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就是暴徒 - 妖孽狂医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就是暴徒

“章建光,你爷爷的胆子不小啊!” 这喝声,似平地惊雷,炸得章建光一个猛抬头,然后便看到了徐正猛。 顿时,章建光的魂飞了好几条,什么杀气、冷光、威风,全都消失到九霄云外了。 老天,这不是徐师长的儿子吗? 这位大少爷怎么在这里? 疑惑之间,徐正猛喝道:“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当然认识。”章建光赶紧回答,他要装做不认识,那后果就严重了,随后笑道:“徐大少,您怎么跑到这个小村子来了?” 徐正猛声音变冷了,“我也想问你是怎么来的?” “我……我听说这里有人带着村民闹事了,接到袁书记的电话,到这里来以防万一的。” “原来你是听袁书记的命令,这件事,我爸一定会有兴趣知道。” 一听这话,章建光满脸都是冷汗,开玩笑,他是军人,当然得听军队的,而袁文华是地方上的,如果这话到了师长耳朵里,那他的政治前途就完了。 章建光忙分辩道:“徐大少,我……” “我不是什么徐大少,我今天就是一平头老百姓,你奉袁书记的命令来这里做什么?” “我……” 章建光预感不妙,听徐正猛的意思,好像是袁文华不对付,那接下来怎么办?他拉这么多人出来,打的是演习的名义,可没有上面的批准,他就算是私自调兵,是会出大问题的。 徐正猛也不给章建光思索、组织语言的机会,冷喝道:“你是不是想把村民们驱散,帮你的袁书记把事情给平息掉,当然,最重要的是把这个人给干了?” “徐……” “说!” 章建光脑子急速运转起来,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其实刚才他都那样做了,先朝天开三枪,再利用军队的震慑力,驱散这些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儿。至于眼前这个人,在一百多军人面前,又算得了什么?轻轻松松就可以拿下! 谁知道,徐虎师长的儿子在这里。 他当然不敢照实回答。 不等他想出回答的话,远处就有一辆奥迪Q6疾速行来,停在了章建光不远处,车子上面走下来一个长得不怎么高,也就一米六五左右,却是很有点胖的人。 这人,正是袁文华。 袁文华很急,这件事关乎到他的政治生命,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章建光面前,低声问道:“老同学,现在是怎么个状况?” “袁书记,这里……”章建光的话再一次被打断了,这次说话的是沈非,沈非盯着袁文华,“你就是刘海云的姐夫?” “你是……” “你就是刘海云的后台?是刘海云敢在五里镇呼风唤雨,欺压老百姓,污辱女人,强抢各种钱财的后台?是刘海云如此横行无忌却无人管仍然耀武扬威的底气?” 袁文华眼睛一眯,“这位同志,话是不能乱说的?” “是吗?” 沈非冷笑,“那你问问这里的老百姓,刘海云是怎样一个恶霸!” 话音刚落,老百姓们就吼了起来。 “刘海云刚刚还污辱了小婷,小婷才十六岁,证据确凿!” “镇子里的提留款、修路钱,老百姓的保障金、医保钱,全都被刘海云吞了!” “刘海云到处打人,还收过路费,还强行拉人到他的工厂里上班,不去就要搬人家里东西,还要挨打,一家人都得受害!” …… 群众的声音越来越义愤填膺,袁文华脸色变得极差,这么浓的民怨,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平息下来的,而且事情闹大了,他绝对完了。 袁文华目光落在沈非身上,就是这个人挑起来的怒火,看来刘海云嘴里说的就是他,袁文华一脸严肃地对章建光说道:“章营长,这个人在煸风点火,还打了这么多人,请把他先控制起来。” 章建光也想控制,他一来就想控制了,可看徐正脸嘴角的冷笑,他哪里敢?章建光低声对袁文华说道:“文华,这事另有蹊跷,我建议你最好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 袁文华吓住了,他和章建光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他出了事,章建光肯定会出事,可章建光说出这句话,那就说明这人,这人有来头,不一定拿得下。 如果说没他什么事儿,他还真不介意大义灭亲,又能得到老百姓的赞扬,更能得到上面的赞同,至于他的姐姐,不过就是一个长得有点姿色,有点味道的女人罢了。 与手中的权利比起来,随时都可以抛弃。 这世界上漂亮女人多的是,只要他乌纱帽还在,有的是漂亮女人扑上来。 可是,他和刘海云的关系太深了。 