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杀了人?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九十七章 杀了人?

谁敢抓,我就废了谁! 这句话,很霸气。 但在凌峰的眼里,这句话就是攻破眼前局势的最大漏洞,而且还是致命的那一种。 凌峰相信,沈非破不了这个局。 看看眼前的情况,凌峰更加相信他的判断,那警察已经离罗涛只有三步距离了,沈非还站着没有动,显然是不敢对警察动手。 还剩两步。 一步。 马上就要铐上了。 凌峰嘴角已经满是阴冷的笑容,就像黄鼠狼给鸡拜年,明明知道黄鼠狼没安好心,可鸡还把黄鼠狼放了进去,在凌峰眼里,沈非就是那只白痴的鸡! 就在笑容绽放到极致的时候,他眼睛一花,沈非动了。 然后,砰地一声。 声音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凌峰赶紧自己浑身的骨头像被压路机给压了一遍。 再然后,铐手铐的警察飞了。 凌峰忙跟着警察的轨迹看去,只见这警察飞过了头顶,飞过了人群,砸在了地上,不,那里有一辆车,警察砸在了车子。 轰! 车顶被砸出一个洞。 老天! 这是什么力量? 竟然能把车子砸个洞,而且那还是警车啊。 警车的质量就算不是超级坚硬的那一种,但质量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拿着一把铁锤,也别想轻松击破,现在却是砸出一个人形洞。 心中正惊讶,忽然大地一阵震动。 地震?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就算是把车子砸出洞,也不至于把车子砸穿吧,毕竟车底比车顶更结实。 再退一步说,即便能砸穿,但绝不可能砸得大地震颤。 凌峰忙挥手,他手下立马奔了出去,把警车给掀翻。 咝! 看到眼前画面的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车底真的被砸穿了。还有,地上真的给砸出一个大洞,足有两米深的大洞。 这也是大地震摇的根本原因。 我的神啊! 这是神术吗? 踢飞一个人,能踢出这种结果,未免太吓人了吧。 反正周围的几个警察,浑身都在打颤,这副状态,已经不是废掉那么简单,而是这人还活得了吗? 凌峰眼里也是惊骇满满,这个小子真的敢出手,真的敢废警察。 这下子,老百姓对他肯定更加拥护,他要想抓,难度会更大,怎么办? 该死的,他怎么就不怕警察? 凌峰如果是锦城的警察,定然就会知道,在锦城,是警察怕沈非。 不知道的凌峰,还在想着办法,忽然,他看到那个深坑,看到手下那苍白无血的脸色后,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摔得这么重这么惨,那警察是死了吧。 死了人? 那他就是杀人犯了! 凌峰心中冷笑不已,面上却是正气凛然地吼道:“王争是我们的好警察,他来这里,也是想调解老百姓的矛盾,可你竟然把王争同志杀死了!你简直就是刽子手,今天,我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为王争同志报仇!” 吼着,凌峰眼角还挤出了泪水。 不得不说,凌峰这番表现唬住了很多人,死了人确实是一件大事,老百姓们可以提供声援,可沈非打死了警察,那就真的是犯大罪了,他们还怎么支持? 凌峰眼睛一扫,长松了一口气,和他预想的一样,这些泥腿子本能还是怕事的,死了人的事,他们根本不敢掺和,凌峰向沈非走去,边走边说道:“他现在是杀人犯,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惹事上身,否则,你们就是同伙,同样会被抓进监狱。你们,还是赶紧散开的好!” 更多的人犹豫了,还有些胆小都在准备离开了。 凌峰心中大爽,这些老百姓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有一个人走,就会有两个人,十个人,以至更多的人走,到时,村民自然就散了。 他就能立下一个大功。 想法是很美好的,可就在这时,罗涛大声吼道:“明明是你们胡乱抓人引起来的后果,刘海云做出了畜生事,你们不抓他,却跑来抓我,我们是自卫,你要抓,就把我一起抓了,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说理的地方。” 凌峰一愣,这真的是在关键时刻给他一巴掌啊。 他之前想的是很对的,只要有一个人退,就可能带动大部分的人散掉,可同样的,要是有一个人阻拦,就可能大部分的人都要阻拦。 果然,老百姓的声音持续响了起来,“你们执法不公,我们连自卫都不行了吗?” “反正你们都喜欢乱抓人,那就把我们一起抓了吧。” “来,抓我啊,到监狱里总比被刘海云折磨的好,快点抓我啊,我想去监狱得很。” …… 声浪阵阵。 