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老天会惩罚你的 - 妖孽狂医

第三十一章 老天会惩罚你的

虽然张庆杰也不进陈家的药,对陈文华影响比较大,但这还不足以让陈家垮台,沈非笑道:“张院长,好人要做到底,能让人得脑瘫的制药厂,就不应该存在!” 顿了一下,沈非又道:“这一点,你就没人家附属医院的吴院长做得彻底。吴院长不仅不进他家的药,还打电话报警,打电话给报社,让法律来审判,舆论来监督!” 张庆杰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绝不仅仅是收拾,这是要让陈文华完蛋的节奏。张庆杰犹豫起来,因为他要报了警,那他自己多少也会有麻烦,张庆杰想不明白的是吴锐利怎会做得如此彻底,难道他就不怕扯上官司吗? 陈文华看到张庆杰犹豫,心里微微放松,毕竟他跟张庆杰还是有利益勾结的,只要张庆杰不做到底,那他就还会机会。 古靖阳虽然年龄挺大,可脑子并不糊涂,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古靖阳一声冷哼,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他现在就想着帮沈非收拾了陈文华,然后好请教问题。 张庆杰看到古靖阳的动作,三魂七魄惊得只剩下一魂一魄,古靖阳要打电话,那问题就大了,他身上的麻烦就会更大,还不如现在做得彻底一点,就算陈文华说出送他钱的事,他也是主动揭发,麻烦会小很多。 “绝不能让古大师将电话打出去。”张庆杰心里想着,抢先掏出手机,打了一个主编的电话,“喂,廖主编吗?恩,我给你报个料,华生制药厂的药有问题……” 古靖阳见状,将手机塞了回去,张庆杰心里一松,继续打着电话,陈文华则是脸色苍白。 这下完了,真的完了! 他的华生制药厂根本经不住查,警察认真一查就能查出各种问题来,媒体再一报道,那他的药厂是彻底死了。 陈文华心里怒火滔天,猛地转头看着沈非,要不是沈非,他的药厂不会有一点问题,他挣的钱会更多,可这个沈非竟然几句话就弄死了他的药厂。 “沈非,老子和你拼了。” 陈文华恨死了沈非,不仅打了他儿子,还毁了他药厂,他捏紧拳头,用最大力气砸向沈非的脑袋。 古靖阳身后的平头男子正要动手,便看到一道残影闪过,却是沈非出手了,疾如闪电般用“酷刑”手段点了陈文华脑袋、胸口部位的穴位,接着踹了陈文华一脚。 当即,陈文华就捂着肚子跪在地上,嘴角渗出大股大股的鲜血。平头男子看着沈非,眼里精光暴闪,这个年青人实力好强,光凭这份速度,他就不是对手,要知道他可是退役的特种兵。 沈非冷道:“你有什么资格愤怒?吃了你的药,得了重病,甚至死掉的人,他们才该愤怒!还有你,陈强,你一定会为你曾经做过的坏事付出代价,当然最大的代价,就是得罪了我!你们以为现在就完了吗?绝不会完的,这只是刚开始!” 听到这话,陈强恐惧得浑身直打颤,他这个时候想到的已经不是一无所有,而是沈非在医院门口所说的“坐牢的将是你们”这句话。 就在这时,牛英翠冲进了医院,身后还有三个警察,牛英翠大声说道:“王所长,那个就是沈非,是他打伤了我的儿子,你快把他抓起来,判他个故意杀人罪,让他坐一辈子的牢。” 王金发带着两名警察走上前来,对沈非说道:“你就是沈非?” “我就是。” “陈强的脸是你打伤的?” “是我打的,哦,还有这个人,也是我打的,刚刚打的。” 王金发一愣,没想到沈非承认得这么干脆,他扫了陈文华一眼,感觉现场气氛有些诡异,但他还是说道:“既然你承认,那就请跟我回警局一趟。” 这时,陈文华狂笑起来,“沈非,你毁了我的药厂又怎样?你马上就要去坐牢了,老子没了药厂,也还有家产,老子出一百万,有的是人取你性命,你就准备好去死吧。” “白痴,难道你不知道你儿子已经找了杀手来杀我吗?还有,你真以为坐牢的会是我?” “杀手?” 陈文华大愣,但他立马说道:“别血口喷人!你打我儿子,打了我,证据确凿,你不坐牢,谁坐牢?” “你啊!你做那么多坏事,十恶不赦,老天一定会惩罚你的!” “哈哈哈哈,老天惩罚我,你让老天来啊,来惩罚我啊,怎么没来呢?”陈文文华狂笑着,反正都到这个地步了,他什么都不怕了,他就想置沈非于死地。 忽地,陈文华浑身一颤,倒在地上,滚来滚去地闯喊道:“啊!好痛,我头好痛,我身上好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这不就是老天的惩罚吗?” 沈非冷声说来,周围的人震惊莫名,他们当然不相信什么老天,都觉得陈文华这样跟沈非大有关系。 