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是真的!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是真的!

红色光点照在印在沈非额头上的瞬间,一股大危险凶猛涌现,却处于引而不发的状态;炸药男见状,慌乱尽去,脸上涌出残忍的笑容,“沈非,你不是要做游戏吗?快点做啊,我都等不及了!” 不等沈非回答,炸药男又狂笑出声,“哈哈哈哈,小子,你不敢了吧你?有一只狙击枪正对准你,你要敢乱动,一枪就会崩了你的头。” 炸药男说着还做了一个打枪的手势。 沈非不理,直接将炸药男的嘴巴捏得更开,炸药男仍没有畏惧,更加嚣张地说道:“你不要觉得做出这些动作,就会吓着我!” “我又没吃撑,吓你做什么?”沈非淡淡地说着,淡淡地将炸药倒进了他的嘴里,再淡淡地合上他的嘴巴,让他硬吞了下去,继续说道:“我从来不吓人,我只做。” 炸药男眼睛暴睁,狙击枪已将他瞄准,他怎么还敢往他嘴里倒炸药。 最重要的是,沈非倒了炸药,狙击子弹并没有射过来。 红点还是红点。 沈非又道:“你这么瞪着我,是在提示我一根炸药管少了,不符合你嚣张狂妄的性格吗?行,我满足你,一定会让你吃个痛快。” 说着,沈非又从炸药男身上拔下一根炸药管,炸药男刚张嘴想要说话,沈非便一把将炸药管灌进了他的嘴里,一根一根又一根。 沈非一口气灌了五根,炸药男不仅嘴里,鼻子里眼睛里都有了炸药,红点还在沈非额头上,沈非却视而不见,大声说道:“谁有打火机,借我一用。” 众富豪们已经看傻了眼前的画面,那可是一身炸药的危险分子啊,沈非却把他当死狗一样的耍,这比电影都还电影,比小说都还小说,是他们以前想都想象不到的。 听到沈非借打火机,一富豪赶紧将他抽雪茄用的特制火柴递了出来,“沈少,我这里有。” “看在你敢递出火柴的份上,你就算是没有拉够两百亿,你的保管费也免了。当然,你要是能拉来,给你的利益翻倍!” 沈非一说完,这富豪就狂喜了,他递火柴的时候并没有想得到什么好处,可沈非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一句话就把他的保管费给免了,拉来的利益还能番倍。 这盒火柴简直太值了。 简直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贵的火柴盒,价值至少十五亿啊。 沈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可以一言而逼数百亿,也可以随手扔掉数十亿。 难道他凭的就是心情吗? 这才真的叫花钱如流水! 富豪感叹着,心里发着誓,一定要多拉些钱来,拉得越多,赚得就越多,并且,跟着沈非这样的人,心里很有底。 李镇江等人都羡慕地看着这名富豪,李镇江都在埋怨自己怎么没有带打火机一类的东西,要不然,刚才的好处就能落到他的头上了。 众富豪羡慕之余,心中还想着,如果沈非再有什么要求,他们一定以最快的速度满足。 顾东来坐看着这一幕,心里一声叹息,沈非果然变了,与当天在他家相比,变得太多太多了,他一句话,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能将这么多人的心都牵在一起,将他们凝聚在一起。 他相信,如果沈非还要做什么,这些富豪肯定会抢着去。 要不是他女儿,顾东来一定很欣赏沈非,现在虽说是欣赏,心中却很复杂。 潘大秘书那是眼睛大亮,他听到的都是沈非靠着一点实力一些医术嚣张狂妄横行霸道,可刚才的一个小细节已经能证明,那些人说的就是狗屁。 沈非的嚣张,不是为了嚣张而嚣张,而是有着独特意义。 这样的沈非,更不能惹。 一定要交好他! 潘大秘书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 方成栋却是愤怒得紧,不管怎么说,他这一次栽大了,终日打雁,今天却被雁啄瞎了眼。 众人心间念头疯狂翻涌之间,沈非已经淡然无比地点上了火,炸药男浑身颤抖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不要,不要,我们还有很多人……” “你的命,没你想的那么值钱,也没你想的那么重要。” 沈非将火扔进了炸药男的嘴里,顿时,炸药快速燃了起来,就像电流,像雷霆劈空,瞬间将所有的炸药全都引燃。 炸药瞬燃,产生出了超高的温度,将炸药男的嘴巴、鼻子都给引燃了,就连眼睛也受了损,眼毛、鼻毛之类的东西,烧得干干净净,炸药覆盖区域的肉,也给烤好了。 这样的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炸药男痛得想死,痛得忍不住,却又吼不出声来,因为声带也被烧坏,他稍微一用力,满满的都是痛。 