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言定生死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言定生死

关机? 对一般人而言,没什么大不了,不就关机嘛,没电了,手机出问题了等等都会导致关机! 但是,在唐远山看来,关机就是一件天大的事! 他打的是这个人的私人电话,不是一个人,根本打不通,这样的电话,绝不可能因为没电而关机,更不可能出问题。 如果真出了问题,那就是人出了问题! 刚刚都还要给他打钱,可短短时间之后,就不见了人影,就关了机,这里面的问题,大到了天! 唐远山怒视着沈非,心中慌乱如浪拍岸,刚刚发生的事,便是沈非说了一句话,一句不给别人治病的话,他的这句话,真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唐远山不信,又打了第二人的手机。 结果,还是关机! 这人可是承诺过要借他五十亿,要和唐家结盟的,并且他还使劲地骂了沈非,说一定要把沈非踩在地上的,可现在却关了机,这是什么节奏? “我就不信,所有的人都关了机。” 唐远山心里恨着,拔通了第三人、第四人、第N人的电话。 这些人里面,有唐家的盟友,有需要唐家挡枪的,更有受了唐家大恩才爬到如今地步的,唐远山觉得,总有人会接他的电话,会支持他。 然而,唐远山的希望,全部落空了。 一个电话是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两个电话还是这样的回应,三个四个都这样,无一例外的,都关了机,包括那个在唐家扶持下爬起来的人。 怎么会这样? 唐远山想不明白,可盯着沈非的目光里面,畏惧越来越多,沈非笑道:“不要慌,继续打,功夫不负有心人,总有一个电话你是能打通的,你要坚持,要相信自己!” 沈非的话满是鼓励,唐远山却是通体冰寒,他想到了刚才被赶出去的方成栋,沈非也让他要相信自己,要相信沈非治不好李镇江的病,结果却是方成栋差点吃了自己拉的屎。 现在轮到他身上,他能相信自己吗? 唐远山想到自己是堂堂唐朝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唐家之人,却被弄到这种地步,唐远山怒得不行,厉喝道:“姓沈的,你少嚣张,笑到最后的,不会是你!” 说着,唐远山又拔通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的主人,对唐家有大恩,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四岭之首的唐家,这个号码,是叶家的! 唐远山不想打这个电话的,可事到如今,不打也不行,他输不起这一仗,唐家更输不起,只要一输,京城十大家族必定再无唐家。 所以,唐远山打了。 他奢望能够打通,但他知道这个奢望实现的可能性非常的小,毕竟唐铭人做的事太出格,不仅仅是扯上了恐怖组织,更是要杀掉沈非这个唯一能治好叶静云病的人! 特别是,叶家现在很怀疑当年的事。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三响之后,电话通了。 唐远山狂喜,只要这位大人物能出面说上一句两句话,那他的危险局势立马就会消失,刚才关机的那些人,会乖乖的开机,再把电话给他打过来! “叶……” 唐远山刚说出一个字,那边就传来冷漠的声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能给你说的是,医生不算什么,可能够治疗疑难杂症,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长生命的医生很重要!古靖阳也发声了,他说,他是沈非的弟子,师之敌,便是弟子之敌!” 然后,电话断了。 唐远山却没有回得过神来,脑海里风卷狂云! 古靖阳! 沈非的弟子! 古靖阳那是什么人物?是中医国手啊,时常和那些人接触的啊,前一阵子有人刺杀古靖阳,几乎所有的大佬都发了话,要找出凶手,唐家都还因此受了大牵连。 如此牛掰的人物,竟是沈非的弟子! 这个世界未免太疯狂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关机,谁家不会碰到一点生病啥的?那些大人物,年纪越大就越怕生病,别说沈非能帮他们治好,就是帮他们多拖延一天,那都是有着巨大的价值。 这样一个医术高超的人,谁敢去得罪? 在那些价值面前,谁还甩他,甩一个即将没落的,明显要将钱拿出去打水漂的唐家? 完了! 这回真的完了! 之前拍下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到了天堂,结果沈非一句话让他跌到了地狱,刚才叶家那位接电话的时候,他也以为有了转机,然而一番话又让他到了地狱,还是十八层的那一种。 