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葛山真心追随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五十四章 葛山真心追随

师父。 这个词,很平常。 他自己就听过无数次,像北国,每次都叫得无比甜。 本应没什么,可眼前叫沈非的,却是一位老者,到鹤颜童发的老者,一般来说,是沈非叫这位老者为师父才对。 眼下,却偏偏反了过来。 这倒也没有什么,可他听出了古靖阳的那股子尊敬味道,这尊敬,是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就冲这一点,葛山就敢肯定,古靖阳能如此对待,绝不仅仅是医术厉害的原因,更重要的还有人品。 以小见大,葛山觉得沈非是真可以追随的那一种。 葛山的心理已经发生极大的变化,之前,他是被沈非近乎逼着当了教官,为了身体健康,为了有个血脉,有点像做交易的味道。 但跟着沈非跑了一夜之后,葛山看到沈非铲除一个又一个的恶人,看到沈非在危及关头仍然想着救无辜之人,还看到沈非的嫉恶如仇,他心里有些同意跟随沈非。 现在,古靖阳这一声“师父”,则让葛山真心实意的跟随了。 沈非没料到古靖阳喊的“师父”,起了这么大的作用,他已经习惯了古靖阳的称呼,他说道:“第一针法练得怎么样了?” “只是熟练,还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针给我看看。” “是,师父。” 古靖阳就要去取针灸的道具,沈非阻止了他,将葛山介绍了一番,让他直接在葛山身上针灸,指出了一些穴位,古靖阳屏气凝神,认真针灸了下去。 葛山觉得一阵舒服感,这阵舒服感虽然没有沈非的暖流那般美妙,却也有着不少的提神作用,沈非点头说道:“还算不错,我教你第二针。” “谢师父。” 古靖阳无比激动地说来,每多学一针,医术都会大大提高,治病的范围、深度都会大前进;沈非当即取针在古靖阳身上针灸起来,一连针灸了三遍,沈非问道:“记住了吗?” “恩。” “那就多多练习,时机到了,再教你第三针。” “我会努力练飞的。” “还有,以后每天给葛老针灸一遍,就针灸刚才我说的位置,你也可以记住这些位置,这个位置能让人气血强盛,刺激出更强大的活力、生命力。” “师父,我记住了。” 古靖阳欣喜若狂,他此刻的模样根本就不像那种大国手,而是得到了极好玩玩具的小孩子,对他而言,医术世界里的每一次进步,每多学一点,都是巨大的财富。 稍稍在锦绣庄园里停留片刻之后,沈非带着葛山到了非常保安的基地,王长生等人都在,王长生看到葛老的一瞬间,一双眼睛无比精亮。 葛山也多看了王长生一眼。 沈非介绍了一下,王长生问道:“葛老,您练出了内劲?” “四品内劲!” “四品,居然是四品!” 向来不惊讶的王长生,这一次也惊呼出了声。 他听说过内劲,内劲的强大毋庸置疑,当年那一场血战,若是他有内劲在身,说不定当场就报了大仇,不至于废物那么多年。 他以前的实力,绝对是属于强悍级别的。 可是,他与内劲也是无缘。 因为内劲太难练了,若是没有人专门指导,没有内劲修炼所需要的功法,仅凭自己修炼的话,是很难修出来的。 而眼前这老者,不仅练出了内劲。 还是四品。 更惊讶的是,沈非能将四品内劲的人都收之麾下,沈少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或者说,这不是奇迹,而是他的实力。 且这位葛老,还是心惊臣服的那一种。 如此魅力,当真有王者风范。 王长生心里笑了,他的选择没有错,能让四品内劲的人都臣服,他的那个仇,肯定能够得报,并且是以他要的那种方式。 这一次,沈非在那边的资金战中,那是大获全胜的。 葛山笑道:“你的力量已经强到了巅峰,只需要一个机缘,你也能化力为劲,成为内劲高手。” 王长生大喜,拳头捏得紧紧。 他现在确实需要更为强大的实力,以前他觉得以他曾经兵王的实力,足以胜任沈非手下的武装势力,至少在短时间内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昨天招标会场外的战斗,也证明了这一点,他带着轻松将那帮毒贩子外围的势力人员以及安装在远处的大炮给解决掉。 但一夜之后,沈非实力已然暴增。 那么大一笔资金,不知道会引得多少凶猛的虎狼、大鳄来抢夺。 哪怕上面下令,不得使用那些东西,玩大规模的杀战,弄出一个个恐怖事件,但是,暗地里的厮杀,小范围的血战,绝对是不可避免的。 因为利益太大。 特别是小鬼子,那群小鬼子不找上门来才对。 所以,他需要更强的力量,内劲就是他的目标! 王长生诚恳的说道:“还请葛老为我解惑。” “我练出内劲的方法,不一定适合于你,但是,我可以将我的经验告诉你,给你做一些参考。” “谢谢葛老。” 