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万全之策?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万全之策?

杜成法身中数枪,那东西都软得不行了,他不敢再强势下去,乖乖拔通了北国的电话,不多时,电话通了,杜成法说道:“老大,出事了。” “出事?出了什么事,还让你亲自打电话来。” 电话那边,北国的声音很是不耐烦,间或还传来了诱人的女声,显然是在做某种事,而且还有可能是在关键时候。 不等杜成法说话,沈非便说道:“说严重一点,最好是让北国将他所有手下都叫过来,不然,你会很麻烦的!”说话间,沈非又开了一枪。 这一枪,彻底废了杜成法的老二! 杜成法发出比猪被杀时还要凄惨的嚎叫,他的那玩意儿就这样没了,没了,他以后拿什么玩女人?他以后就只能是望妞兴叹了! 那可是他当男人的本钱,本钱被沈非一枪要爆,他连男人都当不成了,杜成法愤怒到了极点,现在他完全不去想沈非是谁,为什么要找上北国风光,又哪里来的底气要他给北国打电话,还让北国带着所有的手下来。 所有的,都不想了。 他想的,就是要杀了沈非,要百倍还之,把沈非那玩意儿也给爆了。 恨念之间,北国厉声吼道:“杜老二,你在痛叫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杜成法顿时哭了,“老大,有人上门踢场子,我中了四枪了,老二都给废了,他还说要让北国风光消失在省城,还说要把你一起给灭了,说无论你带多少人来,他都能灭个干干净净!” 满心仇恨的杜成法,把事情说得很大很严重,让人意外的是,北国并没有当场暴怒,而是以一副无比冰冷的口吻问道:“踢场子的人是谁?” “不知道,他没有说,他说你来就知道了。” “来了多少人?” “一个。” “一个?” 北国的声音更多的不是疑问,而是震惊,似乎他想到了什么一样。 杜成法以为北国不信,发着誓说道:“外面有没有人我还不清楚,但是,此刻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一个。老大,我没有骗你,你快带人来救我!” “等着,我会来的。” 北国挂了电话,然后立马打了电话,数十通电话打完,北国社无数成员甩了女人,砸了酒瓶,翻了桌子,抄上家伙,赶往北国风光。 然后,北国将电话打给了草庐表面上的人物,也就是那个唐装年轻人,电话接通后,北国说道:“那个人在我这里,杀他的大好机会。” 半晌,唐装年轻人回道:“我和他的事已经了了,我不想再惹他。” “你怕他了?” “你不怕他,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北国一滞,旋即大笑,“你不恨他,是他让草庐成为废墟。” “有废墟,总比废墟都没了的好。”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根本不用出面,你只需要出一部分谁都不知道的人手就够了!他是很厉害,可那么多人,他还能赢吗?我会做好万全之策的!” “你是要让那些人,混在你的人里面?” “不错。” “好!” 唐装年轻人痛快地回出一个字,等挂了电话之后,唐装年轻人脸上挂着的,却是鄙夷到极点的冷笑,“谁都不知道的人,你都已经知道了,他还能不知道吗?万全之策?在他面前,还有万全之策吗?龙皇府都倒了,化为乌有,他找上了北国风光,北国自然就得风光不再!不过,这倒是草庐的一个机会!” 念完,唐装年轻人也打电话叫了人,这些人还都不弱,比当初沈非在门口遇到的那些个人都要强,不强,怎能办好那事? 北国当然不知道唐装年轻人念的那些话,他又给其他人打了电话,这些人都是前段时间薛大少和徐大少拜访过并且要过劳务费的人。 北国不愧是地下势力的老大,将这些人全都劝服,让他们都答应暗中出手。 这一通电话下来,北国组织到的人手,已超一千之数。 并且,里面还有很多是高手。 但北国还觉得不够,实在是那个人的凶名太盛,他必须要做更多更多的准备。所以说,北国最后打了一个电话,然而,这个电话却没有人接。 北国没有放弃,一直等电话因长时间无人接听挂断之后,继续打了第二个电话、第三个电话,直到第四个电话响了三声之后,那边电话才有人接。 “师父……”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 “一直都有!” “你是遇到了事,所以才想起我这个师父吧!” “师父,有人要取我的命。” “那我不是应该高兴吗?正好有人替我动手除掉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芊儿泉下有知,会死不瞑目的!” “你少拿芊儿来威胁我!