凌峰有一种陷入沼泽地寸步难行的感觉,他恨不得一枪毙了罗涛,都是这小子坏了他的计划,可他不敢,要真开了枪,事情会闹得更大,无法收拾。 但就这样下去也不行,凌峰说道:“我承认,你胆子很大,你也很讲义气!但是,不管怎么说,杀了人就是杀了人,再辩驳也没有用,杀人就是犯罪,难道你就永远躲在老百姓的后面,当一辈子的缩减乌龟吗?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老百姓被你连累吗?” 凌峰死死盯着沈非,刚才他故意将沈非抬得很高,说他讲义气又说他胆子大,目的就是为了后面的毒牙,如果沈非不敢承认不敢站出来,那他就是胆小就是不讲义气。 对于这样一个人,老百姓一生气,就不会护着他了。 看到沈非沉默,凌峰心中又得意起来,他逼喝道:“难道你现在连说话的胆子都没了吗?” “白痴!” 沈非吐出两字,凌峰蒙了,他想过沈非会否认或者玩其他小手段,可他万万没想到沈非会吐出这样两个字,凌峰吼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看来你巴不得你手下去死,因为你可以用他当借口!可惜,你就不好好看一下你的手下到底有没有死吗?跟着你这样一个诅咒自己手下死,要用手下的死当功绩的人,他们还真是倒霉。” “不可能。” 凌峰暴喝出声,王争砸穿了车,砸进了大地,砸得那么深,怎么可能还没有死? “白痴,回头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凌峰忙转过脑袋,然后他就看到被他认定已经死了的王争,正被另外两个警察扶来站着,虽然很痛苦很虚弱,可那睁得大大的眼睛足以说明,王争并没有死。 嗡。 凌峰感觉脑子被人扔了枚炸弹。 老百姓们见状,吼得更加厉害了。 “白痴,人都没有死,哪里来的杀人犯!要说这里犯罪的,就是你,你包庇刘海云,你不为民办事,你算哪门子警察。” “警察?你跟一条恶狗差不多,你不就是想赶走他,再来收拾我们吗?我们不会上你的当,今天这事,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待,不然,我们就告到市里去,告到省里去。” 凌峰有些招架不住,他刚才那把火没烧到沈非身上,反而烧到了自己的身上,事情越来越棘手了,如果强行把沈非抓住…… 想想王争被踹飞的画面,这个如果还是去掉。 拿枪倒是还有可能一拼,可他不敢动枪,枪一出,局面就会恶化。 想来想去,要解决眼下的纷争,也就只有处理刘海云的事了,可是,这事也不是那么好处置的,刘海云是什么人,凌峰还得比较了解的。 能惹起这么大民愤的人,说句老实话,杀了都不过分。 可是,刘海云是一把手的小舅子啊。 他是不能动的。 特别是刘海云现在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伤? 重伤? 凌峰忽地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如果说把刘海云的伤提前,那他后面做的恶事不就是不可能了吗?还有,这是农村,李树民肯定会为了女儿的名声着想,不会当众说出那种事儿,否则他们父女根本没法在双河村呆下去。 对了,李树民身上还看不出来有伤。 这不都是漏洞嘛! 凌峰眼睛大亮,立马吼道:“好,那我们就先处理眼前的事!你们一直说刘海云犯了罪,请问,他受这么重的伤,能犯什么罪?” 罗涛当即回道:“他打伤了李叔!” “他打伤了李树民?” “是的。” “那你回头看看,李树民像是被打成重伤的样子吗?” 凌峰冷冷说来,众人看去,登时大吃好几惊,李树民身上虽然还有血,但是伤还真的没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李树民也郁闷了,他确实是受了重伤,可大恩人给他治好了。 谁想到会是这样,这下可好,证据没了。 罗涛不甘心,又说道:“他身上的血,不就是证明吗?” “伤口都没有,哪里来的血?说不定这血就是他打刘海云染上的。” 确实,李树民身上的血,有一部分是刘海云的。 众人更没得说了。 凌峰掌握了主场,继续进逼道:“除此之外,刘海云还犯有其他法?” “他把小婷……” 罗涛脱口而出,可说到一半,他却闭了嘴,显然他也想到了这里面的厉害,如果他说出去,那李婷就要遭受很多的风言风语,在双河村也呆不下去了。 大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凌峰笑道:“如果没有的话,那刘海云完全就是无辜的,而你们打伤了他,就得……” “他强-奸了我!” 冰冷声音响起,打断了凌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