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你赶紧打电话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你赶紧打电话

“就是他!给老子冲上去,把他抓起来,先废了他老二,废了他双手双脚,随便你们怎么废,但是,别给老子打死了,老子要让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刘海云指着抱着李婷出来的沈非,咬牙切齿地痛喊着,一喊完,他又滚倒在地,下面的剧痛就像洪水一样,不断肆虐着他的身体。 刘海云下了令,他那群手下立马冲了上去,冲在最前面的是他三大将军的最后一个将军,将庞大的大将军,庞大让手下把薛凡三人围着,他提着刀子朝沈非冲了上去。 “小杂种,敢打刘爷,知道刘爷是什么存在吗?你还敢打,老子今天先收一收你的风,看老子的……”庞大扬刀砍了下去。 “哥哥小心。” 李婷提醒着,沈非笑道:“没事儿,他砍不到我。” “吹牛逼,老子就先砍了你的右手。” 庞大砍下,沈非出脚,一脚踹在庞大的小腹部位,巨大的力量直接踢碎了他的肠子,庞大狂吐着鲜血,像一枚炮弹似的倒飞出去,撞在了墙壁里。 刘海云和他一帮手下都被吓住了,把人踢飞撞破墙,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这是人能拥有的力量吗? 他们惊讶,薛凡和徐正猛却打杀得更猛,他一直觉得自己比较坏,但和眼前这些人一比,他简直纯洁得像绵羊,这群畜生,该死! 沈非走向刘海云,刘海云慌了,回头一看,看到了李树民,忙喊道:“快把李树民抓起来,挟持住他,威胁那个杂种!” 立马,一个蓄着胡子的人跑过去,将李树民拖起来,用一把刀逼在他的脖子上,刘海云目的达到,狂吼道:“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不然,老子就杀了李树民!” 沈非没有停,仍一步一步走着。 刘海云再吼,“老子让你停下,你没有听见吗?” 吼声落下,沈非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直接将他的肋骨尽数踩断,刘海云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挟持李树民的小胡子看到,眼里尽是惊慌之色,颤抖着说道:“你……你……住手,不然……我就……杀了他!” 沈非回头,冷眼一盯,小胡子身子一颤,差点没将手里的刀子给抖掉,“你别以为……我不敢……杀,我是……真的敢……” 小胡子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物体朝他飞来,仔细一看,这个物体竟然是刘海云,小胡子傻了,刘海云怎么也有一百六七十斤,他踢这么重的人,就像踢小鸡仔一样。 惊讶当中的小胡子,还没有多余的反应,刘海云就撞在了李树民身上,巨大的力量将李树民和小胡子都撞飞,小胡子手中的刀也跌落在地,吐血不已,李树民不再被挟持。 刘海云再次被摔得痛喊嚎叫,叫声未落,沈非来到他的面前,刘海云惊慌不已,却更加严厉地喝道:“你确实很厉害,但是,你以为我刘海云在五里镇横行霸道靠的只是手底下的几百号人吗?我告诉你,我上面有人!” “谁?” “县里的一把手是我姐夫!”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立马给我下跪,求我饶过你,以后再给我卖命,我就饶过你,否则,我一个电话,你就等着被警察抓进去!” “再然后呢?” “进了警局,你就会有很多罪,会被判刑,会被送进监狱里,会被判无期,甚至是枪毙,就算不枪毙,你也要在监狱呆一辈子,永远出不来。” “所以,你赶紧打电话吧!” “什么?” 刘海云以为自己搬出姐夫的身份,就能震住这人,以往有很多人,都是这样被他震住了,这人怎么就不怕?还要让他打电话! 他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还是说他很有来头,完全不怕县里的一把手? 刘海云忍着剧痛想了起来,没想出什么名堂,沈非的脚已经踩在他手臂上,一脚接一脚,从上往下踩,刘海云又是痛叫不已,心里恨到了极点,他发誓一定要找回场子。 他是五里镇的皇帝,是五里镇的天,对天不敬,就该受到惩罚,就该受尽折磨而死。 他不信这个人真的不害怕县里的一把手,这个人多半是诈他的。 忽然,刘海云想到一个毒计,这么多村民聚在一起闹事,那不是大事件吗?如此充足的一个理由,不仅可以出去警察,就连武警都可以出动了,甚至军队都是有可能的。 到时,他姐夫就能在这里主导局势的发展,把所有的罪名都栽在这个人身上,就是他以前做的那些事,都可以栽赃在他身上。 