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伤口没了 - 妖孽狂医

第三十三章 伤口没了

女人,都是崇拜强者的! 此时此刻,在曹蒹葭眼里,沈非就是强者! 能接住从二十多层楼上摔下来的她,能谈笑间砍了极刀,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她命! 曹蒹葭对沈非强大的实力心生崇拜,再听到沈非说的那些话,更是感动不已,情不自禁的,曹蒹葭心里想到,“似乎,做他的情人也不错。” 刚生出念头,曹蒹葭赶紧掐灭,她可以做他的女人,当他的老婆,但绝不能做他的情人,她可是曹家的女人啊! 只是,这个债,这个恩,怎么才能还? 不等曹蒹葭想出个所以然来,沈非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来,曹蒹葭不好意思地说道:“你放我下来。” “放什么放,你不知道胸口被砍了一刀啊,要是流血过多恢复不了怎么办?再不听话,打你屁股。” “真霸道!” 曹蒹葭嘟了一句,却没再拒绝,乖乖地躺在了沈非怀里,这一躺,曹蒹葭忽然觉得很安稳,很踏实。 沈非抱着曹蒹葭走进了一家酒店门口,曹蒹葭见状,急问道:“你抱我来酒店做什么?” “治伤!” “也对,我受的刀伤不能去医院,虽然极刀是通缉犯,不过要查到我们身上,还是有些麻烦。” 曹蒹葭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在想她的伤在胸口,一会儿沈非帮她包扎伤口,不就是要碰触到那个部位,这让曹蒹葭有些发慌。 沈非开了个大床房,他无数次的梦想过和女人开房的画面,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堂小妹看着沈非,眼里就两字——色.狼! 沈非懒得辩解,抱着曹蒹葭走到房间里,将曹蒹葭放在床上,说道:“小情人,这可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开房,你真幸运。” “这也叫幸运?” “废话,我都没和我女朋友来开过房,你这个当情人却先开了房,这不是幸运是什么?” “……” 曹蒹葭很无语,这混蛋说的幸运也太强大了。这时,沈非伸手抓住了她的衣服,曹蒹葭身子一颤,“喂,你要做什么?” “脱衣服啊!” “你……你不要乱来!” “乱来?你是我情人,我怎么乱来不都是应该的吗?” 曹蒹葭越来越觉得之前答应他的要求是个错,看他样子,就是要把她吃了一样,曹蒹葭忙说道:“我的意思是我胸口还有伤。” “我知道啊,等把你伤治好,我们就乱来!” 曹蒹葭松了一口气,她的刀伤要治好,那得需要很长的时间,反正今晚是好不了的,等明天,她早就离开了,以后就再难见面。 想到这里,曹蒹葭猛然又想到之前离开沈非时,也是这么想的,可没过多少时间,她就又和沈非碰面了,还落到了沈非的怀里。 这让曹蒹葭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似乎她还会和沈非见面。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 却是沈非拉开了曹蒹葭的拉链,刚一拉开,两只兔子就蹦了出来,只是其中一只受了伤,没有弹起来。 曹蒹葭胸口暴露在沈非面前,让她很不好意思,可她再不好意思,此刻也没办法,只能任由沈非看。 沈非想着第一次和曹蒹葭亲密接触时,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再看到那条血淋淋的伤口,不由大骂出声,“麻的,先前应该再砍他一百刀,不,一千刀!这么美妙的东西,他居然砍了一刀!” 曹蒹葭心里慌了起来,一是因为沈非看到她的山峰而慌,一是因为刀伤而慌,脱口说道:“喂,我这里要留一条刀疤,你还要我当情人吗?” “废话,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听得这话,曹蒹葭心里不由生出暖意,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挺不错,毕竟她的这个部位有条刀痕,就不会像以前那么美了。 不过,曹蒹葭立马又怨恨起来,要是他嫌弃多好,这样就可以不用做他情人,他也抓不住那一点来说她。 正当曹蒹葭患得患失时,沈非说道:“不就是一条刀伤嘛,小情人,别担心,我保证给你消除得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且,你这东西,还会比以前更漂亮。” 沈非说着,手指还弹了一下她那没有受伤的葡萄,曹蒹葭身体就像涌过电流,心里羞得不行,这混蛋果然趁机占她的便宜。 至于沈非所说的消除刀痕,曹蒹葭是半分不信,“吹牛,你以为你是整容专家,能够整得干干净净。” “我不是整容专家,我是神医!” “还神医呢!” “你要不信,那咱再打个赌?” “赌就赌!”曹蒹葭半分不惧,而且,她觉得这是一个摆脱沈非情人身份的机会,她忙说道:“如果我赢了,我就不是你情人!” “那你输了呢?” “输了?