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陆锦华的投名状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一十五章 陆锦华的投名状

愿效犬马之劳! 犬马之劳! 之劳! 陆锦华视死如归的声音,回荡在招标会场,像晴天霹雳,劈在众人脑海,惊呆了众人。 会场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以为陆锦华会喊出更高的价,可陆锦华却来了个神转折,不但不喊价,还要为沈非效犬马之劳,要成为沈非的人。 要知道,陆锦华是锦城首富,锦绣集团是锦城的巨无霸,就算沈非强势逆天而起,目前也比不了锦绣集团,陆锦华仍然是锦城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是能与沈非抗衡的。 可陆锦华就这么认输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沈非臣服了,要为沈非效犬马之劳了,简直是把大家的下巴给惊落在地。 而朱海成一些知道陆锦华身后站着京城沈家的人,震惊更浓,就像倒映着蓝天的碧色平静海洋,突然起了惊天海啸! 陆锦华竟然敢背叛沈家,当众宣布,更是断了他自己的后路! 沈家会放过他吗? 肯定不会! 陆锦华怎么敢? 朱海成眼睛里思索满满,陆锦华这么狠,是相信沈非一定能干过沈非,能保住他吗?沈非,真的比沈家都还要可怕? 沈非,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震惊的,远不止这些人,主持人的梦想破灭,顾东来惊得嘴巴大张,潘大秘书再一次将沈非划定为万万不能得罪的人,李镇江更是十万分的庆幸,幸好当初没有将沈非往死里得罪。 最最震惊的,莫过于沈飞扬。 沈飞扬得到消息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瞬间崩灭,心中似经历了一场九级大地震,脸色黑得煤炭。 该死的陆锦华,竟然背叛他! 这让他的计划完全破产不说,他的面子还丢大了,比唐远山丢的面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想挟败沈非之威名回到京城,也变成了挟背叛之笑柄回去。 陆锦华这一刀子,捅得好狠!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沈飞扬已经将陆锦华千刀万斩,这个面子,绝不能就这样丢了,背叛他的人,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沈飞扬想着怎样在最快的时间内,将陆锦华踩到泥泞里,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这样才能挽回一点面子,才能杀鸡儆猴,吓住其他人。 否则,其他一些人有样学样,沈家还会有大麻烦。 会场里面,沈非颇有兴致地盯着陆锦华,说老实话,他没想到陆锦华能做到这一步,这不由让他想起跪在他面前,非得要跟着他的陆青昊。 他们真的是一对父子啊! 陆青昊要跟着他,借他之力对付他老子;陆锦华要效犬马之劳,借他能量对付他身后的人! 可他的力,他的能量,岂是那么好借。 沈非笑道:“你曾经得罪过我,还找人要了我的命!” “我愿赎罪!” “用什么来赎罪?” 陆锦华沉默了一秒,他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可真要说出那个计划,他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因为这是真的要和沈非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他真的不想这样,可已经走到这一步,他也回不了头,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要不然,沈非不保他,他就必死无疑。 陆锦华心下一狠,说道:“锦绣集团背后的人是沈家!那天跟着我儿子到锦绣集团找你的人,就是沈家的第三代子弟,名叫沈飞扬!” “那天,他是故意怂恿陆青昊来找你,去之前还说要为陆青昊撑腰,他还故意表现得很狂妄很瞧不起你,就和其他纨绔对你一样,他想以此来迷惑你。暗地里,他对你非常警惕,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联系省城那些被你打压过的集团,为的就是要在今天的招标会上,打压你的必胜威风!” 李镇江一帮富豪听到这话,心中大叫不好,这种事情私下里知道是一回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听到,说不定就会惹来麻烦,沈家对他们来说,毕竟是一个庞然大物。 沈非一点意外都没有,他对那人的身份早有些猜测,不然今天也不会有那些个动作,沈非淡淡说道:“这样,可赎不了罪。” 