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因为他的脸是我踩的 - 妖孽狂医

第三十章 因为他的脸是我踩的

陈文华看着站在眼前的沈非,心里大为震惊,他明明让出租车都走开了,而且他开车出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出租车,沈非竟然比他们先到人民医院。 “你是怎么过来的?” “跑过来的啊。” “不可能!” 陈强怒吼,他就见不得沈非一脸镇定的样子,陈文华冷道:“不管你是怎么过来的,你今晚都逃不了。” 赶紧的,陈文华掏出手机拔通了王金发的电话,“王所长,沈非在人民医院,你们快到人民医院来。” 陈强冷道:“沈非,你准备好坐牢吧!” “就算我坐牢,也让你的脸治不好!对了,你老二现在痛得受不了了吧?” “果然是你做的手脚。” “别乱说,那是你坏事做多了遭的报应。”沈非看向陈文华,“你也是,你也会遭报应的!” “你才遭报应,你个小瘪三,你敢伤我儿子!”牛英翠冲了出来,一巴掌往沈非打去,她的手还没有打到,沈非便一耳光甩在她脸上,“啪”地一声,清脆无比。 牛英翠被打蒙了,她顶着陈太太这个名号,那个不巴结她,牛英翠尖吼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你不就是个贱人嘛,不对,是婊子才对!” “你敢骂我是婊子?” “你本来就是婊子!过了这么长时间,你的身体里仍然很兴奋,心里想要男人得不行!而你身上的味道,不是这个老王八身上的味道,显然是其他的男人!你说,给老公戴绿帽子的女人,不是婊子是什么?” “你……”牛英翠慌了,她冲上去要抓沈非的脸,“小瘪三,你敢胡说八道,我要撕了你,要……” 砰! 沈非一脚将她踹得跪倒在地,“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踢你!”随后对陈文华说道:“老王八,现在报应来了吧!我掐指一算,你头上的绿帽子,绝不只一顶!” 陈文华怒视牛英翠,牛英翠的反应无疑表明沈非说的都是真的,他心中怒火狂涌,牛英翠忙解释道:“老公,你别相信他,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 “闭嘴!牛英翠,背着老子找其他的男人,你等着离婚吧!”陈文华扶着陈强往里面走去。 陈强心里无比复杂,但最多的还是对沈非的愤怒,他看到沈非跟着走进来,怒吼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不是早说过了吗?不让他们给你治病啊!”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不治就不治?” “我是要弄得你一无所有的人!” “就凭你,你马上就要去坐牢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一无所有。” “坐牢的将会是你们!” 沈非掷地有声,在吴锐利打那些电话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了新的主意,从欢欢那件事下手太慢,他要今晚就让陈强一无所有! “哈哈哈哈……”陈强狂笑出声,“姓沈的,老子倒要看看是谁坐牢,你别以为有一点证据就能扳倒我,你要清楚,你只是一个穷光蛋!” “我很佩服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难道你不知道笑一分,痛十分吗?”沈非说来,陈强立马感觉老二处传来惊涛骇浪般的剧痛,他的笑声当即变成了杀猪般的痛叫。 陈文华恨了沈非一眼,“儿子,坚持一下,张院长马上就来了,马上你就不用痛了。” 话音刚落,走廊对面就出现了一群人,为首的两人一个正是人民医院的院长张庆杰,还有一个却是穿着唐装的老者,张庆杰对唐装老者是一脸的尊敬,连腰都不敢直起来。 陈文华看到张庆杰,大声喊道:“张院长,快来帮我儿子看看,我儿子痛得受不了了。” 张庆杰眉头一皱,他正在陪贵人,这姓陈的却在那里大呼小叫,唐装老者笑道:“你去看病吧,我也要走了。” “古大师,那我送您出去。” 张庆杰才不管陈强痛不痛,唐装老者摇手拒绝,张庆杰仍然送唐装老者往前走,走到前面,张庆杰看到沈非,惊呼道:“是你?” “是我。” 沈非嘴角一笑,张庆杰看了眼唐装老者,他之所以这会儿还在医院里,就是因为要陪古靖阳大师,这个大师不是什么气功大师,而是中医国手,京城某些大人物都十分尊敬的大师,他当然不敢怠慢。 古靖阳之所以来人民医院,就是来询问赵文虎的一些病情,想要全面了解赵文虎的病情,探讨出里面的中医理论。而赵文虎的病,就是这个沈非治好的,可以说,古靖阳是为沈非来的。 张庆杰自然是十分惊讶。 古靖阳这会儿正盯着陈强,疑惑地说道:“不对啊,你脸上的伤,不至于让你痛到这种地步的!”古靖阳一把抓过陈强的手,把起脉来,这一把脉,古靖阳眼里疑惑更多了。 “奇怪,真是奇怪,他的脉象没有半点问题,可为什么会这么痛呢?”古靖阳喃喃念着。 沈非深看了唐装老者一眼,能一眼看出陈强不对劲,这人也挺厉害的。