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大风起兮 - 妖孽狂医

第三百零六章 大风起兮

可以打倒沈非,方成栋当然想听,不仅想听,如果符合他利益的话,他还会做! 沈飞扬说道:“这次新中心招标,锦绣集团会全力狙击沈非!只要先打掉沈非的不败之名,不可战胜的威风,就破了他的神话,让众人对他的畏惧大大减轻!” “人没了畏惧,诸如吕涛、秦局这类墙头草之流,又怎么可能死心塌地的跟着沈非?到时,方董再出手救贵公子,那就轻而易举,没人敢拦了!” 沈飞扬说完,不再看方成栋,端起旁边的极品大红袍喝了起来,沈飞扬最喜欢喝的就是大红袍,因为在他的眼里,大红袍代表着高贵,是权势的象征。 方成栋陷入了沉思,沈飞扬说的话他当然明白,就是要进攻沈非的一个点,再将这个点无限放大,达到多米诺骨牌的效应,跟股市上面的涨涨跌跌有些像。 一只很强势的,一直都上涨的股,突然下跌了,那买的人肯定就会减少,不会再有以前多,如果这个时候再传出那只股票不好的言论,再让他出点事,那买的人就会更少,股价就会跌得更加厉害。 这样还真能将沈非陷入危境。 只是,要做到这一步,再联想到沈飞扬亲自找他来,只怕他要付出的代价不小。 方成栋说道:“扬少,如何狙击?” 沈飞扬淡淡一笑,方成栋对这个计划心动,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内,沈飞扬说道:“这是一场战争!沈非有很多敌人,我们已经布下了十面埋伏,但是,我想说,沈非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击败的人,如果每一次都和我们想的一样,沈非早就被踩下去的了。” “实际上,沈非这阵子大杀四方,也收敛了很多钱!再加上他的一些钱,光靠那些埋伏,是不能将沈非打倒的,因为兵力太分散!” “所以,我们需要准备一个致命杀招!我是这样想的,先放任大家竞价,等到大家发现打不过沈非之时,方董便站出来,成为锦绣集团的盟友!到时,就有很多人成为锦绣集团的盟友,集众人之力,定能压倒沈非!” 沈飞扬脸上尽是自信之色,方成栋听来不得不承认,沈飞扬的这个想法很成熟,可行性相当高,但是,方氏集团只是盟友,而不是主导者。 方成栋问道:“扬少,有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 沈飞扬笑道:“方董是想问你有什么好处?” “扬少英明。” “方董,我就直说了。第一,沈非不打倒,想救出贵公子很难!第二,你得罪了沈非,方氏集团想进入锦城,很难!第三,你不一定能斗得过沈非!跟我合作,方董能将手伸进锦城来,还能在锦城立足。从长远看,得到的远远比眼前失去的要多。” 方成栋陷入了沉思,他还在权衡利弊,沈飞扬也不催他,品了三口茶之后,沈飞扬直接站了起来,说道:“方董,这里的茶不错,你好好品一品,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登时,方成栋脸色一变,沈飞扬这是对他不满意了?他现在真的是处境艰难,如果放过这个机会,想要弄倒沈非,就真的很难了。 方成栋不敢再犹豫,忙说道:“扬少,我考虑好了,您说的很对。” 沈飞扬伸出手,“方叔,那就先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一定会很愉快!” “是的,打倒沈非,就是我们最大的愉快。”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走了出去,各自为明天的招标做着最后的准备。 沈飞扬联系的,并不仅仅是方成栋,还有许多人,其中就有省城一帮人,这帮人正是和沈非打赌输了的,沈飞扬和他们的联系,比方成栋还要早。 除了凑钱,沈飞扬还有更大的计划。 打倒沈非只是第一战,他非常需要第二战来巩固战绩,奠定他的声威。 第一战,打的是钱。 第二战,沈飞扬要打的,就是女人。 用身手用子弹枪炮去战,早已证明,是行不通的,相反将沈非推倒了一个万胜的高度,除非用导弹去轰,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所以,只能另想他法。 原本,沈飞扬还在为第二战战什么而发愁,可方宇之事,给了他灵感。 那就是女人。 沈非有很多女人,以前那些女人都很普通,也就是有些漂亮,除了漂亮似乎便没有什么,但这一阵子,却全都冒了出来,就是一个曾经当小姐的女人,都站在了很高很高的位置上。 即使是沈飞扬也不得不佩服沈非的眼光,在她们没有发出光芒之前,谁知道她们竟然能如此耀眼? 不过,她们的光芒,全都建立在沈非强大的基础上。 如果沈非败了,她们今天的光芒,就将成为她们日后的磨难。 沈飞扬要用的,就是美男计。 