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无耻!无耻!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六章 无耻!无耻!

不行! 沈非说得异常坚决,斩钉截铁到似刀劈华山。 老者眉头紧皱,他帮他做三件事,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他为什么就不答应呢? 沈非伸出两根手指头,“第一,愿赌服输!当是非常保安的教官,我治好你身上的隐伤,让你实力更上一层楼!第二,我废了你的内劲,送你到养老院!” 老者死一般沉默了。 第二条路,简直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废了他的内劲,他就是一个废人了,从强者天堂到弱者地狱,那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折磨。 这样,还不如死去。 第一条路,实力变强,他还真有些心动,他已经很久没有突破过了,他还真想往上爬一步,在那些老家伙面前炫耀一下,也让他的敌人不敢动。 只是,这个小子能做得到? 还有,他真能治好自己的伤?他一眼就看出自己伤在何处,力量又有那般效果,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可能,老者有些心动,可他脑海里想过芊儿的时候,顿时整个人萧索下来。 如同春天,瞬间到了秋天。 本应开花,却是落了叶。 老者淡淡念道:“就算能治好,那又能怎样?芊儿已经死了,我一个人活那么久有什么意思?实力再强又有什么用?” “一个人?” 沈非眉头紧皱,他看出了老者的那股死志,是觉得没什么希望,活不活都没关系的那一种。这种失去了希望的,最是难救。 当即,沈非调动能量,好好为老者的身体状态看了一遍,说道:“我可以让你不是一个人!” “难道你还能救活芊儿?” “这个我可做不到,不过,我能让你再做一次父亲。” “做父亲?”老者一愣,遂即狂笑,“小伙子,你讲的这个笑话可不好笑,我都这么老了,还能再做父亲,你的医术可真厉害。” “这世上也不是没有七八十岁还能做父亲的人!当然,如果你只是一般人是普通人,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当然是不可能!可你身怀内劲,血肉、脏腑等器官还算有活力,细心调理一下,你再找个女人生个娃,也不是很难的事情。” 老者再愣,确实练出了内劲的他与一般是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很多年轻小伙子都不如他,如果去爬一座高达三千米的山,很多人都爬不过他。 如果不是内劲,当年他遭受那场战斗,他便可能死了。 想着,老者问道:“你是认真的?” 沈非郑重地点了点头,“很认真!” 老者心动了,一个人活着没意思,但要是能再有个孩子,那生活就有意思了,正当他要点头的时候,北国大声喊道:“师父,不要相信他,他是骗你的。师父,难道你忘了芊儿吗?如果芊儿知道,她不会原谅你的。” 北国不管不顾地吼了出来,因为老者要是点头,他就完蛋了,他不能让老者变成沈非的人,他要的是老是拼出他最后一击,将沈非给杀死。 或者是重伤。 他相信在,如果沈非重伤了,这群抓住他的草庐人,会毫不犹豫冲上去把沈非给撕了,毕竟沈非才是他最恨的人,草庐人对他出手,只是因为沈非威势太甚。 所以,他说出这番诛心之言。 老者听到,脸色果然沉重下来,是啊,他要再有个孩子,又把芊儿放在什么位置?芊儿泉下有知的话,会不会怪他。 沈非朝北国看了一眼,说老实话,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北国,北国比他想的还要阴险;北国露出了得逞的笑容,他还是比较了解老家伙的,这小子想要收服他师父,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旋即,沈非一笑,转过头来说道:“芊儿是你女儿吧?不得不说,你女儿的眼光很差,居然看得上这种人渣!” 老者说道:“他确实是人渣!” 沈非点头,“老人家,你好好想一想,你女儿会看着你身受重伤而不去治吗?会看着你孤单一人孤老终生直到死去吗?” 不等老者回答,沈非便肯定地说道:“如果你女儿稍微有点良心,就绝不会责怪你!相反,她会祝福你,她泉下有知,也会笑着。” “我女儿很有孝心!” 老者肯定的说着,他女儿不仅有孝心,还很善良单纯,如果在山谷,她就是一朵空谷山幽兰;如果在冰川之巅,她就是一朵冰山雪莲;如果是在大海里,她就是那条最快乐的鱼;如果在森林里,她将是无忧无虑的精灵;反正,芊仿佛不属于这个人世间的,她是最美的仙子。 可是,芊儿却为了那个人渣折翼降临了世间,对他从一而终,与他一同染世间污垢,为他浴血奋战,过着她最不痛快的生活,只是因为他,她都忍了。 