陈文华才不管那么多,对着张庆杰喊道:“张院长,你快帮我儿子治伤。” 张庆杰暂时不去管沈非,吩咐后面的医生,“你们将他带到病房去,我马上就过来。” 话音刚落,沈非往前一步,说道:“张院长,你是要给他治病吗?” “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你要说什么?” “我要说,你不准给他治!” 张庆杰眉头一皱,这个沈非真是蛮横无比,换在之前他早就叫保安了,可想到古靖阳之前对沈非无比的推崇,甚至可以说是尊敬,张庆杰不敢乱来,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的脸是我踩的!” 沈非说来,张庆杰眼睛猛地大睁,陈文华却厉声喝道:“沈非,你他妈以为你是谁,你还命令张院长,你说不准就不准吗?张院长,不要管这个白痴,马上就有警察来抓他!你快帮我儿子看病,我儿子已经痛得受不了了。” 张院长没有接话,古靖阳却猛地转过身来,看着沈非,惊喜地说道:“小伙子,不,小兄弟,不……那个,您就是沈非沈大师?” 沈非疑惑地看着古靖阳,这古靖阳玩的是哪套,竟然还有“您”这个称呼,明明他比自己大很多。 不过,沈非的原则,谁对他客气,他就对谁客气,笑道:“老先生,我就是沈非,但不是什么大师。” “您是,您就是大师!您将我们毫无办法的病都治好了,还将先天性心脏衰竭都治愈,这起死回生的医术,堪比华佗再世、扁鹊重生,沈大师,您有空吗?我想和您讨论一些中医问题!” 古靖阳的态度那叫一个尊敬,眼神里有着崇拜,简直跟明星们的粉丝有得一拼。 沈非算是明白了,这个唐装老者在中医的造诣比较高,对中医也比较热爱,沈非说道:“今晚没空,我还要收拾人,老先生改天找我便是。” 古靖阳心下有些遗憾,忽然想到沈非说收拾人,忙问道:“沈大师,这人的剧痛,也是你弄的?” “不是,是他做坏事做多了遭的报应。” “哦。” 虽然沈非没有承认,但古靖阳已经确定陈强身上的诡异,就是沈非弄出来的,他眼里的狂热又多了几分。 陈文华看到古靖阳对沈非那么尊敬,早就不爽了,吼道:“你这个老头儿,对一个犯人那么尊敬,真是有病!还沈大师,我看是狗屁大师!赶紧滚到一边去,别耽误我儿子看病。” “闭嘴!” 张庆杰立马站出来朝陈文华狂吼,开玩笑,古靖阳帮那么多大人物看过病,天知道有多强的人脉,要是他在这里受了委屈,一句话,他这个院长位置就没了。 陈文华蒙了,吴锐利吼他,张庆杰也吼他,要知道他每年给张庆杰送的钱可是很多很多,“张院长,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古靖阳便冷声说道:“你骂我没关系,但你骂沈大师,还说沈大师是犯人,那就是有天大的错!” 张庆杰听到古靖阳的话,浑身一颤,很明显,古靖阳对陈文华很不满,虽然这个陈文华有上亿身家,在锦城市里小有名气,但比起古靖阳来,陈文华什么都不是。 即使陈文华每年给他送不少钱,那他也必须放弃陈文华,张庆杰心里念头急转,厉声喝道:“陈文华,赶紧带着你的儿子走,他的病,我不治!” “什么?你说什么?” 陈文华根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张庆杰竟然真的听了沈非的话,不给他儿子治病,儿子不是说沈非是一个穷学生,家里没有什么背景吗?那他怎么能让两个院长都听他的话? 剧痛万分的陈强,眼里也露出了恐惧,比看到沈非一脚踹飞屠志猛的画面还要恐惧。 沈非深看了古靖阳一眼,他很清楚,光凭下午将赵文虎起死回生的事,绝对不会让张庆杰如此听话,实际上张庆杰对他还有怨气,他之前是准备用其他方式不让张庆杰给陈强看病的。 张庆杰这般行为,全都因为古靖阳,看来这个古靖阳还不是个一般人物,沈非笑道:“张院长,光是不治病可不够,我听说他家制的药有问题,一个小女孩儿吃了他家的药都得了脑瘫。张院长,你觉得这样不过关的药,能够卖给病人吗?” 听到这话,张庆杰立马想起几年前闹得挺大的那个病人,明白沈非要将陈文华收拾到底。 要没有古靖阳,他根本不会甩沈非,因为这里面利润太大,但现在嘛,只能牺牲陈文华了。 这时,古靖阳又冷声问道:“张院长,这件事是真的吗?” 张庆杰不敢再犹豫,朝陈文华说道:“陈总,介于华生制药的药物不合格,人民医院将不会再进你家的药,医院现有的药也会全面下架。” “什么?” 陈文华也慌了,附属医院不进他的药,他还能承受,但人民医院不进他的药,那对他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人民医院是锦城市最好的医院,还起着带头性的作用。 如果人民医院不进他的药,风声传出去,那其他医院也不会进他的药,他制出来的药卖不出去,不就惨了吗? 陈强更加恐惧,虽然他没陈文华想得深远,却也知道局势对他是大大的不妙,陈强想到沈非所说的一无所有,恐惧更浓。 张庆杰看向沈非,用眼神询问这样做够不够,沈非理解到张庆杰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开玩笑,这一点怎么够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