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因沈非而聚的老头子们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二十一章 因沈非而聚的老头子们

拉来两百亿,不用交保管费! 再拉来一百亿,可以有百分之一的利润! 两百亿的话,就有百分之五的利润! …… 众人震惊住了,眼里喜光阵阵,原以为他们今天必定会损失一大笔钱,可现在看来,他们不仅不会损失钱,还能赚上一笔。 百分之一,百分之五,听起来很少。 可是,京城沈家的利益,基数相当的大,即使是百分之一,他们也能赚上不少了。 他们都是身家过百亿的富豪,能走到这一步的,谁没有一点能量,没有一点关系、人脉了? 之前借钱,他们是被逼的,因为没有利益可言。 现在,保命加利益,他们动力十足。 至于京城沈家的威胁,他们命都没了,还怕什么威胁?再说了,先前借出的十来亿,已经得罪了沈家,反正都得罪了,那就得罪更凶一点,就更要趁这次机会,将沈家大大地削弱,他们以后的处境才好过一点。 富豪们行动了起来,纷纷打起了电话。 果美见到这群富豪大说而特说,各种忽悠动用各种能量,忽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们的电话能打通了! 再想一想,先前沈非让他们打钱,他们也打通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果美觉得大不对劲,信号是从哪里来的?果美看着眼前的沈非,微微摇了摇头,沈非再厉害,也不可能无声无息中将信号给弄来了。 信号,是控制在那边的人手中。 难道说那边的人…… 果美正想着,耳朵里的微型耳机里面传来一句话,果美听完,眼睛猛然盯着沈非,闪过浓郁杀芒。 原来沈非就是杀了那个人的凶手! 果美恨不发立马开枪,杀了沈非,但她不得不忍下,因为上面的人也和她想的一样,也是要等沈非将所有的钱都聚集在一起,再一网打尽。 也是这个原因,他们才能畅通无阻地打电话。 果美的杀机,沈非无比清楚地感觉到了,他觉得这场招标会越来越有意思,本来只是打算狙击陆家,谁料得事情突变,陆锦华归服,变成了狙击京城沈家。 京城沈家不是那么好狙击的,哪怕他手中的资金很多也不够,他努力给富豪们借了一部分,准备亲自去找上门去买股份,彻底瓦解掉沈家。 结果,钻出了一伙打劫的,帮了他大忙,让这些舍不得拿钱出来的富豪们一个个倾尽所有,这还不算,还要动用他们的能量去筹钱。 眼前这个大凶女人吧,确实有杀他的理由,有杀机很正常,但她刚才出现的那一抹杀机,却和之前完全是两回事儿,很不正常。 而且,她耳朵里刚冒出了一句话,只是声音太小太小,还略微带屏蔽的,以他灵敏的听力,都没能听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沈非毫不在意,他不怕变化,更不怕麻烦。 沈非对着果美笑了,果美说道:“你笑不到最后的。” “最后是多久?什么才算是最后?” 沈非反问了一句,他笑的不是眼前的果美,而是那些富豪全力发动之后,一笔又一笔的资金打到了他的账户上,就像是千流万河涌聚到海,再到赵子秋他们的手里,变成惊天海浪,攻向沈家。 海啸,在慢慢成形了。 沈飞扬拼尽了能量,许尽了好处,拉了不少资金,本以为可以抵挡一段时间,可是,连几分钟都没有抵挡得住,攻击更猛了。 他直觉要坏事,赶紧要打电话给沈家,现在必须沈家出面了。 可是,他的电话还没有打通,他的防线就被攻破了。 破的,不是一点。 而是全面溃败! 沈家所有的集团股份,全都跌至了冰点,并且一点货都没有了,全部变成了别人的。 沈飞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他不过是想杀沈非一次威风,怎么就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沈非哪里来的这么多海量资金,他敢说,就是叶家都不一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出这么多资金。 震惊、害怕之际,电话通了,那边传来了一声怒骂,“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你要乱动,现在好了?如何收场?你应该知道那些集团对沈家的重要性,可你这么一来,就是断了沈家的财源,断了沈家的一只脚。” “爸,我知道我错了,可事到如今,咱们只有想办法破掉沈非的攻击,否则,我们沈家的实力就会大大削弱,说不定会跌出十大家族。” “你才知道吗?” “爸,爷爷知道吗?” “你说呢?