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北国之痛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七章 北国之痛

北国的辩解苍白无力,他那颗心已经坠落到万丈深渊里,老者的眼里满是杀机,北国在这件事也骗他,可想而知,北国说的为芊儿刻的雕像之类,肯定也是假的。 数秒之后,老者闭上了眼睛。芊儿,是他出手帮人渣的唯一理由,现在,连这个理由都没有了,北国是生是死又与他何干? 他曾经的徒弟吗? 哪有让师父去送死的徒弟呢? 既然徒弟要弑师,那他就大义灭亲吧。 沈非走到北国面前,淡淡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也知道我有什么本事了。不过,对于你要得癌症的要求,我还真不能满足!但是,你不要灰心,我有的是手段让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 “姓沈的,你不能对我动手,我是北国,我是省城地下势力的霸主!” “我知道,所以,我会让你受到来自老天爷最严重的惩罚。” 沈非伸手,施展酿刑,北国立马感觉到了痛苦的汹涌,他大声嚎道:“老东西,快点来救我,我要死了,芊儿不会原谅你的,你会被芊儿恨死的。” 老者没有回答,只是了沉默,沈非又点了北国三处穴位。 北国痛得更加厉害,“师父,救救我,我是你的徒弟,我还是你的女婿,你一定要救救我,不然,我会被他玩死的。” “放心,死不了的。” “老东西,我同意了,你去当他的教官吧,只要他不再对我动手,只要他留下北国风光,我就一点儿意见都没有。” “但是,我有意见。” 沈非施展的酷刑越来越重越来越浓,北国受不那简直掏尽剔骨的痛,再一次放声喊道:“沈非,你抢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对不起,我不抢,我只接受赠送。” “好,我可以送给你,全部送给你都行。” “现在我还不想要。” “我还可以当你的手下,北国风光全都是你的势力,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抱歉,你这样的人渣,我用不起。万一什么时候你变得牛逼了,实力强悍了,有了什么内劲之类的,那不是要背后捅我几刀子嘛。” “不会的,我发誓。” “你发誓和放屁有区别吗?我就不信你和芊儿在一起的时候,没发过誓说爱她!” “这一次是真的,你相信我。” “一个连自己师你都要弄去死的人,我如何信?” “我……” “再说了,我只信让你生不如死。” 沈非双手似箭,箭箭刺中北国痛点,北国的痛感神经已经无限放大,身体每一颗细胞都痛得不行,痛得他想不停的说话,想把心中的秘密说出来。 可是,那些话不能说啊,要说了,他就完了,不说进监狱之类的事,老头子就不会放过他啊,所以,北国拼命的忍。 沈非淡淡说道:“看你这么痛,你不如把心里面的事情说一说,也许那样会好过一点。” 北国使劲忍着,真的不能说,说了的结果实在是太惨了。 可是,那句话听在耳朵里,就像播进了一颗种子,怎么都去除不掉。 沈非说道:“是个坚强的人渣,加油,我相信这些痛苦一定会被你打倒的,你千万要忍住,不要说过你住的那些事情。” 说话间,沈非又施展了许多酷刑,简直是把神针给他的所有酷刑,都施展在了北国的身上。 北国使劲的忍,不停的忍,拼命的忍,可他真的忍不住了,他痛得疯狂了,没有任何理智了,只想着说完心里话,然后不再痛了,或者是死掉,一声惊天动的惨叫之后,那颗种子发芽开花了。北国吼出了声。 “老东西,你知道芊儿为什么会爱上我吗?哈哈哈哈,我趁你那次出去的时候,在她喝的水里放了药,那种药溶于水不会有任何一点点异常,也不会有一丁点的反应,但是,我前几天的时候送了她一盆花,那盆花被喷了特殊的香水,吃那种药之后,再闻到那种香水,就会变成催情的东西,效果比市面上的苍蝇水好了几百倍。” “晚上的时候,我又特意去找她,然后,她就成了我的女人。老东西,你知道的,芊儿是那么的温柔善良,那么的保守,她成了我的女人,想着的便是从一而终了。” 老者睁开了眼睛,眼里的那股冷意,让人见了都觉得冷,冷到了骨子里,就连周围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很多度一样。 以前,他就是在想芊儿怎么会看上北国,芊儿一直把北国当哥哥的,可是他出去一趟之后,回来就变了样,他问芊儿,芊儿也不说。 