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愤怒的力量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九十三章 愤怒的力量

“想套我的话?没门!想见刘爷,除非踩着我的身体过去!”白展飞态度坚决地说来,一副视死如归,九死不悔的样子。 “好!” 沈非回了他一个字,然后一脚将他踹倒在地,踩在了他的身上。 第一脚踩上,白展飞脸骨尽碎,牙齿脱落,鼻血四溅。 第二脚落下,脊骨断裂,庞大的力量从后背透到前胸,肋骨也被压断。 第三脚落下,他两条腿废了。 等沈非完全走过,白展飞完完全全成了个废人,再也甭想站起来。 周围的人,不管是老百姓,还是白展飞的手下,就是薛凡和徐正猛都看傻了。 这真的是说踩就踩啊,一点儿迟疑都没有。 而且,这人是白展飞啊,是五里镇大名鼎鼎的飞哥,更是刘爷手下的三大将军之飞将军。 现在,飞将军成了废将军。 白展飞那帮还能爬起来的手下,震惊在当场,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再不复之前的嚣张模样。 街道两旁的两百姓们,脸上冷漠更少了,眼睛里的色彩更多了,他们心里燃起了一点火苗,这个人能够撞飞白展飞的卡车,还能一脚把白展飞踹倒在地,从他身上踩过去,那他还能做更多吗? 比如把刘海云也打倒在地。 虽然他们心里生出了希望,可还是不觉得这三人能做到,五里镇就是刘海云的天下,有着好几百手下,而他们只有三个人,怎么打得过?打不过,最后就得被刘海云抓住,不是死,就是成为刘海云的人了。 不管怎么说,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沈非的身上,想看沈非接下来怎么做! 沈非踩过之后,将白展飞踹翻过来,踩在他胸口上,冷声问道:“我踩着你的身体过去了,现在该你告诉我刘海云在什么地方了。” 白展飞眼里尽是恐惧,遇到过狂的人,没遇到过这么狂的还这么强的,他只是打个比方,只是想表现一下他的豪情,充一下大牛。 结果,这人真的从他身上踩了过去,他很想问沈非怎么就敢踩? 可是,他痛得说不出来。 沈非又道:“你不说,是觉得我还踩得不够重,不够彻底吗?” 白展飞很想说不,想摇头,但他什么都还没有做,就听沈非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满足你。” 沈非再一次踩在了他的身上,一步,两步,三四步。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每个人都清楚地听到了那“咔嚓咔嚓”的脚步断裂声。 白展飞手下觉得刺耳无比,仿佛那脚步也踩在了他们的身上,踩断了他们的骨头,踩得他们浑身冰凉,骨头都嘎吱嘎吱地响。 老百姓们却觉得那声音,是无比美妙的音乐,是幸福的开端,他们的神情更加丰富不说,心里还大声叫了“好”字。 沈非一遍踩完之后,再一次问道:“你还是不会说,对吗?没关系,我再踩就是了!”沈非提脚便踩,白展飞再也受不了。 他对刘海云的忠心,被沈非那就像巨石一样在他身上滚来滚去带来的痛苦给击得粉碎,白展飞拼命嚎叫道:“我说,我都说。” “先别忙说,等我踩完了再说。”沈非踩完之后,这才说道:“行了,你可以说了。” 噗…… 白展飞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觉得自己往日里的狠,在这人面前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虽然他心中很不爽,但他不敢不说,他直觉,如果他不说,沈非又要在他身上踩一遍。 “刘爷在双河村的李树民家里,他看上了李树民的女儿。”白展飞用尽浑身力气喊出来,说完之后,他哀求道:“大哥,可以放了我吗?” “放了你?”沈非看向眼睛越来越亮的老百姓,“你们答应吗?” 没人回答。 虽然有人试了几下嘴,想说个“不”字,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得出来。 他们顾虑重重,万一这人放不翻刘海云,那他们就惨了。 沈非说道:“我很理解你们,知道你们心里都想说不,知道你们不想放过他,你们害怕说出来遭到刘海云的报复!但是,你们真的愿意这样子悲催地活下去吗?你们愿意自己赚的钱被刘海云抢走,你们女人被刘海云污辱,甚至你们自己的生命朝不保夕,随时都可能被刘海云夺去吗?” 一连串的反问,百姓们躁动起来。 有一个年轻人,被沈非这话激起了血性,大声说道:“我们当然不愿意,我们想过上安宁的生活,我们也想和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你能够保证一定打倒刘海云吗?” “就是,你能保证吗?” “如果你能保证,我们就跟着你。” “我不欠你们的,凭什么要向你们保证?”