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是来讲笑话的吗?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是来讲笑话的吗?

芊儿一身血衣,拼尽性命前来救他,推开门看到的却是他与雪儿的亲热,芊儿当场脸色苍白,北国暴怒,他没有去管芊儿,继续要与雪儿玩下去。 可这时,雪儿摸出了一把刀,狠狠刺在了他的肚子上。 当时,他彻底傻了。 他没想到,雪儿是卧底,是敌人派来的,专门引诱他破坏他和芊儿的关系,要从内部攻破的。 不等他回过神来,雪儿刀子又刺向他的心脏。 就在这时,芊儿推开了他。 冰冷带血的刀子,刺进了芊儿的心脏,芊儿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他一眼,便香销玉殒。 他愣了,仅仅一秒,然后往外狂逃,可外面却有无数人要追杀他,他的脑袋已经被悬赏到一千万,那会儿的一千万,购买力超强,怎么也相当于现在的三四千万。 无数人被一千万刺激透,杀他的不仅有他的敌人,就是他的手下,他的朋友,他的兄弟都要杀他,甚至就连某些警察都想取他的命。 他谁也不敢相信,但他却没有绝望,他给师父打了一个电话,说芊儿被人杀了。然后,师父便来了,大杀四方,一夜之间,连取四股势力老大的命,这还不算,有数百号人被他师父打成了重伤。 至于他曾经宠爱无比的雪儿,被他亲手砍成了八块。 第二天黎明到来之时,无数人来给他请罪,向他臣服,这一战,也奠定了他北国在省城地下势力的霸主地位,再无人敢挑衅。 他知道如果师父知道事情的真相,很有可能会亲手杀了他,于是,他便到处杀人封口,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师父最后还是知道了。 当即,师父杀到他面前,饶是他做了些准备,在师父面前也毫无用处。最后关头,他说他的命是芊儿救回来的,芊儿让他代替她活下去,芊儿还让他把北国社做得更大,站在最高峰,说这些都是芊儿的遗愿。 他感觉师父是不信的,但师父最后还是没有杀他,默然而去,然后再也不理会他,直到今天,他用芊儿再一次把师父请了出来。 这一段经历,瞬间在他脑海里闪过,北国将吻了芊儿的照片一下,然后掏出奢华名贵的打火机,点燃了照片,边看着照片燃烧成灰烬,边说道:“芊儿,今天之后,你就再没有用了,你们父女俩好好在下面团聚吧,我保证会活得很好很好。” 说完,北国扔了照片,按住趴在身上的女人狠狠蹂躏起来,爽完之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大把钱,扔在女人身上。然后又摸出了一把枪,在女人为欣喜若狂的时候,北国开了枪。 装了消音器的枪,无声地吐出一颗子弹,无声地取了这个美艳到极致,扔到娱乐圈,随便包装一下就能火上一把的女人,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北国,接着头一歪,死了。 北国毫无半点内疚,他吹着枪口,“听到我的话,你怎么能不死呢?”在北国心里,谁也没有他的命重要,不管这女人有多么的漂亮。 北国也不管,转身走了出去,叫上他身边的人,全都赶往北国风光,这是他的一个劫难,虽然出手的只有一个人,却是比芊儿死掉那次的劫难更大! 如果他跨不过去,去监狱还是算好的,多半就会身死当场!但是,若他度过此劫,那他的势力不知会上多少层楼,就是成为华夏地下势力之皇,都有可能。 因为那个人的影响力太大了,还没有人能让他吃亏,还没有人能踩他灭了他,而他做到这一切,他的影响就会比那个人更大。 地下势力之皇,是他的终极目标。 没有人能拦住他,他一定要踩着那人的鲜血上位。 坐进奢华的限量版布加迪威龙豪车之后,北国打了个电话,下达攻击命令,不管是谁先到,又到了多少,全都不要命的攻上去。 为此,北国还下了重赏:谁要杀了那人,赏一亿! 一亿,在沈非那边,在那群富豪面前,不算什么;但在那帮北国社成员面前,那简直是多上了天。 买个彩票,也就是五百万。 一亿可多几十倍。 就算是一些高级成员,也为一亿而疯狂了。 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北国用一亿将省城地下势力变成了攻击那个人的海洋。 一如当年他陷入绝境之时,所不同的是,那会儿的他还有个强悍的师父,如今,他师父也出马对付那个人,那个人还是一个人,又怎能斗得过? 北国要来个蚂蚁咬死象。 最先动手的,还不是北国打电话召唤来的人,而是北国风光的保安,这些人能上得来,自然是沈非让杜成法下了命令。 于是乎,一大波一大波的保安冲上了楼顶,再然后,他们连人影都没有看得清楚,便被砸倒在地,十个保安是这样,二十个、五十个、一百个保安也是这样的结果。 杜成法看得是目瞪口呆,这人的强悍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竟然能猛到这种地步。 