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我要一个交待 - 妖孽狂医

第三百零四章 我要一个交待

方成栋一走进沈氏集团,便看到儿子趴在地上,不停地喊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方成栋无比心疼,忙冲上去抱住儿子,“小宇,你怎么样?” “爸,我好痛,我痛得受不了了。” “是谁?谁向你动的手?” “他!他想杀我!” 方宇指着沈非,将事情说得无比严重,方成栋顺着看过去,看到了沈非,看到了苏锦瑟,心里顿时明白了一些什么,知子莫如父,儿子弄成这样,肯定和这个漂亮女人有关系,说不定就是儿子去追人家惹出来的纷争。 但是,就算是他儿子惹出来的,这个人又怎么敢对他儿子下如此重手?他儿子可是方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是他方成栋的儿子。 方成栋站起来身来,冷声说道:“你凭什么对我儿子出手?” “这个啊,是他想要生不如死,使劲求我,我才答应让他生不如死的!怎么的,我做了好事,你不但不感激我,还恩将仇报吗?” 沈非淡淡笑来,方成栋眼睛眯成了一条剑刃,散发出来的全是冰冷寒光,方成栋冷喝道:“你是在欺负我的智商吗?” “抱歉!原来你还有智商!” “年轻人,年轻是可以的,但年轻气盛,却是要付出代价的。” “哦,说说,是什么样的代价。” “没有人敢动我方成栋的儿子,你动了我方成栋的儿子,就要付出百倍的代价!” “大叔,你真的有智商吗?我很是怀疑。” 沈非一脸认真的问来,方成栋气得脸色铁青,他转头对吕涛说道:“吕市长,你也看到了吧!杀人凶手就在这里,我需要一个交待!” 吕涛,正在吞口水,其实从他踏进沈氏集团,看到沈非的那一刻,他就在不停地吞口水,仿佛他心里有一大团火。 老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在锦城市,他吕涛最怕的不是纪委,不是一把手,就是眼前这个姓沈名非的人! 沈非那是一言可定生死的人物啊,他敢拿沈非去给方成栋交待吗? 当然不敢! 借他十个熊胆他都不敢! 这个方宇,真他娘的就是一火坑,沈非虽然强势、霸道,还嚣张狂妄,但他从来不主动去惹别人,肯定是方宇不长眼睛惹到了沈非身上,看看苏锦瑟,很有可能就是方宇对苏锦瑟有了想法,所以才有了今天这场祸难。 真是不知死活,沈非女人也敢去挖,那不是挖自己的命是什么? 而这方成栋也拎不清状况,还要给他交待,交待个屁啊! 但想到方氏集团的能量,吕涛不得不缓和地说道:“方董,你看贵公子痛得这么厉害,不如我们先去医院给他看看。” “吕市长,这就是你给我的交待吗?” “方董,我这是……” “现在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一个交待!如果这个交待吕市长不能给我,那我就得找顾书记了!” 方成栋无比威严地说来,他当然不能立马就带着儿子去医院,他还要用这件事当筹码呢,不仅要让眼前这个不怎么样的小子付出代价,还要让锦城政府给他很好的优惠条件。 吕涛本来是好心一片,想拉着方成栋不要去找死,可方成栋却不见棺材不掉泪,还吼他威胁他,吕涛心中冷笑,自己要找死,那就别怪我,方氏集团牛逼,但在沈非面前,算个屁啊。 当即,吕涛说道:“那你就去顾书记吧。” 吕涛的回答,让方成栋大吃一惊,吕涛竟然真的不给他交待,这说明眼前这小子没那么简单,能让锦城市三把手都畏惧的人,是什么来头? 方成栋想了许多,也没想出来,反倒是他想着这件事他占着理,就算他儿子追了那女人,但现在他儿子受伤了,那就是理。 有理,再加上他的身份,锦城市还有谁能挡住他? 至于这个吕涛,以后再让他好看。 方成栋盯着秦局,说道:“警察同志,我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你应该把行凶之人抓起来,只要你抓起来,给我儿子一个公道,我一定会感激你的。” 方成栋将“感激”两字咬得很紧,很显然,他是在表明自己的感激很有份量,会给他很多好处。 秦局却像没听到一样,他心里比吕涛对方成栋更加愤怒,前一阵子他就因为伊人集团差点撞在了沈非枪口上,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弥补下来。 现在,方成栋又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让他去抓沈非,就算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活的。 