如此一来,这人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刘海云赶紧用另外一只手摸出了手机,他先是打了他姐的电话,给他姐说了一些情况,接着打给了他姐夫,县里的一把手袁文华。 电话刚一接通,刘海云就嚎了起来,“姐夫,出大事了,五里镇的村民们闹事了,他们说你贪的钱太多,让他过不下去,他们准备抓住我来逼你把贪污的钱吐出来,要是你不答应的话,他们就要去市里告状,还说市里不行就去省里,省里不行就去京城里。” 袁文化一听这话,魂都没了。 那么多村民闹事,别说到京城里,就是在市里,或者是网上暴了出去,上面的人必定会下来查,而他可不是那种经得住查的人。 相反,他屁股下面全是屎,一查就得出大问题,监狱是百分之百进定了。 当即,袁文华狂吼道:“你在五里镇不是最厉害的吗?把那些人给我压下去啊!” 刘海云眼里闪过一抹得逞的神色,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姐夫慌了,那接下来,姐夫多半就会照着他所说的做了,刘海云痛苦地说道:“姐夫,我知道那些人把事情闹大了对你没有好处,所以,我一得到消息,立马就带着人去镇压,可是,有一个人非常厉害,我压不住,现在我的肋骨都被踩断了,我的一条手臂也被踩碎了,姐夫你要再不快点想办法,那我就要死了,村民们就要冲到县里面来了。”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事?” “姐夫,怎么可能是我呢?我做的事还不都是为了你吗?而且,现在不是找原因的时候,眼前最重要的是把解决事情。” “解决,闹得这么大了,怎么解决?” “姐夫,这些村民之所以闹起来,就是因为一个人,只要把这个人除掉,再弄残几个村民,就能把他们吓住,就能把事情彻彻底底的解决!” “你有多大的把握?” “要是姐夫叫警察或者武警来除掉那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当然,要是姐夫能找到相熟的,可以信任的军队来,就更能把闹事的村民给压下去了,我保证不会给姐夫带来半点麻烦,相反,姐夫还会从中获利,让上面知道你对地方的控制力很强。” 刘海云竭尽全力蛊惑,袁文华本来是不怎么相信刘海云的话,可村民暴动的事情太大,他不想丢掉乌纱帽,就只有拼一把了。 当即,袁文华打了电话,让他在公安局的心腹,立马带着几十名警察赶往五里镇;然后又给武警中相熟的人打了电话,暗示了事成之后将有大笔钱送上。 最后,袁文华以防万一,又给曾经的同学章建光,他们中间很久没联系,后来无意中碰上,那会儿,他已经是县里的二把手,可章建光却只是一个没有丝毫前途的小班长,是他出钱给他铺路,让他从班长混到排长、连长,再到现在的副营长。 章建光接到电话,笑道:“老同学,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建光,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只要能做到的,我章建光绝不皱一下眉头。” “有人想找我的麻烦,在我的管辖的一个叫五里镇的地方,挑动村民闹事,说什么我贪污了很多钱,建光你知道的,我这人是有些小毛病,但对钱真不在乎,这就是他们想陷害我。” 袁文华不停地说着,章建光已经听明白了他的话中深意,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是怎么来的,是袁文华用钱铺出来的,他跟袁文华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袁广华出了事,他肯定也逃不了。 所以,章建光干脆地说道:“老同学,我明白了,我马上带人过去把事情摆平。” “建光太谢谢你了,村民们看到军队,再大的怒火都会平息下去。不过,建光,你首先要做的是将一个人拿下,就是这个人挑动村民闹事的。” “那人是谁?” “你到了五里镇自然就知道了,我老婆的弟弟也在五里镇,到时你照看着他一下。” “我明白。” “建光,谢谢你了。” “老同学,我们的关系要再说谢的话,那就见外了。” “是的是的。建光,这次之后,我全力帮你冲击正营长的位置,我已经给你准备了很多弹药。”章建光心中大喜,嘴上却淡淡说道:“老同学,这事以后再说,我先去办事。” 挂完电话,袁文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三路人马,应该能把事情压下去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稳,左思右想后,袁文华叫上秘书,亲自赶往五里镇,他要镇在那里,不给对手半丝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