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千万不能给他好处!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二十二章 千万不能给他好处!

沈骨头连声喝问,他没有脾气对秦老枪吼,但对着朱大炮还是有心理优势的,哪怕朱大炮现在是排名第四的朱家家主,只因为,当年朱大炮当团长的时候,他曾当过那个团一段时间的政委。 朱大炮横眉,“你是在质问我?” 沈骨头毫不示弱,“我就是想问你知不知道。” 朱大炮说道:“好吧,沈骨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玩诛心的把戏。我确实知道沈非,那臭小子闹出那么多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朱大炮说得是义愤填膺,说到气愤处,还站了起来,挥着手臂,踏着步子,继续说道:“这个臭小子竟然不通过警察,就把那么多的杀手给处理了,也不通过我们的秘密机构,就做掉了好些犯了滔天大罪的逃犯。” “这还不算,他竟然跑去把龙皇府给灭了,他以为他是谁,他不就是一个学生吗?竟然敢掺合那么大的事!难道他不知道龙皇府身后还另有势力!” “还有,锦城的地下势力,也让他给扫了一遍,简直是不能忍啊,锦城市怎么会有地下势力存在呢?我看肯定是他故意弄出来的。” “对了,还有什么给孤儿院送温暖,给养老院送健康,四处做好事,听说了是铲除了很多的大恶霸,将成千上万的人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这简直是胡闹嘛,他以为他是谁,他想救谁就救谁吗?他是救世主啊。” 沈骨头听着觉得有点不对劲,表面上听起来,朱大炮对沈非有着很大的成见,处处都在针对沈非,可他说的那些事,不都是沈非做过的好事吧? 他敢说沈非铲除龙皇府是不对的? 他敢说给孤儿院送温暖是错的? 他敢说那些被救的人是假的? 不,他不敢。 因为那都是板上钉钉,证据确凿的事情。 沈骨头觉得不能让朱大炮继续说下去,所以,他开口准备打断朱大炮的话,“朱大炮,你就少说……”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朱大炮又是一声大喝,“我想起来了,还有,那个臭小子揪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贪官,还大闹省城,将那些有问题的会所啊草庐什么的给扫了一遍,据说还有薛家那个女人打扮的小子。这已经不仅仅是胡闹了,简直就是在践踏法律,他们有什么资格去揪贪官?”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他竟然有很多女人,这不是有伤风化吗?”朱大炮走到沈骨头面前,继续吼道:“沈骨头,如果你想给沈非好处,老子坚决反对,谁要给沈非好处,就是跟我过不去。” 沈骨头眼睛眯起,朱大炮这话不能正着听,得反着听,说的是不能给沈非好处,还有一层意思却是不要为难沈非,毕竟沈非做了这么多好事。 想了一下,沈骨头说道:“朱大炮,听说了沈非打断了你孙女儿的手。” “沈骨头,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公报私仇?你一定要给沈非好处?好吧,老子今天不要这张老脸了,老子就是公报私仇了,你要敢给沈非好处,就别怪我出手无情。” 朱大炮说完回到座位上,像牛饮一样,喝尽了杯里的茶水。 一大帮老爷子,看着朱大炮却是无语得很。 能坐在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弱者,大家都看得明白,朱大炮根本不是在针对沈非,他要是针对沈非,就不必说那么多话了,因为沈骨头的目的就是针对沈非。 沈骨头很郁闷,朱大炮还和以前那样浑,不过,现在浑的很有技术,至少是将他放在了很不利的地方,朱大炮口口声声说他要给沈非好处,一会儿他却说出要对付沈非,朱大炮不趁机落井下石才怪。 还有一人比沈骨头还不爽,那就是唐家老爷子。 唐家老爷子现在的地位岌岌可危得很,唐远山被拿下,唐家资金遭到冻结,盟友尽去,人脉坏了不少,已经支撑不起唐家继续留在十大家族里面。 说不定这里就有人想取他而代之。 所以说,他是比沈骨头更想杀了沈非的人,唐家老爷子见沈骨头沉默,还朝他甩眼色,便知道沈骨头的意思,不就是让他当出头鸟吗? 他自然是不想当的。 可以唐家现在的情况,想不当都不行。 于是,唐家老爷子说道:“朱兄,你不用那么恨沈非,也不用担心我们会给沈非好处,今天,我们就是来针对沈非的,就是商量怎么对付沈非这个变数。” “对付?” “是的,沈非破坏了规则,如果任由他继续破坏下去,国家将会遭到很大的损失。” “你的意思是要怎样?” “这样的人,最好让他消失。” “唐坏水,以前你就是一肚子坏水,坏得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没想到这么老了,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了,你还是这么坏,你就不怕断子绝孙吗?” “朱大炮,你说什么?” 