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也打过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也打过

李树民家里。 刘海云打完了电话,强忍着痛苦,满脸冷笑地看着沈非,“小子,我姐夫马上就会来,不仅有警察,还有武警,更有军队,你死定了。” 啪! 沈非踩上了他打电话的那只手。 “你唯一的机会,就是求我原谅你,让我暴打一顿,然后再给我卖命!” 啪啪啪! 沈非踩碎了他的手,又踩他的腿,踩得那么细致,一寸都不放过。 而李婷目不转睛地看着,无比的认真,就像在画师在聚精会神地画一幅画,就是这个人,给她带来了灾难,毁了她的清白,留给她永远不可洗刷的痛苦。 所以,她要认真地看着刘海云悲剧! 刘海云每惨一分,她的心里就要好过一点! 同时,李婷心里对沈非的感激就越浓,如果不是这位哥哥,她肯定还陷在深深的痛苦当中,特别是哥哥用手按摩在她头上和肩膀上的时候,她感觉很舒服,有一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 刘海云刚开始还大吼大叫出声,可后来就全都是痛嚎是哀求,沈非充耳不闻,认认真真地将他踩了一遍,而他刚离开,浑身是血的李树民就扑了上来,疯狂地打着刘海云。 “畜生,毁我女儿,我打死你。” “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要你偿命。” 李树民真的快疯了,打到最后没了力气,李树民也没有放过,猛地扑在刘海云身上咬了起来,活生生将刘海云的一只耳朵给咬掉,刘海云本来都痛晕了,结果又被更大的痛苦给痛醒过来。 发泄完体内最后一丝力量,李树民眼看就要昏迷过去,沈非出手扶住了他,顺手施展妙手回春,处理了他身上的伤势,激发了不少的精神。 李树民回过神来,直接就跪在了沈非的面前,“恩人,谢谢你救了我女儿,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让我报了仇,我……” “李大哥,这种畜生,谁看到都会拔刀相助的。” 沈非安慰着,将李婷递给了他,李树民抱着女儿,痛哭道:“婷婷,都是爸没用,爸没有保护好你,让那个畜生,爸……” “爸爸,别哭!我会好好的!” 李婷懂事的话,让李树民哭得更厉害了,男人流血不流泪,其实不然,不流泪,是没到伤心处,而现在,李树民心碎神伤。 “婷婷,等这件事之后,我带你离开五里镇,我们到一个新的地方,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去生活,爸爸一定会用生命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李树民是为了女儿着想,虽然他女儿是受害者,但她女儿的清白确确实实被毁了,继续呆在五里镇,难免会有风言风语,这对女儿的成长很不好。 李婷知道爸爸的心思,可她也有自己的心思,她的目光从沈非身上扫过,这位哥哥救了她,她得报恩,虽然她年纪小,却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个恩。当然,她现在年纪还小,做不了什么,但她会去学本事,一定能帮上哥哥的忙! 另外一边,薛凡和徐正猛还在激战,两人也被打得满脸是血了,可他们完全不管不顾,拿命去打去拼,罗涛也是,用着一切可用的手段跟对方拼。 这个时候,后面的村民们赶到了,他们冲进院子,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被打成死狗般的刘海云,他们心中先是一惊,随后狂喜。 刘海云就是五里镇最恶的人,现在连他都倒下了,那剩下的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对沈非充满了感激,紧接着又看到刘海云的手下还在顽抗,立马拎着扁担冲上去。 这些村民都没有什么功夫,就只有干农活的几把子力气,但是,胜在人多,一人打不过,就三人五人一起打,而且,院子里还不断有人涌进来。 不多时,刘海云的手下全被放倒在地,但愤怒的村民仍然没放过他们,仍然拳打脚踢,完全是往死里打的那种节奏。 刘海云看到这一切,心中愤怒万分,他积攒了许久的力气,吼出了一句话,“你们少得意,我姐夫马上就要来了,泥腿子们,你们就准备死吧,准备等着我的报复吧。” 吼完这话,刘海云再没力气,又趴在那里痛得一抽一抽的。 可老百姓们已经呆住了,刚才是激情是冲动,现在冲动过后想一想,后果好像很严重,刘海云的姐夫是县里的一把手,了不起的大人物,对他们来说,高了很多很多。 如果那个姓袁的出手帮刘海云,那他们今天闹事的多半就悲剧了,越想越怕,就在这时,罗涛大声吼道:“怕个逑啊!