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我的人,你不能动!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一十八章 我的人,你不能动!

扮成方成栋秘书,大喝四方的美女叫果美! 果美笃定地说出李镇江的相关信息,她以为李镇江肯定会震惊,嘴巴大张合不上,眉头的皱纹像山一样,可李镇江的反应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李镇江仅仅是扬了一下眉头,然后无比开心地笑了,仿佛忽如一夜春风来,吹开了一脸笑容,果美皱眉,冷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如果说以前,不,就是在十分钟以前,你说的比一加一等于二都正确,可惜现在你算错了,一加一不是等于二,而是等于三。” 李镇江很威风的说着,他心里爽到了极点,要是以前的他遇到这种情况,不说吓得尿裤子吧,肯定是心慌慌身颤颤,害怕得不行。 可他将能够调动的钱全借给了沈非,以沈非的为人,肯定会保他,付出一笔钱,不仅可以保命,而且还能够赚回来,真的是太爽了。 果美一双眼睛眯成剑缝,“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没钱了?” “我不早就说过了吗?” “哼。”果美一声冷哼,“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选你当鸡,不要你的命了吗?” “信不信由你,至于我的命,这里是有人要,但绝对不是你!” “是吗?” 果美举枪瞄准了李镇江,眼里尽是杀机,李镇江是她选择的第一个对象,最大的目的就是逼出他的钱,让别人乖乖把钱拿出来。 但是,李镇江说他没钱。 她当然不能放过他,如果后面的人都说没钱,那她还抢不抢了? 特别是李镇江还敢说她取不了他的命,这完全是在挑衅她,如果她不能将李镇江收拾掉,她就不是果美,至于杀一个人,她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她又不是华夏人,她连顾东来这个锦城市的一把手都绑了,还在乎杀人吗? 杀了人,见了血,才更好拿钱。 果美扣动着板机,李镇江看向沈非,他相信沈非会救他,可沈非没有动,李镇江的笑容有点不自在了,越来越少了,心中还越来越慌,见果美的手指又往后移了一步,似乎下一秒子弹就要射出来,李镇江再也镇不了,脱口喊道:“沈少,救我。” “为什么要救你?” “我不是借了钱给你吗?” “那我不是更不能救你吗?你被他杀死了,那你借我的钱,我不是不用还了?” “……” 李镇江哑口无言,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他被这些人杀死,和沈非半点关系都没有,再说他人都死了,沈非自然不用还他。 “沈少……” 李镇江脸色瞬间苍白如石灰,那么多钱那么大的利益,沈非不救他是完全可能的,就在他要绝望的时候,沈非说道:“不过,看在你第一个支持我,还把所有的钱都借给了我,又付了十亿让我给你治病的份上,你这命,我就救了吧。” “谢谢沈少!” 听到沈非说这话,李镇江心中那个炸弹终于解除,赶紧谢着沈非。而旁边的果美却很不高兴了,她冷笑道:“你说救,就能救?” “废话,不能救我说什么说?”沈非朝果美走去,果美冷笑更甚,“我手指一动,他的命就没了,谁也救不了,就算是你,也不行。” “那你手指动一下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试吗?” 果美手指继续往后,嘴角还嘲讽地盯着沈非,眼看就要将扳机给扣到底,子弹就要射出枪膛,果美忽然眼睛一花,她觉得沈非动了,可是她又没看到沈非的身影。 就在这时,她的手一痛。 手指还发出一声咔嚓的声音。 再然后,果美看到沈非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她的枪,枪口正对着她! 咝…… 果美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体里就好像有无数座冰山爆炸,崩裂的冰水将她浑身每一处都浸泡。 这个沈非的实力好强。 她都没有看到沈非是怎么动的,沈非就断了她手指,抢了她的枪,对准了她的脑袋。 不仅是果美,另外五个西装汉子也没有反应过来。 沈非说道:“叫你不试,你偏要试,真是的。” 