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打个十一折吧!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三十九章 打个十一折吧!

在葛山的眼里,沈非是个有着嚣张实力,神奇医术,却又心狠手辣,冷静异常的人,让他都忘了沈非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 但现在,沈非就像考试拿了满分,第一次牵到了女朋友的手,买了第一辆轿车般的兴奋,而且,兴奋得这么白痴。 这,不仅没让葛山觉得不对劲。 相反,他觉得这才是正常的。 之前那个沈非,简直是非人类。 葛山笑了,“降龙十八掌,不是功法,是武技,而且那只存在传说当中,据说有,但没有人能练会,并且,就算能练,也得修炼出真气才能修炼。不过,真气是比降龙十八掌更加传说的存在,据我所知,现在没有人能练出真气来。” “听着好像很厉害的感觉。不过,不能练降龙十八掌,真的是太遗憾了。” “降龙十八掌就别想了,我修炼的功法是降龙诀!听着挺牛逼,其实是个大路货。不过,要不是这个大路货,我也练不出内劲,当年也早就死了。沈少,要练降龙诀吗?” “降龙诀……” 沈非正想说试试也不错的时候,脑海里忽地传出一句话,“不准学!现在还不是学的时候,你的力量还没有达到极限,你现在学就是毁了你。而且,降龙诀那种渣渣,根本配不上你,等时候到了,我会给你神诀的。还有,加油做好事,你现在做好事的速度太慢了。” 不用怀疑,这话是神针说的。 神针难得的主动说话,还是阻止他学这种听起来很厉害的东西。不过,想一想,神针说的话还是比较靠谱的,他现在仅仅只是力量,就能打穿内劲。 并且,神诀听起来好像更牛逼一点的样子。 只不过,他现在做好事的速度还慢,好吧,为了神诀忍了,等他把路铺好,好事就能源源不断地做了。 心念闪过,沈非摇了摇头,“葛老,降龙诀,先留着吧,我现在还用不上,等我的力量增加到极限再说吧。” “你的力量还能增加?”葛山再一次惊讶,似被九天雷霆轰击一样,“沈少,你力量都这么强大了,还能再增加吗?” “应该还能吧。” “老天,沈少,你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应该还是吧。” “沈少,以你的力量强度,早就能练出内劲了,并且,你的力量已经有内劲的威能,甚至有超过内劲的威能,你为什么还是力量呢?” “恐怕是因为我喜欢扮猪吃老虎吧,想想吧,用力量就能打败那些内劲的牛人,那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 “……” 葛山有点跟不上沈非的思想跨度,但他明白,沈非现在的力量就可以破掉内劲,等他将力量转化成内劲,那他的内劲不知道将是多么的吓人。 两人边跑边聊着,在要到的时候,沈非又接到了电子发来的信息,他立马转了方向。 水晶宫。 从水晶宫建立起来的每一天,哪怕是白天,生意都爆好,来往之人多得吓人。 可是,在今天,准确一点说,就在前十来分钟,水晶宫里的人开始往外狂奔,这些往常都是很有身份的人,这一刻却跑得像被飓风袭击过的难民一样。 水晶宫帮了北国去攻击沈非,结果北国变成了死国,沈非前来水晶宫喝茶,水晶宫老板龚树云得到那边失败的消息起,就撒腿狂逃了。 他要离开省城,离那个魔鬼远远的,他要带着钱去其他的地方继续潇洒,吃香的喝辣的玩女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出于对未来的追求,以及对魔鬼的恐惧,龚树云将车开得很快很快,速度提到了车子的极限,窗口的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 “还有半个小时,只要半个小时,我就能完全离开省城了!到时我会立马把车子卖了,坐飞机去下一个地方,哼,那小子速度再快,还能快得过飞机吗?” 龚树云大声笑着,就在这时,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个身影,不,是两个身影。 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右边这个,有点老。 左边这个,左边……左边…… 龚树云浑身一颤,左边这个,不就是沈非吗? 他在做什么?他在狂奔! 不,他是飙车,用自己的身体飙车! 速度,比他的速度都还要快。 龚树云将油门踩到了底,指针已经快到两百码,可是,他感觉车子是那么的慢,比起沈非的速度来说,那简直就是一只蜗牛。 沈非离他还有三百米。 不,只剩三米了。 不! 砰—— 窗子被打碎了,当看到沈非的手伸进来那一刻,龚树云尿了,尿不止。 龚树云感觉他要晕过去。 可是,当沈非拍在他肩膀上,一股剧烈的痛楚,瞬间袭遍全身,他无比的清醒,再也昏不了。 再然后,他飞出了车子。 车子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站在了车流正中央,左右两边全是高速飞过的车子,车子带起的狂风,似要将他卷走。 