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闵厅?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五十六章 闵厅?

请说人话! 短短的四个字,让孙尚威的怒火生了十重不止,他说沈非做的是禽兽事,沈非反过来就让他说人话,这不就是在说他才是禽兽吗? 孙尚威怒道:“小子,注意你说话的言辞,你知道我是谁吗?” “请说人话!” “你!我可是尚威集团的执行总裁,你知道尚威集团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看来你是不会说人话了!” “小子,劝你莫要太嚣张,这里不是你能嚣张的地儿,我也不是你能嚣张的对象。” “既然你不会说人话,我就教你怎么说。” 沈非直接出手,按住孙尚威的脑袋,让他撞在了桌子上,虽然沈非用的力气很少,但他是何等实力,哪怕是随意一出手,也撞得孙尚威头破血流。 孙尚威怒火像一根烧红的铁棍,放进水里就能冒出腾腾烟雾一般,这个沈非太野蛮了,孙尚威指着沈非说道:“你打我?” “你终于说了句人话!我会如你所愿的!”沈非又出手,折了孙尚威的手指,孙尚威痛叫,“你还敢折我的手?” “不是你叫我打的?我还以为你说了人话呢,看来,你还是没学会说人话,既然不会,那我就多教教你。” 沈非按住他脑袋砰砰砰地撞了下去,直撞得孙尚威两眼冒金星,叶倾城颇有些无语,沈非有无数种手段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孙尚威悲剧,可他却选择了最暴力的一个。 他就是喜欢玩暴力? 写意咖啡屋里的人都看傻了,他们在咖啡屋里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觉得沈非太狂太嚣张。 而这里面,还存别有用心之人,他可是将孙尚威所说的那句尚威集团的执行总裁听得清清楚楚,他立马想到,要是这会儿帮了孙尚威,那他就可以去尚威集团了。 于是乎,这个长相一般,浑身穿着名牌的西装男人出声帮腔,“喂,你做得太过份了吧?” “过份?为什么我不觉得呢?” “不要以为你有点力气,就可以嚣张,这时代不是谁都可以混的。你拿什么去和人家相比,孙总也没有做什么事,就和那美女说了两句话,这有错吗?你竟然把人家打成这样。” 西装男一脸的责难,沈非又按着孙尚威的脑袋砸了一下,淡淡回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他和你的女人先说话,再做一些事,然后你一点都不生气,还会笑脸相迎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会满足你的,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就喜欢满足别人的愿望,特别是你这种不说人话的。” “哼,你以为你是谁,你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吧,还想嚣张,只怕你就要进警局了。” 西装男有恃无恐,觉得孙尚威这个尚威集团执行总裁的能量,碾压起眼前这个根本没什么背景的小子,那绝对是势如破竹,一脚踩死。 孙尚威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睁着血眼说道:“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好。” 沈非回出一字,又问道:“是你先打电话,还是我先打电话?” 到这时,孙尚威心里也涌出了一些疑惑,觉得敢这样大打出手,还如此镇定平淡,且说出这样话的人,似乎也有点背景。 不过,看到额头上滴下来的血,孙尚威暴怒喷涌而出,碾压了所有的理智,冷吼道:“小子,别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省城嚣张,省城不是你所能嚣张得了的,比你厉害的人多得是。” “这点,我承认。不过,貌似你不在其列。” “你等着。” 孙尚威掏出了手机,拔通了省城一公安分局的局长电话,“邱局长,是我,孙尚威,这里有人以暴力手段殴打我,把我打成重伤,您赶紧来处理一下。” 得到那边的答复,孙尚威立马就挂了电话,对沈非说道:“邱局五分钟之内就会赶过来,你等着死吧。” 那个西装男立马拍了马屁,“就是,小子,你马上就会进警局了,看你还怎么嚣张。” 其他的人见孙尚威找邱局,再想到孙尚威的身份地位,不少人也出声帮腔了,有这样一份人情,他们也能得到好处,虽然不如那个西装男的人情大,却也能沾不少光。 叶倾城听来,嘴角挂出淡淡的笑容,这些人哪里知道沈非的本事,如果一个邱局就能把沈非压倒,那她就不会出现在锦城,更不会让沈非碰她一下,更别说是吻了。 