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为什么要用枪?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为什么要用枪?

风衣男愣神,认真地问道:“你要拿下我的脑袋?” “不!” 沈非果断摇头,风衣男又愣,嘴里说道:“算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沈非笑道:“我之所以说不,是因为,你脖子上扛的,根本就不是脑袋,准确一点说,应该是猪头!” 风衣男火冒三丈,“小子,你惹怒我了。” “是因为我说对了,所以你怒了?” “沈非,逞口舌之利,是没有用的!” “说得也对。” 沈非动了,风衣男第一时间感觉不对劲,厉声喝道:“动手。” 当即,风衣男身后的六个壮汉动手了。 大刀砍下,刀声厉厉! 利剑刺来,剑光冰寒! 重锤砸来,泰山压顶! 铁球射来,洞穿一切! …… 六个人,六种武器,六个攻击,六记杀招,瞬间涌向沈非,好似十面埋伏! 在他们攻上来的时间,沈非捡了两个东西。 两把枪! 紧接着,枪响,弹飞。 精确到恐怖境界的控制力下,子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穿过刀光剑影,劈过重锤铁球,射在了壮汉身上。 六声枪响,六颗子弹,六朵血花。 六个壮汉,应声倒下。 然后,一把枪对准了风衣男的脑袋。 风衣男震惊了,然后愤怒了,他厉声吼道:“你不是实力很厉害吗?你为什么要用枪?” “难道枪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你……你以前怎么都不用枪,都是跟人用拳脚对拼的。” “我喜欢,你要管吗?或者,你管得着吗?” 砰! 沈非开枪了,打在风衣男的膝盖上,击穿了骨头,风衣男不得不跪在地上,风衣男生气到极点,他觉得自己被耍了,被强-奸了。 他得到沈非的相关信息后,进行了细致而深刻的研究,做了周密而详细的安排,特意找来了这六位拳脚高手,让他们专门对付沈非。 用铁钢丝来阻断沈非的速度,用重锤来打碎沈非的力量,刀剑则是废掉沈非的,六个人练的还是一种合击术,他相信这六个和沈非打拼,沈非肯定落下风。 再加上周围那些人的震慑,沈非分心之下,想不死都难。 然则! 可是! 但是! 沈非没用玩拳脚,他玩枪了! 大家都玩枪的时候,他玩的是拳脚,现在如他所愿了,他却玩了枪! 这不是耍他是什么? 这比膝盖被打碎都还要痛,风衣男抬起头来,看到枪口正对准他的脑袋,风衣男说道:“我不是真正的领头人,你拿下我,也嚣张不了。周围那些人,照样会开枪。那枚大炮,照样会发射!” “那她呢?” 沈非指着果美,风衣男神情一滞,随后说道:“一个女人而已。” “是吗?为什么我记得有人称呼她的弟弟为少主人呢?” “那不是她的亲弟弟,她,只是将军的义女。” “也就最说,她不重要呗?” “是的。” “既然这样,那就让她死吧。” 沈非开枪了,子弹钻进果美的肩膀,果美咬牙忍痛不叫出声来,沈非笑道:“好样的,我就喜欢这样的人,哪怕是女人!为了表达我的佩服,我会将枪里的子弹,全部送给你!相信,你一定能承受住!” “不要!” 风衣男惊喝出声,虽然果美真不是将军的亲生女儿,但将军一直很看重果美,若不然,也不会让她来打前锋,担此重任。 按照计划,若是能抢得这一批大肥羊,就能奠定果美在组织里面的地位,能让果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可惜出了意外。 此外,风衣男还知道果美对将军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不是那种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特殊意义,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将军不想让果美死去。 所以,风衣男吼出了不要。 沈非笑道:“你说不要就不要,那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而且,刚才你也说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说着,沈非手中的枪已经射出了怒火。 瞬间又有三颗子弹钻进果美的身体里面,果美再也忍不住痛叫出声,体内的痛苦,并不仅仅是枪伤之痛,还有一股不知来自何处,却能让她撕心裂肺的痛。 这才是让她痛叫出来的根源。 果美瞪着沈非,“有种你就杀了我。” “我当然有种。不过,我不喜欢杀人,杀人那是多么血腥多么残忍的事,不适合我这样的阳光少年,我要的只是让你永坠痛苦。” “你……” 果美吐血,这还算是阳光少年吗? 永坠痛苦比杀人还要残忍吧! 难道他是在用事实告诉她,他真的没有杀他弟弟吗? 