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还要打吗?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还要打吗?

伏虎拳! 一个很大路的名字,电视小说里都经常出现,还都是那种装逼人物开场弄出来然后被人放倒的。也就是说,在很多人眼里,这名字连唬人都不够! 但是,在老者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沈非猛然感觉到了老者的危险度又上涨了好几分,老者体内的能量涌动更加剧烈,威势冲天! 沈非毫不怀疑,此刻若有一头非常可怕的下山猛虎冲到老者的面前,老者这一拳轰下来,定能将虎伏住,即便是龙,也得被打来卧着! 如果刚才老者打的就是这一拳,那他说不定早被轰了出去。 心中念头闪过,沈非爆发体内所有力量。 上一次,他只是单纯的用了力量。 这一次,他附加了针刺的效果。 还有酷刑! 吼—— 沈非长啸,暴轰上去。 老者此刻威严无比,冷道:“就算你是一头虎,也得给我趴下!” “我是人!” “那也得倒!” “倒的将是你!” 沈非毫不示弱,老者伏虎拳落下,沈非身子微微一移,老者拳头砸在他肩膀上,沈非生生受了此拳重击,嘴角渗出鲜血。 与此同时,沈非那蕴含浑身力量的一拳,砸中了老者的右胸口,这里有一个酷刑施展的大穴位,一旦打中,便能让对手浑身如同刀割。 沈非受那一拳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出这一拳。 他要以伤换伤。 老者确实没想到沈非这么狠,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是同样的狠,他也看出了沈非的目的,可他再收回内劲变招攻击出去已是来之不及。 只有用力轰出去! 老者相信,他身怀内劲的身子,哪怕是血气不如青年之时旺盛,仍然能挡住沈非大力一击。老者更相信,他这一拳,能直接轰碎沈非的肩骨,将沈非轰倒在地。 一是因为他的内劲,二是因为沈非的力量全部轰了出来,身体已经被掏空,又怎能挡住他的伏虎拳呢? 然而,在轰下去的时候,老者就觉得不对劲。 沈非的体内,还有力量,力量还不少,根本不像是被掏空的,相反,好似一座山,屹立在当处。 这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沈非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还不是最大的? 不对! 沈非用的就是最强力量,上一次是,这一次也是。 可是,他体内的力量从何而来? 莫非是刚生出来的吗? 这倒有可能。 但这个可能仅仅是十万分之一,是近乎于不可能的天方夜谭啊。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功法,也不可能让他刚刚打出去,就马上拥有最强大的力量。 这样的修炼速度,太恐怖。 感觉到这股力量存在之时,老者便知道他的目的达不到了,沈非不仅力量强,肉身同样不弱,堪比铜皮铁骨,所以,他的伏虎拳,也仅仅是让沈非吐了血,却没能将他轰飞,将他打倒。 老者觉得不妙的那一刻,便立马鼓动内劲,防住沈非的攻击。 然后,他再暴烈出去。 可惜,他又失算了。 他没有防住。 沈非拳头轰在他的右胸口,老者立马感觉到有无数股针刺的感觉。 老者一愣,这针刺感,是内劲? 但他明明就是力量啊,既然是力量,为什么会有内劲的威能? 这太奇怪了! 老者惊讶之间,忽然感觉一股寒流从胸口处瞬间传遍全身,旋即便是千万把刀子在体内砍。 顿时,老者震精了。 哪怕是他的身子已经被沈非击飞出去,胸口处传来骨头断裂声,嘴里还吐出了血,但他脸上还是一片震惊,惊讶似种子扎根在他心,瞬间开花结果又化成了种子。 这样的效果,是超出内劲的存在?是真气吗? 不可能的。 真气这玩意儿,早就绝迹了,就连太极传人现在也练不出真气,最多就是内劲品阶比较高而已。 但要不是真气,又怎么可能把他的内劲瞬间斩破? 要知道,他的内劲那般雄浑。若是把内劲分成九品的话,他的内劲足有四品! 四品内劲,那般犀利,却仍然被沈非一拳轰碎。 如果是内劲的话,还能说是比四品更高的内劲,可沈非拳头里涌出来的是力量啊,力量怎会有这样的效果? 老者摔在十多米外的地步,眼里还是惊讶遍布,这人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 沈非也是有些不好受,要不是他身子经过几次脱胎换骨,又将感恩之能化成了强大的力量,他的手臂就被老者给轰成渣了。 若手臂一废,他还真不是老者的对手。 还好,他有大底牌。 冥冥之中,沈非感觉到他以后的敌人,又高了一个层次,即使是不再用什么刀枪箭炮,也会有强悍的高手的存在。 以前没遇到,是因为他的层次太低了。 