唐坏水怒喝而起,朱大炮毫不示弱地说道:“我说你是唐坏水!虽然我看不惯那个臭小子的嚣张狂妄,竟然连我的孙女儿都敢打。但是,人家也是做了那么多好事,哪一件不是好事?人家现在还在建一个好人基金,要为社会做大贡献,你倒好,说他损失了国家的利益,唐坏水,你唐家就代表国家吗?” “朱大炮,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法过?” “不就是那个意思吗?你的孙子和恐怖组织接触,被沈非查出来,他怕惹事上身,烧了房子逃之夭夭,你就记恨沈非,想要趁机报复沈非,对吧?” “你……”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孙子不是组织了几次绑架挟持事件吗?造成那么多的损失,你怎么不把你孙子除去?” 朱大炮一喝再喝,唐家老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朱大炮又说了一句,“其实,我一直很怀疑,当年叶静云母亲那件事,是不是你们自己导自演的。” “朱大炮,我和你拼了。” 唐家老爷子站了起来,冲向朱大炮,那件事关系太大,唐家现在还处于十大家族之列,不就是因为他们还摸不清叶家的态度吗?如果这让叶家表明态度,那唐家就险了。 朱大炮笑道:“唐坏水,恼羞成怒了?是不是想一枪崩了老子,让老子也消失?我给你说,就你那副瘦身板,老子一巴掌就能打倒你。” 火药味十足。 沈骨头无比的不爽,早知道这样,就不叫朱大炮来了,原想着沈非打了他孙女儿,他儿子又去锦城要让沈非好看,他一定会赞同针对沈非的事,谁知道赵家都没有动,朱大炮却火炮子一样到处放炮。 他自然是不能让两个人打起来,随便伤了谁,他都有责任,沈骨头拦在中间,“好了,大家都认识那么多年,年纪也这么大了,还动手动脚的做什么?” “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唐坏水,我只是说说,你还做了呢!” “你……” 唐家老爷子又要发怒,沈骨头看着朱家老爷子,“朱大炮,你闹什么闹,那件事你看到了?人家叶老哥都不说话,你在这里冲什么?” “是,都是老子的错,老子走了,你们慢慢商量!大爷的,下次再有这种破事儿,谁敢再叫我,我非得骂他三天三夜睡不着觉。” 朱大炮说走就走,惊呆了一群老头子,不说唐家老爷子和沈家老爷子没有想到,就连赵家老爷子都有些弄不清楚,朱大炮怎么对沈非这么好,难道他和沈非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朱大炮,你……” 砰! 沈骨头的话还没有说完,朱大炮已经关上了门,消失在了众人视线里面,沈骨头心里叹息一声,朱大炮这一通搅和,对他的影响可是不小。 不过,比起朱大炮留在这里继续捣乱来说,他还是走了的好。 沈骨头转身,继续说道:“今天,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沈非有什么手段,大家都很清楚,也明白沈非这样无所畏惧用下去,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我的建议是,限制沈非的行动,还有,最好是把他研究一下,看看他的医术是怎么来的,那样对整个国家都很有用。” 唐家老爷子立马附和道:“沈兄说得不错,昨天是我唐家,今天是沈家,说不定明天就是你们,沈非不除,必成灾难。” 赵家老爷子接过了话,“哪有这么严重!我听子秋说过,沈非这个人,只要你不做坏事,那他是不会出手的。” “赵大厨,你从沈非手里得了不少好处,你当然要帮他说话了,听说现在你儿子正和沈非混在一起,看来你儿子说的脱离赵家,也就是一句笑话。” “唐坏水,我儿子再怎么样,也比你孙子勾结恐怖组织,烧火假死出走的强吧。还有,你孙子还想杀我儿子,这笔账,咱们还没有算清呢!”赵家老爷子淡淡说了一句,唐家老爷子无法反驳,因为那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沈骨头眉头一皱,走了一个朱大炮,又来了个赵大厨,他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觉,正这时,他看到叶家老爷子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沈骨头脸色大变,忙问道:“叶哥,你这是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