众富豪只觉喉咙干涸,就像裂了无数条缝隙的旱地,沈非不但实力强,出手也不软,这个他们看着都不忍心伤害的美女,沈非不仅甩了她巴掌,更是毫不留情地打了子弹。 风衣男见沈非又要扣动扳机,忙说道:“你赢了!用我,用她,确实可以威胁着那些人!” “真的吗?我怎么有些不信呢?” “是真的!你只需要交出一千亿,这里的人,我们一个都不动,你们可以随便离开。” “一千亿?”沈非语气淡淡,“你真是条好汉,都这样了,还想着要钱,而且,一要一千亿。好吧,看在你这么爱钱的份上,那就交出一千亿,我放你们走。” 风衣男感觉自己要疯了,这世上最搞笑的事莫过于小偷被人偷了钱,抢钱的被人反抢了,此刻,沈非就是要抢他们的钱。 还是以牙还牙的一千亿。 风衣男想狂笑出声,却生生给压住,冷道:“沈非,你是有些实力,现在的我们也不是你的对手,还落在了你的手里,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你知道我们是什么组织吗?” “正想请教一二。” “听说过新三角的虎鲨吗?” “没有!” 沈非老实回答,风衣男声音冰冷,“你没听说过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拥有的能量足以惊天动地,想杀你,易如反掌。” “那就杀啊!” “沈非,别那么狂妄,真以为奈你不得吗?光是会场周围的人,就能……” 风衣男怒吼着的时候,沈非开枪了,双枪在手,子弹狂射,飞向会场四周,瞬间射完一只枪里的子弹后,沈非直接将枪砸向墙壁,穿墙暴击。 与此同时,又捡起地上的枪,继续射击。 沈非一个人,却打出了弹雨的效果。 痛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此起彼伏。 这一过程,说起来话长,实际上,也就是几秒钟而已。 旋即,沈非用枪指着风衣男,“你刚才说什么?说会场周围的人,就能把我怎么样?” 风衣男脸色已经苍白到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地步,他没有亲眼看到,可那些痛叫声足以说明,他的人被干倒了,不能再给他一点帮助。 只是,隔着墙壁,沈非怎么能看到他们? 莫非拥有透视眼不成? 沈非倒没有拥有透视眼,可三品灵觉,让他能清楚感觉到有杀气有危机的存在,这比那种瞄准器都精确多了! 这些,风衣男当然不知道。 风衣男心中恐惧越来越浓,沈非到底是什么存在啊,他布置了这么强的力量,就算是一支几十人的军队落入这样的包围圈也得被他们伏杀掉。 可沈非一个人,却把他们的布置破了个干干净净,特别是看他样子,没有半点陷入危机的感觉,根本就是在玩一样。 风衣男说道:“你想做什么?” 沈非认真回道:“抢钱,拿一千亿来,我留你一条命。” “我没有钱。如果我有一千亿,我也不会来这里。” “那你是不想要命了。” “我……” 砰! 话还说完,枪响了,风衣男肚子处流出大股大股的鲜血,风衣男哆嗦着说道:“外面还有大炮锁定这里,你要杀了我们……”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我更讨厌的是没钱却跑来找我麻烦!我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你猜,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难道你真的不怕大炮轰来?” 砰! 沈非又开了一枪,“是我在问你!” “后果?大不了就是你杀了我,我今天来了,就有死的准备,不过,你要是杀了我,我也只是先死一段时间,你随后就会死的,虎鲨将军从不会留下他敌人的命。” “对不起,你猜错了。”沈非又射出一颗子弹,淡淡说道:“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不喜欢杀人,杀人是犯法的,我是个良好市民,我喜欢的只是惩罚!” 顾东来听到这话,嘴角抽了起来,沈非这样的良好市民,他真的是无福消受;风衣男却是想到了果美受到的惩罚,沈非都舍得对一个美女下手,那对他惩罚起来,就更加不会留手了。 这时,沈非又道:“你再猜。” “还猜?” “当然,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别人要来抢我的钱要来杀我的命,我仅仅是把你们这些人惩罚一顿就算了!” “那你还想怎样?” “你猜猜看。比如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一杀百之类的!” “你!”风衣男眼睛眯起,“你还想对我们的组织出手?” “对不起,你又猜错了,再送你一颗子弹。”沈非一枪崩在风衣男的胸口正中心,穿破了血肉,击断了他的脊骨,嘴里淡淡说道:“仅仅出手,哪里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