再说了,吕涛都不敢,他哪里敢? 方成栋的感激,确实很不一般,但他的感激与沈非之怒相比,简直就是一只小蚂蚁在向猛虎叫嚣。 所以,秦局直接将方成栋的话无视了。 这样的反应,让方成栋再次吃了一惊,他相信自己说得很明显,也相信能够混到这一步的人听得懂他的话中之意,可是,他怎么没有反应? 这个小子有那么可怕吗? 方成栋再一次审视沈非,看到的却还是满不在乎,方成栋问道:“你是谁?” 沈非笑道:“还有什么代价,一起让我付了。” “你是有点来头,但是,我方成栋说出的话,从来就没有收回去过!” “那你赶紧打电话,有什么后台,都叫来!” 沈非一点都不怕的样子,让方成栋心里警觉起来,如果说最开始就是这样,他会觉得沈非是在假装狂妄,是狐假虎威,但有了吕涛和秦局的反应,这就足以说明他是真的不怕了。 他是谁?为什么会不怕? 方成栋看向吕涛,吕涛眼睛低着头,还微微弯着腰,而他弯腰的方向,恰好是眼前这个小子。 再看秦局,也是差不多。 而跟来的其他警察,眼睛里都有着一种叫敬畏的东西,还有不少是狂热,就跟他手下员工看到他一样,除了这些,还有是坐看好戏的笑容。 这一个个的反应,让方成栋很不淡定了。 沈非说道:“我都等了一分钟,你还不打电话?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是没有耐心,你要是不打电话,那我可就要说话了。” “说话?” “是的,说话!想不想听?” 沈非笑着,方成栋觉得眼前这人很疯,可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浓,他冷眼一眯,“那我就听听你想要说些什么话!” “那你听好了!第一句话,这个人渣非礼我女人!” 方成栋心想果然是这样,可非礼这个东西,他还没有放在心上,能让他儿子非礼,是眼前这个女人的荣幸,他冷道:“还有第二句话吗?” “第二句话,我要个交待!” “哈哈哈哈,你打伤了我儿子,你还要交待,你要什么交待,谁给你交待?”方成栋怒吼着,可他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秦局亲自带人走到他面前。 方成栋一愣,“秦局,这是什么意思?” 秦局满脸冰霜,“他非礼别人,对沈氏集团的办公造成了严重影响,我们要带他回去调查!” 方成栋脑海里嗡地一声炸响,秦局明明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的势力,更知道锦城需要他这样的大投资商,可他仍然敢来抓他儿子。 这说明眼前这小子,身份不是一般的大。 心里想着,方成栋嘴里说道:“秦局,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秦局冷道:“我非常清楚,这一点,用不着你来教我!请你让开,否则,我会视你阻碍公务。” “你的意思是,我不让开,你还要抓我?” “是的。”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秦局还是不苟一笑,方成栋却知道出大事了,如果是在滇南,他可以让秦局在三分钟之内卷起铺盖滚蛋,但在锦城,一个市局二把手铁了心要抓他,他还真得去局子里转一圈。 这都不算,更重要的是他的扩展计划,将严重受阻。 所以说,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进去,他的儿子也不能进去,方成栋说道:“我儿子受伤这么严重,你们还要抓他进去?” “他身上没有伤。” “没有伤,他怎么会痛成这样?” “这也是我们要调查的一个内容,看他是真的痛,还是假装痛。” “你……”方成栋深吸了一口气,“他说非礼就是非礼吗?你们有证据吗?” “……” 秦局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可是沈非的女人,他敢乱说,天知道会招来什么,方成栋冷冷一笑,他也是瞄准了认定了秦局不敢说,不说就没有证据,没证据又怎么抓他儿子? 虽然这件事很憋屈,但不管怎样,先把儿子弄回去,调查清楚这个人的身份后,再慢慢报仇,把场子给找回来,他的面子,可不是谁都能打的! 这时,沈非淡淡说道:“既然没有非礼,那就换一个罪名吧!” “换一个?” “是的!你儿子做那么多坏事,肯定能查出来的。” “年轻人,你是想把我儿子抓进去,屈打成招?”方成栋杀机狂涌,沈非摇头笑道:“不不不,你说错了,不会屈打,因为你儿子自己就会招出来!” “是吗?” “当然!” 沈非话音刚落,方宇忽然张口狂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