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请说人话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五十五章 请说人话

葛山狠狠操练着王长生、谭千青一帮人,还有薛凡和徐正猛的时候,沈非则去还钱,第一个拔通了许民宗的电话。 许民宗耗尽能量,许诺了很多的好处,费尽千辛万苦给沈非找来了一百亿,他想着沈非估计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还给他。 却不料,仅仅隔了一天,沈非就说要还他钱。 还给千分之一的利润。 一百亿,千分之一的利润,那可是一笔恐怖的数字。 且来得较为光明正大,心安理得。 除了钱,许民宗的工作能力还会被认可,能借出一百亿是本事,能快速收回一百亿,为银行创造一大笔钱也是本事。 这样的本事,上面的人肯定会看在眼中。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他与沈非交好,沈非的动静他也听说了一些,虽然知道的不是太精确,却知道沈非手中有很多钱。 这就足够了。 其次,再看看沈非那张银行卡的资金往来,都是极为吓人的存在。 他能拉动沈非将钱存在里面,凭着这个关系,他想不往上爬一步,都不行了。 除非他们能舍弃沈非这个超超级土豪。 但谁能舍弃得了呢? 脑袋被门板夹了都不会! 许民宗从心里深处佩服沈非,庆幸当初的选择,肯定今后的路,那一定是要紧跟沈非。 许民宗想的没有错,就在沈非把钱打过来的,他汇入到银行的时候,上面的通知就下来了,许民宗被调入省农行,任副行长。 之前,许民宗就是一分行行长,这一步跨上去,就成了省副行长,还不是那种虚职,手中是有实权的,大权的。 并且,省行行长是一位快要退休的领导,这里面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不言而喻。 许民宗当时给震惊坏了,他知道这一把赌赢了之后会得到很多好处,却没想到好处这么大。 省农行一把手,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啊! 许民宗深知,以他那并不算深厚的背景,做到分行行长位置已经是极限,说不定还会被人家明升暗降,弄个省里去当个虚职。 可他跟了沈非之后,在省里,差不多一步登天。 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却变成了事实,发生在他的身上,这足以说明,必须跟紧沈非的脚步。 兴奋之后,许民宗冷静下来,如果是以前,能走到这一步,他就什么都不求了,但现在,机会就摆在他的面前,省里就是他的终极目标吗? 不! 绝对不是! 他要走得更高! 只要跟紧沈非,这并不是奢望,而是可以实现的理想。 既然要跟紧沈非,那就得做让沈非需要的事。 沈非需要什么? 金钱? 他比谁都多,都要吓人。 女人? 他身边的,哪个不是极品美女,个个都有大本事,来头还极大。 许民宗真是想不出沈非还差什么,他皱眉想了挺久,然后眉头舒展开来,想不出沈非所需的东西,那就做让沈非高兴的事。 沈非最高兴的是什么? 以他得来的资料,沈非高兴于踩人、做好事。 踩人的事,他不一定能做到。 但做好事,以他省农行二把手的权力,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并且,还可以得好名声。 许民宗瞬间想到了支助山村孩子教育,扶持贫困家庭等等好事,然后,他满脸灿烂微笑了。 …… 沈非又联系了潘大秘,将他借出来的钱还掉,给了红包,潘大秘和许民宗一样很兴奋。 虽然潘大秘不是银行系统的,不是直接和钱挂钩,但有了钱,就可以做很多事啊。 他现在就要下放,还不知道去哪个县。 但有了沈非的影响力,沈非手中那庞大的金钱,就算是把他分到最贫穷的一个县,他也能大有作为,做出一番大功绩。 有了这份功绩,他的政治资本就将狠狠地雄厚一把,以后的官途就要好走不少。 …… 许民宗和潘大秘的钱都好说,打个电话,汇个钱就行了,但叶倾城的钱,就不是如此简单了。 那必须是要单独见上一面的。 于是,沈非约了叶倾城。 实际上,叶倾城就在等着沈非的这个电话,老实说,沈非那一场资金战,将她给吓着了。 那利益,太大了。 叶倾城都有一种冲动,挖下一个坑,等着沈非来的时候,把他给拿下,逼出那部分钱。 只要有那笔钱,叶王的实力就将大增数倍,就能胜过其他王。 可是,叶倾城不得不强行压下了这冲动。 一来,沈非不是那么好拿下,真挖了坑,很有可能的结果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鸡飞蛋打不说,她付出的那么大代价全都白费,她的那些布置,那些后招都将毁于一旦。 二来,叶王没有让她那么做,让她做的就是靠近他,控制他的心,让他为她做事。还有他那个天大的秘密,更是要知道的。 