我不可能输的!”曹蒹葭信心十足,看到沈非直愣愣地盯着她,她又说道:“我输了,随便你怎么办。” “其实这个赌我很亏!你是我的情人,我本来就可以把你随便怎么办的,可现在,我要赢了,跟没赢半点区别都没有!” “你不敢赌?”曹蒹葭用了激将法。 “有什么不敢的?”沈非摸着曹蒹葭另外一只完好无损的山峰,“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就和你赌了吧。” 曹蒹葭气恼无比,她的那东西,还是第一次让男人摸,“喂,你不是要给我治伤吗?你欺负我做什么?” “我这就是在治伤啊!哦,弹性很好,手感不错!我手掌的第一次,也奉献给你了,你真真是太幸运了。” “你……混蛋!”曹蒹葭又羞又恼,明明是他占她便宜,结果还是她幸运,“我那个又没受伤,我伤的是这只。” “我知道。” “那你还摸。” “不摸怎么治得好?” 沈非说得很深沉,心里却是一阵阵火热,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摸到这玩意儿,以前无数次YY的想法,此刻真实地发生,他感觉很爽很爽。不过,沈非没忘记治病,他按住穴位,妙手回春。 曹蒹葭正要去抓沈非的手,让他不要乱摸,可就在这时,她感觉山峰处涌出一股热流,这股热流汹涌到她的伤口时。 立马,她觉得不是那么痛了。 相反,那股热流让她身子热热的,特别是被他抚摸的山峰,热得像有千万只蚂蚁爬来爬去,痒得不行,痒到了心里面,痒得某个部位都湿润。 “他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会摸得这么舒服?” 曹蒹葭眼里媚光如丝,随着热流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她的身子越来越软,像要化成水,她不自觉地并拢了双腿,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沈非,使出大力气压制她心中的那股越来越猛烈的情火。 而曹蒹葭不知道,她的那条伤口已经愈合在一起,没有鲜血流出来。这时,沈非又攀上了她的这座山峰,两只手同时摘取那颗明珠。 妙手回春,明珠上传来无数震颤,曹蒹葭喉咙里滚出了一声不可抑止的黄鹂般鸣叫,叫声诱人无比。 曹蒹葭感觉整个身子都被“兴奋”给淹没了,她就像飞上了天一样,心里莫名浮出念头,“他光是按上面就这么兴奋,要是下面……呸,我在想什么,怎么能让他摸下面!可是,真的好舒服……” 曹蒹葭无比的矛盾,眯着眼睛看向沈非,见到沈非神情专注,就像是在欣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该死的,他的这个样子,怎么会如此迷人?” 沈非的手探索起整座山峰,按过一个又一个的穴位,脑海里的能量快速减少,而那条刀痕却慢慢消失不见,两座山峰变得更加秀丽、白嫩。 当沈非停手之时,山峰挺立,明珠璀璨,峰上景色绝美,再无半点痕迹,巍巍颤颤的立在空中,沈非欣赏着,“好一对妙峰!” 曹蒹葭羞得不知所措,沈非双手往下滑去,小蛮腰盈盈一握,很有感觉,接着又往下滑,刚钻进裤子里,曹蒹葭娇躯一颤,慌忙抓住沈非的手,“你要做什么?” “脱你裤子。” “喂,治那病还要脱裤子吗?” 沈非俯下身子,躺在曹蒹葭身边,咬着她耳朵,柔声说道:“小情人,我脱你裤子可不是治病,而是履行刚才的赌约,做我爱做的事。” “赌约,我又没输,我……” 曹蒹葭赶紧辩驳,沈非抓住她的小手儿,抚在那座山峰上面,曹蒹葭传来异样感觉,遂即大惊,她竟然没有摸到伤口,光滑无比。 “不能啊!伤口呢?伤口去哪里了?” “到我心里,我把它给融化了。” 曹蒹葭转过身来,面向沈非,“说正经的。” “我一直很正经地想要把你吃干抹净。”沈非张嘴,便含住了明珠,曹蒹葭又是一声嘤咛,却没慌着推开沈非,急问道:“你真把我伤口治没了?” “别打扰我,我正在吃!” 曹蒹葭想晕,可她不敢晕,再晕下去,就真的被沈非给吃掉了,曹蒹葭猛地坐起来,跑到浴室里面。 镜子里面,有两座秀美绝伦的山峰,没有一丝伤痕,就是曹蒹葭自个儿都醉了,她以前的山峰也挺美,可和这一刻的相比,以前那简直不能看。 看着这一切,曹蒹葭心里无比的复杂,“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真的是神医?” 曹蒹葭心乱了! 和他打的那个赌,她输了,难道今晚真的要让他随便怎么办吗? 曹蒹葭还是不愿,真让他吃了,只怕她就真的要当他的情人,可曹家的女人,怎么能做别人的情人呢? 不行! 绝对不行! 可凭他的霸道,她怎么逃得了? 他的恩,他的情,她又用什么来还? 曹蒹葭打开喷头,脱下裤子,在褪下小内内的时候,曹蒹葭看到上面有着水印,脸蛋儿顿时通红,这都是之前沈非给她治伤时,治得她溪水孱孱。 其实,从这一方面来说,她已经算他的人了! 曹蒹葭站在喷头下面,任由热水冲刷在她的身上,流过高原,流过平田,流过峡谷,这是一具美妙到难以呼吸的身子。 今晚,将让他享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