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裂地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四十六章 裂地

胡须男看到瘦子到了天堂,听到了他吼着的三品内劲,目睹了瘦子飞速狂奔的速度,这一切,都让他激动,让他着迷。 哪怕是那个叫“残天”的代号,都是那么的酷。 当然,瘦子还有地狱的经历。 但地狱,已经被胡须男忽视了,只要听沈非的话,为沈非做事,哪有什么地狱? 他要天堂,更加美丽的天堂! 沈非转过头来,看到的就是胡须男那种在沙漠里渴得快要死时对水的那种期待的目光,沈非笑道:“你想要?” “想!我也想突破,想拥有三品内劲,拥有更强的实力!所有的一切,我都想!求沈少赐予!” 胡须男忍着痛,跪在地上,用一种刀刻字在骨头里的坚决语气说来,说完,他还自觉地将他所有的钱,都打进了沈非账户,他的钱与残天差不多,也有四百多亿。 其实,沈非看着这些数字,并不是像残天之前以为的那般毫不在意,毕竟是四百多亿啊,他们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就积累到了。 而这中间,他们还要各种开销,像瘦子这种自觉高高在上的人,花的钱会少吗?随便一想,那都是不可能! 如果将这部分钱加起来,他们挣的钱更多。 仅仅是二品内劲的人,就能挣着这么多钱,那三品、四品的呢? 用脚拇指想都知道,那是更多更多的存在。 这些人,随便扔一个出去,都能在富豪榜上占一席之地! 怪不得大家都在说富豪榜上的富豪,只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在华夏,隐世富豪还有很多很多,比普通人所能想的都多。 以前,沈非还不甚理解。 现在,他明白了。 那根本是另外一个圈子的存在! “他们,是有钱人!” 沈非心里涌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嘴角划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继大恶人之后,这帮隐性富豪,是他的新目标。 胡须男不知道沈非在笑什么,但他心里很是担忧,如果沈非不甩他,那他该怎么办?就在他内心冰凉的时候,沈非出手了。 当热流涌身,痛苦尽去,胡须男经历了跟残天差不多的一切!震惊、兴奋、突破、如上天堂。 然后,地狱来临。 胡须男真正明白了沈非所说的那些话,沈非是真的不在乎他们的臣服不臣服,也不在乎他们的报仇不报仇,不在乎他们的实力他们的内劲。 沈非想,自然就能让人做到。 并且,还会有无数人愿意享受沈非的这种天堂,包括地狱。 而他,还有残天,第一批来杀沈非的人,是个倒霉鬼,同时也是最幸运的。 天地组织强大,九星组织强大,黑榜组织更强大,他们,都是沈非的敌人,但有着如此神奇的手段,化敌为己用,并且变得更强。 那沈非,未来会很吓人。 早跟着沈非一步,等沈非很吓人之后,他这种第一批的地位,就非常强大了,比现在的高高在上,不知道还要高多少倍。 他要强大,更加高高在上。 这个机会他不会错过。 所以,胡须男说道:“沈少,请赐名。” “他玩天残脚,所以有了残天之名。你来碎石拳,也取个石碎?这名字,好像不怎么符合你这种嚣张的性格,那就裂地吧!” “裂地!” 胡须男血液沸腾地接受了,是啊,碎石算什么,裂地那才叫嚣张嘛,总有一天,他要那些强大的地,真正的裂开。 那些人坐的位置,谁说他就不能坐一坐呢? 而他相信,紧跟沈非,他会坐到。 “沈少,我会让沈家吐尽最后一滴血!”裂地近乎残忍地说着,看着沈非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他也狂奔着离开了。 残天、裂地都走了,葛山看向沈非的目光更亮了,他跟着的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有意思啊。 葛山说道:“少爷,人来了,我们要走了。” 沈非摇头笑道:“我们不走,我们要回去。” “回去?” “是的,回到我们身后的那座城市!”沈非看着那被踩断的桥,“他们的内劲是强大,但是,那座桥是合格的话,他们踩不断!那些钢筋有问题,那些水泥有问题,那座桥里面的其他东西都有问题,所以,建这座豆腐桥的垃圾,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我们不去,那群垃圾需要付出的,仅仅就只是一点钱,请人家吃顿饭,喝点酒,再玩点女人就行了。或者,人家仅仅一句话,一个电话就够了。