果美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稳定下来,胸口不经意间往前挺了挺,某个部位立马汹涌起来,雄伟得让人鼻血长流,嘴里又用无比诱惑的声音说道:“你只有一只枪,我们这边还有五只枪,你要开枪杀我,那你也死定了。” “我不信,你信吗?” “你别以为用我可以威胁住他们,他们眼里都是钱,我虽然长得有点姿色,身材也不错,皮肤也白,还前突后翘的,摸起来也很有感觉,但是,比起几百亿上千亿来说,我完全可以忽略,所以,他们肯定会开枪的。” 果美别有意味地看着沈非,她说了自己那么多优点,最终的目的,可不是说服沈非不威胁她,而是想要诱惑住沈非。 她对自己的身子非常自信,而她确实利用自己的美貌、性-感,做成了很多事,让很多男人跪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她相信,眼前这个沈非也不会例外。 英雄难过美人关嘛。 就在果美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她上身的衬衣扣子,忽然爆开了一颗。 纯粹是被某座雄伟给挤开的,真正的破衣而出。 顿时,一条雪白深沟出现在沈非眼前,两座山峰还起了地震,展示着那超爽的弹性。 那画面,已经不是用诱惑两字可以形容的。 这,是果美的绝技。 看到沈非将目光落在她的风光上面,果美嘴角滑过一抹得逞的笑容,心里念着,“哼,你再厉害,也是一个男人,就不信将你诱惑不住!” 然而,果美失望了。 沈非虽然看着那玩意儿,可沈非眼睛里没有一丝欲望的光芒,也没有一点激动,呼吸还是再正常不过,听不出半点粗重。 果美秀眉紧皱,都这样了,他还没有反应? 他是不行,还是强忍着? 果美想了很多,但从没有怀疑是她的诱惑不够,这样的诱惑,天王老子都受不了,就在这时,沈非说道:“看起来不错。” “摸起来,更不错,不信,你试试。”果美施展出了更多的风情,沈非摇头,“不用试了,再怎么试,也是一个假货。” “你乱说,我是真的!”果美勃然大怒,比沈非用枪指着她脑袋的时候都还要愤怒,“你要不信,一摸便知,到底是真是假。” “可我女人就在那边,我要摸了,晚上回去要跪遥控板的。” “我也可以当你的女人。” “放屁,你怎么有资格当我的女人?当我奴隶都没有资格!” “你……” 果美脸色铁青,“你刚才是在玩我。”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在玩我。” “刚木,开枪!” 果美怒喝着,一副死也要拉着沈非下水的样子,喝完之后,她又说道:“你用我威胁只有死路一条,你要不想死的话,就把枪还给我。” “果然是胸大无脑!谁说我要威胁你了?” “那你用枪指着我脑袋做什么?” “不喜欢我指着你的脑袋,莫非你喜欢我指着你的这里?” 沈非将枪下移,枪口顶在了某个雄伟弹性的地方,果美浑身一颤,有种异样的感觉,瞬间涌遍全身,果美心跳加速。 “原来是真的。” “你乱说。” “不然,你心脏怎跳得如此之快?” “你……” 果美气急,她还没有这么难堪过,她厉吼道:“不要管我,杀了他。” “他们又怎么能杀得了?” “他们有五只枪,怎么杀不了?” 果美反问出声,声音刚落,沈非又从他眼前消失了,不等果美想出沈非去了哪里,又干什么去了的时候,沈非又回到了她的面前。 沈非举手,笑道:“现在呢?” “啊!” 果美惊叫出声,眼里有无比多的慌乱,因为她看到了沈非手里有五只枪。 显然,这五只枪不是魔术变出来的,而是她身后五个人的。 能深入锦城执行此次任务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弱者,对于手中的枪更是保护得牢,可是,沈非却在她一个呼吸间的功夫里,就将五人的枪都夺了。 这样的实力,太骇人了。 果美费了好大的劲,将心中的惊讶压下,“你以为这样就能赢吗?我们的人,可不仅仅只有这些,在这座锦城大酒店里面,我们还有很多人,酒店外面,也有不少人。”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把他们的枪都给缴了,再把他们都废了?” “哈……” 果美本能想笑,他们那么多人,沈非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可是,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果美硬生生将她的笑容给吞了回去。 还真说不定,她就能做到。 果美冷道:“那你想怎样?” 沈非淡淡说道:“我不想怎样,你抢劫你的,我走我的。不过,我的人你不能动,一根头发都不能动!” 果美眼睛一亮,这人要走?他们还可以继续抢劫? 这是什么节奏? 果美有些摸不透沈非,却条件反射地问道:“那些人不能动?” 沈非指着苏锦瑟,“她,是我的女人,你不能动!” 再指赵子秋,“他,是我的兄弟,你也不能动!” 又指顾东来,“这位顾书记,他是我的绯闻岳父,你也不要动!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