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痛五分钟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多痛五分钟

先痛着吧! 这几个字,是比深渊更让人绝望的存在。 特别是沈非的语气,就跟在吃饭的时候,长辈叮嘱晚辈要多吃一点似的。 他都痛到恨不能杀了自己,却还要先痛着,这种来自身体、心灵上的折磨,才是最最煎熬的。 无论是瘦子,还是胡须男,他们都高高在上惯了,习惯了把普通人当蚂蚁一样踩,习惯了把不如他们强的人随手铲除掉,同样也习惯虐待他们,痛打他们。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别人将痛苦加诸在他们身上的画面,因为他们身怀内劲,他们是上等人,比报纸上电视上常说的富豪一类上等多了。 钱,很多人都可以赚到,只不过是赚多赚少而已。 可内劲,不是谁想练就能练出来的。 内劲者,是少部分。 物以稀为贵! 如此昂贵的他们,怎么会有痛苦加身呢? 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 那痛苦,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是他们加诸在别人身上的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 凶猛的痛苦,一下子就将他们的心理防线给击破,他们的承受能力完全崩溃,胡须男想都没便跪在了地上,求饶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你说,我都去做,不要让我痛了,好痛,啊……” “说了,先痛着!” “那要痛到什么时候?” “谁知道呢,也许是痛到死!” 沈非淡淡甩出一句话,胡须男和瘦子“噗”地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这有痛的原因,更有怕的原因! 两人边吐着血,边痛叫着。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你不是要钱吗?我把我的钱全给你,全给你!” “我跟着你混,不要让我再痛了,我跟你混,你说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 瘦子和胡须男不停地说着,他们什么节操、底限都不要了,只要能不痛就行,沈非仍然漠然地看着这一切,哪怕是远处已经传来警报声。 就在两人觉得痛苦了千万年,恨不得要自杀的时候,沈非才淡淡说道:“你们刚才说,无论我叫你们做什么,你们都会答应?” “是的,都答应,什么我们都答应?” “背叛你们的组织呢?” “我……” “我……” 两人滞住了,舌头像打了结一样,怎么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们想到各自组织的强大、恐怖。 在普通人眼里,拥有内劲的他们很牛逼。 但在组织里,他们也算是下层人物,虽然不是最下层,但离中层人物还有些差距。 可想而知,他们的组织是多么的强大。 如果他们敢背叛组织,组织肯定会除掉他们,要取了他们的命。 他们如何敢? 等他们抬起头来,再看向沈非的时候,却发现沈非不再看着他们,而是转身走了;两人顿时慌了,脸色惨白到雪山降临。 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可是,真要死了,那也就一了百了了。 而痛着,生不如死的痛着,却是一件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事情! 瘦子和胡须男心里在天人交战,是臣服于眼前这个人,还是背叛组织。 一步! 三步! 七步! …… 瘦子发出一声嚎叫,“我答应你,背叛组织,我……好痛!” 胡须男也彻底崩溃了,“我也背叛组织,我追随你,你说做什么,就做什么!” 沈非这才转身走了回来,“你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说的是假的,后果,你们自己可以想。” “真的,都是真的。” “我也是真的,绝不敢骗你。” “那就先说说你们的组织吧,再说说你们组织的秘密,谁先说的,谁就能早一点减少痛苦。” 两人看着沈非的笑容,不由打了个寒颤,然后,瘦子抢先说道:“我所在的组织名字叫九星!九星既是名字,又是等级!一品内劲便是一星,二品内劲就是二星,九品便是九星!” “在组织里,我所知道的最高就是五星,五星以上闻所未闻!每一星的等级都不一样,地位也不一样!九星里面具体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大概有二十两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组织不只二十来人。” “只要我们不背叛组织,并且在组织需要的时候回来,除此之外,组织根本不管我们做什么?我们组建地下势力也好,开公司做生意都好,哪怕是去贩毒,甚至是去军队等等,都不会管!” “组织非常松散!我也暗中控制了一些公司集团的股份,这些集团每年能给我创造数十亿的财富!