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做个游戏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二十五章 做个游戏

准备好了吗? 林跃傻了,他都这样了,沈非还要亲自上门来找他,那他不是要脱几层皮吗?说不定量惨,要去监狱里要呆一呆。 后悔浓浓,林跃不敢再呆下去,赶紧收拾好东西准备闪人,反正这些年他赚的钱也不少,足够他潇洒很长一段时间,他才不会做好迎接沈非的准备。 闪人的,不仅是林跃一人,名单上的那些人,跑了一多半,实在是沈非的威名太吓人。 如此一来,真正的兵败如山倒,沈家再没有一点点反抗的机会,只能任人宰割。 朱海成恨恨不已地说道:“这样行了吧?” “朱董,你的良心还不算坏。” “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 “朱董,你这么说,就是要让我现在把你置于死地,彻底的铲除威胁?” “你敢!” “你知道我敢的!” 沈非挑了一下眉,朱海成咬舌,唐远山的悲惨结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算你狠!” “谢谢夸奖。” “用不着,钱,大家出了;力,大家使了;你还是赶紧解决这帮人吧!” 朱海成甩出的话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全副身家都压上来了,要是小命再不得保,那他们就真的是连哭的地方都没了。 赵子秋看了朱海成一眼,嘴角划过灿烂的笑容,刚才他攻击朱家的大地集团,虽然用的时间很短,但他一瞬间扔下了那么多的资金,收购了不少股份,也算是大地集团的股东之一,虽然只是小股东。 已经解决了沈家,还挖了大地集团一块肉,但赵子秋并没有停下,他又带着滚滚如潮的海量资金,挟着强胜之威,朝唐家所属集团碾压过去。 虽然唐家的那些集团已经被沈非给弄了不少,但是,仍还有不少,他们与唐家已成死敌,就像唐家不放过任何一点打杀沈非的机会一样,他们也不会放过。 战争在继续。 赵子秋心中还另有想法,这么多的资金,身后还跟了那么多人,仅仅是攻沈家和唐家,实在是有点浪费,只是,下一个攻击对象却不好找,还是先把唐家灭了再说。 众人都不知道赵子秋心里在想什么,他们只把目光落在沈非身上,沈非看向果美,“美女,你是自己来,还是我来?” “动手!” 果美异常干脆,当即扣动了扳机,与此同时,身后五人也开了枪,只不过,只有四颗子弹是射向沈非,还有一颗射向了苏锦瑟。 这一幕,是果美他们早就用眼神交流好的。 果美相信,沈非一定会去救他的女人。 一旦沈非去救,分心之下,沈非就躲不过他们的子弹,哪怕不把沈非打死,只要有一颗子弹击中他,那沈非的威胁就不再了。 如果美所想,沈非奔向那颗射向苏锦瑟的子弹了,果美嘴角划出灿烂到极致的充满诱惑的却能让人致命的笑容,她看到那些子弹已经离沈非不远了。 下一秒,那些子弹就能射进沈非的身体里面。 正想得爽的时候,果美发现自己身子离了地,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一颗子弹钻进了她的肩膀,鲜血喷溅出来,剧烈的痛楚涌遍了她的全身。 紧接着,果美感觉自己手中的枪没了。 枪声响起,啪啪啪啪啪五声枪响,在一瞬间爆发出来,那五个大汉便倒在了地上。 然后,沈非放了手,果美摔倒在地。 果美俏脸苍白,开始的那么美好,结束的却是如此残酷,沈非用她去挡了射向他女人的子弹,无比的精确,他是故意这样做的。 接着夺枪废人,一气呵成,要多顺手就有多顺手,难道他早就知道吗? 但这怎么可能? 随后,果美被沈非的动作给气疯了。 因为沈非一脚踩在了她的脸上,见过踩脸的,可从没有碰到过踩到这么漂亮的脸上的,她长得不漂亮不诱人,在他眼里她不是女人吗? 他怎么就能踩得这么干脆,半点犹豫都没有? 他就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吗? 沈非说道:“为什么要杀我?” 果美气得想要吐血,“你坏了我们的计划,你说我为什么要杀你?” “不对!有人对你说了什么之后,你的杀机就浓郁了上百倍,这说明,我们之前就有仇,对吗?” “不错,我们之前就有大仇!你杀了我的弟弟?” “你弟弟是谁?” “果俊!” “不认识!而且,我也不喜欢杀人,我喜欢的是让人生不如死!” “就是你杀了他!