王长老抱拳,葛山看着王长生这个汉子,又一次在心里叹服了,人以群分,从王长生身上就可以看出沈非的品格,而能让这样的人中之龙誓死追随,真的是气度非凡。 等他们两人寒暄过后,沈非让王长生把留在基地里面的保安全都叫出来,沈非介绍了葛山,说道:“从今以后,葛老就是大家的总教官!” 不少人还有着疑问,因为他们觉得王长生做的很不错,之前他们也一直将王长生当成教官来着,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王长生的时候,王长生大声说道:“王长生,见过总教官。” 众人惊讶,王长生这话可不像是说着玩的,也不是来虚的,那话语里面力量十足,而且神情无比庄重,熟悉的人都知道,王长生是认真的。 只是,这个老头,真的比王长生还要厉害吗? 葛山活了这么久,吃的盐比在场的人吃得饭都多,就算不是人老成精的那一种,那也是阅历丰富,一眼就穿了那些人心中的疑惑。 这些人,都是不错的。 身体状况很好,散发出来的气质也相当不错。 而越不错的人,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同,那就必须得有强大的实力。 毫不犹豫,葛山走了出去,站在众人面前,然后重重一脚踩下,立马,葛山所踏之处的上好大理石,地面上的混凝土,尽皆化为尘埃。 以葛山右脚为中心,足有五尺宽的地面陷了下去,陷出个近一米深的坑洞。 一脚之威,竟至如此。 众人震惊。 这下子,他们明白王长生为什么会那样说,原来这老头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那一脚好是恐怖。 葛山再踏出一步,说道:“我叫葛山,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总教官。” “见过总教官。” 这次,没有人再疑惑,全都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声似洪钟。 葛山又道:“现在,我给你们上第一课,那就是最简单的扎马步!马步虽然很简单,你们也应该都扎过,并且还扎得很牢。不过,从此刻起,将你们以前扎马步的经验、技巧全都给我扔掉,我要的就是简简单单的扎马步,就是马步本身。明白吗?” 王长生立马扎起了马步,众人也一次性摆开了阵形。 沈非见到这一幕,笑了。 为葛山以最快的速度震服他们而笑,为葛山一点时间都不浪费立马投训练当中而笑。 葛山这样做,是真正的要为他做事,从心里为他做事了。 他现在的时间,确实是耗不起。 王长生他们也必须要在极快的时间内变强,这样才能应付更加强大的危机,更加危险的局势。 同时,沈非在心里问道:“神针,你不是有神诀吗?” “不错。” “那你拿点出来,让这些人修炼,让他们的实力快速变强。” “我也想拿出来,可惜,你做的好事还太少,我的功力并未恢复到能拿出神诀的那一步。” “好吧,我会拼命去做的。不过,就算拿不出神诀,那能拿出级别低一些的功法也行啊,只要能练出内劲就可以。” “即便是最低级的,也需要黄光闪现,才能取出。还有,就算是我能取出来,我所知道的级别最低的,也不是他们现在的身子所能承受的!” “黄光?” 沈非心里一疑,想到赤橙黄绿青蓝紫,心中立马说道:“橙光之后,就是黄光吗?” “是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沈非心里激动兴奋起来,现在他脑海中连橙光都没有完全集齐,就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如果激发出了紫光,那将是多么的逆天? 真的如同神针所说,可以开山煮海,可以开天辟地,可以摘星披月吗? 想一想,都觉得是那么的逆天! 血液是激动的,可沈非还是很理智的,光是橙光阶段所需要的感恩能量都多得吓人,到紫光所需要的能量,不知有多少。 而且,紫光是很遥远的事情。 眼下他最紧要的,则是尽快增强王长生的实力。 沈非心里闪念,“那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变得更强?” “现阶段的妙手回春还够用!你让那老头教他们降龙诀,有妙手回春在,级别再低的功法,都能练出相当强悍的内劲。等他们身体脱胎换骨到一定程度,你又激发出了黄光,那他们就可以改修我所给的功法。” “这个主意不错。” “赶紧做好事,做多点,做大点。” “明白。” 沈非点头,神针又隐下休息,沈非对葛老说道:“一定要将压榨出他们的最大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