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句话,让你付不起钱!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句话,让你付不起钱!

赵子秋直接喊出三百亿惊呆了一片人,主持人以免夜长梦多,快快地砸着锤子要拍定这件事,被打肿了脸的唐远山忍不住,在最后关头加了一千万。 陆锦华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是太悬了,要真让沈非三百亿拿下标,沈非威名就将更上一层楼,虽然沈非也会大亏,却能给众人一种即使是亏也能用钱砸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这样的亏也是一种实力的表现,实力没到一定地步,想亏都亏不起。 就像方成栋,食言而肥,最后被赶了出去。 好在,唐远山冒了出来。 唐远山挑衅似地看着赵子秋,“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真以为我不敢喊吗?” 赵子秋皱眉,“你拿得出三百亿零一千万吗?” 见到赵子秋的皱纹,唐远山心里像吃了蜂蜜一样,笑着回道:“当然拿得出来!” “唐家已是四岭之末,用什么来拿?就算你真拿出来了,你能够回本吗?你有足够的利益返回借钱给唐家的人吗?” “这就用不着你超心了。”唐远山笑意浓浓,钱一方面,唐家会亏,但唐家赚的是威风,就是想踩在沈非的名声上,证明他们唐家还很有实力,没有实力,又怎么敢和沈非斗?唐远山又道:“赵子秋,你这些话,吓不倒我!现在,你还要跟吗?” “白痴才用三百亿零一千万买一块撑死十亿的地!恭喜你,你超越了唐铭人,成为唐家最大的白痴!三百亿零一千万,准备付钱吧!” 赵子秋嘴角浅笑,唐远山笑容凝固,眉间皱纹成山,不仅仅是因为赵子秋骂他白痴,更因为赵子秋就这么容易放弃,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皱眉的还有陆锦华,事情跟他们计划的完全不一样,在他们的认为里面,沈非一定会将新中心弄到手,因为他创立了沈氏集团,更因为他沈氏集团的第一笔投资也是白马县的工程,要和锦城新中心成为一体化的。 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因为说过要将新中心弄到手! 沈非这么狂妄的人,说出的话,肯定会做到,就算是亏到底,他也会做到。除了他的性格原因之外,还有他赚钱来得实在太容易的原因! 治个病,动不动的就是一亿十亿的;扫个龙皇府,就干了七八十亿;可以说沈非完全没有经历过赚钱的艰辛,他那些钱比在地上去捡都还容易。 也就是说,沈非不会在乎钱。 反正,他们认定,沈非一定会死磕到底。 谁知道,沈非放弃了! 在三百亿的时候就放弃了,加上前面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 沈非放弃了,那他白马县工程怎么办? 太不合常理了。 他们的计划完全是建立在沈非要死磕拿标的基础上,沈非就这样放弃,唐远山拿标,那他的锦绣集团怎么办?他还在等着唐远山他们失败呢! 唐远山不失败,就不会与他们联手,扬少的计划就将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下如何是好?难道要和唐远山去竞争吗? 可是,和唐远山竞争毫无利益不说,还要得罪唐远山。 陆锦华心里冰冰凉,这是沈非的主意还是赵子秋的?他们这一退,就让他们处于两难之地! 主持人重新敲锤,仍然敲得很快,唐远山愈加的不淡定,他不再看满脸云淡风轻笑容的赵子秋,转而死死盯着沈非,想从沈非的脸上看出一点什么来。 但他看到的,却是沈非与苏锦瑟头碰头,亲密无间地说着笑着,唐远山越看越愤怒,脸上的痛楚又继续汹涌起来,好像还越来越痛。 该死的沈非,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吗? 等着,总有一天,他要将今天所受到的耻辱,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唐远山心里想着恨着,陆锦华纠结着,主持人已经敲下了第三锤,赵子秋拍手赞道:“恭喜你,你的唐朝集团,终于打赢了我们刚建立一个多月的沈氏集团……” 听得这话,唐远山想吐血。 赵子秋继续说道:“现在,白痴,请拿出三百亿零一千万吧!” 所有人都看向唐远山,陆锦华期望着唐远山拿不出来,只要唐远山拿不出来,那他们就还大有机会;主持人却是想着唐远山立马将钱搞定,这样才能真正的一锤定音。 