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要么给钱,要么吃屎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一十章 要么给钱,要么吃屎

李镇江真的给了十亿! 顾东来不知是第几次无语了,他想起那天沈非在他家说他要三天赚上千万的话,当时他是一千两百万个不相信,可后来沈非做到了,还做得很吓人。 到今天,沈非一句话的功夫,就能挣十亿。 这根本就不是人,顾东来那无比复杂的心情里,有着浓浓的震惊,甚至看向沈非的时候,目光都有些闪烁,这是前所未有的。 方成栋怎么都没有想到李镇江会站出来,李镇江虽然有不少钱,也算是一方富豪,但根本不能和他相比,他是一省之富豪,李镇江也就是一市之富豪罢了。 十亿流动资金,对李镇江来说,压力肯定非常大,可他怎么就毫不犹豫拿出来让人治病呢?他那样子也不像是得了绝症啊! 至于沈非说的让他坚持,方成栋觉得那就是在戏耍他,但方成栋不能低头,冷笑道:“李镇江,你肯定会后悔的!” 方成栋刚说完,就看到李镇江嘴角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笑容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内心发出来的,不仅方成栋,绝大部分的人都呆住了。 在场之人谁都不是白痴,明白这样的笑容就意味着李镇江是真的得偿所愿了。李镇江当然是真笑,他已经感觉到热流在体内涌过之后,那个东西在抬头,仿佛拥有了二十岁左右时的活力。 不,应该是更具有活力、硬度! 光凭这一点,再退上一万步说,就算沈非不能让他生个儿子,他也能在找回男人的雄心壮志,那种爽快感可不是钱就能买到的。 况且,他还相信沈非说到做到。 想到他那庞大的资产后继有人,可以交到他儿子手上,李镇江怎能不笑?哪怕他儿子是个纨绔,把资产全都挥霍光,也总比落到外人手里强! 不多时,沈非收手,看向方成栋,“方董,你猜,我治好他的病没有?” 方成栋冷哼一声,“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演戏!” “当然是在演戏!”沈非肯定了方成栋的说法,方成栋一愣,正要将这话敲实,逃过那一纸契约的时候,只听沈非又说道:“现在我的台词是,你左脚第三根脚趾有问题,你睡觉总是出虚汗,每隔几天身子就会发虚,玩女人的时候超不过三十秒一样!” 方成栋傻住了,他的心冰冰凉,沈非全说对了! 他的医术真的厉害到如此地步? 沈非笑道:“该你说台词了!” 方成栋能说什么台词,请他治病?求他治病?还是否认他所说的一切,朝他狂喝,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本是敌人,让他滚似乎才是合乎常理的,可是,方成栋竟然说不出来。 沉默当中,沈非又道:“你演的很像!就是应该愤怒、震惊、疑惑,保持沉默!如此多的表情,你演得太神了!不像我,就只能说两句台词。对了,我的下一句台词是,你三天之后会吐血,五天之后会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你的身体会僵硬,一个月后……” 沈非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可众人看到这,听到那话,全都以为沈非说方成栋死定了,就连方成栋自己都是这样认为,他再也沉默不下去,已经有人在嘲笑他对女人的战斗力,方成栋惊讶地怒喝出声,“少危言耸听,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沈非拍手,“演得好!你现在心里很慌吧,肚脐位置是不是扯着扯着的痛?” 方成栋一滞,惊讶退缩,怒火熄灭,涌上恐惧,他心里真的很慌,他肚脐真的在扯着痛! “这是你动怒了的原因!以后,你得少怒少喜,最好去念念经,平息心情!否则,要不了一个月,你就会……”沈非再次摇了摇头。 方成栋惊惧万分了,他不想死,他有那么多钱,他还有那么大的野心,有着那么高贵的身份奢华的生活,怎么能在这里死去。 沈非说道:“我又给你治了一次病!看在你这么有钱的份上,这一次的诊疗费就不收了,不过,之前打赌的十五亿,立马给我拿出来。” 方成栋很有钱,可要拿十五亿流动资金出来,那也会有很大的麻烦,方成栋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给,他又想晕过去,但看到沈非脸上的笑意,方成栋不敢晕。 他相信如果他真晕了,那沈非肯定会大耳光将他甩醒! 