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表错了情 - 妖孽狂医

第三百零三章 表错了情

嘴里含着鲜花的年轻人,叫方宇,是滇南省方氏集团的董事长儿子,方家的大少爷。 方氏集团在滇南的势力相当大,可以说比陆氏集团都还要大。 方宇之所以在锦城,就是为了拓展方氏集团的业务,想把方氏集团的触角伸到了川西省来。 而方家选择的时机相当巧妙,一是陆氏集团遭遇无形打压,股价一降再降,再不复从前巨无霸的地位;二是川西省的政治格局发生了大变化,方家算准了某些人很需要他们方家这股势力,来抵挡沈系力量。 第三个原因,就是锦城是川西省的中心,而锦城又在造一个新中心!如果方氏集团拿下这个项目,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方氏集团的名气打响,还能获得支持! 方宇便是在递交标书的时候,认识的苏锦瑟! 当时,方宇就惊为天人,立马扔了跟着他来到锦城的秘书,向苏锦瑟发起了进去,当方宇知道苏锦瑟是沈氏集团一名实习期员工时,方宇觉得拿下苏锦瑟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之事。 不说别的,他的身份就是相当吓人,能够引得无数女人飞蛾扑火,一个小小的实习期员工,肯定比别的女人扑得更厉害。 然而,方宇这一个在滇南泡妞无往而不利的身份,在苏锦瑟面前却失了效,苏锦瑟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就走了人。 方宇一愣,以为苏锦瑟觉得他说的是假的,又赶紧追上去去解释,可苏锦瑟仍然一句话都不搭,直接坐在车里走了人。 苏锦瑟心里,只有沈非一人。 早将沈非装得满满,除了沈非,再容不下其他男人。 可是,方宇不知道,他心里很是不爽,同时又觉得苏锦瑟很有意思,反正就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和陈强当年的想法差不多。 不出意外的,方宇也开始死缠烂打了,名牌衣服奢侈包包,甚至还有豪华MINI,而他每天坚持送的鲜花,则是早上从滇南空运过来的。 方宇缠得很紧,但他仍然没得得到哪怕苏锦瑟的一丝目光,不管是衣服包包还是车子,都被苏锦瑟给无视了,苏锦瑟直接将方宇当了空气。 而苏锦瑟越是这样,方宇就越是想要得到,想要征服。原本,他是想一步不离的缠得更紧,可是,沈氏集团的保安很厉害,根本不给他面子,说拦就拦,让他完全没有机会。 不得已,方宇只得每天想尽各种方法送花。 今天,方宇又送来了花。 本以为,苏锦瑟又是将他无视,然后保安将他赶出去的,谁料得,他看到了苏锦瑟抬起头来朝他笑了。 方宇当时就怔住了,像喝了十斤五粮液一样,醉得醒不过来,原来苏锦瑟笑起来是这么的好看,方宇人醉心更醉。 他觉得,苏锦瑟朝他绽放笑容,是被他感动了。 毕竟他家里这么有钱,他这么有身份,却还为她做了这么多事,他自己早都感动了,苏锦瑟又怎么可能不感动呢? 所以,方宇含着一束很有意思的玫瑰,走向了苏锦瑟,他已经想好了,要与苏锦瑟共同吻这根玫瑰,然后向她表白。 这才是最浪漫最有情趣的表白。 想到终于能够征服这样美的一个女人,方宇心里就是一片火热,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美人儿,方宇伸出了双手,要去拥抱苏锦瑟,为此,他还闭上眼睛,想更深的体会她。 闭上眼睛的方宇并不知道,在沈非出现的一刹那,苏锦瑟眼里就只有沈非一人,所有的心神所有的世界,都全是沈非。 至于其他,早被苏锦瑟忽略。 就连半路杀进来的方宇,苏锦瑟也没有看到。 苏锦瑟从旁边走过,拥住了沈非,饱含思恋味的说道:“我想你。” “我也想你。” 这话,是从两个人的嘴里同时说出来的。 一个是沈非,一个是方宇。 不同的是,沈非是抱着苏锦瑟说的,方宇却是抱着空气说的。 方宇也觉察到了不对劲,明明应该抱住了,怎么什么都没有抱到呢?相反,耳边怎么还传来那么多的嘲笑声呢? 赶紧的,方宇睁开了眼,他看到眼前除了那些人的大笑之外,手里什么都没有。 方宇回头,只见他喜欢的想征服的女人,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这个男人,头发有点乱,身上还满是灰尘,也不是什么牌子的。 当即,方宇怒了,蹭蹭蹭几步走上去,大声吼道:“小子,你是谁?” 沈非剑眉一扬,“锦瑟,这个白痴是谁?” “不知道。” 苏锦瑟是真的不知道,她丝毫都不理方宇,又怎会知他是谁,沈非明白这三个字的含义,方宇却是恼羞成怒,“苏锦瑟,你竟然说不知道我是谁?