是你的人抢了他喜欢的女人,他去讨个公道,结果就被你杀了。” “说得有板有眼的,好像我真的杀过一样。” “本来就是你。” “你不会被人骗了还在帮人数钱吧。”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不会放过你,我爹也不会放过你!” 果美厉声吼着,沈非越来越有些糊涂,同时他又敏锐地感觉到,这是有人在暗中给他下了套子,他心里闪现着无数猜测,嘴里说道:“时间,地点!” “就是上一个月,在省城!” 沈非上个月去了省城两次,果美说的是后一次,那一次他确实放倒了不少人,但抢女人是完全没影的事啊,刚想到这里,沈非神情一凛,他想到了一件事,想到了杨伟石。 杨伟石那天上午就是因为一个女人和一群吸毒的起了冲突,只不过,果美所说的事实和当天发生的完全相反,是那群人想非礼那女人,杨伟石脑子抽了筋跑去英雄救美再惹了一大零事出来,那天晚上,还有一帮人绑架了杨伟石要杀他,最后反让他给干倒了。 不过,他确实没有要他们的命! 果美冷笑道:“你想起来了?” 沈非回道:“有了点印象,只不过事情和你说的相反,还有,你的弟弟吸毒?” “吸毒又怎么了?再吸毒,那也是我的弟弟,你杀了我弟弟,我一定会杀了你。” “第一,我没有杀你弟弟,因为你弟弟没资格让我亲自去他的命,你不要被人欺骗了,恨错了人,却放过了真正的凶手。” “我不会相信的,你甭想狡辩!” “第二,如果你认定是我杀的,那就当是我杀的吧!” 果美一愣,心中起了一丝怀疑,难道真不是沈非杀的?可从那些视频,还有传出的消息看,就是沈非杀的才对啊。 沈非又道:“第三,你觉得你现在能够杀得了我吗?”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一句话。 “她不能,我呢?” “谁都不能。” 沈非头也不回地喝来,身后那人一声冷笑,“你看都没看到我,又怎么知道我不能?” “需要看吗?” “当然需要。” “那你就往我卡上打个五亿十亿的,我勉为其难的看你一眼。” 身后之人一愣,遂即狂笑出声,“十亿哪里够?我会给你一百亿一千亿,给出你现在手上的所有钱!到时,我会让你求着看我,死都要看着我。” “是吗?” “当然是,不信,你问问他们。” 这人指着李镇江一帮富豪,这帮富豪看到门口的人,那是早就吓得面色失常,甚至浑身颤抖的,有的甚至觉得他们借给沈非的钱要打水漂了。 因为门口这人,浑身绑的都是炸弹! 从上到下,裹了好几圈。 这么多的炸弹,只要一引爆,整间会场都会被炸得稀烂,而他们也会被炸成灰。 如此危难局势,怕沈非也解不了。 这人狂笑道:“沈非,你想要救你女人,想要自己不死,想保住其他人的命,那就先断了自己一只手一只脚,再……” “以前有人要断我手脚,还要挖我眼睛,你猜结果怎样?”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今天你逃不过。” “谁说我要逃。” “那就赶紧自断手脚。”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废了你。” “废了我?你有能力废了我吗?真是可笑。” 这人笑声愈发地狂了,就在这时,沈非动了,瞬间来到他的面前,上下其手,截断了他三品灵觉感觉到的所有危险点,然后从他身上拔下一根炸药管,笑道:“现在呢?” 狂笑声戛然而止,他的心如同被狂风卷走的树叶,还没有落到地上就给扯成了尘土,但他仍强硬地说道:“我不信你把我身上的炸弹全部截断。” “不信你就试啊。” 这人狂摁着引爆器,可那颗按纽都被按坏了,炸弹也没有半点炸弹,这人心更加慌乱,冷声喝道:“这些炸药,除了引爆,还设了时间,会自动爆炸的。” “那我们就等着看呗!不过,干等着很无聊,不如我们来做个游戏!” “游戏?” 这人心中大不妙,沈非拆开了炸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你喜欢炸药,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让你把这么炸药全都吃下去,然后再用火引燃,看看会不会爆,怎么样?不错吧!” “沈非,你不要乱来。” “我从不会乱来,我是很认真的。” “你以为就只有我一个吗?后面还有很多人,你要是对付我的话,你就等着……” 话不说完,沈非捏着他的下巴,将炸药举在了空中,就要往他的嘴里倒,正这时,他的额头上多了一个红色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