所以,叶倾城散了冲动,甚至是不想在这一次约会当中做任何事情,如果每一次见面都出事,沈非不怀疑才怪。 而且,有些时候,静静的坐着,喝上一杯咖啡,不说话就看着,会让男人更加的着迷。 于是乎,叶倾城报出了一家不怎么出名,却极有风味的咖啡屋,沈非驱车赶到时,看见的便是叶倾城坐边木头做成的窗户边。 一头黑如墨,长如瀑布的秀发;一双银星勾月似的眉,一对深遂似装了漫天星压的眼,一张紧闭着,却似在倾诉万言的唇…… 当真是倾城容颜。 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沈非心中一转,她这又是演的哪出戏?琼瑶女郎?情深雨蒙?还是淑女三千范? 心里想着,沈非眼里已是情深一片,好似陷进了她那种岁月静好的美当中,现在他的演技可提升了不少,完全可以驾轻就熟了。 叶倾城的眼角余光已经看到沈非眼中的深情,心里得意着,果然是这样,男人嘛,总喜欢新鲜的。 这一次,她和沈非的关系狠狠进一步。 沈非慢慢走向叶倾城,眼看就只剩下几步远,忽然有一个穿着休闲装,长得挺帅,很有型的男人,抢先一步坐到了叶倾城的面前。 刚坐下,这男人嘴里就蹦出了极富磁性的声音,“我以前,一直不明白岁月静好的意思,看到你的这一刻,我明白了。你就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静静的,却能入心沁肺。” 叶倾城转过头来,目光瞬间变得冰冷,她是在钓鱼,不,她是在钓猛虎,本来一切都和她所想的一样,可半路却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来。 不管怎样,她营造的那种静静的,却能如同细雨飘落,润物细无声的氛围,已经被破坏了。 她之前所预料的静静说上一句“你来了”,便再不曾言的画面,也不再有了。 更严重的是,这次又出了事,沈非会不会怀疑她? 经过这么久,叶倾城已经抛弃了不少当初认为沈非是个暴发户的想法,能走到这一步,沈非就是头猪,也不是一般的猪。 所以,沈非要起了疑心,对她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 可男人却好似没有看到叶倾城的目光,仍带着某种神往般的眼神说道:“这间咖啡屋名为写意,却是写出了很多的意,但只有你完美的诠释了那种意,静意,美意,无限想象的意。意在心头,美上人间。” 叶倾城目光更冷。 这样的手段,这样的话,对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可能非常管用,肯定还能一钓一个准。 但是,于她而言,这简直就是垃圾! 她要是如此容易就被钓着,那就不是叶倾城,而是白痴女。 不过,叶倾城还是没有说话,她看向了沈非,事情已经出了,她就只能往尽量好的方向引导,现在这样,她说什么只怕都有问题。 再说,她的神情已足以表现一切。 现在她要看沈非如何处理。 沈非一笑,继续往前走,男人又说道:“美女,我是尚威集团的执行总裁孙尚威,平时也爱在这里喝咖啡,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世间最好的缘!” 孙尚威的神情里射出了一重又一重的沧桑,他清楚,这种沧桑对女人就是一剂最猛的毒药。 就在孙尚威自觉能拿下叶倾城的时候,沈非走了过来,坐在叶倾城的旁边,无比粗鲁地搂在了叶倾城的腰上。 紧接着,捧过叶倾城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 叶倾城都有些呆了,她以为沈非会将这人赶走,没想到沈非会直接亲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亲得如此霸道。 虽然出乎意料,但她可不能撕破脸,她只能随机应变;于是,她初始表现得有些抗拒,然后慢慢投入了。 激情湿吻。 孙尚威看傻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这画面真是好醉。 而且,看这个女人也是一副投入的样子,他们是本就认识,还是说她喜欢的就不是这种风格,而是粗鲁狂野的。 可这也不可能的,如果她喜欢粗狂,不应该选择写意咖啡屋才对。还有,这小子看起来很年轻,那美女不应该喜欢成熟沧桑有味道的男人吗? 怎么会喜欢这么嫩的? 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但不管怎样,这口气不能忍啊,他看上的女人也有人敢抢?再看看这人的穿着,好像并不怎么样,不说衣服的牌子,只说那种搭配,太随意了! 这样的人怎么敢抢他的猎物? 孙尚威怒了,带着他那执行总裁的威严说道:“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出这样的禽兽事!” 沈非这才与叶倾城分了唇,仍然搂着叶倾城,对孙尚威说道:“请说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