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给北国打电话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章 给北国打电话

孟非凡抬头看到沈非,浑身冰凉,似坠入了冰窖里面,他还没有想出办法,沈非却闯进到了他的办公室里面,他感觉三魂七魄都丢了一样。 沈非直接说道:“我是来讨钱的!你是给,还是不给呢?” “我……” 孟非凡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当然不想给,可沈家对付他都失败了,他在沈非面前又算得了什么?他要不给,只怕会死得很难看。 再想想儿子那种痛苦的样子,孟非凡开始颤抖。 可是,要给了的话,他就别想再过以前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不能花天酒地想玩什么女人就玩什么女人,不能出则豪车入则别墅,不能…… 不能的东西太多了,他舍不得。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让儿子去惹沈非,然而,世上没有如果。 “三!” “二!” “……” 正当沈非要数出“一”的时候,孟非凡说道:“沈少,我可以为你做事,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会有半点违抗。” 孟非凡打着好主意,要是成了沈非的人,那沈非就会问他要钱了,而且,他儿子的病沈非也会出手治好,可以说一举好几得。 而他的孟氏集团也是有点本钱的,沈非肯定不会拒绝。 孟非凡正在暗自得意能够在如此关键时刻想出一个绝妙主意的时候,沈非冷冷说道:“我要的是钱,不是人!我问的是给,还是不给!你回答错了!” 当即,孟非凡愣住,没想到沈非不按套路出牌,不等他再想出话来回答时,沈非已经站到他的面前,毫不犹豫施展了酷刑,然后,沈非给那位闵浩厅长打了电话。 旋即,沈非转身离去,奔向了下一家。 沈非在孟氏集团所呆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孟非凡却感觉他从天堂到了地狱第十八层,痛苦从每一根骨头每一颗细胞里散发出来,汹涌如潮。 闵浩来得很快,他不敢来得不快,沈非比上一次猛多了,他要是来迟了,说不定就是一场灾难;当他来到孟非凡的办公室里面时,刚好听到孟非凡在说一些他心中的秘密,他曾经所做过的坏事。 听到这,闵浩立马明白了沈非的意图,二话不说,口供录下,大手一挥,把孟非凡给抓了回去;同时,他动了一些能量,暂时封了孟氏集团。 另外一边,沈非已经来到了王家飞王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面,王泽海和孟非凡一样,恐慌得不行,等沈非甩出借条,问出给还是不给之时,他也犹豫了。 当沈非数到二,正要数一时,王泽海得到了一个消息,孟非凡被抓了,公司被封了;顿时,王泽海慌了,赶紧点头答应给钱。 钱没了可以再赚,虽然比较难,但还有希望,进了监狱,封了公司,那就一切都完了,再无东山再起之时,王泽海第一时间凑齐了欠条上的钱。 沈非收钱之后,说道:“再给你指一条发财之路,就看你有没有胆子去搏。” “沈少请说。” “调动你所有的能量,用你的每一分钱去攻击这笔资金,攻得越猛,你就赚得越多,就是赚回你赔偿我的钱都有可能,甚至是双倍。” 沈非指的那笔资金,自然是想吞他资金的人,沈非说完,又去往下一个目标。王泽海却是眉头紧皱了,他不是那种靠狠劲拼出今天这番天地的人,他的每一步都是计划好的。 那笔资金,他一看就知道不简单,换在以往,他绝对不会去攻击那笔资金,相反,他会跟在那笔资金的身后,攻击另外一笔资金。 但是,今天,他不敢。 因为,这是沈非说的! 沈非明显是要动那笔资金,他找上门来讨钱,估计也是为了那笔资金。 这样的情况下,他怎敢跟风? 王泽海想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赌一把,他已经输到这一步了,如果不赌,那飞王集团就会变成飞毛集团,赌了,有可能会输,但输得再惨,跟他现在的情形也差不了太多,他能承受。 可要是赌赢了,他就能得到新生,说不定会变得更强。 当即,王泽海发动能量,甚至抵押公司,筹建每一分资金,发动了攻击。 …… 沈非那边,有了孟非凡和王泽海两个例子,没有人再敢赖账,再敢迟疑,都忍着心痛乖乖地赔了钱,然后又筹钱去攻击那笔资金,他们想赌一把,再拥有纸醉金迷的生活。 赵子秋那边得到这些情况,马上让陆锦华将这批人组织起来,争取将每一把刀子都割在对方的痛处,让对方流更多的血,掉更多的肉。 