张庆杰看到陈文华的痛苦模样,心里不由庆幸刚才按照沈非说的做了,庆幸今晚古靖阳在这里,不然以他下午对沈非的怨恨,肯定会得罪沈非,那他现在就会和陈文华一样。 平头男子眼里闪过忌惮,他想到在拼杀的时候,忽然浑身剧痛,那结果不言而喻。 古靖阳却是满眼兴奋,他没看到沈非的动作,但直觉沈非是用了中医的手段,就和陈强身有剧痛,却半点也查不出来。 王金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陈文华都痛成这样,他还要抓沈非吗?而且,张庆杰好像也在帮沈非! 牛英翠扑到陈文华身上,哭喊道:“老公,你怎么了?你哪里痛,医生,你们快给他治啊!” “这是他应得的报应,谁能治好?” “你,肯定是你让我老公这么痛,我要告你,王所长,你快把他抓起来,王所长,你快抓啊。” 王金发没有动,局势这么诡异,他哪里敢动。 沈非说道:“说起来,这个老王八会有如此报应,还有你的一份功劳,因为你给他戴的绿帽子太多了,所以他头很痛很痛。” “我……我没有……” 牛英翠嘴里否认,心里却是慌乱无比,自从有钱之后,陈文华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一年难得碰她几下,她也有需求,也就找了其他男人。 众人都鄙夷地看着牛英翠,王金发眼里却是闪过一抹邪光,沈非懒得理会她,对陈文华说道:“要想不痛,就得赎罪,要把你做过的坏事全部说出来。” “我……没做过……坏事,我……”陈文华还在狡辩,可身上的剧痛猛然加重了一百倍,痛得陈文华拿头撞地,可无论他怎么撞都撞不晕,他无比清醒的感觉着那越来越猛的痛。 仅仅三秒钟,陈文华便忍不住了,喊道:“我说,我说!我制的补锌补钙口服液加了一点罂粟的成分,能让人上瘾,喜欢吃我的那个牌子!” “什么?” 众人大惊,张庆杰脸色苍白,这个药要是查出来,再查出他和陈文华有勾结,就不是丢院长位置那么简单,只怕他也要去坐牢。 古靖阳厉声喝道:“畜生!” 王金发也大骂出声,“陈文华,我草尼玛!怪不得我儿子天天都要吃华生口服液,还说不吃就不舒服!”王金发走上去狠狠踹了陈文华几脚。 沈非眼睛一眯,他之前的新想法,就是施展酷刑,让陈文华在警察面前说出他所做过的坏事,现在一切都如他所料,但他没想到陈文华竟然如此坏,他的口服液长期吃下去,对身体绝对有大损害。 这种人,就该除掉! 还有让这种口服液通过检测,也不能逃掉! 沈非冷声问道:“那你的口服液是怎么通过检测的?” “我送了药监局局长一百万,副局长八十万,上上下下都送了钱,他们就让我的药检验过关了!” “还有其他坏事呢?” “我家的感冒胶囊是用面粉做成的,还有虫草保健品根本没有虫草,就是普通的糖浆等等……” 陈文华说了很多,他知道自己说出来就死定了,别说厂子保不住,就连他的命都保不住,但他实在是痛得受不了,他宁愿死,也不愿痛。 听到陈文华做的坏事,古靖阳连骂了好几声“畜生”,张庆杰额头冷汗狂渗,王金发怒火更甚,因为他也吃过那种虫草,牛英翠倒是明白到坏事了。 沈非又道:“还有你为你儿子做的坏事呢?” “他迷奸了一个女生,那女生精神失常,他家里要告我儿子,我送药找关系,把他们弄回去了,再找了社会上的人威胁他们一家人。” 陈文华什么都说了,陈强眼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心里是无比的后悔,他后悔惹了沈非,后悔请杀手去杀沈非,这下子他真的完了,一无所有了,还要坐牢,还要…… 不等他想下去,沈非说道:“陈强,你不是觉得你的钱能摆平一切吗?把你的钱拿出来摆平啊!” “沈非,我错了,我求求你,你放过我。” “放过你?你觉得可能吗?你做的坏事不只这一件吧,老天会惩罚你的!会让你得到应有报应!” 沈非话音一落,陈强立马痛嚎起来,他老二传来的剧痛蔓延到他全身,陈强痛喊着,“你要让我痛了,我说,我全都说!我高三的时候和社会上的人轮-奸过一个女生,大一把一个抢我看上的女人的男生的腿给打断了,我还……” 陈强一五一十地说着他所做过的坏事,张庆杰、王金发一帮人听得大汗淋漓,当然,最让他们恐惧的是,沈非说老天会惩罚陈强,陈强就痛成这样,沈非太吓人。 王金发想到刚才要抓沈非回去,浑身就直打颤,这时,陈强两父子同时说道:“沈非,我都说了,你不要让我们痛了,求求你了。” “你们做了这么多坏事,怎么能不痛呢?再说,这是老天爷的惩罚,求我有什么用?”沈非自然不会解除他们的痛,转头对王金发说道:“王所长,坏人就在面前,你不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