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拦桥截杀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四十一章 拦桥截杀

瘦子想一脚定乾坤,决生死。 打完好收工,回家。 所以,他发挥出了最强实力,用出了天残脚,可是,事实却与他想的完全相反。 好像他踢的不是一辆车子,而是一座山,还是五岳华山那样的山。 瘦子震惊之时,目光移到了胡须男身上。 胡须男本来是要一拳打在玻璃上,要把碎了老头子的脑袋。 可是,车子角度不好,他根本击不着玻璃。 所以,他只能打向车头。 在胡须男的想象当中,他这一拳打去嘛,怎么也要将车头给打废。 毕竟,他的碎石拳,碎的可都是五千斤的石头。 结果和瘦子的一样,他的拳头只能在车盖上面留下一个拳印,然后他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一股他内劲都破不了灭不了的力量。 这一刻,时间好像静止。 车子就停在空中,胡须男和瘦子站在下面。 沈非笑道:“谢谢你们接住了我的车子,要不然,我还不一定能控制着车子平安着陆。” 瘦子眉头一皱,怒气狂泄,“小子,你仗着有点力量,就敢嚣张。” “如果碰到人,我会说人话;如果碰到鬼,我就是抓鬼的。你都这么嚣张了,我要不嚣张又怎么行?” “我有嚣张的实力,你有吗?” “然后呢?” “然后,你就去死吧。” 瘦子又要爆发,胡须男也是太阳穴高高肿起,可沈非比他更快,脑海内光芒一闪,力量再一次充满整个身子,车子如同下山猛虎般悍然冲下,两人被冲飞出去。 不过,两人也非常人,见势不妙,抽身狂退。 虽然脚下的桥在掉,两人也是往后倒退,但速度一点都不慢,眨眼间的功夫,便退到桥头位置。 沈非的车子紧追不舍,最后停在两人面前三米处。 开了车门,沈非与葛山走了下来,胡须男与瘦子冷冷看着沈非,忽视了葛山,沈非只是淡淡一笑,然后一脚踹在车子上面。 当即,车子划出一条长长的抛物线,飞到了桥的另外一边,车灯大亮,警示着后面的人,这座桥已经出了问题,不能通行。 瘦子见状,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沈非回头笑道:“我这一脚怎样,比起你的天残脚,还是不错吧?” 瘦子冷道:“狂妄!白痴!” “哦,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能是白痴,你们肯定是看错了吧?” “普通人的性命,死就死了,你还拼命去救,不是白痴是什么?” “所以说,我是好人。而你,是畜生。” “你敢骂我?” 瘦子暴怒,沈非摇头说道:“好吧,我错了,骂你是畜生,会污辱畜生的。” “找死!” 瘦子两脚一蹬,身影一闪,左脚回旋踢来,那姿势叫一个帅,沈非淡定不动,等他要踢中他肩膀的前一刻,沈非轻松放旁边一移,瘦子踢空。 “你以为能躲得过吗?” 瘦子暴喝,明明空中没有借力点,瘦子却生生将脚移了方向,再次横甩过来,沈非淡淡一笑,“我怎么知道我是在躲,而不是在耍你呢?不过,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一玩。” 沈非没有动用针刺、酷刑那一套,就这么,纯以力量踢了上去。 硬碰硬! 砰! 瘦子的攻击被踢断,倒退七步。 沈非站在当地,纹丝不动。 瘦子惊讶,他感觉刚才与沈非硬碰的时候,好像碰的不是血肉,而是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存在。 “小子,你的力量怎么会如此强大?” “因为我是好人,而你是畜生不如的东西。” “你还敢骂我。” “好吧,你不是东西。” “你……”瘦子满眼冷光,费了好大的劲将心里的怒火压下来,冷冷说道:“我是二品内劲,你的力量断然不可能打得过才对。” “可你被我踢飞了。” “你的力量这么强,威力能与内劲相抗,肯定修炼了品阶极高的功法。” “哇,这你们都知道,我一定要杀了你们灭口,绝不会让你们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沈非说得很认真,眼里杀气四溢。 瘦子冷笑,“就你这样,还想杀我们灭口,你灭得了吗?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把你的修炼功法交出来,否则……” “别否则了,也别给我机会了,来吧,一起上,杀了我。” “小子,这世界大得很,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你看到的,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所以,你觉得凭着一卷功法修炼出来的强大力量,就能为所欲为吗?” “废话真多,到底来不来杀。”