要不是你,芊儿也不会死!芊儿本就是死不瞑目!还有,你没有资格唤芊儿的名字!” “师父,现在我所拥有的一切,也是芊儿的!难道你要看着别人将芊儿的血汗给毁去吗?” 那边沉默了。 北国冷冷一笑,他对自己的师父再清楚不过,芊儿就是他的死穴,只要和芊儿有关的,师父就会很在意,不管是对还是错。 师父的沉默,完全在他的预料当中。 北国继续说道:“那个人很强!他不仅要取我的命,还要毁掉我和芊儿曾经亲手打造的一切!师父,我死了无所谓,但是,我给芊儿雕的像,以芊儿为名的山还没有弄好,我不能死!如果做好了这一切,不用别人来杀我,我现在就可以去死!” “你知道我的弱点是芊儿,所以,你故意用芊儿来让我出手。” “师父,我不想骗您,您说的是对的。可您只说对了一半,我是想让您出手,但我更想为芊儿做点什么!师父,这是最后一次了,这一次之后,我要雕的像,修的山,就能完全峻工了。到时,就算有无数人要杀我,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也不会再向师父求救。其实,也不用求救了,医生已经给了我报告单,我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 “你没骗我?” 听到师父略微带有些焦急的声音,北国笑了,他当然没有得癌症,可是,他必须要这样说,这是最后一根稻草,能够压倒师父对他的恨,赶到北国风光为他出手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国冷道:“骗没有骗,师父看一眼便可知道。等此次事件之后,我就会下去陪芊儿,芊儿就不会再孤单,我们会长相厮守,再没有人能分开!” “如果你敢骗我,我会亲自取了你的命。” “如果我骗你,芊儿会变成厉鬼来索我的命。” “是谁?在哪里?” “北国风光,至于谁,师父一去便知。师父,您要小心点,这个人很强!” “哼,用不着你虚情假意。” 电话再一次断了。 北国笑容无比狰狞,还透着阴险,他当然是骗了师父,可他有无数个办法让师父相信,至于以后他为什么还没有死,那就完全不用考虑了。 那个人妖孽到那般地步,就算是师父出马,也不一定能够打得赢,只要他受了伤,他就有无数个办法,让师父不明不白,甚至是悄无声息的死去。 “芊儿,不要怪我,我不想死,你那么爱我,你肯定不会想我死的对吧?我做什么你都会支持,这一次也不例外,对吗?” 北国拿过一张照片,对着照片上一貌美女子,别有意味地笑着念来。芊儿是师父的女儿,他是师父收的徒弟,学得一身武功之后,他不愿在那小山村里呆下去,于是便用计要了芊儿的身子,让芊儿死心塌地爱上了他。 然后,他让芊儿去求师父放他们离去,两人来到省城,凭着一身强横的功夫,闯出了一片天地,但是,北国刚来之时,根基不稳,虽然有了偌大名声,可没有后台,在那块大利益之下,有无数人想取他们的命。 他们发动了无数次的攻击,但每一次都被他和芊儿打退,为此,芊儿还为他挡过三刀和两颗子弹。慢慢的,攻击越来越少,他们站得越来越稳。 北国有了一种掌万人权的感觉,可他却觉得差了些什么,直到他遇见一个叫雪儿的女人,他才明白他少了一股醉卧美人膝的感觉。 芊儿长得也很漂亮,可是,北国看厌了,他想换换口味。再加上,他那个时候的一切,都有着芊儿的努力,往细里说,没有芊儿,他不一定就能混到那一步。 特别是,芊儿的父亲,还是他的师父。 这让北国站在芊儿面前有一种压力,这压力随着他的权势越来越大而越来越重,但雪儿却能给他缓解这种压力,让他彻底地感觉到男人至上,男人主宰一切的感觉。 雪儿的美,雪儿的柔,雪儿的媚,都是为他,她的世界里就只有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不用他说,雪儿都能明白。 在雪儿这般柔情攻势下,他对芊儿感觉越来越差了,要不是芊儿有个厉害的父亲,他甚至可能会一脚将芊儿踹了。 再然后,北国发现,在他的北国社里面,芊儿的影响力很强,甚至有时候会超过他,这让他心惊,让他愤怒,让他更不爽芊儿。 于是,他开始无视芊儿。 芊儿自然也感觉到了,她用出各种方式,想要挽回他,可他却依然与雪儿混在一起。 直到那一天,那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 平静了无数日子的地下势力,已经臣服于他的势力,毫无预兆地发起了叛乱,芊儿杀出一条血路来救他,可芊儿推开门,看到的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