至于那两个美女,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画面,再一次晕了过去。 十分钟的样子,北国风光的保安一点都不风光了,全都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趴在了地上,眼里尽是恐惧,沈非说道:“你们老大怕是还要等一会儿才来,这样坐等着也无聊,这样吧,你们每人讲一个笑话,讲得好笑的,就可以离开这里。” “你以为你是谁?你让讲笑话,我们就要讲笑话吗?等我们老大来了,你就死定了!”一个壮实的,纹着老虎的男人厉声大吼。 “我就是一小虾米啊,你放心,我这人啊,从不喜欢勉强别人讲笑话的,你不讲就算了嘛。可是,你吼得这么大声,吓坏我了。” 沈非说着,走到老虎男面前,提脚便踩,踩脚脚碎,踩手手断,踩肚肚陷,不过十几秒钟,沈非就踩出了上百脚,老虎男直接被踩成了一滩烂泥,虽然还没有死,可那样子比死了都还要痛苦一百倍。 那些人看着都蛋痛,之前那咔嚓不停的声音,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骨折骨裂啊! 沈非问着老虎男旁边一人,“你喜不喜欢讲笑话,如果不喜欢,那就算了。” “别算,别……”这个高鼻子男人浑身发颤了,他可不想步老虎男的后尘,“我喜欢讲笑话,我特别喜欢讲,一天不讲,我就浑身不舒服。” “那你快讲啊。” “我……”高鼻子男人有些蒙,他平时听过笑话并不少,但在这时候,他却发现想不起来,眼看沈非就在提脚了,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一个,赶紧说道:“我女朋友总是叫她闺密‘小太子奶’,我一直不解,终于有一天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叫她闺密,她说你倒过来念。哈哈哈哈……” 高鼻子男讲完就哈哈大笑不已,其他人也跟着笑,他们觉得真有点好笑,唯一不足的是,他们身上涌着一股又一股的痛。 笑着笑着,众人忽然发现不对劲,原来沈非没有笑,他们赶紧忍住不笑,等他们都不笑了,沈非嘴角却扯出了笑容,“还真是有点意思,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高鼻子男子刚才还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要被暴踩一顿,突然听到能够走了,他觉得简直幸福到了天堂里面,爬起来赶紧走掉,后面涌出一大波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不讲的被暴踩,讲了笑话的可以安全离开,剩下的人如何选择,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他们争着讲起了笑话,杜成法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之余又恐惧深深。 从这一件小事里,杜成法看出了沈非的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省城什么时候多出来的这个人,忽地,杜成法想到一个人。 当即,杜成法浑身僵直、满心冰凉,那个人可是超级大恶人啊,怪不得他敢肆无忌惮的朝他开枪,怪不得他要让老大带齐所有的人,他是想毕其功于一役,一次性搞定啊。 杜成法忍着痛,颤抖着问道:“你是沈非?” “你也是在讲笑话?” “不是……我……” “不是就闭嘴,现在是讲笑话时间。” 杜成法乖乖闭嘴,他现在心里的恐惧远远超过了恨,就连不是男人的事都给恐惧掩埋,实在是眼前这人太凶太凶了。 怎么办? 杜成法还没有想出办法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一群人拎着砍刀走了进来,为首一人是个光头,杜成法一眼认了出来,这个光头就是北国社会的战将,外号虎狼。 虎狼之名,形容光头既有虎之凶猛,还有狼之毒辣。 虎狼走进来,用大刀指着沈非,“就是你在北国风光闹事,要把北国风光给毁了的?” 沈非笑道:“你也是来讲笑话的?” “老子讲你两刀子!” 虎狼说着就冲了上来,大刀扬在空中,沈非淡淡说道:“不讲就不讲嘛,干嘛还要动刀子,一刀不行还要两刀!真是个野蛮人!另外,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称老子。” “老子称了,你又要怎样?” 虎狼很嚣张,他的大刀已经砍下,眼看就要砍在沈非脑袋上,沈非出手了,一拳击出,大刀轰然断裂,沈非伸手一抓,将住上半边的刀尖,直接刺进了虎狼的右边胸口。 紧接着,再抓住他握刀的手,反手一折,让他自己将刀扎进肚子里。 虎狼惨叫,沈非说道:“我就要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