我送了你那么多东西,送了你那么多花,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送的东西,与我何干?” “就算你没有收,但那也是我的诚意,也是我送过了,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方宇觉得自己很委屈,沈非笑道:“果然是一个白痴。” 方宇怒火又瞄准了沈非,“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你不就是白痴吗?” “你……老子是方氏集团的大少爷,老子叫方宇,在滇南没有人不知道我的名号?你算什么东西?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吗?赶紧有多远滚多远,离开苏锦瑟,不然……” 砰! 方宇被踹倒在地,趴在地上的姿势,真的像一只癞蛤蟆,沈非问道:“不然怎样?”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打了我是什么后果吗?” 砰砰砰砰砰…… 方宇说了几个字,沈非就踩了几脚,踩完之后,沈非又问道:“什么后果,你告诉我一声!” “你个穷鬼,敢打我,我要你生不如死。” “好啊,满足你的愿望!” 沈非施展出酷刑,方宇立马感觉陷入天大的痛苦当中,觉得生不如死了。 方宇恐慌万分,没想到这人真的能做到,他狂声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赶紧给我解除了,不然,我爸要是来了,你就别想活命。” “本来我想低调,想好好安静一下,和锦瑟静静的呆一会儿,你偏要把事情闹大!既然你想闹大,那我就奉陪你闹个天翻地覆!赶紧叫你老爸来!” 沈非真的生气了,他这么久没有见着苏锦瑟,本想与锦瑟好好温存一下,再守着她下班,牵着手去散散步,找个地方吃吃饭,说话话。 可半路冒出来一个富二代,还想泡他的女人。 真是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 方宇痛得狂吼狂叫了,坚持将手机掏了出来,拔通了一号码,大喊道:“爸,有人要杀我,你快来,就在锦绣大厦,我快要死了……” 方宇说得很严重,他老子方成栋本来正在陪锦城市三把手,管着经济这一块,同时负责此次新中心招标的吕市长吃饭。 接到电话,方成栋忙对吕涛说道:“吕市长,我儿子被人打了,据说要打死了,我得赶过去看一下!” 吕涛也是脸色一变,方成栋的儿子要出了事,那就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不知会惹来多少麻烦,方氏集团在滇南那么庞大,势力很吓人的。 “该死的,到底是谁惹了方家的大少爷。”吕涛心里骂着,嘴上也急切地说道:“方董,我陪你走一趟,谁让贵公子出事,绝不轻饶。” “那就谢谢吕市长了。” 方成栋当面说出来的目的,就是想借吕涛之力,想让吕涛帮他出面。虽然方氏集团很厉害,可这里毕竟是锦城,不是他的地盘。 另外,吕涛出面帮他的话,也是一种宣传,会让人觉得他和吕涛的关系很好。还有,方成栋真心希望儿子受了伤,是那种看起来很重,却不伤及根本的伤。 这样会让锦城市觉得亏欠他,就算他们不这样认为,方成栋也会把这件事变成一件特别有利于他的事,会给明天的招标带来好处。 比如说锦城市一直悬而未决的一把手位置。 顾东来虽然被上面命令代一把手,同时主持二把手的工作,但是,一天不把那个代字去掉,就会有很多的变数,如果他儿子受了伤,顾东来不能很好的弥补他,不能满足他心愿的话,他背后发起力来,顾东来就别想坐在一把手的位置。 想做锦城市一把手位置的人,很多很多。 除此之外,锦绣大厦也是可以做文章的,光听名字,就知道锦绣大厦与锦绣集团脱不了干系,而锦绣集团正是上一次中标的人,这一次是他的最大对手。 如果在锦绣大厦出了事,那锦绣大厦就难辞其咎。 一瞬间,方成栋就想了许多计划。 吕涛坐上车后,又给公安局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正是秦局,秦局接完电话立马赶往锦绣大厦,方氏集团的影响确实很大。 两边的车子都开得很快,方成栋、吕涛与秦局一帮人,几乎是在一时间赶到锦绣大厦,吕涛走进锦绣大厦的时候,忽然有了一丝不安的预感,因为他想起好像锦绣大厦不再是属于锦绣集团的,而是那个人给买了。 应该没那么巧,不会是他吧。 吕涛没来由地祈祷起来,又想到这一阵子锦城无比的安静,那人已经很久没有闹出事来,吕涛心里却安稳了不少,反正只要不是那个人,事情就会很好办,朝着方成栋就行了。 想着,吕涛走进了沈氏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