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愿效犬马之劳!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愿效犬马之劳!

只是刚开始! 这几个字,让与会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唐远山注定要被赶出招标会,要被唐家放弃被扔进监狱,都惨到这一步了,还只是刚开始,那后面,唐远山还要受到老天爷怎样的惩罚? 顾东来都有些同情地看着唐远山,唐朝集团的董事长在以前,那绝对是威风八面,他亲自跑到锦城来对付沈非,结果被沈非踩得稀巴烂。 这个沈非…… 顾东来心情很复杂,唐远山在锦城当众招供出一件件坏事,他不能置之不理,一理,他就和唐家对上,外界早传言他是沈非的岳父大人,如此一来,更加确定。 不过,顾东来还是有正义之心,他叫来了警察,唐远山做了那样的恶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唐远山被抬走了,招标会继续。 主持人已经完全没有心情了,连续两次被扔上高空,又被狠狠扔在地上,这种感觉太难受。虽说如此,他喊下起拍价五亿之后,仍看向了赵子秋,希望赵子秋再喊出三百亿,再给他一个奇迹一个机会。 他发誓,这一次,他将以最快的速度敲定,绝不会给别人半点加价的机会! 然而,赵子秋像不知道招标重新开始了一样,闭着眼品起了茶。 李镇江等一众富豪,一片沉默。 无声的沉默,让陆锦华感觉很不舒服,扬少的计划虽然出了很多的状况,但总算还在掌控当中,现在他们手里能控制的钱,绝对到了一个吓人的地步! 能和沈非核弹导弹般干上一场! 可赵子秋却不说话了,他们又想怎样? 陆锦华眼睛一眯,不管他们打着什么主意,这一战,他们必须要赢,赵子秋不报价,那他就来报!陆锦华刚要张口喊价,赵子秋淡淡的声音飘了出来,“六亿!” 六亿,其实也是一个好大的数字,可和之前的三百亿比起来,那就差了天远! 陆锦华冷笑,开口就要反击,至少也要甩出个十亿来,可就在这时,陆锦华感觉到有人盯着他,他回头一看,看到了一脸笑意的沈非。 顿时,陆锦华浑身冰冷了。 有了方成栋与唐远山这两个前车之鉴,沈非盯着他的目的不言而喻了,沈非这是在威胁他,如果他敢出价,沈非就要把他赶出去,或者像唐远山那样。 陆锦华能让锦绣集团发展到那样的地步,手上也是沾了血,是很不干净的,如果沈非真对他使出那样的手段,他也会像唐远山那样,不,是比唐远山更惨。 首先,他是锦城的人,锦绣集团也在锦城,顾东来会在第一时间将他所说的给调查得清清楚楚,铁证如山!其次,沈飞扬肯定会抛弃他! 到了那样的地步,他陆锦华就是一只任人践踏的蚂蚁! 陆锦华深想着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盯在陆锦华身上,赵子秋已经出招了,陆锦华怎么接招,他会喊出多少亿? 朱海成也是目光直直,他知道陆锦华的身后是沈家。 众人以为陆锦华很快就会反击,可十秒钟过去了,陆锦华在沉默;三十秒过去了,陆锦华还在沉默;一分钟过去了,陆锦华依然是沉默! 陆锦华为什么不反抗? 朱镇江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沈非,只见沈非一双目光正盯着陆锦华! 顿时,朱镇江明白了。 沈非的最终目的,不是将方成栋赶出去,也不是定唐远山生死,而是通过这两个例子,震住陆锦华,让他不敢喊价,不敢相争! 这真的是沈非想出来的吗? 朱镇江很是怀疑,沈非医术厉害,可并不代表他脑子就厉害啊,他行事做法那般狂妄嚣张,怎会有如此严密的布局? 如果这一切真是沈非,那沈非就太可怕了! 这些念头,让朱镇江要搅一搅浑水的想法,灭了不少。 那个手段,他也有顾忌。 主持人见没人喊价,开始敲锤子了,一次,两次,陆锦华的嘴还是没有张开,没有喊出更大的价格,正当主持人要敲第三次的时候,陆锦华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沈飞扬打来的。 沈飞扬虽然没有亲自到现场,可招标会发生的事情,他全都一清二楚,为了狙击沈非,打压沈非的威名,他准备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却让沈非一顿耳光加几句话给破了! 他当然不甘心! 所以,他明知陆锦华忌惮的是什么,明知陆锦华去争了会有什么下场,但他还是打了这个电话! 