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治病,十亿! - 妖孽狂医

第三百零九章 治病,十亿!

沈非妖孽般的速度已经让众人大吃一惊,更让众人吃惊的是,沈非甩了方成栋耳光,甩得那么重那么响,在场的人都知道方成栋在滇南是无比强横的存在,可沈非说甩就甩了。 顾东来等人皱起了眉头,朱海成眼睛一眯,陆锦华、唐远山心里一片冷笑,他们觉得这耳光打得太好了,方成栋那么骄傲的人,打了他耳光,方成栋不跟他死战到底才怪。 李镇江看到这一幕也是大吃几惊,觉得沈非简直就是在找死,可等他看清楚是沈非时,眼睛里暴射出一道亮光,是他,他在这里! 之前一直找都找不到,今天遇到他,一定不能再错过,他想拥有自己的儿子,他对女儿是越来越不满意了,那个彭宇轩也是个狼崽子,他绝不能让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落到外人的手里。 赵子秋则是笑出了声。 方成栋心里却是恨得要死,这该死的沈非,竟然敢打他耳光,他心里瞬间闪过无数个毒计,每一个毒计都是要取沈非之命。 虽然恨,但方成栋却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意,仍然闭着眼睛装晕,眼下的情况,必须得晕,只有晕了,他才能逃过这一关。 方成栋打的主意,沈非再清楚不过,他笑着说道:“我低估了你的晕病,不过,方董,你放心,我说出给你治好,就给你治好。” 啪! 又是一记耳光。 这一巴掌,充满了针刺之痛,方成栋根本忍不住这股痛,放声痛叫起来,一双眼睛也无比仇恨地盯着沈非,嘴里冷喝道:“沈非,你敢打我?” “醒了!醒了!”沈非惊喜地说来,对着一众富豪说道:“你们看,我没有骗大家吧,我说能治好他晕病,让他清醒过来,就一定能让他清醒过来。” 吼完之后,沈非才对方成栋说道:“方董,你误会了,表面上我是在打你的耳光,实际上我是在给你治病,是为你好,你要理解我一片苦心,这就跟老子打儿子,目的不在于打,而是在于教他,让他不要做一些欺骗世人之事,晕就是晕,没晕就是没晕,要像个男人,不要像个太监,脱了裤子撒尿。” “你……你……你……”方成栋气得脸红脖子粗,沈非竟然指桑骂槐,敢如此污辱他,方成栋暴喝道:“小子,你敢说我是你儿子,你……” “方董,您别误会,我这不过是个比喻嘛!我怎么可能有你这么老的,连牙齿都快没有,简称无耻的儿子呢?对了,我治好了你的晕病,你怎么也要付点医药费吧?” “医药费?” 方成栋咬牙切齿地反问着,沈非无比认真的点头,“本来,我都不想收你钱的,做好事收钱,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您是一个大富豪,你能拿三百亿买地,我要不收的话,你还以为我看不起你!所以,为了符合你的身份,为了展示你的地位,就收个一千万吧!” 噗…… 有喝茶的人直接给喷了,顾东来等一帮人的脸色精彩无比,就跟开了染坊一样。 沈非打了方成栋两巴掌,结果还要让方成栋出一千万! 一千万买两巴掌,简直是闻所未闻。 不少人都可怜地看着方成栋,谁都知道方成栋是装晕,是想逃过这一关,可沈非活生生将他打醒不说,还问他要钱,方成栋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方成栋恨意冷看沈非,“一千万?” “方董的意思是我说少了,醒不上您的身份吗?想想也是,一千万仅仅只是三百亿零一千万的零头,根本配不上!没关系,方董,这也就是一句话的问题,一千万不够,那就一亿吧!” “一亿?” “还不够?方董,您真的太有钱了,那就十亿!” “十……” 方成栋不敢再惊讶下去,这小子肯定会喊出更高的价,喊的价越高,他闹的笑话也就越大,方成栋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给你吗?” “方董,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都这么老了,怎么还能赖账呢?不就是十亿吗?对于三百亿来说,九牛一毛而已嘛!你竟然不想给!还有,如果不是我治好你的病,让你清醒过来,那你就有可能损失掉这块地,三百亿的地,那可是惊天价,你要错过了,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听到沈非的这番话,方成栋想哭了,他昏迷就是为了逃脱拍卖,结果沈非硬是把他打醒,方成栋冷道:“你故意的?” “对啊,我就是故意的!” “你……” “废话少说,快付钱!” 沈非伸手,方成栋怒吼道:“你休想,我绝不会付钱的!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人花十亿会治一个晕病,你的收费是违法的!” “我这是特殊疗法!