唐远山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身子像没有骨头一样瘫坐在地上,一句话,沈非一句话真的让他付不起钱了,唐家现在就是砸锅卖铁也卖不出三百亿来。 付不起钱,就得被赶出去了! 唐远山心都痛了起来,其他富豪见状都眼生惊讶,想不到沈非这么牛,一句话将唐朝集团的唐远山逼到了绝路,如果换成他们,他们怎么办? 唯一没有惊讶的是陆锦华,沈非主出那句话,他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换成是他,他也会关机;不过,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想要的。 唐远山不到绝路上,又怎么肯与他合作,且让他为主?唐家不到悬崖边上,又怎么可能向扬少的沈家屈服?扬少的计划又怎么能完美实施? 陆锦华期待着沈非定唐远山的生死,唐远山越惨,扬少制定的计划就能实施得越顺利,得到的利益就越大,就在这时,陆锦华眼睛一眯,他看到沈非动了。 沈非笑道:“别慌,不就付不起钱嘛!我们打的赌,你还没有输呢!如果我不能定你的生死,你不就能从我这里赢三百亿零一千万吗?到时,你不仅能力挽狂澜,还能带着唐家更上一层楼,唐家的下任家主就是你了!” 唐远山眼睛大亮,他知道沈非这样说是话中有话,跟刚才的意思一样,但是,他现在的希望,还真就在这个赌上面,他要赢了,得到的好处可不仅仅是这些。 饶是刚刚输了一场,他仍不信,沈非一句话能定他的生死! 就算唐家弱了,要被挤出十大家族了,可他也不是谁都能动的,谁要动他,就得准备承受唐家最后的反击,兔子急了还咬人,唐家发疯起来,咬不死他们也能将他们咬个遍体鳞伤! 所以,唐远山顾不得体内越来越暴烈的痛,呼吸急促地说道:“说啊,你快说啊!” 沈非笑道:“听好了,第二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老天爷会惩罚你的!” “老天爷惩罚我?”唐远山一愣之后狂笑不已,“老天爷惩罚我?老天爷在哪里?让他来惩罚我啊!来啊,啊……” 狂吼声,忽然变成了剧烈的痛! 痛哭狼嚎! 唐远山从椅子上滚了下来,滚在地上,眼里布满了痛苦。 富豪们震惊变惊惧,这……真的是老天爷的惩罚? 不是的话,怎么解释眼前的画面? 陆锦华心中大生畏惧,他知道余为民当初就是这样下马的,可听说的与亲眼所见的,完全是两回事儿,如果沈非将这样的手段放在他身上,他不敢想象。 潘大秘书身子也有点发凉,不过,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和沈非起过冲突,有着如此手段的沈非,不是一般的吓人!此人,即使不能为友,也不能为敌。 朱海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冷光阵阵当中,浮出了一丝丝犹豫,朱家真的要去打压沈非吗?沈非敢对朱筠出手,那是不是也敢对他这样做? 顾东来很是无语,好好的一个招标,就被沈非闹成了这样。 就在这时,陆锦华说道:“顾书记,唐董受了伤,我看还是快点将他送往医院比较好,不然,唐董出了事,大家都负不起这个责。” 话音刚落,唐远山忽然大吼道:“我没有做过坏事,老天爷凭什么惩罚我?难道就因为我贪污了十个亿吗?就因为我将国家的情报传给了别人吗?就因为玩过很多女人且弄死过她们中间的人吗?我是唐家之人,我做这些事,谁敢说我?老天爷怎么敢惩罚我?” 沈非拍手鼓掌,“继续说!” 唐远山还真就继续说下去了,一桩桩一件件,全是滔天般罪恶,就凭这些,他死定了,唐家也是有敌人的,那些人不趁此机会将唐远山踩到底,同时牵连到唐家才怪! 陆锦华面色极其难看,他是想让唐家到死亡绝境,可这样的死法,他根本得不到好处,而且刚才他还帮唐远山说了话。 朱海成眼中犹豫更浓,潘大秘书更加畏惧,别人要将这些罪名放在唐远山身上,唐远山还有回旋余地,还能说别人冤枉,付出一些代价解决掉。 但是,这些话是唐远山自己说出来的,他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唐家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是保唐远山,也是舍弃唐远山。 反正,这些话出口,唐远山就完了! 如果,这样的手段,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破解得掉吗? 潘大秘书心中在摇头,朱海成无比凝重,他们都有着秘密,那些秘密爆发出来,后果会更加严重! 沈非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当然不信什么老天爷的惩罚,有人想到了沈非之前打唐远山的那些个耳光! 沈非走上去,一脚踩在唐远山脸上,“唐老狗,没想到你做了这么多畜生之事,说你是狗都污辱了狗!凭你做的这些,老天爷对你的惩罚,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