陆锦华手指颤抖着接了电话,一接通,那边传来沈飞扬冰冷的声音,“我会让你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这么一句话,说完便挂了。 陆锦华却颤抖得更厉害了,这句话再明显不过,沈飞扬要牺牲他了,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是进入监狱的代价,就是他儿子会比他更厉害! 那冰冷的声音警告着他,如果他不照做,他会很惨,沈家发怒,不是他能承受的,哪怕锦绣集团很厉害,仍然挡不住。 可是,他儿子,现在已经跟了沈非。 那是另外一个局。 相比起跟着沈飞扬,他更相信他的那个局! 还有,沈飞扬说的话可信吗?他儿子是什么料,他再清楚不过,可以说没了他,再大的家产儿子都能将他给败光。 更重要的是,他牺牲了,锦绣集团没了,对沈飞扬没有利用价值了,沈飞扬还会遵守承诺吗?他为沈家做那么多事,输送了那么多的钱财,如今沈飞扬想扔就扔,想牺牲就牺牲,何况他那个纨绔儿子! 只怕他儿子被人卖了,都还要帮人家数钱。 还有一点,他不想进监狱啊! 陆锦华心里是无比的纠结,往前一步是悬崖万丈,退后一步更是天大的火坑。 前是死,退也是死。 他不想死,他想活着,他该怎么办? 主持人就要敲响第三锤了,他要再不说,就百分之百要惨了,可沈非盯着他的目光,仍然是那么的犀利,让人绝望。 忽地,陆锦华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 他还有一条活路! 前面的万丈悬崖,踏出去必死无疑,可他要成了悬崖的一部分呢?那他就不用死了,相反,他还能成为别人的绝望! 说起来,他和沈非的仇,并没有深到不死不休的地步,起因是孤儿院事件,他儿子嚣张狂妄,然后遇到了更加嚣张狂妄却有实力的沈非,狠狠将他儿子踩了,还打了他的脸,付出了五亿代价。 接着,他做了一件蠢事,将沈非拥有五亿的消息甩了出去,本想让地下势力那帮人好好教训沈非一顿,结果沈非反把地下势力给收拾了一顿,让那些人噤若寒蝉。 而他和他儿子,又被坑了一顿! 还有就是锦绣大厦一事,最后也是沈非踩了他们,甚至他儿子都被赶了出去,虽然这里面有他的局,但那也是被赶了。 反正,在他们敌对的时候,沈非是胜利者,没有吃过亏,他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做才能让沈非放他一马,再收下他。 也就是说,他得交出一份投名状! 这份投名状,还必须得有份量! 现在能有资格,能让沈非感兴趣的投名状,除了沈飞扬,再不会有他人了! 只是,他要这样做了,那就是背叛沈飞扬,背叛沈家,沈家定会全力对付他,不仅仅是锦绣大厦,还有他的生命。 沈家是京城十大家族排名第六的下脉沈家,所拥有的能量难以想象,像他掌握的锦绣集团这样的财源都有好几个,比他弱的一些公司就更多了,这只是钱财方面,还有权力,那是更致命的。 这是一场豪赌,赌注是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 陆锦华不想这样赌,他一丁点儿都不能控制,完全要看人家怎么想,生死尽在人家掌握当中。可是,他不赌的话,又是必死无疑。赌,还有一线生机。 想一想,沈非的崛起之路,有那么多人狙击他,却没有一人能狙击成功,相反,沈非越走越高,越来越强,不说别的,连赵子秋这个赵家之人都愿意跟着沈非,就算是脱离赵家都毫不犹豫! 沈非是一个很强的潜力股,跟着他的人,还都过得不错。光是沈非的医术,就能让站在他阵营里的人,有着天然的优势。 饶是如此,陆锦华也没有下定背叛之心,因为他不知道沈非收不收他,沈非的想法他猜不透,陆锦华心里不停地交战。 这时,主持人就要敲下第三锤,陆锦华不敢再犹豫了,抢在第三锤落下的前一瞬间,豁地站了起来,目光直视沈非! 朱海成眉毛一挑,好戏来了! 李镇江等一帮富豪猜想着陆锦华会报出怎样一个价格。 沈飞扬得到消息,大大地松一口气,陆锦华只要站起来,凭他现在筹集的资金,必定能打败沈非,能够灭压沈非的威风,等他美男计再实施成功,沈非就将成为他登上高处的一个台阶! 他将踩着沈非,笑傲京城风云! 就连主持人都有些期盼,有些激动,想着陆锦华报出一个惊天之价,成全他浩大名声。 顾东来小有些发愁,他看出了沈非今天的目的,他在想着陆锦华报出豪价之后,沈非又会怎么做!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锦华身上。 下一刻,陆锦华说道:“沈少,我愿为您效犬马之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