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是二十章 确实是在耍你 - 妖孽狂医

第三是二十章 确实是在耍你

李镇江借出所有的钱,沈非将他小命保住了。王平借出了所有的钱,还付了十亿的保管费,沈非也将他小命保住了。 有这两个例子在前面,剩下不想死的富豪根本不敢犹豫,当即有第三个人要借出所有的钱要出十亿保管费,这人是汉能集团的大老板魏名川。 沈非回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对于沈非的拒绝,果美有些意外,但心里还是放心不少。 魏名川看到却是慌得不行,他不解地说道:“沈少,王董都行,为什么我不行?” “因为你是第三个人,而且,你的钱比他的多,十亿保管费可不够!” “……”魏名川恍然大悟,心里却生出怒意,沈非就说一句话,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十亿,他还嫌不够,那他还要多少? 魏名川压下愤怒,有些冷硬地说道:“沈少,我觉得十亿已经不少了。” “确实,十亿很多,所以,你自己拿着吧!” 沈非那是一分不要了,魏名川怒火更甚,不等他有所表示,方圆集团的老总方圆大声说道:“沈少,我能调动两百亿资金,我出十五亿保管费,求沈少出手相救。” “十五亿,不错。”沈非点头,等方圆的资金到账之后,沈非对果美说道:“这人,你不能动。” 果美眉头紧皱,眼里目光越来越冷。 方圆心中大石头落地。 魏名川后悔得不行,十亿都出了,再多出五亿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不出这些钱,那他其他的钱,也要被人抢走! 心里想着,魏名川忙说道:“沈少,我也出十五亿保管费。” 沈非摇头,“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是第四个,刚才你还耍了我,让我觉得很不爽,你以为我的不爽是区区五亿就能化解的吗?” 沈非直接说出缘由,魏名川傻了眼,方圆笑看着魏名川,心里鄙视不已,现在他们就是鱼肉,果美那群人是菜刀,沈非却是能打坏菜刀的存在,如果沈非不出手,那他们就任由人家宰割。 与此同时,其他的富豪也都明白过来,越是在后面出的保管费就越多。 有了比较,就有了危机感。 众富豪争先恐后要交保管费了,果美看到这画面,目光冰冷得好似冻了几千万年的冰,她终于明白了沈非为什么把枪还给他们,让他们继续抢。 原来,沈非就是想制造一种危机感,让他们乖乖把钱拿出来,如果不是他们在这里抢劫,不是她要杀鸡儆猴,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把钱拿出来,还无比傻逼的要出十亿、十五亿,甚至更多的保管费? 至于沈非之前出手抢他们的枪,也不仅仅是救下李镇江,让她不能动他的人,更多的目的就是做给那些富豪看,告诉他们,他有实力保住他们。 换句话说,他们从踏入这间会场开始,他们所有的动作,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他控制了节奏,包括他最开始一直不说话,任由他们发挥,都是恰到好处的沉默。 果美怒了,冷道:“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他们都不能动?” 沈非笑着摇头,“当然不是!至少那个坐着没说话的人,你可以动;那位叫魏名川的人,你们也可以动!还有脚底下这个方老狗,你们可以动!” 魏名川听到,脸都黑了,方成栋更是吓得要尿裤子,其他富豪争先恐后的更加剧烈了,生怕沈非就不会保他们,将他们划分到可以动的行列里面。 果美俏脸染尽千层雪万里霜,“也就是说,除了他们三个,其他的人都不能动了?” “也不一定!”沈非再次摇头,“如果他们里面有的人舍不得出保管费,你一样可以动!” “你在耍我?” “没有,我是在教你。当然,如果你非得认为我是在耍你的话,那我确实就是在耍你!” 听到这话,果美更是气得不行,再次举起了枪。 沈非却不再看她,转头看向那一帮富豪,富豪们将沈非刚才说的话都听了进去,明白这个时候必须要舍得,不然小命就可能不保,他们不想步魏名川的后尘,更不想尝试方成栋那样的悲剧,富豪们纷纷吼了起来。 “沈少,我有一百五十亿资金,我出十五亿保管费。” “我出十六亿。” “我出二十亿!” …… 保管费节节上涨,已经涨到恐怖的二十亿,富豪们心里也在滴血,可为了小命,他们却不得不竞争下去,还大有愈演愈火爆的架式。 如此火热朝天的画面,本来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但在这一刻,却是如此真实的展现。 