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要温柔要讲礼貌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三章 要温柔要讲礼貌

虎狼当然不是来讲笑话的,他是来砍人来挣一亿的,可最后,人没砍着,刀却断了,断了不说,还砍进了他自己的身体里面。 回想起刚才他说的嚣张狂妄之语,虎狼觉得他真的就是一个笑话,他没有讲笑话,却用行动讲了笑话,虎狼没有看到刚才老虎男的悲剧,他心里还想着北国风光的强大,觉得眼前这个人也就是身手厉害一点,但和北国老大相比,那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虎狼厉声吼道:“小子,惹了我们北国,你死定了。你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而我们这里有很多人。你打倒了我一个,我还有二十多个手下。” 虎狼说着,忽然发现沈非不见了。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长串的痛叫声,等他回过头去,看到的便是他带来的二十多号手下全都趴在了地上,没有一个站着的。 沈非淡淡说道:“你刚才说什么?继续说下去!” 虎狼干咽了一口口水,这身手不叫厉害,而是特别厉害,他不过一句话的功夫,这人就把他手下全部放倒了,虎狼心生惧意,脱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听笑话的人!” “你少嚣张!” “我已经嚣张的很少了,要不然你觉得你的老二还会在吗?” “你以为打倒了我们,你就赢了吗?我告诉你,这是永远不可能的!二十多个人,只是我们北国风光很少的一部分,连零头都算不上,后面还会有很多人来!我就不信,你能把他们全都打倒!” “我也不信!打倒他们有什么意思呢?我只想听一些笑话而已!” “笑话!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就是一个笑话吗?” “所以我才喜欢听笑话嘛!” 沈非说着,门口又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一大帮人出现在了门口,虎狼狂笑道:“笑话,你看吧,更多的人来了!” “然后……” 沈非说出两个字后,便像一阵风刮了出去,再然后,又是砰砰砰的砸地声,以及啊啊啊的痛叫声,不到半分钟,第二波冲上来的五十来,又全部被干趴了。 砸完了,沈非回到虎狼面前,一脚踩在他脸上,淡淡说道:“他们又被干倒了。” 虎狼身子直打颤,就是五十头猪,也不至于半分钟的时间就被干倒,更何况是五十个手里拿着砍刀的人,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出现,这只能说明这个人厉害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不应该叫虎狼,而应该叫猫狗!因为他根本猛不起来,也狠不起来,他心里越来越多的是恐惧,像洪水一样,将他淹没。 虎狼想到老大北国,心里恐惧才散了一点,强行压下恐惧,撑着说道:“你能打倒一百个,还能打倒一千个吗?北国社所有的兄弟都在赶来这里,你一个人,肯定没有用的。” “一场笑话罢了。” 沈非踩碎了他的脸骨,踏步走了出去,外面有越来越多的人提着大刀冲了上来,倒地的人大喊道:“就是这小子在北国风光闹事。” “麻的,敢在北国风光闹事,老子劈了你。” “也不去打听打听,北国风光是谁的地盘,是什么样的存在。” 沈非一句没回,只有动作,一双拳头如同狂风暴雨将那些人笼罩,所过之处,拿刀的拎棍的,尽皆倒地,有人恐惧,有人却仍嚣张地说道:“小子,你等着,我们还有很多人,我们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我也不会放过你们老大的。” 沈非清楚,这只是开胃菜,或许连菜都算不上,只是一份点心而已,北国这么久没出现,显然是想到了,在布着什么局。 对于北国所布之局,他倒是不在意,沈非在意的是这会不会很耗时间,毕竟他的目标,不只是北国这一个,当然,要是北国能给他多弄几个人来,那就更好了。 现在,他需要的钱,越多越好。花的时间,越少越好。 北国社的人以及北国邀请的那些人,源源不断地赶往北国风光,先来的人趴在地上痛叫不已,不能告诉后面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后来的人不知道前面的人碰到了什么,甚至不知道前面来了多少人来没有来人。 所以,他们前仆后继地冲进来,朝沈非杀上去,毫无疑问的,这些人被打趴在地,一波又一波都变成了擦地的,一路从上擦到下。 不知打倒了多少人,反正等沈非一路打到北国风光门口的时候,在北国风光玩的人全都被鬼魂附体目瞪口呆了,见过猛的,没见过这么猛的。 门口,还有一辆辆急刹停下,然后一大群人从车子上跳下来,提着砍刀冲到门口时,见沈非拦在门口,厉声骂道:“你他麻的谁?