收你十亿算是便宜的!想花十亿找我治病的人还多得很!” “哼!多得很?你找一个给我看看!” “好啊,如果我找出来了,你怎么说?” “找出来,我就……” “就怎样?” “就给你十亿。” 方成栋想转移话题,想逃掉三百亿拍卖一事,同时他根本不信有人会用十亿来治病,所以,他以破釜沉舟的气势说来。 沈非摇头,“十亿可不够!你本来就该给我十亿,现在打了赌,还只给我十亿,那我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想怎样?” “你得付我十五亿,五亿就当是利息吧。” 面对沈非的狮子大开口,方成栋冷冷一笑,十亿是多,但再多,也不至于在短短时间内就有五亿利息,就是高利贷也不可能。 不过,这更进一步说明沈非做不到。 并且,治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要答应下来,他就有借口躲过三百亿拍卖事件。 这么一想,方成栋便阴冷地说道:“你说这么高,不就是想逼得我不敢答应吗?可惜,我方成栋不是被吓大的!你的要求,我答应了。”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立就立。” 方成栋当场就拿纸拿笔写了起来,他是信心十足,沈非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他设置门槛,就是因为他做不到,如此好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顾东来很是无语,好好的一场招标会,结果弄成了打赌;陆锦华也很是无语,局势一变再变,完全不在他们的掌握当中,特别是没有看到儿子,儿子已经投靠了沈非,这么好的一个打脸的机会,沈非竟然没有带他来,这让他心事重重。 方成栋很快写好,沈非拿着吹了几下,笑道:“治病了治病了,各种疑难杂症,就十亿了!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保证给你治好!” 顾东来再一次无语,可想到自己的病,想到那种种之事,顾东来并不有阻止。 唐远山冷笑,“不知哪里来的猴子,在这里跳来跳去,十亿治病,真是可笑,你以为在座的人都是白痴吗?” 朱海成说道:“虽然你很白痴,但你这句话可以除外。” 陆锦华没说话,他在锦城岂能不知沈非的医术厉害,顾东来就是大出血差一点死在了手术台上,是沈非出手救了他,还有赵子秋,不也是因为沈非吗? 沈非医术确实厉害,生死存亡时刻花上十亿还真有可能,但现在,根本没有什么生死存亡,沈非想赚这十亿,根本不可能。 这样也好,先打压沈非的气势,再破了必胜之名,灭其威风,沈非便不足为惧也。 陆锦华正想得爽,忽然炸响起一个声音,“我治。” 众人循声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李镇江! 这李镇江有什么病? 还有,李镇江相信沈非能给他治好? 陆锦华、唐远山脸色阴沉得可怕,他们刚刚认定没有人会治,李镇江就跳了出来,这不是在打他们的脸吗? 朱海成都不由一滞。 而方成栋恨不得把李镇江给咬来吃了,他冷声说道:“李董,你可不要被人骗了。” 李镇江满脸笑容,女儿的狐臭已经被证实治好,再真实不过,怎么可能被骗?他以最快的速度往沈非走去,想到自己能生儿子,心情就是无比的激动。 唐远山出声说道:“李董,你要想清楚了,那可是十亿!” 李镇江听出了唐远山的话中深意,那是在威胁他,如果他不停下,唐远山以后就要对付他;可是,他想得很清楚,那就是他要生个儿子,哪怕是得罪唐远山! 唐朝集团确实很牛逼,但那是在以前,现在的唐朝集团就是靠唐家最后的一些底蕴和威名存在,唐朝集团的股价已经是一降再降,如果唐朝集团对付他,他发起疯来,就算不是唐朝集团的对手,也能咬下唐朝集团几块肉来,到时,唐朝集团会处于更危险的环境。 所以,李镇江相信唐朝集团不会轻易出手。 就算出手,他的李氏集团毁了,那也比落到外人手里强。 虽然他和沈非的关系也很不好,但在病没有治好之前,他是不会对沈非出手的,今天这场面,不会是那么简单的,方成栋不就被甩了耳光嘛。 李镇江站在了沈非面前,“沈少,请您帮我治病!” “先付钱。” “好。” 李镇江说付就付,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在等着这一刻,为此他早准备好了资金,沈非这么一说,李镇江立马打电话让人转账。 方成栋脸色苍白了,很多人都想不明白,这李镇江是在发什么疯!沈非转头,看着方成栋说道:“方董,别怕,万一我治不好他的病呢?你还有机会,你一定要坚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