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沈飞扬 - 妖孽狂医

第三百零五章 沈飞扬

“我开车撞死一个老人,我逃逸了,后来找了人去顶罪!” “我把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毁了容,让他们家里的人都丢了工作!” “我还吸毒,快给我白粉,我想吸,只要一吸,我就不会再痛了,快给我白粉!” …… 方宇突然吼出这些话,把在场的人都震惊了,沈氏集团的一些员工,看到方宇对苏锦瑟又是送名包名表,还有豪车,天天更是鲜花不断,早就羡慕得不行。 但这些话,把他们的羡慕全给驱逐了,原来,这个方宇就是一人渣!怪不得苏锦瑟不理他,他们心生感叹,苏锦瑟的眼光真好。 吕涛也是一愣,没想到方宇比他想象当中的还要混账。 最震惊的,莫过于方成栋。 可以说,方成栋现在的三魂七魄都不在了,他儿子真的招了,而且说的这一切,都是有据可查的,真要下功夫去查了,肯定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但是,他儿子为什么会说出来? 啪! 方成栋反手给了他儿子狠狠一巴掌,“臭小子,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去查,肯定能查到!被我撞死毁容的女人叫赵欣然,快点,我受不了了,快给我白粉,你们谁给我,我有很多钱,只要你们给我拿白粉来,无论多贵,我都给你们。” “混帐!” 方成栋忍不住怒吼出声,这些话不仅将他儿子完全陷了进去,还会让他的扩展计划全盘落空,怎么办?这下子该怎么办? 饶是见多识广,办法很多的他,此刻也没了半分主意。 这时,秦局说道:“你还要阻碍警察办公吗?” 方成栋不想就此放弃,还在挣扎,“我儿子是乱说的,你们不要相信。” “是不是乱说的,查一查就知道了。为了你儿子的清白,我们更要将他带回去,好好查一番,你放心,如果他没事儿,我们不会冤枉他的。” 这句话,方成栋是一点都不信。 因为在滇南,很多人都是被这样一句话给弄了进去,然后莫名其妙地死亡、消失,或者在监狱里呆一辈子。 就算是真的没有,都会被冤枉成有,更别说儿子是真的有,完全不用冤枉,就能让他儿子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方成栋仍在挣扎,“我们是滇南的,就算要查,也是滇南的警察来查。”方成栋想把他儿子弄回滇南去,只要到了滇南,到了他的地盘,那就是半点事都不会有。 秦局心中冷笑,这点把戏,在他面前毫无用处,沈非要一个交待,他就必须给一个满意的交待,秦局冷道:“我们正在调查一宗贩毒案,现在我怀疑他与贩毒犯有关联,我们必须要把他带回去。” “你诬蔑。” “嫌犯自己都招了,何来诬蔑?” 秦局一声反问,方成栋无话可说,秦局一挥手,马上有警察将方成栋拉开,再把方宇铐了起来,方宇还在说着他做的一件件坏事。 这个时候的方宇,完全痛得失去了理智,他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方成栋,看着儿子被警察抓了起来,颓然的坐在地上。 明天就要重新招标了,他的扩展计划就要实施了,结果却出了这么一件事,怎么会这样? 突然,方成栋看到了沈非,眼睛一亮,儿子落到这一步,不就是惹了这么一个不该惹的人吗?只要摆平他,儿子就会没事。 赶紧的,方成栋站起来对沈非说道:“小兄弟……” “别乱叫。” “我……是我儿子错了,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儿子?” “不是我不放过他,是他自己不放过自己,谁让他做了那么多坏事?这是老天爷在惩罚他!” “我可以给你钱!一千万怎样?一千万放过我儿子!” 方成栋觉得他说的一千万已经足够买一条生路,然而,沈非淡淡一笑,“一千万真多!可是,我是一个好人,如果为了钱而放过一个恶人,我会遭天打雷劈的!” “那你开价,要多少才能放过我儿子。” “一千亿……都不可能。” 方成栋听到前三个字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可没有一千亿,就算有,他也不可能拿出来赎他的儿子,他儿子的命值不了一千亿。 再听到后面四个字,方成栋心中又生出了绝望,他恨不得自己真有一千亿。 沈非说完,却不再理会他们,对苏锦瑟说道:“锦瑟,我们去吃饭?” “好。” 苏锦瑟温柔似水,让公司里的人都看呆了,他们平常所见到的苏锦瑟,虽然也很有亲和力,但是从来没有人见到她这么温柔过。 显然,她的温柔,独属于那个男人。 直到这时,他们才想起来,苏锦瑟的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吕涛和秦局都在他的面前低头,公司里的人展开了无数想象。 