原来都是北国这个人渣用了卑鄙下流的手段,芊儿不想让他伤心,所以,也就忍了下来。老者杀机四起,但他还没有动手,他继续听着。 “得到芊儿之后,我就想出去,你那里这不准那不准,太不意思了,我功夫那么厉害,肯定能闯出一番天地。可你这个老东西却不让我出去。所以,我就鼓动芊儿。老东西你知道的,我那会很关于伪装,你们都没看穿我,我还对芊儿说了等出人头地之后,就把老东西你发扬光大,反正,最后芊儿答应了。” “芊儿真的很漂亮,也很能干。可是,她太能干了,我可是男人,打出来的地盘带出来的人,有一多半是冲着芊儿来的,那我算什么?简直是让我很没脸嘛!而且她还总是一脸傲娇的样子,她就算是仙女儿,可成了我的女人,她不就应该匍匐在地,我说啥就是啥吗?” “芊儿的势力越来越大了,我很不爽了,然后我就认识了雪儿,虽然雪儿是别人派来的,不过雪儿真让我感觉到了男人的爽。我知道芊儿知道了,也知道芊儿做过一些事,但是,芊儿越难过我就越爽就越不想回家。其实,老东西,我也不知道芊儿是怎么想的,最后关头居然还救了我。” “不过,也幸亏是他救了我,要不然,你早就把我杀了。芊儿死了都要被我利用,老东西,你也被我利用,真的很爽。可惜,老东西你太弱了,竟然打不过沈非,你拼死杀了他多好,我可以爬得更高啊。” …… 北国吼着,老者流出了眼泪,“傻孩子,你怎么就为这样的人渣去死了呢!有什么,你告诉爸,爸会帮你的啊!都怪爸,要是爸当年不把他从野狗嘴里救下来,不把他带回家,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芊儿,我的芊儿……” 老者心里满是愧疚,更多的,则是对北国的恨。 沈非看出了老者对北国的杀机,转头说道:“老人家,这样的人渣,让他痛快的死掉,那就太便宜他了,交给我,我保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剩下的日子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绝望痛苦中,让他来赎罪。” 老者走到北国面前,一脚踢向北国的男人本钱,蕴含内劲的一脚,直接踢得血肉粉碎,老者说道:“剩下的,麻烦沈少了。” “老人家叫我名字就可。” “我是个认真的人。” 老者酷酷的说了一句,走到了旁边,北国痛叫声已是惊天动地,但他仍然忍不住说着一些他住过的坏,沈非给闵浩打了电话。 随后,沈非问道:“人渣,现在愿意送我钱了吗?” “愿意,愿意,我马上送,我就不想痛了,给我解除了,我不想再痛啊。” 这会儿让北国做什么都愿意,那种痛苦实在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他用最快的速度打电话让人把钱转到了沈非的账户里面。 相对于那些富豪来说,北国的钱也不多,也就二十来亿。 不过,也能做出一次小型攻击了。 况且,沈非觉得他来北国风光,收获最大的,不是这二十来亿,而是那位老人家,有着内劲的老人家。 送了钱之后,北国说道:“沈非,不,沈少,我已经把钱送给你了,你快帮我解除痛苦吧。” “好啊。” 沈非痛快答应,让众人一愣,特别是北国,没想到如此容易。不过,只要能解除,能不痛了,那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见沈非伸手一点,他真的解除了痛苦。 不过,不是全部。 仅仅只是一点。 就像一百亿,沈非拿走了一分,那对一百亿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北国还是痛得死去活来,翻江倒海。 北国厉声吼道:“你答应我要解除的,为什么我还是这么痛。” “我是解除了啊,但是,我没答应要帮你全部解除啊。” “姓沈的……” “你敢骂我,我最讨厌别人骂我了。” 沈非再次出手,将北国的痛苦又催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在场诸人皆浑身颤抖,被沈非的狠辣吓住了,这手段真是玩死人不停偿命啊。 包括这次站对了队的草庐人。 最惨的,当然还是北国,他不仅身上痛苦,那种从天堂落到地狱的感觉,更让他痛苦。 他不但没有好一点,反而更糟了。 就在这时,闵浩赶来了,闵浩看着不停的一遍遍说着他所做坏事的北国,心里戚戚然不已,眼前这个人,那可是省城地下势力的老大啊,白道上混的能量也不少,平时就是他见到北国,也要给北国三分面子。 而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