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内劲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四章 内劲

看戏,或者被喝茶。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眼前北国表现出来的实力很强,而且北国在省城地下势力当中实力是最为雄厚的,看眼前草庐的精英都不一定能挡得住北国的攻击。 最重要的是,北国还有一大底牌,当年在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恶劣局势下,都能反败为胜,今天北国占尽上风,再打出那张底牌,不是赢定了吗? 可沈非的茶,也不是那么好喝的,沈非那是把薛凡等人都弄得服服帖帖的存在,沈非都不用出马,薛凡等人就把他们抢了一遍。 等沈非上门,那他不是抢得更厉害? 而且,不说以后,就说现在,只怕也不好办,那一地的人就是例子。 怎么办? 这帮人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沈非笑道:“如果你们觉得为难,就不用选择了,我来帮你们。”沈非如离弦之箭踏了出去,拳似锤,一砸一个准;脚似鞭,一扫一大片。 大部分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吐血了,反应过来的人顾不得去多想,沈非都出手了,他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一个个使出最大的力气轰向沈非。 “姓沈的,我一拳能打出七百斤力,就不信把你打……” 话刚说到这里,这人就飞了出去,胸口凹陷下去,肋骨尽数断裂,此人目光惊惧,抬起头来想看看沈非究竟是怎样把他打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又一个人飞过来跌落在他身边,每一个人都是胸口受重伤。 惊慌,像细菌一样快速传播开去。 北国大惊,沈非打倒那么多人,就一点能量都没有削弱吗?就是打成百上千只猪也会累得不行吧,更何况是人。还有,眼前这么多人,实力都那么强悍,可沈非打起来却跟打苍蝇差不多。 等他们被拍死之后,是不是就轮到他了? 北国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草庐会攻击他了,因为沈非的强大,完全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但明白是一回事,他想的做的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北国拳杀当中,不时抬头看向远方,师父怎么还没有来? 眼前的局势,只有师父那个老人家才能扭转了。 按理来说,师父也应该到了才是,为什么他还没有出现? 北国心事重重当中,沈非已经把水晶宫、人世间会所等势力的人全放倒了,他笑道:“赶紧给你们老板打电话,让他们沏好菜,我要上门喝茶。” 众人面面相觑,沈非走向了北国那帮人。 北国的千里军,取的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之意。寓意着无论对手是谁,他的千里军都能将其给冰封了! 此刻,草庐就有被冰封之意。 草庐守门的人都那般厉害,而这帮精英实力只会是更强的,可他们还被千里军压着打,这足以说明千里军的厉害。 然而,当沈非踏进来出手的那一刻起,冰封之势尽去,千里军崩溃,沈非所过之处,无论用什么手段的,都被他一招放倒。 不多时,千里军三十六个人都牺牲了,只剩下北国一个,沈非没有继续出手,转身对草庐那般人说道:“想卖好处与我也好,想以此为契机做些事情也罢,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了。如果连他一个人都拿不下,我一定得上门去喝茶!” 草庐之人一听,攻势顿时凶猛起来,一个个不要命的攻向北国,北国心已慌神已乱,他一手打造的千里军,就被沈非挥手之间放翻,沈非的实力比他想的强很多很多。 北国清楚,只凭他的实力,他必栽无疑。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师父出手了。 可他师父还没有消息,不知在何处。 正这时,不远处有一位老者踱步走来,北国见状,眼睛大亮,扯着喉咙喊道:“师父,快救我,杀了那个小子!” 老者似没有听到一般,仍不紧不慢地走着,目光落在了沈非身上。 沈非眼睛一眯,这老者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从脱胎换骨以来,光是人本身给他危险感的,这位老者是第一个。 沈非看向老者,随着老者越走越近,沈非感觉到一股威压,这种威压感不是金钱和权柄养出来的,而是纯粹的实力养出来的威压。 这老者,将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大敌! 十步。 七步。 三步。 威压已如同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仿佛老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大山。 