沈非却拥着苏锦瑟走了出去,丝毫不担心秦局的办事力度,方成栋眼里生出了无比浓郁的仇恨之光,他立马打了几个电话,一是进行活动要把他儿子捞出来,一是查这个小子的身份。 至于方宇,还在痛喊着,可他看到沈非与苏锦瑟牵手离去的身影,心中是又痛又恨还后悔万分,怎么就招惹了这样一个凶人。 方成栋离开了沈氏集团,回到他在锦城的落脚处,收到了很多个不好的消息,他打出去捞人的电话,全都被挡了下来。 就连律师都不能见! 这再一次让方成栋深刻感觉到那个人的庞大能量。 能量越大,方成栋心中就越不安稳,惹了这么个大能量的人,简直是后患无穷啊,特别是他的扩展计划,难道就真的不能进行了吗? 让方成栋心惊的还在后面,他去查那人身份也没有查出来,方成栋脸色无比难看,连身份都查不出来,那他的能量究竟有多么的逆天? 就在他心惶不已之时,有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想知道他是谁,想救出你儿子,想要将他踩在脚下,那就来紫竹园。” 方成栋眼皮一跳,有一种他的所作所为都落入别人眼里的感觉,这对他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前去紫竹园。 立马,方成栋叫上贴身保镖,疾速赶往紫竹园。 等他来到紫竹园某一处竹林的亭子里时,看到了一个非常年轻的人,方成栋心中生出一丝不爽,又是一个年轻人,他今天对年轻人很不感冒。 同时,方成栋认为如此大的事,不是嘴上无所的年轻人能够办牢的。 特别是,他都来了,他如此大的身份都亲自来了,这个年轻人,竟然半点起身相迎的姿态都没有。 是什么,让他如此嚣张? 方成栋正要拂袖而去之时,年轻人说道:“我姓沈!下脉沈!” 听到姓沈,方成栋没什么反应,可听到下脉沈三个字,方成栋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就像是被沷了粘性极强的胶水,再也走不到。 下脉沈,那可是京城十大家族里面,排名第六的家族啊! 虽然他身后的后台也不弱,但这个年轻人来接待他,完全够资格了,他不起身也是够资格的。 与此同时,方成栋对电话里说的有了很大的期待,相信能够做到。 锦城市再牛,还能牛过下脉沈吗? 方成栋转身,走到前面,微微弯腰说道:“不知道是沈少召唤,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沈少不要放在心上。” “不知者无罪!不过,以后不要叫我沈少,叫我扬少吧!” “好的,扬少。” “坐吧。” 沈飞扬发了话,等方成栋坐下之后,沈飞扬递过一叠资料,“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不管怎样,你先看完这些资料,我们再详谈。” “谢谢扬少。” 方成栋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应过之后,他翻开资料看了起来,他越看眉头皱得就越紧,心里的寒意就越浓,身体就越是冰凉。 原来那个人叫沈非。 原来那个人有那么多剽悍的战绩! 从陈强开始,再是郑凯,钱军,蒋青,余为民,龙怀义,陆青昊,唐铭人等等,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血淋淋的台阶,沈非走得越来越高的台阶。 而现在,他的儿子,也成其中一个台阶。 该死的,方宇怎么会去惹这么一个凶人? 之前方成栋还觉得他儿子就算惹了人,也没有什么错,他方成栋的儿子惹点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可这会儿,方成栋恨不得甩儿子一百个耳光。 他方成栋的儿子是牛,可再牛也牛不过京城唐家的唐铭人,连唐铭人都被逼得远走他乡,他方成栋算什么?方成栋心里像吊了一千个炸药包,他不想步余为民他们的后尘,他也是经不住查的啊。 看到方成栋那有些发白的脸色,沈飞扬笑道:“方董怕了?” 方成栋深吸了一口冷气,沈飞扬竟然约他出来,此刻又是满脸笑容,说明他还是有办法的,他说道:“说不怕是骗人,确实有些怕,这个沈非太凶了。” “你看到还不是全部,还有更凶的。” 方成栋手指颤抖了一下,沈飞扬继续说道:“不过他再凶,也是一个人,是人,就有弱点,就能被击倒了!而且,他越凶,踩的人越多,他的敌人就越多。” “扬少说的不错。” “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打倒沈非的机会,方董想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