竟然敢挡在门口,赶紧给老子散开!不然,老子砍了你!” “最讨厌说脏话的人,粗鲁!就不能温柔一点吗?”沈非一巴掌拍下,直接将这人拍倒在地,重脚踩下,数脚之后,沈非拍手说道:“现在好了,骨头碎了,想不柔都不行了。” 后面的人愣住,这人口中的温柔,就是踩碎所有的骨头? 众人滞住,沈非笑道:“还有谁想粗鲁的?” 看到那个人的结局,谁还敢粗鲁? “我问话,你们半天都不回答,做人怎么能这样没有礼貌呢?真是该打!” “该打?” 这群人还在疑问的时候,沈非已经打出去了,如猛虎入羊群,一顿践踏之后,所有的人都变得有礼貌了,一个个的腰都弯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数十辆大卡车,动作一致地停在门口,围成了一个半圆,中心点就是沈非,每辆车上都有三十多号人,这些人跳下来,并没有立马冲上来。 正中间一辆豪车上,走下来威武雄壮的汉子,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北国,北国看到一地痛叫的手下,脸上闪过一抹不爽。 虽然北国早就知道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也做好了那帮手下会被打倒的心理准备,他就是用这帮手下来浪费这个人的能量,可看到现实情况,北国心里还是不由咯登了一下,这个人比他想的还要难对付。 沈非一眼盯住了北国,笑道:“你有多少钱?” 北国收拾心情,甩出一副淡然的表情,“我有多少钱,与你有关吗?” “没关,我站在这里做什么?” “你想抢我的钱?” “错了,我最讨厌的就是抢了,不过,你要是非得送给我的话,我勉为其难就收下吧!” “你放心,我就是死,也不会送你的。” “来不来的就是死,多不好!再说了,有些时候,死并不是最可怕的。” “不管怎样,你做是到吗?”北国露出了锋锐,“从杜成法给我打电话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踢场子的人是沈非!既然我知道你是沈非,我还来了,你觉得我没有一点准备吗?” “继续。” “不过,你比我想的还要强,这么多人都被你打倒了。” “还行吧,我只是让他们讲了讲笑话,教他们要有礼貌,说话不要太粗鲁了,别人问话就要赶紧回答。对了,你想讲笑话吗?” “我会让你,让沈非,变成一个笑话!” “别这样,说话客气一点嘛。” 沈非往北国走去,北国冷笑道:“做人不能太嚣张,现在的你,就是全城之敌,以前你得罪过的人,全都在这里,而且,这里的人,全都是精英!绝不是之前的那些人可比!” “所以你想怎样呢?” “想怎样?”北国冷笑,挥手当空斩下,喝道:“动手。” 当即,这帮精英杀了上来。 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朝着沈非而动。 十分之九的人杀向沈非,还剩下十分之一的人,却从背后出手,杀向了北国。 北国大惊,这部分人,可以说是精锐当中的精锐,不是别人,正是草庐的人,这帮人在他眼里还算得上是斩杀沈非的强大力量。 可现在,这股强大的力量,杀向了他。 前面冲上去的人,看到身后发生的这一幕,也是傻了眼。 立马,水晶宫、人世间会所等势力的人马,不由停了下来,草庐的人杀向北国,这里面大有问题。就是北国手下最精英的那部分人也因为重重顾忌停下了攻击的脚步。 局势突变! 沈非笑道:“看来你是一个说谎话的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要攻击我嘛。” 北国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暴雨来,他盯着杀上来的那部分人,喝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杀你!” “谁的命令?” “一个死人,没必要知道。” “看来你们老大真把我当软柿子捏了,想踩着我的尸体去讨好姓沈的吗?我北国混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实力,既然你们要杀我,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废话真多。” 这群人如狼似虎地冲上来,北国忽然跃众而出,一拳击向为首一名汉子,那名汉子看到拳头轰来,冷冷一笑,脑袋一偏,同时硬拳轰去。 下一秒,壮汉打空,北国的拳头结实地轰在了他的脑袋上,当即头破血流,北国一拳得逞,厉声喝道:“千里军,随我杀!” 顿时,本冲向前要斩杀沈非的三十六人,迅速返身回来,跟在北国身后,往草庐那帮人杀去,北国想得很明白,他要强势将这帮人镇压住,否则,就会坏大事。 只要干掉这帮人,震住其他人,那他们会再次杀向沈非。 就在这里,沈非说道:“你们是愿意留在这里看戏,还是愿意我上门去找你们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