但还有一人独立其外。 那就是朱海成! 朱海成之前才说了要和沈非为敌,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去做,但毕竟是说了出来,而沈非也表示不惧他,他要为敌,他就是杀到底。 这话,朱海成是没有放在眼里的,甚至他都还在想怎样对付沈非。 可事情变化得太快,钻出了一帮绑匪,要抢钱,还有可能要命。 他知局势危机,却实在喊不出借钱还出保管费的话。 此外,朱海成有一点小心思,他就不信沈非真的不管他,他在锦城出了事,顾东来可跑不了,而顾东来是他的绯闻岳父。 还有,他觉得女儿朱筠和沈非有那么一丝丝扯不清楚的关系。 因此,朱海成稳稳坐着。 沈非接受了这帮富豪的保管费,等他们将钱都打进来之后,对举枪瞄准他脑袋的果美说道:“很可惜,大家很积极,他们都不给你动的机会,所以,他们你都不能动!” 果美早就出离的愤怒了,冷笑着说道:“如果我非得要动呢?” “你可以动那些人啊,他们的钱也不少。比如这条方老狗,你怎么也能抢个两三百亿出来,人家可是滇南省首富,是滇南省的超级富豪!再比如那位魏名川,一百亿没问题吧!至于那位大佬,那可是京城朱家的人,家里不知有多少钱,是动出多少来,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果美看向朱海成,秀眉成冰山,这个朱海成,不在他们得到的资料范围内,虽然他不知道京城朱家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是,听沈非这么介绍他,就知道这朱家不简单了。 惹顾东来,在他们的计划之内;惹一帮大富豪,也在他们的计划之内;可是,惹这么一个有背景有势力的大佬,却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难道要放过朱海成? 果美心中刚浮出这个念头,她就一把掐灭,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前进。 而且,如果他们能挟持住朱海成,就能让地方政府顾忌更多,他们回去的安全性能更高,只要回去了,定能利用朱海成压出一大笔钱来,且能够改善他们所处的环境。 果美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可在实现这么好的计划之前,首先得把沈非给解决了,不然一切都是白搭,她给另外五个人使了眼色,示意一起开枪,合击沈非,那么多子弹,随便一颗射中沈非,就算没有射中沈非的致命位置,那他们也能收拾了沈非。 与此同时,朱海成满脸冰霜,他感觉到了果美的杀机,这说明他的处境更惨了。还有,该死的沈非,竟然敢暴出他的身份。 李镇江、方圆等富豪是稳坐钓鱼台,虽然他们出了让人心痛流血的钱吧,但小命好歹是有保障了,只要有命在,钱应可以再赚回来,命要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魏名川这会儿就正是深刻理解到这句话的含义,他满心满脑的都是恐惧,被沈非拒绝保护,那他的命就是鬼门关上面。 可是,现在最高的保管费,已经出到二十五亿了。 难道他要出三十亿吗? 三十亿,那真真的是心痛啊! 不过,若是三十亿能让沈非保他,他也捏着鼻子,把心痛吃进肚子里,忍着了一腔血水答应了,可看沈非这样子,他就是出三十亿沈非也不会点头啊。 魏名川肠子都悔青了,之前立马答应多好,干嘛还要惹他不爽啊。 正后悔得撕心裂肺之时,魏名川忽然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保命之法,沈非让他们出钱,不就是为了去攻击沈家吗?如果他能弄出更多的钱,不就是可以让沈非点头保他了? 立马,魏名川大声喊道:“沈少,我自己有一百八十亿资金,我愿意出二十亿的保管费!另外,我还能为沈少拉来不少于两百亿的资金,这一份的资金,不用沈少付利息,还求沈少出手相救。” 众人一听,眼里精光绽放,这个魏名川,不简单啊! 果美的玉手颤抖,她实在是算不清沈非手里有多少钱,但那绝对是破千亿的节奏,若是能拿下沈非,那这些钱就是他们的了,也达到了他们的目的,还不用一个一个地威胁那些人。 有大量的钱,有牛逼的大佬,若能将他们全拿下,事情将变得比他们之前计划的还要完美一百倍一千倍。 这么一想,果美使眼色,停止他们的合击计划。 沈非听到魏名川的话,眼睛也是一亮,笑道:“你凑来的两百亿,利息我来出!至于你的保管费,如果你再能拉来两百亿,你就不用交保管费!如果再有一百亿,你可以得到百分之一的利益,两百亿就是百分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