再或者,这帮人都不用出面,负责这件事的人自己就把他掩下了。” “退一万步,网上言论爆发,他们不得不做某些付出一些代价的话,什么临时工,芦苇杆更适合之类的交待便出来了。主管的人停个职,等风声过去,披个马甲就能重新出现。这些,让我有些烦燥。” “这些,根本不算代价!” 沈非已经往回走了,他的短信已经发到了电子的手里,电子则在快速查找,葛山眼里满是欣赏之意。 嫉恶如仇! 沈非的车子没开多少时间,电子的信息便发过来了,信息非常详细,从哪位领导主管,哪个公司中标,再到具体到桥上的包工头,都有。 实际上,当沈非在将瘦子和胡须男变成了残天与裂地的时候,他身后那座名叫珊瑚的城市,已经翻了天。 那位叫屠良的三把手,正是负责珊瑚大桥的主管领导,消息传到他耳里的那一刻,他正和三号情人做着最激情的事。 然后,珊瑚大桥塌了的消息,让他浑身冰凉,他的那个东西,也塌了。 现在是关键时候,珊瑚市的一把手要调走,二把手会升为一把手,他正和另外一人竞争二把手。 可是,珊瑚大桥倒塌事件传出来的话,那他就与二把手完全绝缘了! 不行! 他不能让事情变大,他还要当二把手。 这件事,必须压下去。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屠良无比入神地想着怎样去化此事,他那叫兰芙的三号情人,还不知道状况,她的心里还在想着昨天看上的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她想趁着今晚的机会,让屠良允诺帮她买下来。 于是,兰芙主动上前,抚着屠良的身子,语带诱惑地问道:“良哥,出了什么事?” 屠良无动于衷,哪怕是兰芙不停地摸着他那男人本钱,也是毫无反应,就你糊了水的面条,怎么都硬不起来。 兰芙皱眉,这屠良真是越来越老越来越不够用了,今晚她打扮得这么性-感,他接个电话都能软。 可是,想到玛莎拉蒂,兰芙只能忍了,她咬着屠良耳朵说道:“良哥,一个电话而已,不要放在心上,如果你心里郁闷,可以在我身上发泄的。” 屠良还是没有反应。 兰芙心中暗恨,见手里的家伙直不起来,她心中一狠,为了玛莎拉蒂,她豁出去了,她蹲了下去,正要含住那东西的时候,屠良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已经有了一点主意。 见到兰芙的动作,屠良问道:“你在做什么?” “良哥,你……” “行了,今晚你就自己呆着吧,我去处理一件事。” “良哥,有什么事需要你亲自出马的?你可是珊瑚市的三把手,就在这儿陪我嘛,你把我的火都燃了起来,现在你又不管,那我……” “这件事很大,不一样,关系到生死。” “良哥,我现在就在生与死当中。” 兰芙极尽诱惑,屠良是真没时间继续在这里耗下去,如果被人发现桥断的时候,他还在情人家里的话,那局势就更加糟糕了。 “小芙,这件事完了,我再来好好陪你。” “不要嘛,我就要你今晚陪我。” 这娇滴滴的声音,没有像以前那样引起屠良的冲动,更多的是不爽,兰芙的身子更紧地缠了上来,“良哥,我看上了一款玛莎拉蒂,我想要嘛。” 兰芙的想要,一语双关,想要人,想要车。 屠良听到玛莎拉蒂,本来还算温和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了,他遭遇了人生的最大危机,这女人却一丝安慰都没有,心里只想着玛莎拉蒂。 她的柔唇,她的挽留,她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玛莎拉蒂,而不是为了他。 屠良火了,带着冷笑说道:“你想要玛莎拉蒂?” “要嘛,那车子也不贵,才三百来万。” “三百来万?” 屠良笑容有些狰狞了,直接一脚将兰芙踹飞,兰芙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 她是他最宠的女人啊。 她不过就是要一辆车子,他怎么会这样? 兰芙想不明白,梨花带雨似的哭道:“良哥,我只是想让你发泄一下,让你爽的。” “踢你,就是爽。给老子好自为之!” 屠良穿上衣服转身离去,兰芙还趴在地上,捂着传来阵阵痛楚的腹部,眼里露出了丝丝恨意。 这恨意随着兰芙想到她拼命讨好屠良,甚至用了嘴,屠良却把她当成宠物一样,想逗一下就逗一下,想踢一下就踢一下的无情而越来越浓。 然后,兰芙爬了起来,她打开安置在床下面的一个抽屉,里面有一个U盘,U盘里录的全是屠良做那种事的视频。 兰芙冷冷地说道:“屠良,你狠辣,就别怪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