姓刘的都被恩人打成那样了,他还能好得了吗?他还能凶得起来吗?至于他姐夫,我们这么多人一起闹的,他能抓谁?他敢抓谁?” 老百姓们眼睛又亮了几分,罗涛继续吼道:“难道你们还想继续回到以前那种被刘海云任意欺负的日子吗?看到李叔家的下场了吗?小婷婷才十六岁,就被那个畜生给污辱了!你们家里也有女儿,难道你们想有一天这样的事情降临在你们身上吗?反正我不想,我是要娶老婆的,但我不能让刘海云对我老婆有半分损害,今天这事,无论有多大,我都闹定了。” “罗涛,别小看了我们,谁不是爹娘生的,跟这个畜生,没什么好说的,要闹,大家一起闹,他姐夫是县里一把手,我们就闹到市里去,闹到省里去,闹到京里去,总有人会制住他的。” “说的对,算我一个!” “算我一个!” …… 声似浪潮,一波一波地传了出去,五里镇几千号人,不管男女老少,这一刻,因对刘海云的仇恨,为了美好安宁的明天,团结在了一起。 然而,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吼声。 村子口传来了警笛声。 警察来了。 大家的气势本能弱了一分,罗涛见状,大吼道:“没什么可怕的,警察来了,刚好让他们把刘海云抓起来,李婷的事儿,正好能告这个畜生。” “对,告那个畜生!” “我们有很多能告的,我建议全部写下来,一定要让这个畜生永远出不来。” 大家义愤填膺地说着,这时,二十名佩着手枪的警察来到了院子里,为首的警察就是袁文华的心腹,叫凌峰。凌峰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心里也是惴惴不安,人太多了,一不小心就是一场恶性事件。 虽然他有枪,可他不敢随便开,开了枪,死了人,麻烦就更大了。 但这事儿又必须解决,否则,领导可能会遭秧,谁都知道他是袁文华的心腹,要是袁文华倒了,他的仕途只怕也倒头了。 所以,即使是看到刘海云被打成残废躺在地上后,凌峰仍然没有给刘海云出头,他只是冷冷地说道:“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做什么,造反吗?赶紧给我散开,各回各家,不然,聚众闹事的罪名定下来,把你们全都抓到监狱里去。” 沈非冷声说道:“这位警察同志,难道你就不问一问事情的缘由,不问问大家为什么聚在一起,不问一问刘海云在这里做了什么事吗?你一张口,就说是聚众闹事,还要抓到监狱去,你凭的是哪一条?” 凌峰眼睛一眯,目光似刀子一般盯着沈非,“你是谁?” “一个打抱不平,一个和恶人过不去,一个替老百姓讨公道的人!”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说,还打抱不平?” “想查我?” 沈非冷冷一笑,凌峰心里想着,这人可能就是领导说的那个关键人,必须要除掉的,当即,凌峰有了主意,他没有回答沈非的问题,反而指着刘海云说道:“这个人是你打伤的吗?” “不错,是我。” “承认就好,给我抓起来!” 凌峰下了命令,他要快刀斩乱马,先把这人弄开,再来慢慢收拾这些泥腿子,可他话音刚落,罗涛就冲上前来,“你这个警察怎么当的?这个畜生污辱了李婷,你不问一下,不把罪犯抓起来,反倒是去抓好人。” “就算他是好人,只要他打伤了人,那就是触犯了法律,我必须要把他带回去审问。” “好啊,我也打过他,你把我一起抓了。”罗涛递出了双手,李树民也抱着女儿走上来,“我也打了他,要抓,你把我一起抓了。” “我也打过。” “我也打过!” …… 一堆人围了上来,将凌峰等人围在中间,凌峰看着那些伸着自己一双双手的老百姓,感觉脑袋都大了好几圈,心里还狂生出不安。 这么多人,他不敢抓啊。 一抓,那就会惹起民愤啊! 凌峰眼珠一转,要破这个局,还得放在那个罪魁祸首的身上,他盯着沈非说道:“你不是要替老百姓讨公道吗?难道你想看到这么多人被抓进去?” “谁敢抓,我就废了谁。” “好大的口气,你知道你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吗?我们是警察,你居然说出如此暴力的话。” “我只说事实。”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说的是不是事实。” 凌峰冷笑着,对旁边一警察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抓一个百姓,他想得很清楚,如果这人不敢出手,那就说明他说的话是放屁,到时这些老百姓也不会帮他。 如果他出手了,那他就更有充足的理由抓他了。 袭警,罪名可不轻。 警察已经掏出手铐,往罗涛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