而他的后面,站着葛山,他的前面,却是沈非。 沈非笑道:“龚总,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沈少,我,我……” “不要慌,慢慢说!先送什么呢,就说你派人来杀我的事,你准备怎么向我赔罪?” “我……沈少,我付一亿赔偿金,怎么样?”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的命只值一亿。” “不是,我……” “那就是我的面子只值一亿了。” “沈少,我出两亿,两亿!” “两亿?” “那三亿,我出三亿,沈少,你就放了我吧。” “你太让我失望了。在你眼里,我就真的是一个乞丐吗?可以想杀就杀,杀不了就走吗?”沈非一脸悲伤的样子。 龚树云浑身颤抖个不停,“沈少,你想要多少?” “我要的,你肯定不会轻易给。好吧,这第一件事,就不让你付钱了,我帮你按摩几下就行了。”沈非出手施展酷刑。 酷刑一下,龚树云当即痛不欲生了。 沈非笑道:“你看我多大方,你要我的命,我就点了你这么几下就行了。” “我……痛啊,痛……”龚树云大声叫喊着,沈非又点了一下,“别这样,我对你这么好,你还不知足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龚树云拼命地忍着,他不想痛得更厉害,沈非笑道:“这才对嘛,这样多好,天气这么好,车子这么快。我们来谈第二件事,我都说了要上门来讨杯茶喝,你为什么要跑,而不给我泡一杯茶呢?” 谁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泡一杯茶的问题。 但沈非此刻说来,龚树云却半点都笑不出来,他痛苦地念着,“我害怕,害怕你会……要了我的命。” “不要污辱我的人格,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杀人,我只喜欢让人生不如死。好吧,不要转移话题,我们继续来说茶的事情。” “我给你泡茶,你想吃什么茶都行。” “可我现在已经没有喝茶的心情了,不过,我这人很好说话,你用钱满足我就行!” “沈少,你说多少?” “凑个整,十亿吧。” “十亿!我……没有……这么多……” “好吧,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就给你打个折,十一折怎么样?” “十一折?” “现在十二折了。” “十……” 龚树云以最快的速度将后面的话咬了下去,听过打折的,没见过这样打折的,人家是降价打折,这人倒好,是涨价打折。 他不敢说,因为再说,那就是十三折了。 “给,不是不给?给句痛快话,你看来来往往的车子,全都在看着你,生怕就撞着了你。” “我……” 龚树云早就崩溃了,在看到沈非冲上来抓住他的那一刻,他就崩溃了,而后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让他更加的崩溃。 很少有人还能在这个时候还能坚持住,当然也有坚持得住的,不过,龚树云不在其列。 所以,龚树云听话的,打了电话。 当手机传来银行发出的短信声音时,沈非让他站在了花台上,龚树云说道:“沈少,我不想痛,你就放过我吧,我……” “如果你没有做过坏事的话,明天你就不会痛了。如果你做了很多坏事,那么,很抱歉!也许会痛到你真心改过,然后做无数好事补偿的时候。” 沈非留下最后一句话,与葛山去找下一只猎物。 逃的,不是龚树云一人。 人世间会所等等势力的老大都跑了,不管是从大路跑的,是从小路走的,或者是隐藏起来的,反正只要他们坐了车子,或者手上还有电子设备存在的,最后都步了龚树云的后尘。 省城之事结束后,沈非到了下一个城市,先找的还是当地的地下势力,直接闯进了别人的老窝,那些人喝问道:“你们两个,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沈非笑道:“我要说我是来踢场子的,你肯定不信。” “哈哈哈哈……”门口的保镖当然不信,他大声狂笑起来,“就凭你们两个,来踢场子?真是笑死人了。” “不是的。准确一点说,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 门口保安笑得更大声了,沈非问道:“葛老,是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正好用他们来出出心里的气。” “好。” 葛山往前走去,保安们那已经捧腹大笑了,“就你一个老头,还要踢场子,你信不信,老子一拳头,就能把你这老东西给砸成肉饼。” 葛山好像没听见一样,径直往前走去,保安怒了,“老东西,我和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我讨厌别人叫我老东西。” “可你就是老东西,不行,我就用拳头告诉你。” 这名高大壮的保安,一拳朝葛山的脑袋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