值得一提的是,赵子秋发现这里面有一家集团攻得特别猛,却是来自金陵的曹氏集团,他马上让人查了一下这家曹氏集团。 很快,赵子秋拿到了有关曹氏集团的资料,曹氏集团在数月之前已经濒临破产,后来有人注入了一笔了资金,曹氏集团又换上了一个非常年轻的女总裁后,曹氏集团的情况便开始变好,特别是在曹氏集团公布一种新型药物研究成功之后,曹氏集团迎来了春天,股价一涨再涨,涨到今天,已经有近百亿规模。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更奇迹的是,这家曹氏集团将近所有的钱,全部投入到攻击当中。 这种魄力,让赵子秋惊叹。 不过,赵子秋有些怀疑,以他做生意的角度来看,就算曹氏集团看好他们,想搏一把大赚一笔的话,也不会倾其所有,半条后路都不留。 除非,这个曹氏集团的女掌门人认识他,或者认识沈非。 认识他是不可能的,剩下的就只有沈非了。 而且,也只有沈非那样的人,才能使人如此疯狂,就连他都疯狂到这般境地,何况别人。 此外,赵子秋隐隐觉得,这位曹氏集团的女掌门人,只怕与沈非关系不一般。 “沈非的桃花运,还真不是一般的旺。” 赵子秋心里念了一句,继续布局,现在他仍拼命抵挡,而他的下一步,就是做出孤注一掷的态势,再然后就是失败,大撤退,等那笔资金杀上来,他再反扑,吞了那笔资金。 沈非源源不断汇过来的资金,他仍然雪藏,分文未动。 …… 沈非仍然不停行走在各个战场,将那圈人的钱讨完之后,沈非到了省城最大的一家名叫“北国风光”的娱乐城,这座娱乐城的豪华程度,用语言很难描述,就是锦城曾家赫赫有名的皇家一号,与北国风光相比,都是蚂蚁和大象的差别。 由此可知,北国风光到底是如何的风光! 沈非去北国风光,当然不是去玩的。北国风光,是省城地下势力的聚集点! 省城的地下势力,只有一股! 那就是北国社! 北国风光,就是北国社的老窝! 沈非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一层一层的玩上去,他直接到北国风光最上面一层楼,也就最北国风光的经理办公室,当沈非踹门而入时,北国风光的经理杜成法正和两个身材火辣,容貌绝佳的女人在沙发上一起飞。 处于冲刺阶段的杜成法见有人来打断他的好事,怒声喝道:“你是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 杜成法吼着,并没有停下动作。 沈非径直往前走去,在离杜成法还有七步时,杜成法忽然从沙发里摸出一把枪来,一边抖动身子一边用枪指着沈非说道:“小子,这两个妞怎样?想不想玩?想玩的话,跪着走到前面来,叫三声爷爷,老子赏你玩一下。” 杜成法很嚣张,满脸狞笑。 沈非脸色没有一点变化,还是以刚才的速度往前走着,仿佛杜成法手里拿的不是一把枪,而是一根烧火棍似的。 杜成法心里一紧,沈非的镇定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他眯着眼,冷喝道:“小子,看来你是故意找事的!不过,你要想清楚,这里是北国风光,你要是敢再往前踏一步,老子就要了你的命。” 沈非又往前踏了一步,两步,三步…… 杜成法冷笑,“小子,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老子告诉你,就没有我不敢的事,既然你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话音落下,杜成法开枪了。 再然后,杜成法尖叫出声! 原来,就在他开枪的一瞬间,枪被沈非夺了,沈非抢过枪,直接朝他屁股上来了一发子弹。 顿时,鲜血飞溅,那两个妞尖叫不已,杜成法的家伙瞬间软了,沈非用枪指着杜成法,冷声说道:“给北国打电话。” 北国,就是北国风光的真正大老板,也是北国社的社长,是省城地下势力大头目。 杜成法心里慌乱不已,但听到北国两字,他一下子镇定下来,冷笑道:“小子,想见我老大,你知道我老大是什么存在吗?” 砰! 沈非又扣了一枪,子弹钻进了杜成法的肚子里。 杜成法不敢相信地看着腹部的那个血洞,沈非再一次说道:“给北国打电话!” “小子,你是谁?有种报上名来!” 砰! 第三颗子弹钻进了杜成法的大腿,那两个妞已经吓得晕了过去,美妙的身子就呈现在一边,诱惑至极,可沈非却看都不看。 “给北国打电话!” 沈非第三次说来,枪口对准了杜成法的脑袋,杜成法明白,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再不打,下一次,子弹就会射进他的脑袋里。 他不信的,他真不信眼前这人敢开枪杀了他。 可想到身体里那三颗子弹,看到沈非的平静,杜成法不敢赌,他摸出了手机,拔通了北国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