但,这并不是我最赚钱的,我最赚钱的是帮一些大家族处理棘手的他们也不能出面的事情!” “我主要是帮唐家!” “唐家?” 沈非咀嚼了一声,笑了,“也就是说,你是唐家的杀手锏,是唐家最后要用的一招,要来除掉我?” 瘦子只接到消息来杀沈非,但沈非与唐家有什么仇怨,他却根本不知道,准确一点说,他是不屑于知道,他只要杀个人而已,恩怨情仇之类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看到沈非的笑容,听到沈非的语气,他觉得不对劲,心中有了大不妙的感觉,却还不得不点了头。 沈非笑道:“那么,恭喜你,你会多痛五分钟!” 瘦子浑身剧烈颤抖不已。 五分钟,在平时,那就是一会儿的事情,一眨眼一愣神就过了的。 但在痛苦加身当中,五分钟,那是五年! 不! 是五十年! 甚至更多。 反正,那是异常恐怖的度秒如年! 瘦子不由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看唐家不爽!”沈非还是笑脸依旧,“或者说,你需要的,不是问为什么,而是照着做!你明白?” 瘦子哪里还敢不明白,就算不明白,也必须得明白! “你的故事说完了?” “我……” “唐家请你杀我,出价多少?” “二十亿!” “哦,太失望了,我一天赚那么多钱,他们竟然只花二十亿就想买我的命!你再多痛五分钟!” 瘦子的脸又黑了几层,却不敢再分辨。 “继续说。” “每个家族身后都有我这样的人物存在,因为我身后有组织,所以,唐家不敢控制我!家族势力强大的,就会使出控制的手段。还有的,会到处去收集那种没有组织背景的,将他们变成家族势力的一部分。” …… 瘦子以最快的速度说了不少事,包括九星组织做过的一些大坏事,沈非听了一遍,心中便深深记下。 然后,转头看着胡须男,“该你了。” “我所在组织叫天地!天地之间,唯我独尊的意思!天地组织和九星组织,除了名字不一样之外,其他的都差不多!一样的不准背叛,召唤时必须回来!一样的松散管理,无论你去做什么!不过,我是给沈家站场的!沈家也出了二十亿!” 胡须男说完这句话,忐忑不安地看着沈非,生怕沈非说出“再痛五分钟”之类的话,不过,沈非没有任何表示。 “没说的了?” “有有有……” 胡须男赶紧说了起来,把他所知道的天地组织之事,一五一十说出来,听完之后,沈非看向葛老,葛老点了点头,示意和他所了解的一些情况差不多。 沈非问道:“你们的组织一般很少人知道?” “是的,没到达那个层面的,都不会知道!” “那你们知道黑榜吗?” 听到“黑榜”两字,瘦子和胡须男脸色大为一变,带着顾忌一般点了点头。 沈非眉头一皱,“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很怕黑榜。” “黑榜,很强。” “黑榜,触之,必有灾难!” 两人痛苦的声音在打着颤,显示着他们对黑榜的惧怕,沈非觉得很奇怪,“你们不是内劲圈子,是高人一层的存在吗?对于一般的势力组织,至于这么怕吗?” “黑榜,不仅仅是普通势力的组织,在内劲圈子里,黑榜同样的强大!强大到不可想象的那一种,黑榜之人,无处不在!” “无处不在?” 沈非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个黑榜比他想的还要强大,而那枚龙凤玉佩仍然在他的身上,如此强大的黑榜却没有动手,黑榜到底在想什么?又有什么企图? 想了一下,沈非没有丝毫头绪,便不再继续想下去,他的疑问多得很,凭这样空想是想不通透的,黑榜现在没来找他,却不代表以后不来。 不管他们有什么企图,等他们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于是,沈非笑着对两人说道:“恭喜你们,黑榜也是我的敌人!你们跟了我,也就是说,黑榜也是你们的敌人!” “黑榜……” “我们的敌人!” “是的!现在是不是感觉背叛什么九星、天地之类的,那完全是小儿科?或者说,加重了你们脱身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杀死我的决心?” 瘦子和胡须男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黑榜实在是太强大了,并且太神秘了,神秘到黑榜有多少人,存在于何处,都无人知道。 大家知道的就是,有人惹了黑榜,然后就死了,消失了!家破人亡了! 当然,这是针对于内劲圈子的黑榜。 即使是相对来说很多人知道的黑榜,也不是一般的强大! 有这样的敌人,睡觉都睡不着,他们怎么敢与之为敌,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先脱身,然后集两个组织的力量,将沈非给杀死。 这样,说不定他们还能得到不少好处。 可被沈非说破,两人心中似被刺了刀子一样,两人赶紧摇头,嘴里不停地说道:“不,不,不是的,我们不敢。” “不敢,也就是说心里想过了。” “没有,我们都没有!” “其实你们回答的不敢很好!我不管你们心里想还是不想,也不管你们对我有多大的仇恨,我只需要知道,我说的,你们要照做!” “一定,我们一定会做的。” 沈非笑着,出手解除了两人的一部分痛苦,当然,瘦子仍然比胡须男要痛,两人松了一口气,接着又疑惑地看着沈非,沈非笑道:“想问我为什么没有完全将你们的痛苦解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