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李莫愁,小情人? - 妖孽狂医

第三十四章 李莫愁,小情人?

当水珠在她身子上胡乱四溅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小情人,要不要我陪你洗个鸳鸯浴啊。” “啊!”曹蒹葭大惊,“不要,我马就洗好了。”曹蒹葭不敢再洗下去,虽然她锁上了浴室门,可那么一点锁,根本拦不住轻松干掉极刀的沈非。 快快的,曹蒹葭围上了浴巾,打开了浴室门,浴室里水雾缭绕,曹蒹葭便从这缭绕烟雾中走了出来。 肌肤似雪,白晳光滑,双肩似削,锁骨诱人,浴巾遮不住山峰风光,下面一双美腿纤细白嫩,浴巾下摆在大腿上扫来扫去,绝美风景若隐若现。 真是好一个出水芙蓉! 沈非看得呆了,一把抱过曹蒹葭,狂吻起来,曹蒹葭开始是全力抵抗,可她哪里是沈非的对手,挣扎数番后,曹蒹葭情火被挑动,如莲藕般玉臂环在沈非脖子上,与沈非热吻起来。 不几分钟,沈非便不满足于这样的吻了,他的手往下滑去,停在浑圆翘峰上,左抓右捏,接着扯起浴巾,手掌亲密接触在上面。 沈非感觉到有一股电流,顺着手心蔓延到整个身子,感觉太舒服了,舒服得沈非找不到词语为形容。 当沈非的手掌游到大腿处,要往里面深入时,曹蒹葭抓住了,嘤咛着说道:“老公,你先去洗澡,我等你。” 听到这充满了媚惑的声音,沈非浑身鲜血沸腾起来,猛地冲了进去,以最快的速度解除武除,冲诜着身子,他准备今晚就结束自己的处男之身。 而这时,曹蒹葭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眼里还有媚眼,却恢复了大半的清明,她风卷残云般穿上自己的衣服,往门外走去。 路过浴室门口时,曹蒹葭满眼歉意,她是真的对沈非动了心,要不然,她不会吻得那么认真,可是,曹家的女人真不能做别人的情人,并且她还有任务,她得先完成任务,今晚也不能陪着他在这里。 “谢谢你,为我做过的一切!” 曹蒹葭轻声念了一句,打开门狂奔出去,她怕自己再不走,就会真的留下来,与他天上人间。 都洗到脚的沈非,马上就要解决战斗,可在这时,他脑海里忽然涌出一大团能量,立时让他两层红光盛放,第三圈红光形成了十分之一。 沈非不喜反忧,赶紧打开门冲了出来,果然,伊人已去,房内空空。沈非真心无语,他的第一次开房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哼,下次抓住她,非得重重打她屁股不可。”沈非念着,忽然眼睛一亮,他看到地上有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通体翠绿,呈龙形,栩栩如生,在玉佩正中心,却有一点红。这点红色,好似鲜血,好似龙之眼! 沈非捡起玉佩,有玉佩在手,小情人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沈非躺在床上,等着曹蒹葭回到他身边来,想着今天的经历。 今天他做的事太多了,顾妙暄老师家里给她治病,替兰姐赶走了一帮混混,救了赵文虎,破了陈强的毒计,和苏锦瑟看了电影,干掉了一个杀手,皇家一号打了陈强,偶遇曹蒹葭,赚了个小情人,将陈强一家送进监狱,再与蒹葭,差点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这一天过得,比他前面二十年加起来都要精彩,沈非想着想着,睡了过去,嘴角挂着坏坏的笑容,也不知道他在梦中梦到了什么香-艳的画面。 当沈非在甜蜜梦乡中的时候,一个极为隐秘的基地里面,摆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正是铁十三那被生生踩碎,最后活活痛死的尸体。 “杀我净化之人,还敢如此虐杀!此人,必除!派银三前去,明天日落之前,我要看到他的脑袋!” “是,主上!” 一段对话之后,基地里面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而铁十三的尸体则被拖出去,喂了狼狗! 与此同时,锦城市的警察从被窝中爬起,执行了一个又一个的抓捕任务,锦城官场上引起一次小地震。 还有一个捡垃圾的,翻出了极光的尸体,吓得不行,立马报警,等警察验明身份,查到极光正是网上通缉的A级杀人犯时,市公安局都给惊动了,他们都在想是谁将这个杀人犯杀成了垃圾! 另外一边,离开沈非的曹蒹葭,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锦城,刚走出锦城,她往口袋一摸,顿时大惊,玉佩不见了。 “玉佩呢?” 曹蒹葭狂想起来,想过一个个画面,最后锁定沈非给她治伤的画面,难道就是那个时候掉的? 肯定是的! 过后穿衣服,本来就有点心慌意乱,还想急着走,并没有细细察看,这才丢了玉佩,直到这时才发现。 想到这,曹蒹葭满脸苦笑,她的预感成真了,真的离开不得沈非,就算离开了,她也得乖乖回去。 唉! 曹蒹葭一声叹息,她觉得这一回去,多半就难逃沈非魔掌,肯定会被沈非从上到下吃个干干净净。 可玉佩在那里,她也没办法啊。 正当曹蒹葭准备回锦城时,她收到了一条信息,“有内贼,快逃!”曹蒹葭脸色大变,在这个时候出了内贼,那对曹家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曹蒹葭本能不信,但她想到在摆脱恶和尚之后,她曾打回去一次电话,再然后不久,极刀就追上了她。 按理说,极刀不知道这边的事,不会来得这么快,结果却偏偏来了,这无疑证明了信息的准确性。 真的有了内奸! 毫不犹豫的,曹蒹葭要逃往锦城,逃到沈非身边,她本能地觉得只有在沈非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然而,曹蒹葭刚刚转过身子,便看到一个人出现在面前,这人赫然就是黑榜中排名第八十一的绝枪! 绝枪,用的自然是枪。 此刻,枪口正对准了曹蒹葭的脑袋。 看到绝枪,曹蒹葭那颗心沉到了谷底,她连极刀都打不过,更别说绝枪了,而这再一次证明,有家贼! 绝枪冷道:“交出玉佩!” 听到这,曹蒹葭笑了,她觉得玉佩丢得太好了,在沈非手里,比在她手里安全多了,而且,如果她死了,那块玉佩,就当作是她还的债吧! 曹蒹葭笑道:“那你开枪吧!” 绝枪眉头紧皱,曹蒹葭半点慌乱都没有,跟他所预料的,完全不一样。绝枪走过去,将曹蒹葭敲晕,带了回去。 这些,沈非并不知道,他一觉睡到了旭日东升。太阳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沈非摸过手机,睡意朦胧中,还以为曹蒹葭回来了,接通便说道:“小情人,不等我出来就跑掉,赶紧过来让我打屁股!” “流——氓!” 听到这声音,沈非浑身打了个冷颤,一下子惊醒过来,“李莫愁,啊,不,顾老师,你找我做什么?” 顾妙暄秀眉紧紧皱在一团,这沈非实在是太流氓了,顾妙暄真想说个“滚”字,再把电话给挂了。 可是,一大清早,老妈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带沈非回去吃中午饭,顾妙暄很不想带,但她要不带,就得遵从母令去相亲。 相亲很痛苦,一个接一个的相亲,更痛苦。 不得已,顾妙暄忍了下来,准备带沈非回去一趟,彻底断了老妈让她相亲的念头,以后她就自由了,然后她给沈非打了电话。 哪知,沈非喊她小情人! 如果沈非在她面前,顾妙暄非得给他一巴掌不可。 顾妙暄冷哼一声,“中午十二点,在校门口等着!”不等沈非答应,顾妙暄便挂了电话,挂断电话,顾妙暄仍然气愤不已。 气愤中,顾妙暄又想到沈非给她治的病,她的白带增多果然没了,内分泌也不再失调,昨晚她又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个结果,再一次证明沈非所说合谷穴的功能是正确的,顾妙暄对此有很大兴趣,可想到沈非整一副流氓样,她就有种违和感。 沈非看着挂断的电话,“靠,这李莫愁太霸道了吧,她说让我在门口,我就要在门口等?不过,要是能征服李莫愁,将她真的变成小情人的话,那该有多爽!” YY了一番,沈非看着手里的龙形玉佩,皱起了眉头,根据曹蒹葭昨晚的表现来看,龙形玉佩对曹蒹葭非常重要,那她为什么不回来拿呢?是出了什么事吗? 沈非想了一下,没有纠结下去,反正有玉佩,曹蒹葭迟早会回来的,而等她再次回来,就是吃了她的时候,沈非下定决心,这次不会再让小情人逃了。 刚想到这里,沈非手机又响了,却是苏锦瑟打来的,沈非笑道:“老婆,昨晚我到梦里面找到了你,你猜我们做了什么事?” “流氓!” “老婆你太聪明了,我真的对你做了流氓事,而且流氓得很彻底,上面、下面,前面、后面……” “色-狼!再说就不理你了!你现在在哪里?我在食堂等你,出大事了!” “又是什么大事啊?” “你来就知道了,快点,给你五分钟时间,过时不候!” “老婆有命,哪能不快?马上就到!” 沈非挂了电话,退了房,向着学校狂奔,虽然是早上,但来往的人还是不少,沈非没有跑出惊世骇俗的一百八十码速度,不过,沈非的速度也不慢。 刚跑到食堂外面,刚好碰到了燕南天、何小秋、林乐三人,三人立马将沈非围住,“老实交待,昨晚一夜未归,去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