可不管怎样,十五亿不是纸,他绝不能给,哪怕是沈非说的病,方成栋冷道:“用死亡吓我,再让我给钱,你以为我是白痴吗?这十五亿我是不会给的!” “也就是说,这白纸黑字的你不认了?你拉的屎又要吞回去了?”沈非一声暴喝,方成栋竟是找不到话说,沈非两步跨到方成栋面前,“如果你真能吞了自己的屎,这十五亿,我还真就不要了!” “你……” “你是想说你拉不出屎来吗?不用慌,有我在,我让你拉,你就得拉!” 沈非拍在方成栋肩膀上,方成栋感觉一股寒流涌在体内,然后屁股处“崩”的一声,方成栋真的拉了,当着这么多富豪的面,拉在了裤子里。 方成栋目瞪口呆在当场,他感觉被一股羞辱的海水给淹没,他双眼怒视着沈非,沈非冷道:“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你儿子惹我女人,你要叫人关我进监狱,结果能量不够用,今天又屡次三番的针对我,写下来的承诺也不遵守,不给我十五亿,该恨的是我,不是你!” 这话,可不仅仅是对方成栋说的,但方成栋压力最大。 沈非再喝:“要么给钱,要么吃屎!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三! 方成栋脸色阴暗到极点,似要狂震出雷电。 二! 方成栋浓浓恨意中,有一丝慌乱。 一…… 沈非正要吐出“一”字,方成栋厉声喝道:“我给!” 到这一步了,屎都拉在裤子里了,脸都丢尽到姥姥家了,不给还能怎样? 难道还真得去吃自己的屎吗? 不给就得继续丢脸! 在这个时候,面子大于天,大于十五亿,更大于裤子里散发出来的刺鼻臭味。 沈非冷道:“快点,五秒!” 这个五秒,却是另有深意。方成栋最开始没有想到,后来联系到做那种事就只有五秒时,一张脸变得无比狰狞,但最后,他恨意滔天地把钱转入了沈非的账号。 顾东来继续无语,这才多少时间?五分钟?三分钟?又有十五亿进账,这哪里是挣钱,简直就是抢钱,比赚钱机器全力运转都还要快。 唐远山无比的怨恨,方成栋如此不堪,竟然这样就被沈非击倒,不过,看这样子,方成栋和沈非定然不死不休,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方成栋爆发出来的能量绝对不少,若他再将方成栋拉到他这边来,日后也能借力借钱借势,唐远山心里打着一个又一个的小算盘。 陆锦华也不高兴,现在的局势发展完全跟他想的不一样,越来越多的布置在失控,本来一场浩大无比的打压战,结果赵子秋耍了方成栋,方成栋还被弄当众拉了屎,颜面全无。 朱海成眼睛眯成一条缝了,看来要给这小子一个深刻的教训,也是有点难度的,不过,不管是谁,伤了朱家人就得付出百倍的代价。 还有不少富豪,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坐在他周围的人,更是离得远远的,实在是太臭了,方成栋冷眼扫了一圈,落在沈非身上,“今天这事,没完!” “当然没有完!你还要付三百亿零一千万拿下那块地呢!三百亿零一千万,绝对的地王,方董,赶紧拿钱换啊!难道你不想去换裤子吗?” 沈非的话,处处击打在方成栋慌乱脆弱的心里,他一直想逃避这件事,却一直逃不了,不管怎么说,三百亿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方成栋冷道:“刚才是我说错了……” “你没有错啊,三百亿零一千万的土地,举世瞩目啊!” “我愿赔偿违约金!” “违约金?”沈非冷笑,“还真是个不要脸的人,拿不起钱就别充大款!三百亿拍了又不要,你这是玩了小姐还不给人家钱,你是在打人家顾书记的脸吗?” 顾东来眼睛一眯,真是有种躺着都中枪的感觉,他都没说什么话,就被沈非比喻成小姐了,顾东来觉得沈非就是故意的! 不过,方成栋所说的一切,还真是让人不爽,他冷眼看着方成栋。 方成栋豁了出去,反正都这么丢脸了,再丢脸一些也比真拿三百亿零一千拍那块地好,方成栋说道:“你不要屈解我的意思……” “屈解?三百亿零一千万是从谁的嘴里吼出来的?是狗还是猪?又是谁要吃自己的屎赔违约金?买不起就买不起,别站在这里碍我的眼!” “什么意思?” “一个字,滚!两个字,滚出拍卖会,不然我送你到千里之外。” 没有人去管沈非说的那句话比两个字多了多少,陆锦华、唐远山、朱海成等人,猛地反应过来,将方成栋驱逐出拍卖场,才是真正目的! 不管是赵子秋戏耍方成栋,还是沈非打方成栋的耳光,又让方成栋当众拉屎,全都是为了让方成栋出局!若方成栋出了局,那今天就会更麻烦了! 陆锦华等人不由将目光看向了顾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