沈非淡淡说道:“我今天来,就是想还个钱,和我女人喝喝咖啡,你们却想惹起风波,既然风波起,那就惊雷霆吧。” “还惊雷霆,你是被雷劈吧。” “孙总裁,你的电话打完了吗?以你的身份,不只才打一个电话吧?你要打多一点,要把底牌电话全部打出去,要一次性把我踩死,不然,会很吓人的。” 孙尚威冷笑,“对付你,邱局就足够了。” “既然你不打了,那就轮到我打电话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打出怎样的电话,喊来什么人。”孙尚威才不信沈非能认识多牛逼的人物,只怕这人连邱局是什么样的存在都弄不清楚,孙尚威等着沈非叫来的人被邱局碾压。 沈非拔通了闵浩的电话,“闵厅,五分钟之内能赶到写意咖啡厅?” “能,马上就赶到。” 闵浩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然后立马带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写意咖啡厅,沈非的电话,他可不能不重视。 昨晚省城的大地震,全都是沈非惹起来的,而他,就在昨晚立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功劳。 还有,沈非那边的事,听说也是大获全胜,这样的人可得罪不得,别说五分钟,就是三分钟,他也要拼命去做到。 沈非还没有将电话挂断,孙尚威带着满头鲜血笑起来,“闵厅?哈哈哈哈,你别告诉我这个闵厅是省公安厅的闵厅。” “看来你混得不错嘛,连闵厅都知道。” “哈哈哈哈,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闵厅那样的大人物,是你能够接触到的吗?真要是闵厅的话,就凭你刚才那语气,你就死定了!”孙尚威冷笑着,“你别以为随便找个人乱打个电话,我就会被你吓着,邱局很快就会来。” 沈非认真地说道:“闵厅当然就是闵厅。” “是,我明白!豪尚食厅有很多饭厅,每一个厅都有单独的负责人,我知道一个管着芙蓉厅的人姓闵,很多人都叫他闵厅!你说的闵厅,不会就是这个闵厅吧!” 孙尚威说完就狂笑起来,西装男一帮人也在狂笑,笑声似要把楼顶掀翻一样,他们看向沈非的目光里,都充满了嘲讽。 沈非也在淡淡的笑着,“孙总裁,希望一会儿你也有勇气说这样一句话!我支持你!” “你放心,我会说的,闵厅嘛,芙蓉厅的闵厅嘛!” 孙尚威浑不在意,沈非看了一下手机,抬头笑道:“不好意思,刚才忘记挂电话了,闵厅多半是听到了。别怕,既然选择了要说,那就一定要说,要做个真男人,说人话。” “哼,你少来诈我。”孙尚威心里涌出了丝丝不妙,他第一时间灭掉,想到之前沈非让他继续打电话,便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小子,你就只打这一个电话吗?你刚才那么嚣张,认识那么多人,继续打电话啊,把你知道的厉害人物都叫来啊。” “我知道豪尚食厅里面还有很多厅长的,什么王厅长啊,吕厅长啊,沈厅长啊都有,你干脆一起叫来得了。” 说完这话,孙尚威觉得爽快多了,心中那口气也出了出来,而这,只是刚开始,他一会儿还要出更多的气,让沈非付出更大的代价。 沈非认真地说道:“我不认识那么多厅长,现在也就认识一个闵厅。” “那你简直太弱了,那么多厅长你都不认识,要不这样,我给你一千块钱,你去每一个厅里点一盘咸菜,然后认识一下?” “这倒用不着!虽然我不认识那些厅长,但我还认识一些秘书,一些副省长,也许省长啊、一把手啊,也会给我个面子,过来跑上一趟。” “哈哈哈哈哈……”孙尚威笑得前俯后仰,就是额头上的痛好像都少了一点,“真是笑死我了,你还认识秘书,认识副省长省长,一把手也要给你面子跑过来?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就是我啊。” “好啊,你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看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秘书,又是什么一把手。” “真的要打?我觉得没必要,一个闵厅就足够灭你了,让他们出动,那简直就是用大炮打蚊子嘛。” “很有必要啊!毕竟人多嘛,人多热闹。”孙尚威真的是半点不惧了,之前吧他还有些担忧,但沈非竟然说一把手都要给他面子跑过来,那就根本不用担心了,因为这个人百分之一百是在说大话。 当真以为吹牛不上税啊。 孙尚威鄙夷地说道:“你不是要打电话吗?打啊,我等着你打,等着你把省里的一把手二把手叫来呢。” “好吧,既然你如此强烈要求了,我就满足你的愿望!”沈非掏出了手机,拔通了潘大秘书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