沈非说着走到了白展飞那群手下面前,边踢脚踹向他们边说道:“安宁生活,幸福家庭,不是别人给的,是靠你们自己去争取的!刘海云再厉害,也就那么几百号人,你们这么多人,就不能联合起来吗?” 将白展飞那群手下全都踹翻在地后,沈非往车子走去,嘴里还说道:“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想要安宁,就得拿出你们的勇敢!否则,就算我打倒了刘海云,照样还会出现张海云、王海云、陈海云……” 沈非这话,就像一颗石子儿,投入了一池死水。 这些话,不是没人说过,他们也不是全都不知道,但从来没有人打倒白展飞,踩着白展飞说出来! 那一地的鲜血,让他们心似狂潮。 是啊,刘海云能那么恶,与他们的软弱很有关系,是他们一步步的退后、低头、忍让、委屈求全,还有生怕出事的做法,助长了刘海云的嚣张气焰。 如果刚开始刘海云嚣张的时候,他们就能说不,将他们告上法庭,那还会有今天大恶霸一般的刘海云吗? 想想这些年他们过的日子,就跟在地狱里差不多。 他们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全都落入了刘海云的口袋,如果再将刘海云放纵养虎为患下去,那受苦的不将是他们,还有他们的子女。 反抗的意识,越来越浓了。 有了火药的味道! 沈非已经走到法拉利旁边,打开车门,靠着车窗说道:“你们都受过这些人的欺负吧?以前他们站着的时候,你们不敢反抗,难道现在他们倒下了,你们还不敢动手吗?还不敢释放着自己的怒火,不敢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吗?” 这话,不再是石头,而是一点火星。 引燃了他们心中所有怒火的火星! 他们炸了。 刚才第一个说话的年轻人,越众而出,冲到白展飞的面前,大声喊道:“白展飞,你也有今天啊!你把我爸打成残废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你带人抢走我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时,有没有想过今天?” 吼叫声中,年轻人已经狂踩在白展飞身上。 年轻人的力量远远比不上沈非,可在白展飞已经被踩碎踩废的情况下,就是风吹在他们都会让他剧痛无比,更别说年轻人这包含愤怒的狂踩。 白展飞痛叫不已。 而他的痛叫声,不仅没让年轻人的脚轻一点,反而让年轻人,让更多的百姓意识到,原来白展飞也和他们一样是个人,踢在他身上他也会叫痛,不是那么不可打倒的。 畏惧如潮水退去,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越来越多的人冲了上来,疯狂发泄着怒火,边数说着白展飞等人的罪状边疯狂去拳打脚踢,不仅白展飞遭了秧,他那群手下也被狂扁了。 徐正猛也被感染,神情有些激动,特别是听到那些人说的罪状,嘴里都喊着该打。 而薛凡却是眉头紧皱,眼前的画面,让他想到了群众愤怒之后的力量。他没有刘海云这么恶,可他做过的浑事儿也不少,如果有一天,薛家撑不住了,如果有一天,他惹到了比薛家还要厉害的人,那曾经被他欺负过的人,只怕也会像眼前的老百姓一样,扑上来把他撕了吧? 还好还好,他现在跟了沈非。 他仍然嚣张,不,是比以前更嚣张,但他嚣张的对象,不再是平民百姓,而是那些该被扔进垃圾桶的人,或者势力。 这时,沈非说道:“我需要一个带路的,谁和我一起去?” “我!” 年轻人一下子窜了过来。 沈非问道:“不怕死?” “怕!但是,我不想再这样生活下去了,我是男人,得要个男人的样子。” “很好,叫什么名字?” “大哥,我叫罗涛!” “上车吧!” 沈非坐进了法拉利里面,薛凡和徐正猛也上了车,罗涛坐在了副驾驶上面,那些老百姓看到这一幕,想到了沈非肯定是去双河村。 当即,有人说道:“我也去!我要和刘海云拼了!” “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下去了,我也去,是死是活,好歹我男人了一回。” “都去都去,我去联系其他人,我们全部去双河村,我们要团结在一起,打倒刘海云!” 老百姓大部分时候是安于现状的,哪怕被欺压得苦不堪言,但是,一旦他们心中的血性被唤醒,他们暴发出来的力量,却是相当吓人的。 一群人扔下奄奄一息的白展飞众人,找来各种交通工具,随在沈非身后冲向双河村,沿途之上,不断有人加入征讨刘海云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