他这些年位置能做那么稳,还能给章建光用钱铺路,就是因为刘海云每年都会给他很多钱,这钱是怎么来的,再明显不过。 所以说,刘海云不能出事儿,保刘海云就是保他自己。 眼前这人,就算有点本事,但天高皇帝远,又是村民闹事,出了点人命也是很正常的,虽然这样做他会受到处罚,但是,比起结束政治生命,甚至是给送进监狱里好了无数倍。 当即,袁文华看向章建光,“章营长,您可是军人,这里有暴徒分子,您为什么不将他拿下?万一伤到老百姓怎么办?” 章建光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袁文华将姿态放得很低,还用了“您”这个字,可实际上,袁文华这是在逼他出手,如果他不拿了眼前这人,那袁文华就要用那个手段了。 那手段对他来说,确实很致命,袁文华一甩出来,他这个营长,就别想再呆了。如果稍微有那么一点难度,他都会不管不顾地将这人给抓了。 但是,眼前那人是徐大少,徐大少摆明了要维护他,他敢抓吗? 徐正猛冷笑道:“章营长,赶紧抓,如果你能抓住我老大,我还真就放你一马。” 老大? 章建光震惊得把蛋都扯痛了。 徐大少本身就是很牛很猛的人物,他的老大,会不猛吗? 这时,薛凡走了上来,“这件事,也有我的份!要抓,把我一起给抓回去!” 章建光疑惑地看着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绝美,声音却无比男人的人,一时没想得起是谁,就在章建光要放弃的时候,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 这不是传说中的人妖薛大少吗? 天啊,徐大少在这里就够吓人的了,结果薛大少也在! 想到薛大少身后的薛家,那个无比威严的薛司令,章建光感觉胆子都给吓碎了。 这么大人物,袁文华这事儿,肯定捅上了天,谁也拦不住,如果他要去拦,那就是死路一条,连命都不会。 官与命,当然是命更重要。 当章建光心里下定心思的时候,袁文华再一次催促威逼道:“章营长,难道您真的不管这件事,要任由暴徒伤害老百姓吗?” “管,当然要管!”章建光回答得斩钉截铁,然后指着袁文华,“把他给我抓起来!” 立马,有两军人走上来,抓住了袁文华的两条手臂。 袁文华惊怂了,他费尽心思给章建光铺路,让章建光一升再升,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出了事,可以让章建光帮一把吗? 今天真的遇到事了,可他把章建光叫过来的结果却是章建光出手抓了他。 “章建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什么后果吗?” “文华,我知道!但我更知道,我还不想死!” “死?” 袁文华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他看向沈非三人,这三个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让章建光说出这样的话,但无论什么来头,他这一回真的惨了。 罗涛等人也没回得过神,那是县里的一把手,在他们心里是无比牛的存在,结果就这样被被抓了?傻子都知道,打倒刘海云不会真正的消除危险,而他的姐夫被拿下,才算是真正的摆脱。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薛凡两人冷眼看着,沈非往前走去,对袁文华说道:“我确实是一名暴徒,所有恶的坏的,在我眼里,都是要破坏掉的!” 袁文华想死个明白,“你到底是谁?” 沈非一指点出,酷刑随指施展,“一个让恶人痛不欲生,一个让好人笑得出来的人!” 说完,沈非转身。 徐正猛冷冷甩出一句,“想抓,就把人抓完。” “是!” 章建光立马让手下去抓人,其实,军人抓地方上的人是有很多程序的,眼前发生的事就非常不符合程序,但这对章建光来说都不重要,他想的就是立大功,保住自己的命。 军人的行动果然不一般,很快,武警们被抓了起来,凌峰等一帮警察也给抓住,凌峰刚开始还在分辨,说他是警察,说他们没有权利抓他,可等他出来看到袁文华正痛苦地汉叫着,凌峰瞬间怂了。 连袁文华都被抓了,更何况是他。 这一次,真的完了。 紧随凌峰之后的,是刘海云一帮人,刘海云仍痛得不行,但最痛的,却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心里。他计划得那么完美,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刘海云看到袁文华的一刹那,也不知哪来的力气,顾不得剧痛爆发,大声喊道:“都是这个袁文华叫我做的,我是冤枉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