他就不信,这些女人真的对沈非就那么死心塌地,他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没有背叛,所谓的忠诚,只不过是背叛的价值不够而已。 沈飞扬要施展的美男计,当然不会是肤浅的长得帅而已,他相信那些女人必然会中计,一个小姐,一个做饭的,一个做衣服的,还有在读书的学生,市长的女儿,都逃不脱。 就是拒绝了方宇的苏锦瑟,也要中计。 沈飞扬敢肯定,他的美男计若成功,就将是对沈非最大的打击! 钱败,女人再败。 沈非就将永远的沉沦下去,他有再强的实力,都没有用! 而他,沈飞扬,将成为京城最耀眼的公子! 别人都打不倒沈非,他打倒了,这就是能力,这就是实力。 沈家,也会被他带到最高的位置,取代赵家,是极有可能之事。 沈飞扬想着,嘴角露出冷笑,“沈非,你何德何能,敢与我同姓?又有什么资格与我的一个名字同音?非,就是不,是不行!我的飞扬,是大风起兮云飞扬,注定是要在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沈少,只有一个!” …… 沈飞扬忙着凑钱和施展美男计的时候,京城唐家,大动作不断。 唐家本是京城十大家族中的四岭之首,背靠第二家族的北山叶,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结果唐家极盛名的唐铭人,因杀沈非不成,反被逼得远走他乡,唐家更是被沈非生生打到四岭之末,眼看就要跌出十大家族之列。 所以,唐家要借此机会,重塑唐家之威,要全力打压下沈非,踩在沈非的身体上震慑其他家族,告诉他们,唐家还没有倒下,唐家仍然很强大。 也因着此,唐家疯狂凑钱,想尽各种办法,要在这一战中,狙击沈非。 …… 朱家也没闲着,虽然朱筠对沈非没有什么仇恨,但在朱家老爷子看来,沈非太嚣张,竟敢随意打伤朱筠,不将朱家放在眼里,朱家要给沈非一个教训。 告诉他,不管他的实力有多强,有些东西,仍然是他们不能碰的。 …… 黑榜还插了一手,不仅是叶倾城。 锦城市新中心的招标,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招标,放在全国来看,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在这一刻,锦城新中心招标成了无数人眼里的中心。 成了漩涡。 更是成了战场。 战场一方是沈非,另一方却是无数人。 …… 暗中,有人正看着一份份的资料,这些资料的关键词,全是沈非! 资料上面说的,都是沈非这一段时间除掉的那些大恶人。 他罗列着沈非的缺点、优点,做事的手段,行事的风格,哪怕就是一句话,他都要来回看个好几遍,这个样子,他已经看了好些天。 天黑了,他抬起头来,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沈非,你真的很喜欢做好事啊!没听说过好人不长命吗?既然你想做,那我就给你一件天大的好事,能要你命的好事!” 他已经有了天罗地网般的计划,一言落下,立马传下命令,找人去布置! …… 唐铭人,即使身在他乡,也知道锦城所发生的事。 他觉得,这又是一个大好机会。 他用最最隐秘的渠道,散播出了这一个消息。 这消息,很简单,众所周知,就是明天锦城市新中心将重新招标,只不过,消息里说得很详细,那些人参加都传播了出去。 唐铭人相信,那个人一定会得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对这个招标大有想法! 同时,还不会有人将他联系起来。 忽地,唐铭人脸色一变,还有一个漏洞,必须得把这个漏洞补上。 唐铭人眼里露出了骇然杀机。 …… 外面风起云涌。 沈非却与锦瑟牵手走着江边,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也没有甜言蜜语,说的只是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可这却是最最真实的爱,经过淬炼之后的最最质朴的情。 他分享着她在工作中的每一点进去,她感同身受着他在除恶事件里看到的那些恶。 她笑,他笑。 她愁,他为她绽放笑容。 苏锦瑟心中满是暖意,同时,苏锦瑟对那个好人基金更加上心,她不在乎赚多少钱,有多少能力,她只在乎对沈非有没有帮助。 夜深了。 苏锦瑟做着明天的工作,沈非则安排着安保,王长生他们已经回归,他不能让上次的事,再一次发生! 电子和王长生接到电话,立马碰头商量,虽然他们已经派出了保镖暗中盯着,但明天显然不是寻常的一天,要应对各种事情。 同时,那些女人对沈非很重要。 此外,这也算是非常保安的第一次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