陆锦华点头,他也没想过凭这番话就能彻底将罪赎了,换一个可能还行,但对沈非却万万不行,陆锦华亮出了最后的杀招。 “沈少,沈飞扬为了对付你,抽掉了沈家所掌握集团的大量资金,如果现在向沈家发动进攻,大肆收购沈家所有集团的股份,定能让沈家大出一口血!” 陆锦华说完这句话,朱海成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陆锦华真够狠的,背叛了沈家不说,还要将沈家推到火坑里面。不过也能理解,沈家要不倒,沈非又不保陆锦华的话,那陆锦华会死得很惨很惨! 陆锦华这是在交投名状。 只是,这样的投名状,太吓人。 顾东来心里也是一抽一抽的,潘大秘书就不用说了,见过了大场面的他,那手脚都是在打颤,虽然他是二号人物的大秘,可川西省现在最强势的是一号人物,而一号人物,正是沈家势力中的一员。 陆锦华这样说,简直就是要向沈家发起冲锋! 沈飞扬听到陆锦华的杀招,直接砸碎了一件价值数百万的明朝花瓶,他疯吼道:“陆锦华,不要你的命,我不姓沈!” 当即,沈飞扬拔打了电话。 换了衣裤的方成栋,正准备与陆锦华商量商量怎么狙击沈非,得到陆锦华倒戈一击的消息,吓傻在当场,差点又尿了。 他不过就是洗了个澡,换了个裤子,之前一直要拼命对付沈非的人,怎么就自带干粮变成了沈非的刀?方成栋想不明白,却知道事情偏离了他和沈飞扬商量的轨道。 他们已经打不倒沈非的威风,相反,沈非借此威风大涨,气势更足,他想要救儿子更加地难,方氏集团的扩张计划,只怕也得搁浅。 方成栋不甘心,他雄心勃勃地来到锦城,最后却要灰头土脸的回去,他想扭转局势,可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一个好的主意,正当方成栋准备先离开锦城,回到他的地盘上再想办法时,有人敲了门。 不等方成栋去开门,门自己便开了,有人走了进来,方成栋见到一个服务生,皱眉说道:“你进来做什么?” “给你借一点钱!” “什么意思?” 方成栋脸色大变,厉声喝来,手也准备去掏手机,可惜手机不没有掏出来,这个服务生打扮的人,摸出一把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说道:“就是这么个意思。” “你不要开枪,你要借多少钱,我给你。” “除了借钱,我还要借人。” “借人?” “乖乖和我们合作,老子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 “好,你说你说……” 方成栋为了保命,一点抵抗力度都没有。 总统套房里发生的事,会场里的富豪们全然不知晓,他们还在震惊于陆锦华的所作所为,沈非与赵子秋对视了一眼,笑道:“光出血可不够!” “如果有足够多的资金,我保证能让沈家丢掉半条命!”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攻击啊!” 听到沈非这么一说,陆锦华那里心稍稍安定了一点,这表明沈非对他的投名状有了大兴趣,不过,他的豪赌还没有完全赢,如果不能做到他所说的,他照样会死得很惨。 立马,陆锦华操作起来,他调动了锦绣集团所有的资金,包括沈飞扬给他的! 沈飞扬万万没想到,他给陆锦华的对付沈非的大笔资金,反被陆锦华利用来对付他,而且,陆锦华的攻击好凶猛,完全是不要命的攻击。 真的很疯狂! 沈飞扬心里生出丝丝后悔,如果他刚才没有逼陆锦华,会不会就没有这场事?但这丝后悔刚刚生出,就被沈飞扬狠狠掐灭。 在他眼里,陆锦华有今天,是沈家的功劳,陆锦华就该为沈家做事,哪怕是牺牲,绝对不能背叛,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陆锦华,就是沈家的臣。 “陆老狗,等着,沈家不会放过你!”沈飞扬立马抵挡起来,他还没有将消息告诉他老子,他不想被别人说成无能! 攻击的,不止是陆锦华。 赵子秋也出手了,老实说,沈氏集团现在什么都不多,就资金多,能够攻击沈家,还能大捞一笔的机会,岂能错过。 这一次操作得好,沈氏集团将迎来第一个暴涨期。 沈家要玩,那就玩大一点! 沈非将他的资金,也交给赵子秋,包括电子那边的,电子那边的钱虽然早有用处,但先挪出来用一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庞大的资金流一下子涌向沈家所控制的那些集团,让那些集团立马损失了许多,沈飞扬根本抵挡不住,他想隐瞒都隐瞒不了了,他正想打通他老子的电话时,他老子的电话先打来了,直接骂了他一通,让他想尽办法先抵挡住第一波,否则,他就不用回沈家了。 愤怒的咆哮声过后,电话无情的挂断,沈飞扬脸色阴沉得好似乌云狂聚,他恨陆锦华,更恨沈非,但再恨,他现在也得先抵挡住沈非他们的第一波攻击。 沈飞扬要抵挡,沈非却加大了攻击力度,他先让主持人将第三锤拍下,拿下新中心的招标之后,目光扫向了李镇江等一众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