她付出了所有的一切,,这个男人,却对不起她,背叛了她,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最后,她杀出血路去救这个男人的时候,这个男人还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 明知道他已人渣到这种地步,女儿在最后关头还是将他推开,替他而死了。 若不是这一点,他早就杀了北国。 想到芊儿,老者心里就痛得很,好似不能呼吸,沈非说道:“老人家,难道你想让你的女儿在九泉之下,仍然为你心碎神伤吗?” 北国听来,赶紧大声喊叫道:“芊儿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的!她会恨你的!” 沈非疑惑地说道:“他好像恨不得你这个师父,还有岳父大人马上死掉一样。” “是的。”老者点了点头,“他找我来,就是为了让你杀我。准确一点说,他是想让我先把你打倒在地,你再拼死一击,把我打成重伤,然后他再用手段杀了我。他以为我有内劲,肯定能杀了你,却不料,你比我还要厉害!” 听到老者平淡无比的话,北国身体进而涌出一股股冰冷的寒意原来,老者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这一次来会有生命危险,是他挖的火坑。 可他,还是来了。 这只能说明老者还是放不下他的女儿芊儿。 沈非问道:“既然你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来?” 老者又是一声叹息,正这时,想杀死沈非想要取老头子性命的北国,大声说道:“师父,你忘了芊儿是救我而死的,我还帮她活着命呢,你要救我,快杀了他,快杀了那个小子。” 沈非惊讶了,自从神针入体拥有种种能力之后,他已经很少震惊了,但此刻,他还是为北国的无耻震惊了,北国竟然用这个理由来让老头子救他的命。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 可看到老者的神情,沈非又一次震惊了,“老人家,你到这里,真的就是因为这个?” “唉!”老者说话的语气,就好像被千万座大山压了一样,“本来该死的是这个人渣,可是,芊儿在最后关头推开了他,用她的命,救了这个人渣的命。我想,芊儿宁愿自己死都要救他,我又怎么违背芊儿的遗愿。” “不错,老家伙,快点杀了沈非,我知道你还能打,还有最后一击,你拼命攻击他,肯定能让他重伤的,只要他受了重伤,这些人都会出手杀了他的,快点啊,老家伙。” 北国见已经撕破了脸,也不喊师父了,肆无忌惮地说着,老者眉头紧皱,却没有说话,沈非摇了摇头,“你们的世界,还真不是凡人能够懂的。不过,我相信,芊儿看到现在这一幕,知道这人渣用她的命换来的命来威胁你去送命,会亲手杀了他。” 老者眼睛一亮。 北国大喊,“沈非,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芊儿最爱的就是我,要是芊儿在这里,一定也会用命来救我!老头子,你还不赶紧动手!” “最讨厌你这种把别人对你的好当成你炫耀的资本,无耻的底气!芊儿和你生活了多久,她和她父亲又生活了多久,用你们几年痛不欲生的生活,却攻击人家父女情深,你太有勇气了。” 沈非甩出数句,北国一愣,后又发狂似地说道:“不可能的,芊儿最爱的就是我,她宁愿自己的命不要,也要让我活下来,这就是证明!” 北国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不停地喊叫,老者也听不下去了,他的心中也下了决定,说道:“我可以去当教官,不过,你能放过这个人渣,放过他的北国风光吗?” “老家伙,这样不行,不能放过他,你一定要杀了他,你怎么能去当他的教官呢?你快动手啊!”北国嘶声力竭地吼着着。 沈非拍手称赞,“人渣,这是我唯一赞同你的一个地方,怎么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你呢?必须要死嘛,还得要生不如死的那种死……” “不用了。”老者插了一句,“他已经得了癌症,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了。” 沈非甩了北国一眼,“癌症?” “是的。” “要死了?” “是的。” “这也是你到这里来,来出手的原因之一?” “是的。” 听到老者确认,沈非放声大笑了,“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他不仅没有癌症,而且好得不得了!别说要不了几天,而是几十年,他都死不了!当然,今晚之后一,他将会很不好。” 沈非淡淡说来,老者猛回头,浑浊的双眼变得精亮,死死地盯着北国,北国满脸无比惨白,语无伦次地说道:“没有,我真的得了癌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