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好一双妙脚! - 妖孽狂医

第三章 好一双妙脚!

沈非! 沈非! 沈非! 教室里回荡着苏锦瑟嘴里蹦出来的这个名字,不认识沈非的人蒙了,纷纷问着沈非是何方人物,竟然能让锦城中医大学排名第三的校花亲自上门来找。 认识沈非的人,齐刷刷转头看向沈非,特别是燕南天、何小秋、林乐三人,他们的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苏锦瑟跑到教室里来找沈非,这意味着什么? 最惊讶的,莫过于林莎! 林莎猛回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沈非,沈非朝林莎一笑,“林美人儿,准备好亲我了吗?”说完,沈非站起来朝着苏锦瑟招了招手,苏锦瑟看到,蹭蹭蹭跑到沈非面前,“沈非,你快跟我走。” “去哪里?” “你跟我去就知道了。” 苏锦瑟抓住沈非的手,带着沈非从后门跑了。 跑了! 班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陈教授。 这太凶猛了吧! 忽然,燕南天说道:“快看照片,那个神秘男人是不是穿的白色T恤儿,蓝色牛仔裤,一双平底板鞋!” 何小秋忙翻出来一看,苦着脸说道:“是的,一模一样!就是沈非!” 林乐哀嚎道:“靠,老三什么时候将苏大美女泡到手了!NND,这回被他坑惨了,我要给他洗一个月的袜子啊!” 三人这么一惊呼,其他人也回过神来,原来苏锦瑟的神秘男友就是沈非,马上有人发微信,标题大都带有“不合理,不科学,不可能,吊丝逆袭”之类的字眼儿。 林莎却像是掉了魂一样,心里念头翻滚不已,“抱着苏锦瑟的人怎么可能是沈非?绝不可能的!可是,不是他,苏锦瑟刚才又怎么主动去牵沈非的手?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亲沈非吗?” 当林莎心乱如麻,一大票人震惊不已的时候,陈强也得到了最新消息,他盯着照片,满脸阴沉地说道:“该死的沈非!我陈强预定的女人,你也敢抱!老子非得废了你两只手不可!” 陈强心里生出毒计,一边发动力量找沈非现在在什么地方,一边打电话安排人手,布置针对沈非的毒计,他要给沈非一个狠狠的教训,让沈非离苏锦瑟远远的。 已成为陈强眼中钉的沈非,此刻正紧紧抓着苏锦瑟的小手,感受着纤纤玉手的柔软,嘴里笑道:“美女,才分开不到两个小时,就跑到教室来找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爱上你个鬼!” 苏锦瑟很无语,如果有可能,她永远也不想再见到沈非,可世事难料,她的舍友叶静云不知是吃坏了东西还是怎么的,毫无预兆的肚子就痛得不行,她和另外两个舍友赶紧将叶静云送到锦城中医大学旁边的附属医院里面去。 本以为这样就能治好叶静云的痛,谁知医生竟然检查不出叶静云是什么病,为什么痛,就连院长赶来都找不出原因,院长建议立即将叶静云转到锦城人民医院去。 苏锦瑟看着叶静云痛得就像要死过去一样,比她痛经都还要痛,心中感同身受,忽然,苏锦瑟想到了治好她痛经的沈非,想到了沈非说的他什么病都能治。 于是,苏锦瑟跑到教室里找到了沈非。 沈非听到苏锦瑟的话,坏笑道:“美女,不会吧,才见了两次面,你就爱上了我的鬼!” 苏锦瑟一时没听得明白,但她直觉沈非嘴里的“鬼”字不是好东西,气鼓鼓地说道:“我现在可没有心思和你开玩笑,我的朋友肚子痛得不行,附属医院的院长都查不出原因来。” 沈非大喜,做好事的机会又来了,他猛地一把将苏锦瑟抱在怀里,苏锦瑟给吓了一跳,捶打着沈非的肩膀,“流氓,你抱我做什么?赶紧放我下来!” “抱你,是为了更好的救你朋友!” “你抱我,跟救我朋友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关系大了去。” 沈非开足马力,朝着附属医院狂奔,经过一次脱胎换骨后,沈非现在的速度简直比奥运百米短跑冠军的速度还要快! 苏锦瑟一怔,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她光听到呼呼呼的风声,看到建筑物不停地往后退,苏锦瑟这下算明白过来,这中间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大,沈非早一步到医院,就能早一步治好叶静云的痛。 安静下来,苏锦瑟忽然觉得沈非的怀抱很有力量,她再一次看到了沈非一本正经的脸庞以及那深遂的眸子,苏锦瑟又有要陷入的感觉,意识到这一点,苏锦瑟赶紧掐灭,心道:“这一切都是他装的,绝不能被他骗住。” 沈非不知道苏锦瑟心里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苏锦瑟的那两团柔软正紧紧贴着他,随着他的奔跑而抖动不已,抖得他浑身热血沸腾。 还有,他的手,更是抚摸在某个浑圆的部位上面,弹性十足。 沈非跑得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抱着苏锦瑟跑到了叶静云所在的病房;此刻,医院里正准备转移叶静云,苏锦瑟忙说道:“院长,你先别转院,沈非能治好她的痛!” 附属医院的院长看向沈非,见到沈非一脸的稚嫩,还抱着苏锦瑟,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医生,喝斥道:“一副流氓样,还想治病?赶紧让开,不要耽误病人转院!” 苏锦瑟急了,虽然沈非确实很流氓,但是沈非的医术却是真的,她的痛经就是证据,苏锦瑟坚定地说道:“你们相信我,沈非真的能治好的!” “你说他能治好,他就能治好吗?可笑!快让开!”院长语气里尽是鄙夷,沈非对苏锦瑟说道:“亲爱的,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你还这么信任我,我真是太感动了,无以为报,唯有俺这具生龙活虎的身体可以报答,你选个没人的场合,想怎么折腾都行。” 苏锦瑟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说得如此流氓露骨,她赶紧催促道:“你快给静云治病,静云都痛得受不了了。” “治好了有什么报酬?” “……” “把我的初吻还给我!”