我治吗?” “看心情吧,心情好就再帮你治一治,心情不好你就自求多福!还有,明天之前,付我一百万诊金!”沈非半点都没客气,反正吴锐利的钱也不是正道来的,说完直接往外走去。 听到这话,吴锐利心里大为愤怒,他把陈文华往死里得罪了,还要付一百万诊金,结果得到的却只是好一个月,这让他如何不怒? 可是,吴锐利不敢表示出来,他现在的命还握在沈非手里,他现在想的就是凑齐一百万,明天一早就给沈非拿去,不然一个月以后,沈非心情不好,那他就惨了。 沈非走到一楼,正好碰见周青芙,之前他没怎么看周青芙,现在看来,长得也不错,水灵灵的,身材也苗条,护士服套在她身上,别有一番风味,让人联想到“制服”两字。 周青芙被沈非火辣辣的目光看得很不好意思,她有种身子都被沈非看穿了的感觉,若换成一个人,她早就骂出“流氓”两字了,可之前看到沈非的威风,周青芙心里生出了一些仰慕。 现在她心里想的就是如果沈非问她名字或者是电话,她要不要给,正胡思乱想之时,沈非说道:“美女……” “我叫周青芙,我的电话是……”周青芙一口气将电话号码都报了出来,沈非听来,不由一笑,这小护士挺有意思。 这时,周青芙也回过神来,明白自己犯了花痴,心里羞得不行,不敢再呆下去,就要从沈非跑过。 沈非一把抓住了她,周青芙惊道:“你想做什么?我不会跟你出去的,我……” “美女,昨晚头痛了一晚上,现在还很痛吧?” “啊,你怎么知道?”周青芙惊讶无比。 “因为我是老天派来拯救你的真命天子。”沈非调笑了一句,周青芙眼睛大睁,“你骗我,我不信。” “那我就治好你的头痛。” 沈非按住周青芙手心里的穴位,妙手回春三秒钟,周青芙立马感觉到神清气爽,脑袋一点都不痛了,她眼里满是震惊,心里冒出一个念头,“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是我的真命天子?” “现在相信了吗?” “我……” “以后别那么劳累,少熬点眼,头就不会痛了。当然,你头又痛了的话,我会来到你身边,给你治好的。” 沈非挥手走人,周青芙迷糊得不行,看到沈非都要走出医院,她才回过神来,大声说道:“谢谢你。” “还真是个意外之喜。” 沈非脑海里又闪现一团能量,到这时,他第一圈红光已经完全恢复,第二圈也恢复了五分之一,到这个时候,沈非都可以回寝睡觉了,但现在,他向人民医院走去。 走出医院,沈非眼睛一扫,没看到一辆出租车,他记得来医院的时候,医院门口还停了好几辆出租车,而刚才又没有人出去过,出租车却一下子跑光了。 沈非眼珠一转,立马明白是陈文华做了鬼,想让他去不了人民医院,也好让那个王所长来抓他。 “没出租车,我就到了人民医院吗?”沈非一声冷笑,踏步狂奔,整个身影瞬间消失在夜幕当中。 另外一边,陈文华将大奔车开得飞快,同时,他还联系了人民医院的院长张庆杰,打完电话后,陈文华说道:“儿子,张院长正好在医院里,你再忍一下,还有几分钟,咱们就到人民医院了,到时张院长亲自给你治病,你很快就能好。” “爸,还要让张院长给我看看那里,我感觉自己那里好痛,撒尿更痛,越来越痛。” “你玩出病了?”陈文华大惊。 “没有,我一直很注意的!我感觉,肯定和沈非脱不了关系,因为沈非给我说过,让我做不了男人。” “麻的,又是沈非!你放心,有张院长出面,你什么病都能治好的!”陈文华大骂出声。 “爸,你千万不能放过沈非。” “当然不会放过他,我已经出钱让那些出租车走了,没有出租车,沈非走不了多远,王所长他们马上就会赶到,沈非逃不了,等把你的伤治好,再好好收拾他。” “我一定要折磨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陈强恨恨念着,他觉得沈非这回死定了。 就在这时,陈文华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笑道:“王所长来电话了,肯定是沈非被抓住了。”陈文华接了电话,那边立马传来声音,“陈总,沈非没在附属医院里面。” “不可能,你到附近查查看,他走不了多远的。” “我都带人查过了,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呢?”陈文华万分疑惑,他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个结果,“王所长,那就辛苦你多找找,我先带儿子看病,只要抓到沈非,一定给王所长辛苦费。” 陈文华挂断电话,眉头皱了起来,“麻的,沈非到底跑哪里去了。”陈文华说话间,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医院门口,他们刚下车,前面就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太慢了,这会儿才来,我都等了你们好几分钟了。” “沈非!” 陈强一家人都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