瘦子看向胡须男,胡须男点头,就在这时,沈非说道:“你们不来杀,那就我来。” 这时,葛山开口说道:“少爷,让我来吧。” 葛山的称呼已经从沈少到了少爷,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说明葛山心中是真的要跟随沈非,而促成葛山心理变化的,正是瘦子觉得白痴的救人行为。 沈非感觉到了葛山的变化,灿烂一笑,说道:“葛老,这点小事,还是让我来!这两个强大的人,正好是磨刀石,可以磨炼磨炼的。” “也好,就按少爷说的。” 葛山语气里满是佩服,他也见过那种有家势的,那些人身边自然跟着保镖,遇到这种事,他们百分之百会让保镖上,他则在旁边看戏。 可沈非却要亲自出手,要磨炼自己。 怪不得他能如此妖孽。 每一个妖孽,都不是白白得来的。 瘦子和胡须男甩了葛山一眼,葛山居然说他出手,既然他在这么说,肯定就是有点实力的,可看起来,他并不是太强嘛,他们也没有感觉到了葛山的威势。 他们感觉不到,是因为葛山将威势收敛。 两人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沈非身上,沈非才是目标,杀死了沈非,再干掉这个老头就行了。瘦子冷声说道:“小子,既然你想死,我们就成全你。” “别抢我的台词。”沈非朝他们走去,在还有三步之距时,沈非忽地停住脚步,说道:“对了,你们这么牛逼,是不是有很多钱?” “不比你的钱少。” “别骗我,我今晚都赚很多钱了,怎么也有几百个亿,你们有我的钱多吗?” “几百个亿吗?很好!看来我们今晚会大赚一笔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我是穷人。” “你敢戏弄我们?” “说的是实话,虽然我赚得多,可我花得更快啊。不过,有了你们的到来,我相信,今晚我的包裹会鼓一会儿。” “我们的钱,多得很,只不过,你永远拿不到!但是,你的命,我们要定了!” “是谁,让你们如此牛逼的人,亲自跑来杀我?” “等你死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也许,你们生不如死的时候,我也能知道。” 沈非一步踏出,出现在两人面前,瘦子又是一式天残脚,胡须男同样还是碎石拳,脚扫腿,拳击心脏,两人都用了全力,所有的内劲都爆发出来。 沈非出拳,扫脚。 砰砰! 爆空声响在夜色里,胡须男退了三步,瘦子也是如此,沈非也退了一步,他感觉到拳上、脚上都有点痛,这痛,让沈非感觉到磨炼的味道。 当下,沈非又踏步,“来,继续!” 砰砰! 又是两记硬碰,瘦子与胡须男脸色无比沉重,沈非却再次往前踏出一步,“来,继续!” “继续!” “继续!” “继续!” …… 沈非毫不停歇地吼着继续,瘦子再一次硬碰倒退之后,看到沈非又踏步上来,边甩着腿,边厉声吼道:“你就是一疯子。” “谢谢,这是你们今晚唯一说的人话。继续!” 沈非又与瘦子硬碰硬踢了一脚,沈非不再退,瘦子却被踹飞,他感觉腿快要断了,他那可是被内劲滋养着的腿,竟然有被力量生生撞断的趋势。 瘦子眼里生出了丝丝怕意。 沈非看向胡须男,“你也来!” 胡须男凝重地说道:“你把我们当磨刀石。” “一开始,我不就告诉你们了?” “你的力量,为何不衰弱?为何没有减少?” 胡须男说话都在喘着气了,他体内的内劲,在一次又一次的硬碰当中,已经消耗掉了一大半。按理说,沈非的力量应该消耗得更快才对,可沈非却是一点疲倦的样子都没有。 这很不正常。 沈非笑道:“因为我是好人。” 胡须男当然不相信这样的话,他继续说道:“你的力量在变强?” “等我感觉一下。” 沈非当真去感觉了,这一感觉,他还真发现力量涨了一些,不多,就两百斤,可沈非兴奋了,这两百斤不是神针给的,而是他磨炼出来的。 他之前想磨炼,就是想让自己适应以后的战斗,一种不是枪炮却更加危险的战斗。 刚遇到葛山时,他就预感进入了另外一个圈子,果然不出所料,晚上就有两个内劲的人来杀他,像这种有内劲的,肯定也是很牛逼的存在,而他们的关系又扯着一个又一个人的,什么师父啊老爹老娘之类的。 反正,以后他遇到的练出内劲的,肯定不会少。 所以,要适应。 却不料,还能让自己的力量上涨,这就是神针所说的要等? 还有,脑海里,橙色光圈又多了数颗光点。 “我自己变强,也能让神针恢复?” 沈非有些明白神针最开始说的与他融合在一起的含义了,压下念头,沈非对胡须男说道:“恭喜你,猜对了,我的力量又涨了两百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