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第三张底牌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四十三章 第三张底牌

瘦子发狂,无比锋利的匕首刺向沈非心脏,就在要刺进心脏的一瞬间,沈非伸手,准确一点说,是伸出了两根手指,夹住了那把匕首。 匕首,不得寸进分毫! 瘦子震惊,就算他的力量强大,但他的血肉还能强悍过钢铁吗?他怎么就敢用两根手指来夹匕首,并且还夹住匕首了呢? 瘦子鼓起身上每一丝内劲,却还是动不得匕首,他眼里的恐惧更浓了,沈非的目光却落在了胡须男的身上,胡须男扣在扳机上面,立马就要开枪,沈非笑道:“我保证,在子弹射出枪膛的一瞬间,会拐一个弯,再射进你的心脏。” “我不信!” “不信,那就试试!” 沈非还是那般灿烂的笑容,仿佛他手中夹的一张纸条,对准他脑袋的则是一根了胡萝卜,胡须男眼里慌乱心中犹豫,沈非的强大让他对自己不自信。 他不敢试。 但胡须男却不想承认他的胆怯,他冷冷说道:“你是想说我的拳头也有问题吗?也说我练的碎石拳消耗了我的潜力和生命吗?” “你的拳头自然是有问题的,比如你拳上血肉破坏之后,伤口愈合的时间越来越慢,即使你用了上好的药物,也很慢!” 胡须男脸色一滞,是有这个症状,但他从未向别人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涌出浓浓杀机盯着沈非,只听沈非又淡淡说来。 “不过,你拳头上的伤是小问题,最重要的伤,来自你的胃!你的胃,在慢慢变薄!具体症状就是你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你不能吃辣的,不能吃咸的,不能说麻的,甚至是不能吃甜的,不能吃带油的!虽然你现在还没有到食不下咽的地步,但你已经到了恶心境界!” 胡须男的手也在颤抖了,沈非的话还在说。 “现在你的胃算是中期,再过半年,就会到晚期,到时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明明有无数美味放在眼前,你却不能吃!哪怕你将所有的菜都弄成最纯洁的,也不能吃!你将活活饿死!而导致你胃部出问题的,仍然是你的内劲,也就是说,你修炼的内劲有问题,内劲给了你强大力量的同时,又在慢慢侵蚀着你的生命!” “少恐吓我!” “你们怕了,因为你们清楚,我说的是真的。” “不可能的,我们修炼的内劲绝没有问题!” 瘦子和胡须男异口同声地说来,沈非笑道:“跟我混,我不仅让你们赚到比你们现在更多的钱,还能让你们拥有强大的内劲,完美的内劲,实力暴涨!” “你以为你是神医吗?” “如果你们真的对我认真了解过,你们就不会用疑问的语气说出来,也不会说以为!” “好狂的口气!”胡须男狂笑着,然后枪口前移,手指扣住扳机往后,“既然你能治好我们的病,那就马上给我们治,否则,我崩了你。” “别慌!这才只是第一张底牌,我还有第二张底牌呢!” “你的底牌就是恐吓吗?” “不是恐吓,是速度!” “速度?” 胡须男不屑一顾,即使他没专门修炼过速度的武技,但他二品内劲跑起来的速度相当地快,放在奥运会上,不知要甩那些人多少条街。 而眼前这人,刚才战斗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内劲,他只是不停地说“继续”,如果他有速度,他完全没必要这样硬拼,傻子才那样玩虐呢。 由此便可推断,沈非的速度,根本就不怎么样。 便在这时,沈非手起刀落,一道亮光在空中滑过,胡须男手中的枪,便被切成了两半,沈非笑着对瘦子说道:“你没说大话,匕首确实很锋利,削铁如泥。” 沈非声音响在两个人的耳朵里时,瘦子和胡须男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就连眼花都没有,实在是因为沈非的速度太快了。 瘦子盯着他空空的手,虽然他的内劲被消耗了不少,但是,沈非也不可能那么轻松就将匕首从他的手里扯走啊,而且用的还是两根手指。 紧接着,胡须男的刀被切成两半,中间好像没有间隙一样。 这样的速度,用“快”字都不能形容。 以他们的内劲,都达不到! 胡须男很蒙,他倚之为利器、杀手锏的东西,就这样没有了?被人家打苍蝇一般给打没了! 沈非又道:“我的速度,快吗?” 两人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沉默以对,然后,他们听到沈非又说道:“我还有第三张底牌!你们想不想知道?” 不等两人回应,沈非便说道:“不用猜,你们肯定想知道!对吗?其实,就算你们不想知道,我也会让你们知道的,这么好的底牌,你们不亲自尝一尝又怎么行呢?” 沈非中指点向瘦子胸口,瘦子虽然还不知道沈非的第三张底牌到底是什么,但他感觉到了危机,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狂逃。 “逃啊!” 瘦子动作很快很灵敏,可就在他转身要跨步的那一瞬间,他浑身僵滞,因为沈非就站在他的面前,沈非的那根中指,正好指在他胸口处。 这是什么速度? 比之前抽刀斩枪的速度,还要快得多。 而这,都不是重要,重要的是他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痛楚,从沈非所指之处疯狂爆发在身体每一处,特别是他的痛,像是被痛苦的瀑布所冲刷。 “这,才是刚开始。” 沈非温馨地笑着,十指却翻飞如箭使,不停地点在瘦子身上各处角落,随着沈非点得越来越多,瘦子身上的痛苦急剧暴增,十倍、二十倍、五十倍…… 瘦子痛得直叫唤,痛吼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让你尝试我的第三张底牌!你放心,我知道你身上怀有内劲,所以,我会先截断你的内劲,再给你更加严重的酷刑!一定会让你痛到爆的!” “不要,我不要,你不要断我的内劲,我不要痛!” “那可由不得你。” “我……”瘦子痛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转过头来,却看到胡须男已经没有站在他旁边,而是逃出了很远的距离,瘦子马上说道:“那个人跑了,你快去追他,快去啊。” “不如你帮我一把,怎样?” 沈非一脚踢在瘦子的身上,瘦子立马就成了炮弹,疾射出去,而沈非也向前跑去。 同一时间,胡须男在狂奔,用他生命里前所未有的速度在狂奔,他觉得这趟接了一个超烂的活,这个人不是随手就可以杀的,而是人家随手可以杀死他们。 他,简直就在把他们当猴子玩,当老鼠耍。 想想他的疯劲儿,想想他干倒瘦子的轻松惬意,再想想他的实力他的速度,胡须男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他要离开这里,远远地离开这里,让组织里更强的人来杀他。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胡须男觉得他已经跑出了四五百米,沈非速度就算快,也不容易追上他了,他恶狠狠地说道:“姓沈的小子,我会回来报仇的。” “干嘛要回来,现在报仇不是很好吗?”沈非的声音在胡须男耳边响起,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心冲到了脑门顶上面,胡须男边跑边转头看向沈非,“你……你……” “没担心,我不会动手的。” “那是……谁?” “你回头看,就知道了!” 这声音仿佛有一股魔力般,胡须男回头了,然后他的瞳孔暴睁,他看到了瘦子,像一发炮弹似的瘦子,向他急速靠近。 不等他闪避,瘦子那具虽然充满痛苦,但依然拥有着庞大力量的身子,轰然撞在他的身上,胡须男身上骨头立马崩裂不已,特别是胸骨,瘦子活生生给他撞断了。 瘦子痛上加痛,但他眼里更浓的,却不是痛,而是震惊。沈非踢他,他先飞,直线飞,速度很快,比他奔跑的速度都还要快很多很多。 沈非却是后跑! 但最后,沈非跑到了他的前面,还和胡须男说了几句话,他才撞上。 到这时他才明白,之前所看到的所认为的沈非速度很快,只是冰山一角,他真正的速度竟然能达到这种地步,瘦子相信,就算是组织里那位代号为“狂风”的人,也比不上沈非的速度。 瘦子还隐隐觉得,沈非眼下展现出来的速度,并不是他的极限速度,能被称作为底牌的速度,自然不会就这么一点,那他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在瘦子惊讶当中,沈非拉着胡须男站了起来,胡须男的惊讶就不必说了,他眼里更多的是痛苦,沈非笑着问道:“很痛?” 胡须男点头。 “还有更痛的,不信,你问瘦子就明白了。当然,你也用不着问了,马上,你就会亲自尝试到!”沈非开始施展了酷刑,痛苦开始肆虐在胡须男体内。 “现在感觉怎样?” “好痛,你快住手,好痛啊!” “痛吗?哪里痛了?一点都不痛嘛,你们是多么牛逼的人,一脚就把桥踩塌了,普通人的生命在你们眼里不过是蚂蚁,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可能觉得痛呢?” 沈非还在让酷刑更加凶猛,“你们冲着我来,没问题,别说你们两个,就是来一百个,老子接下就是!但是,你们不能伤害无辜人的生命,知道吗?” “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吧!” “我会放过你的,不过,不是现在!以前有很多人来杀我找我的麻烦,虽然最后他们落在了我的手里,可他们都能忍很长时间!我相信,身为内劲的你们,忍耐性会更好!所以,我就不问你们那些事了,先痛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