沈非咬着苏锦瑟耳朵说来,苏锦瑟无语,沈非将她放下,往前走去,“我来,就是为了治好她的痛!” 院长拦在沈非的面前,不让他过去,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你有行医资格吗?” “锦城中医大学大二针灸专业的沈非!治病救人,我当然有资格!” 院长撇了撇嘴,“我一个院长都找不出病因来,你一个大二学生,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能治好她的病!你以为你是谁?” “你不行就代表别人不行吗?”沈非甩了一句,不再理会院长,直接对叶静云说道:“你是不是四岁才会走路?” 痛苦当中的叶静云,一双美眸猛地睁得大大! 她确实是四岁才下地走路,而这个秘密,除了她的家人之外,学校里没有一个人能知道,就连苏锦瑟也不知道,而他根本不可能和她的家人有接触。 这就说明,他是自己判断出来的! 但仅凭这一点,叶静云还不能完全相信沈非。 沈非又道:“十岁的时候,你痛过一次,痛了十天,西药无用,最后用中药调理好的!十五岁的时候,你痛了半个月,上次吞服的中药已经不能压住你的痛,最后你吃了一根五百年人参,才治住了痛!今年你二十岁,按照你的病程,你将痛上一个月,若无千年人参,或者千年以上的灵药,最终将活活痛死!” 沈非每说一句,叶静云的眼睛就睁大一分,到得最后,她已经震惊得忘了撕心裂肺的痛,因为沈非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到此为止,叶静云沈非再无半分怀疑,“请你……帮……我治!” “我的治病手法有些特殊,可能会非礼你身上的某些部位!” “你……尽管……治!” 叶静云拼命说出这几个字,无论这人冒犯她身上什么部位,她都认了,她实在不想这样痛下去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苏锦瑟看到沈非说出叶静云病情的样子,心里直骂自己不争气,不就是会一点医术嘛,有什么好心动的?再心动,也改变不了他的流氓本质! 沈非看了眼挡住他路的院长,说道:“请无关人员,离开病房!” “什么?你叫我让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这里的院长,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离开?不要以为你随便说一些胡话,就能治好病,我再次警告你,赶紧给我滚开,否则我叫保安了。” 沈非淡淡扫了院长一眼,说道:“都老到这种程度了,还老牛吃嫩草,当一夜五次郎!真是不要命!” 院长一慌,“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不清楚!” “你小便刺痛你不清楚?你腹部每隔半小时就绞痛你不清楚?你玩女人的时候呼吸不畅你不清楚?你昨晚明明很困却睡不着你不清楚?” 沈非四声连问,让院长呆若木鸡,他这阵子正和一位小护士打得火热,那种事确实做得很频繁,加上他过度服药,导致了小便刺痛、腹部绞痛、呼吸不畅、心慌失眠等病症,而这个学生一眼就看穿了! “还不出去?” 沈非冷声一喝,院长行尸走肉般走出了病房,沈非又对苏锦瑟说道:“亲爱的,你先出去,不然一会儿你看到我摸她,你会吃醋的。” “不要乱喊,我和你没关系。还有,不准乱摸,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苏锦瑟气呼呼地走到病房外面,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去想沈非到底会摸叶静云的什么部位。另外两个舍友也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沈非和叶静云。 沈非看着叶静云,觉得有些熟悉,同时心中还微微有些惊讶,叶静云虽然处于痛苦当中,却仍然有着一种普通人难以拥有的气质,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样。带着疑问,沈非走到叶静云面前,脱掉了叶静云右脚的鞋子。 当即,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扑鼻而来,非常好闻,沁人心脾;再看她的脚形,绝对的玲珑脚,哪怕是被黑丝袜包住,沈非也能感觉到叶静云玲珑小脚的滑腻,还有弹性。 “真是一双妙脚啊!要是用这双妙脚做些坏事,那就爽上天了。”沈非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一本正经,他找到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穴位,施展出妙手回春,按摩下去。 顿时,一股股热流从叶静云脚底涌到她的肚子处,陷入痛苦深渊的叶静云,感觉到了一丝丝舒服感,疼痛稍减,叶静云眼生惊喜,这丝舒服感,简直就是浓浓黑夜中的一抹阳光。 按完了脚底板的穴位,沈非又往上按上,小腿、膝盖,按完这三个部位的穴位,叶静云的痛苦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苍白的脸上,有了红润之色。 可这时,沈非却停止了按摩,叶静云问道:“你怎么不按了?” “接下来会按你的大腿!” 叶静云脸色一红,她的大腿还真没有一个男人摸过,但感觉到体内有痛苦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叶静云忙道:“你按吧。” “这一处穴位,需要亲密接触才行!所以,要撕掉你的黑丝!” 叶静云脸蛋更红了,她偷眼看向沈非,看到沈非满脸认真,眼神纯洁无暇,心中稍稍放松,闭着眼“恩”了一声,表示同意。 沈非早知道叶静云会答应,他伸手,微微用力,“咔嚓”一声,黑丝被扯破了。立马,一片耀眼的雪白,呈现在沈非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