果美看到这一幕,花容失色,他们这种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见过的狠辣手段,要多少有多少,可饶是如此,却也没见过这么狠的。 狠也就算了,特别是沈非做下这般狠事时,他脸上的那种淡然、平静。 平静得让她心颤。 这个时候,果美有些相信沈非说的没有杀死她弟弟了,因为沈非玩的是让人生不如死。 如果不是沈非,那又是谁? 真的有人在利用他们? 果美想到了这个消息的来源,只怕这个来源很有问题。 当果美往深处想的时候,那几个大汉的眼睛,瞬间充满了恐惧;那一众富豪们,止不住地打颤,沈非太狠了,他们在心中庆幸,庆幸跟在了沈非的身后,要不然,他们不知要遭受怎样的罪。 方成栋颤抖得更加厉害,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在没有回到他的地盘之前,千万、一定不要惹沈非,哪怕他的儿子在监狱里,也不要去惹。 也就在这一瞬间,那颗红外线光点,瞬间移到了沈非的右胸膛,然后,沈非感觉到危机袭来,他冷冷一笑,他算定这些人不敢朝他脑袋开枪。 那么多的钱都没有拿到,他们怎么会开枪呢? 只不过会让他受重伤。 可重伤,他也不许。 沈非一把拉过处于痛苦当中的炸药男,直接扔了出去,当炸药男的身体飞到门口的时候,一朵血花,在他肚子上绽放出来。 却是狙击枪子弹,钻进了炸药男的身子。 下一颗子弹又射来,沈非一脚踹起,一名大汉飞了起来,旋即发出一声痛叫,落在了地上,胸口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大块地盘。 狙击手似乎被沈非这样的态度给惹怒了,不断地扣动扳机,射出了一颗又一颗愤怒的子弹,沈非踢出了一脚又一脚,踢飞剩下的四个壮汉撞掉了四颗子弹。 这时,又一颗子弹飞来。 果美心中不妙,她的反应相当快,不着痕迹地露出了前面的一大片诱惑风光,同时脸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希望这样能够引起沈非的一丝同情,她已经挡了一颗子弹,不想再挡一颗子弹。 然而,她的计划全都落了空,沈非深深看了一眼,接着重重踢了一脚。 再然后,果美最引以为豪的雄壮部位,被子弹击中了。 啪! 像装满水的质量超好弹性超棒的气球碎了,溅了一地的水。 眼前,溅的却是血。 让人惊讶的是,那座秀女峰并没有因此而萎缩下去,却是受了刺激,变得更加高挺。 带血的惊艳! 众富豪看得眼睛发直,沈非点评道:“你没有说谎,是真的。” 听到这话,果美吐血,有种要拿电锯将沈非锯成千百万块的冲动,他毫不留情毫不怜惜踢她去挡子弹的原因,就是想证明她那东西是真是假吗? 沈非太可恶了。 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堆人,带头的是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身后还跟了六个人,这六人都极为精壮,手里拿的不是枪,却是刀是剑是锤是铁球等等。 风衣男说道:“你就是沈非?” “这么热的天,穿风衣,不热吗?” “你的血,就是我的冰箱。” “也许是火炉!” “不会的!”风衣男很自信,“我知道,让你主动把钱交出来,你不会答应!所以,我准备先把你打服,再让你慢慢拿钱!” “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也这么想?你是想从我的手里拿钱?” “不可以吗?” “完全可以,只要你有那个本事!”风衣男转而又道:“但我相信,你没有那个本事!我身后的六个人,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有人给了你消息吧?” “确实有人。” “你愿意当那人手中的刀,或者说,你愿意当炮灰?” “这么大的利益,为什么不愿意?至于炮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就是一把刀,先砍了你,再回头砍了他,全都通吃掉。我砍他,也相当于是为你报仇,你有什么建议给我吗?” “有啊!你留下十根指头,再留下一百亿,就可以滚回去杀那个要利用你的人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算哪门子的酒,尿酒吗?” “真是无知者无畏!你知道吗,这间会场四周的房间里,全是我的人,他们的武器,有枪有炸弹,还有燃烧弹!过道上,也全是我的人!在外面,还有一架大炮锁定了这里!你拿什么来嚣张?” “拿这个!” 沈非指着风衣男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