唐远山感觉到众人目光,站了起来,有种他是世界中心的感觉,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脸肿得好高好高,想到已经尘埃落定,唐远山盯着沈非说道:“沈非,还以为你很厉害,没想到你也就这么一点本事!你等着,这是唐家的第一击!” “第一击?” “不错,后面还会有更厉害的攻击,直到将你踩在地上。” “有很多人想把我踩在地上,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做到。” “那是你没有遇见我!” 沈非笑了,“我要说你做不到,你肯定不会相信!我这人比较爱打赌,我们来打一个赌!” 唐远山现在是意气风发,“你想怎么赌?” “我只要说一句话,你就拿不出钱来付!” “笑话!你以为你是很大的人物吗?还说一句话就能让我付不出钱……” “不仅如此,我再说一句话,还能定你的生死!” “可笑至极!沈非,你就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蚂蚁,你连标都不敢和我争,你能定我生死吗?你要赌,我就跟你赌!我赢了,你就输三百亿零一千万!” “好!”沈非痛快应下,反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我不可能输!”唐远山无比的自信。 “如果你输了,你就在京城广场跪下,大喊三声唐远山是一条狗!” “沈非,你找死!” 唐远山暴喝,他让沈非输三百亿零一千万,就是想用这个数字来羞辱沈非,不料沈非提出的竟是如此条件,这比他的数字羞辱多了。 沈非冷声问来,“我是找死,那你敢赌吗?” “你……” 唐远山被沈非气势镇住,不敢再喝,心里想了起来,京城广场可以说是华夏最牛的广场,吸引着全世的目光,在那里一件很小的事,都可能变成惊天大事。 如果他输了,在那里喊他是狗的话,不用说,他的脸将丢到全世界,比方成栋刚才拉屎在裤子里丢的脸更大!此外,丢脸的还有唐家,唐家将成为京城最大笑柄,他们唐家的名声将滑到最低,另外一些大家族,肯定会趁势而上,取唐家而代之,将唐家挤出了十大家族。 这个代价,真的很大。 但是,唐远山想到那些人的承诺,想到已经筹到的钱,再想到他是唐家之人,唐家就算是弱了,也不是谁想定生死就能定生死的,更别说沈非的一句话! 来来回回权衡了好几番,唐远山都认为他不可能输,连“万一”的机会都没有,他百分之百赢定了,于是,唐远山说道:“你要赌,我就陪你赌!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付不起钱,又怎么定我的生死!” “那你听好了!”沈非伸出一根手指头,“第一句话:今天,谁借钱给唐家,他日,我沈非,绝不会为他治病!” 众人一愣,陆锦华精光一闪,唐远山狂笑,“沈非,这就是你要我付不起钱的话?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觉得你的医术很逆天吗?你撑死了就是一个医药大学的学生,你能比得上那些国手?” “我的医术确实很逆天啊!要不我怎么能治好方成栋那个老东西的晕病呢?你说是不是?” “哈哈哈哈……” 唐远山笑得更狂了,方成栋的晕病,白痴都知道是假的,沈非只不过是找了个由头将他给打醒而已,唐远山笑道:“如果那也算是治病的话,我也能治,我也是神医!” “是吗?那你知道陆老狗得了什么病吗?” 沈非一说,唐远山条件反射地盯着陆锦华,陆锦华暗恨,沈非笑道:“唐老狗,我又没说陆老狗是陆锦华,你这么盯着他,难道你也认为他就是陆老狗吗?不得不说,你的目光很准!” 陆锦华更恨,无比冰冷地看着沈非。 沈非熟视无睹,仍笑着说道:“陆老狗,你放心!虽然你头经常痛,心脏时不时的撕扯一下,呼吸要出大气,下面那家伙也根本不管用,但是,我是不会帮你治的!” 陆锦华恨意滔天中,还有惊涛汹涌! 唐远山吼道:“姓沈的,别转移话题,你不是要让我付不起钱吗?” “那你付啊,看看你能不能付得起。” “哼!” 唐远山一声冷哼,打电话让手下转账,可他打通电话,听到的却是,“唐董,我们没有这么多钱!” “怎么可能没有呢?他们不是说好今天就要打过来吗?” “是啊,刚刚还有人在这里,说要转账的。可他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走了?” 唐远山非常不淡定了,脸色无比难看了,难道沈非真的做到了?可是,他的医术真的有这么管用吗?就算他的医术很厉害,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啊,他毕竟不是古靖阳,还没有给大人物看过病呢! 赶紧的,唐远山挂了电话,给刚才说转账的那人打了电话。 可惜,电话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