沈非惊讶之时,老者心中更加震惊。 老者自然明白自己的威压有多浓,知道自己的威压的破坏力有多强,不说别人,就是北国,此刻站在他的面前,也会被那股威压压得直不起身,甚至是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吐血。 可是沈非,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手没颤,脚没抖。 就连眼神都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他活这么久,遇到的第一个能力抗他这股强势威压的人,而这人,是那么的年轻。 老者说道:“小伙子,你很不错。” 沈非笑道:“老人家,你也不错。” “假以时日,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可今天……” “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血气方刚,嚣张狂妄,无所畏惧,很好。你让我想到了我年青的时候,我真的不想杀你。” “冲着你这句话,一会儿我留你一命。” 老者不把沈非的话放在心里,沈非是强,但还强不过他,老者又往前踏出一步,“小伙子,我是真的欣赏你,所以,我这里还有一条路。” “老人家,如果您现在离开的话,我可以治好你身上的病。” 老者眼睛一亮,旋即黯淡下来,他的病那么重,怎么可能还有人治好,他再一次不信,继续说道:“只要你放过北国风光,不再对北国风光出手,我马上就离开。” “老人家,这个条件,我还真不能答应!我既然来了,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了,就必须要有个结果。而且,像北国这样的坏人,恶事做尽,却还能潇洒地活着,我看着很不爽。” “其实,我也不爽的。只可惜,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保他的北国风光,不得不保他的命,至少要保一段时间,所以,我们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我有惹天大麻烦的能力,也有解决麻烦的能力,却偏偏没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能力。老人家,相信我,我能治好你的病。当然,你不相信的话,我们先打一场再说。” “也只有打一场了。” 老者又踏出一步,沈非感觉那座山已经压了下来,压得他浑身剧痛,但沈非调动体内力量,硬生生往前踏出一步,捏紧拳头,轰向老者腹部。 “好强大的力量!不过,再强的力量,在内劲面前,也毫无用处!” 老者也击出了拳头,与沈非硬碰。 沈非惊咦,“内劲?” 下一瞬间,两拳相撞,沈非退后三步,老者也退后了一步。 同时,沈非感觉到像有一根针钻进他的拳头、血肉,破坏着他的力量,沈非闭眼感受,“这就是内劲吗?” 老者脸上也是惊讶满满,内劲是比力量更高级的能量存在形容,用个通俗的比喻,力量是泥块的话,内劲就是钢铁。 泥块与钢铁相撞,自然是泥块被击得粉碎。 老者也觉得沈非的力量会在他强大内劲下被轰得干干净净,可是,他的力量并没有被轰碎,只是被破坏了一部分,沈非才仅仅退了三步。 “小伙子,你力量比我想的还要强,有八千吧。” “是的。” “不仅力量强,质量还挺精纯!不然,你根本挡不住我的内劲!” “谢谢。” “不过,无论你力量有多强多纯,力量就是力量,永远打不过内劲!在内劲面前,力量就得被压住!此外,你的力量再强大,也有被用光的时候,到时,你必输无疑。” “这个,就不用老人家操心了,我保证,我的力量会多到你惊吓的地步。” 老者笑了,他活这么大,那里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惊吓住他,这人的身体是够强悍,是能存下很多力量,但是,存得再多,也有一个限度。 他不知道,沈非的力量,是可以用感恩能量来补充的。 所以,老者说道:“小伙子,我真的很欣赏你,如果你现在选择放弃,我会收你为徒,将我毕生的功夫都传给你。” 北国听到这话,眼睛一眯,这和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他要的是师父和沈非两败俱伤,这样他才能将两个人都收拾掉,永绝后患。 要是沈非成了师父的徒弟,他就别想干掉师父,还有,沈非的能量更是骇人,等他的谎言被拆穿之日,他就必死无疑了。 正担忧着,沈非笑道:“老人家,我开了个非常保安,还差你这样超级教练,这样吧,我治好你身上的伤势,你有什么愿望,我也可以帮你完成。再然后,你就去非常保安当教官。” 老者一声叹息,“看来,我们只有狠狠地打一场了。” “老人家,你千万不要留力,以你的状态和身体条件,刚才那样的拳头,你最多只能轰出七拳。” “恩?” 老者眉头一皱,这小子竟然看穿了他的状态,他是怎么看穿的。心里想着,老者嘴里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要下狠手了。” “老人家,请!” 沈非淡定自若,眼前的老者确实很危险,可对他而言,这是一场磨练,他需要这样的磨练,这样,他才能变得更强。 这时,老者一声大喝,“伏虎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