就像他还是小学生,不知道初中生的题目一样。 现在,他接触到了。 沈非想到那一个个更厉害的高手,心里没有半分畏惧,反是血液沸腾了起来,这样挑战才有意思! 想着,沈非走到了老者的面前,“老人家,你输了。” 老者好似没有听到一样,满脸惊讶地问道:“你修炼了什么功法?” “什么功法?” “就是你的力量从何而来?” “就那么来的。” 神针是他的大秘密,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老者眼睛一眯,他知道沈非有大秘密,这个秘密他不想去探究,但他就是想不明白力量如何有那样的威能,老者说道:“你的师父是谁?” “我没有师父。” “不可能啊。” “如果非得说有师父的话,那就是老天爷吧,我经常帮老天爷惩罚坏人的,比如这个叫北国的,老天爷所以赐予了我一身的力量。” 沈非心中的老天爷,实际上是神针,他说的倒是八九不离十,可听在老者的耳朵里,却觉得沈非在胡扯,老者还在想,沈非再一次提醒道:“老人家,你输了,要愿赌服输的。” 老者逐渐接受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存在,恢复了理智,想到了沈非所说的那个赌,他输了就得当沈非的教官,他是什么存在,那可是拥有内劲的人啊,他收沈非当徒弟那是完全可以的,但他去当沈非的教官,这算怎么回事儿? 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他的老脸就真的丢光了。 当老者沉思着的时候,北国那已经吓尿了,实际上,在被沈非轰出去的那一刻,他就彻底地尿了,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也因为这个疏忽被草庐的人拿下。 但是,北国的思维并不在草庐人的身上,他的底牌是师父那个老家伙,只要师父不倒,这些人抓住他也没有用。可眼下,师父竟然也不是沈非的对手。 要知道,师父是修炼出了内劲的存在,沈非怎么可能是对手?而且还比师父强?虽然师父倒地了,但北国觉得师父还有战斗力,就看他现在认不认输了。 如果师父认输了,那他就彻底完了! 不行,他不能让师父认输,师父必须去拼才行,哪怕是用命去拼。 北国眼珠一转,大声说道:“师父,芊儿绝不会看着您成为别人的手下,在芊儿眼里,您一直最高大的存在!师父……” 老者眼睛动了一下,看向沈非时,目光愈加精亮了,沈非说道:“老人家,你这徒弟不孝顺啊,明知你不敌,还要让你上来和我打,不就是在劝你上来送死嘛!” 北国心中一颤,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可沈非竟然这么赤果果的说了出来,他赶紧看向老者,可老者看都没看他一眼,老者当然知道北国的意思,可芊儿两个字,却是他的死穴。 老者看向沈非,“你就那么肯定能打赢我?” “你现在不就倒下了吗?” “刚才,你让我狠狠地震惊了,没有防备之下,自然不是你的对手。现在,我有了防备,我还有五成内劲,一拼之下,你打不过。” 沈非摇了摇头,“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刚才你就死了。” “小伙子,说大话可不好。” “老人家,你的腰间受过暗伤吧!如果刚才我那一拳打在你的腰间,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说得出话吗?” 老者神情一暗。 沈非踏步,身子疾如闪电,然后,一巴掌甩在北国脸上,当北国脸上高高肿起之时,沈非又回到了原地,北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老者却是眼里刀光剑影,刀刀惊,剑剑震。 好快的速度。 就算是他,都不能完全捕捉到。 沈非又道:“老人家,这还不是我的最快速度,你觉得我要闪避,你能打得到我?你觉得我要攻击你,你又能防得住吗?还有,你的内劲又可以支撑多长的时间?” 老者沉默了,沈非说的事实,他连人都碰不到,拿什么去打他? 同时,他心里又是惊涛汹涌,沈非为何会有如此快的速度,他是练过专门的速度招式吗?老者想不明白,在他眼里,沈非完全成了一个谜! 这谜,让饱经风霜,阅历多多的也心生好奇了。 可是,当他的手下,一个如此年轻的毛头小子的手下,他还是觉得很不对劲。 沈非又问道:“老人家,还要打吗?” 老者苦笑,“我还能打得过吗?” “那你认输吗?” “我可以答应帮你做三件事……” 老者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这样既可以接近沈非,了解一下他,又可以顾全面子,他觉得是两全其美,可话还没有说完,沈非就便开口,吐了两个字。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