生死攸关的东西,你爷爷能不知道?” “那爷爷怎么说?” “爷爷已经约了几个老头子出去喝茶,沈非这样的异类,确实不适合在这个社会上,因为有他,出现的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会人人自危的。” “是啊,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怎么就能让人将心里的秘密都给说出来!他这个手段,简直就是作弊器,谁没有一点秘密?” “所以说,他更该消失!放心吧,不管他筹建多少资金,今天他都动不了沈家,就算动了,动多少,我都要让他百倍的吐出来,直到他吐掉他的命!” 沈飞扬老子掷地有声,语气里尽是萧索杀意,沈飞扬听了之后,心中大定,老爷子出马,叫了一群老爷子喝茶,不用说,那些老爷子都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越在上面的人,就越是不能容忍打破规则的异数存在,他们肯定会灭了沈非的,那么多人出手,沈非想不死都难啊。 沈飞扬笑意狰狞,忽地,沈飞扬想到了沈非的医术,笑容一滞,旋即他掐灭了有关医术的所有念想,沈非医术再厉害,与变数比起来,微不足道。 毕竟有些人宁愿死,也不愿暴露他们心里的秘密。 …… 京城。 某个四合院里面,有十多个老头,基本上都是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不同的是,有的白发多有的白发少,有的皱纹多有的皱纹少,还有的脸色比较难看精神差,有的精神好老态龙钟。 但是,这群老人手里掌握着的能量,却是无比的吓人。 如果说沈非所在招标会场被人给一锅端了,那将是锦城市的劫难,会导致很多个家庭从此走上不同的道路;那么,这个四合院被人一锅端了的话,整个国家都会出现大动荡,弄不好华夏的进程都会发生变化。 所以,这个表面上不怎么样的四合院,外面胡同看起来也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区域,早已是布了层层防守,别说一个普通的人,就是一只蚊子想飞进去,都不可能。 外面那些走路的行人,卖羊肉串的小摊贩,推着车子卖水果的,饭馆里面吃饭的喝酒,开车路过的,打电话的等等,都是大内高手。 这还只是看得到的,暗处看不到的,还有更多。 安全性能相当高。 就算是导弹,也有拦截的。 四合院里,老爷子们都在热情洋溢地回顾当年的战争岁月,比如一个长得魁梧,眉毛直竖的老头子,拍着上好红木桌子说道:“想当年,我在那一团,子弹都打光的时候,硬是用那些石头当大炮,打退了小鬼子的十三次进攻。” “得了吧,朱大炮,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早就为革命捐躯了。” “李鬼刀,要不是老子带人顶住,你的后背就被小鬼子凿穿了!还有,草原那次,不是我拖你一把,你早就化成灰了。” 朱大炮毫不示弱地说出了他对李鬼刀的两个恩,不用说,朱大炮是上脉朱家的老爷子,李鬼刀是中脉李家的老爷子!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各个老头子之间,一起经过那样的战争岁月,他们总是有交集的,大家回忆得很开心,唐家老爷子说了一句,“可惜秦老枪没来。” 秦老枪,京城十大家族中秦为峰的秦家老爷子。 顿时,一群老爷子的脸色缓了一下,没有人再回顾当年的激情岁月了,仿佛秦老枪这个名字就是一个天大的冰块,能将空气都给冷了一样。 沈家老爷子的脸色最难看,因为他也给秦老枪打过了电话,可惜秦老枪根本没有接,接的是他的秘书,说的是秦老枪刚刚睡下,医生说不要吵着。 换作一个人,沈家老爷子早大骂上去,可面对秦老枪,他只能说声抱歉,乖乖地挂了电话,虽然都是十大家族,可家族与家族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秦家这个立于金字塔最最顶端的家族,别说一个沈家,就是五个沈家都不一定能比得过,这样的秦家,有实力嚣张。 沈家老爷子也不再回忆了,开口说道:“老家伙们,我们很久没有聚过了,想不到,今天却因为一个叫沈非的小子聚集在一起。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会感觉很荣幸。” 朱大炮皱眉说道:“什么?沈骨头,你给我打电话不是说是品茶的吗?怎么又变成了因为沈非?对了,这个沈非是谁?” 沈家老爷子的外号就叫沈骨头,因为长得瘦而得名,他听到朱大炮的话,心里很是不舒服,他才不信朱大炮不知道是因为沈非而聚的,他这样说,明显就是在甩他面子。 不过,想到沈家的处境,沈骨头笑道:“朱大炮,你不要混了!你敢说你不知道沈非是谁?你敢说你不知道沈非做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