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就收两个轮子的钱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九十章 就收两个轮子的钱

薛凡他们两个留在省城给沈非收钱,虽然两人的身份很牛叉,可是,想要那些人拿出近乎让他们倾家荡产的钱,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再加上,他们的能量是在军方,地方上还是弱了一些,而他们家里的能量不可能让两人动用在这样的事情上面,所以,两人的工作一直很艰难。 直到郑爽、孟羽浩他们的老爸,在医院去检查了他们的身子,却没有找出半点毛病,而他们又痛得死去活来,恨不得死去的时候,他们才开始联系薛凡,商量商量付钱的事情。 第一次见面,他们说只能付十亿赔罪,还要让薛凡去除他们儿子身上的痛,薛凡两人二话不说,砸了杯子直接走人。 当天晚上,他们又第二次见面,这次增加到了三十亿,薛凡冷笑道:“你们是在打发叫花子吗?你们真以为这钱是为我自己讨的吗?我们在这里,是你们的幸运,要是老大出来,你们就准备哭吧。” 第三次见面,他们同意付五十亿,还说就算他们儿子犯了错,这么多钱,也足够赔罪了,薛凡直接回了一句,“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然后,锦城就爆发了伊人集团倒塌事件。 伊人集团在省城也小有地位,瞬间之间一无所有,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去打探伊人集团到底惹到了谁,想着以后千万不要惹这样的狠人。 谁知,这一打探,就打探得他们心惊肉跳心惊胆战浑身狂冒出虚汗。 原来是郭映红的儿子惹了一个叫沈非的人! 而他们的儿子,那天惹的那个人,也叫沈非! 这一次,他们真是怕了。 伊人集团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在面前,他们可不想重蹈覆辙,而且,他们儿子比郭映红儿子惹那个人惹得更凶,如果再不识趣,他们就完了。 倾家荡产确实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钱没了,人还得去坐牢。 他们都不想坐牢,也不想儿子这样一直痛下去,所以,他们第四次联系了薛凡,这一回他们说是全付。 不过,有的人说没有那么多现金,他们得卖一些不动产,要花一些时间,因此,他们不少人写了欠条,等钱凑齐后立马偿还。 然后,薛凡给沈非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问什么时候给他们儿子解除痛苦,沈非回了一句,什么时候把欠的钱还上,什么时候解除。 薛凡把话转答了出去,接着走人,把收到的五十亿打到沈非账户里,拿着四十多亿的欠条赶向了锦城,沈非在锦城高速路口等着他们。 接上以后,直接载着他们往五里镇去。 车子里,薛凡说道:“虽然那些人拿了钱,但我觉得那些人有问题。” 沈非笑道:“脑子动得越来越多了嘛。” 薛凡一听,想起了沈非曾喊他的白痴人妖,心中暗恨不已,徐正猛替他解了围,“老大,你觉得他们会有什么问题?” “挡人财路,相当于害命啊!他们这么容易把钱拿给你们,还写了欠条,绝不仅仅是怕的,不过,管他有什么问题呢,谁给我问题,我就给他更大的问题。” “老大霸气。” “少拍马屁!” “老大,我说的是真话,我从来没有这么佩服一个人。”徐正猛一脸认真地说着,沈非没再回他,对薛凡说道:“薛大少,你今天有一个立功的大好机会。” “立功?立什么功?” “我呢,要去收拾一个恶人,而这个恶人呢,比较好色,特别是你这种模样的,所以……” “姓沈的,你不要逼我。”薛凡暴起,沈非冷眼一甩,“逼你又怎样?” 听到这话,薛凡泄气,他打不过沈非,说不过沈非,玩不过沈非,就连拼能量都拼不过,他还能怎么样,薛凡软下语气,“我好歹是一个男人,你让我去装女人。” “你还用装吗?就这个样子,你便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美女,前提,不要说话。” “可是……” “你想下车?” 沈非问了一句,薛凡身子一颤,他毫不怀疑,如果他点头说想下,那沈非立马就会打开车门把他给扔下去,还不带停车的。 薛凡气再泄,说道:“好吧,那我有什么好处?” “你可以吃三天馒头。” “这是好处吗?” “那就三天稀饭!” “你……” “没有菜!” 薛凡闭嘴,再说下去,连稀饭都没有了,这个沈非简直就是该遭天打五雷轰的,他们两个拼死拼活的给他办事,甚至还要装女人,结果得到的好处就是吃三天稀饭。 这真的是在玩他们啊。 薛凡觉得自己嘴真贱,不去问的话,还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徐正猛见以前嚣张到横着走的薛凡,现在被沈非吃得死死的,不由笑出了声,沈非淡淡说了一句,“做为兄弟,有难同当,你也吃三天稀饭,没有菜。” “啊!” 徐正猛张大嘴巴,这真的是无妄之灾啊,对于一个无肉不欢的人来说,喝三天稀饭会发疯的,而这时,薛凡笑了起来。 沈非车子开得很快,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们进入了五里镇的地界。 其他地方,别说镇里,就是村子里,都早铺上了水泥路,甚至是柏油路。 可五里镇倒好,竟然是泥巴路。 车子开过去,掀起漫天尘土,简直像是开到了沙漠里面一样,薛凡吐了口水,“靠,还有这么烂的路。” “还有比这更烂的,改天我带你们去看。” 啪! 薛凡直接甩了自己一耳光,真是嘴贱,他用膝盖想都知道,被沈非带到比眼下更烂的路去,他会很悲催。 忽地,眼前出现了一段泥泞坑洼路,里面还积满了水。 这大太阳的,前后好多天都没下过雨,周围也没有什么建筑,中间莫名其妙地出现一截这样的路,着实有些奇怪。 而四周除了这一条路之外,再没有其他路。 薛凡皱起了眉头,徐正猛也在思索,沈非却像没看到一样,径直往泥泞路开了进去。 刚开到泥泞路的中间,前面的车轮忽然陷入了两个深深的坑里面,车子往前栽了下去。 薛凡骂道:“草,谁这么缺德,在这里挖坑。” 沈非笑道:“有点意思,还没有走进去,好戏就上演了。” 话音落下,十来个人出现在前面。 沈非说道:“帮忙抬车的人来了。” 薛凡冷笑道:“你确定他们是来帮忙抬车的?” “要不我们打一个赌。” “白痴才和你打赌。” 薛凡不上当,郑爽那些人的悲剧就在眼前,他要再去打赌,不是自虐吗?而且,他想明白了,凭沈非的本事,这些人想不帮忙都不行。 说话音,这些人已经来到车子前面,为着一个戴着帽子,手臂上纹着狼头的中年人说道:“小兄弟,车子掉坑里了?” “是啊。” “要我们帮忙吗?” “当然。” 狼头男嘴角滑过一抹得逞的笑容,“小兄弟,我们是可以帮你把车子从坑里抬出来,不过,我们得费很大的力气,所以,你得出些钱。” “多少钱?” “不多不多,就这两个轮子的钱,我看,就一百万吧!” “什么,一百万?” 徐正猛大喝出声,他们以前也是属于嚣张类型的,但也没有嚣张到这个地步,就算是沈非,虽说他嚣张的是将近一百亿,但也是那些人自己不知死活撞上去,不像眼前这些人,故意挖个坑,然后抬一下车子,就要收一百万。 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又是什么? 狼头男恨了徐正猛一眼,说道:“我们收钱很合理的,这辆法拉利,怎么也得值几百万吧,如果我们不帮忙抬,那车子就得陷在这里面,你们就得损失几百万,我现在才收一百万,你们还能赚个几百万,我们还帮你省了钱。” 徐正猛被这番话惊住了,这逻辑太强大了,就连薛凡都自愧不如,他觉得和眼前这人比起来,他那些嚣张行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随后,徐正猛冷道:“我们叫个拖车来,也花不了一百万。” 狼头男冷笑更甚,“拖车?没有刘爷的允许,哪个拖车敢来五里镇?来一辆,就毁一辆,来两辆,就毁一双!” 沈非淡淡说道:“这么说来,我们非得出一百万请你抬车了?” “必须的。” “如果我们不出呢?” “不出啊!”狼头男摩挲着下巴,挥了挥手,剩下的人就把车子给围了起来,“你看,我们有这么多人,你们三个打不过吧!最主要的,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舍得到这些泥浆里来打架呢?再说,你们那么有钱,何必这么吝啬呢!” “你说得很有道理!” “那小兄弟是准备付钱了?” “不,我准备打人。”沈非笑着,对薛凡两人说道:“两位大少,他们竟然敢比你们都嚣张,还欺负到你的头上来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难道你们还看得下去,不想下去收拾他们一顿吗?” 徐正猛说道:“老大,他们有十多个人。” 沈非回道:“我再教你们一个道理,与恶势力做斗争,就得不怕困难,不怕牺牲,虽千万人,我照样冲上去。” 薛凡又道:“你不是让我扮女人吗?要是和他们打了架,身上给弄脏了,破坏了形象,就装不了女人。” “我让你装女人,没让你装女神!赶紧滚下来!” 沈非说着,直接打开车门,把两人踹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