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沈非,他有什么资格?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五十七章 沈非,他有什么资格?

“潘秘吗?” “沈少,有什么吩咐?” 潘大秘书语气恭敬里还透着亲切的味道,之前沈非才打电话还了钱,现在又打电话,肯定是有着什么事。 “有人想见你一面,不相信我能叫你来,而我呢,今天想在美女面前小装一下逼,扮猪吃一下老虎,所以,你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写意咖啡来!” 沈非淡淡说着,潘大秘书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这么好这么容易就能完成的人情,当然不能错过啊! 这种事,很多人都在做,无数人都是找人来站威风,只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沈非是直接把目的说了出来,就是为了装逼为了逞威风。 潘大秘书等着沈非挂电话,他好马上往写意咖啡厅赶去,不过,沈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潘大秘书,你再顺便通知一下你的老板,还有一把手。你只需要把话带到就行,至于他们愿不愿意来为我站岗,就是他们的事。哦,再随便对一个副省长说说吧!” “好的,沈少。” 潘大秘书的语气里有着压抑不了的惊讶,沈非确实不简单,还很有手段,但他的老板毕竟是二把手,权势极不一般。 如果沈非想见他们,那是毫无问题的,可让他屈尊到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写意咖啡厅里去见沈非,难度真的很大。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的老板看在多种因素上面,再加上顾东来这位现在在锦城市权柄遮天的面子,他老板来了。 那,一把手也是不可能来的! 一把手,那是属于沈家的,而沈家和沈非的关系,那用生死仇敌用不死不休都不足以形容。 让这样一个大仇敌过来见沈非,一把手会答应吗? 在潘大秘书想来,一把手根本不可能答应。 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发火而愤怒,而他帮沈非传话,一把手收拾不了沈非的话,就会把对沈非的仇,对沈非的恨,全都发泄在他的身上。 到时候,一把手说一句话,甚至是连一句话都不说,仅仅是一个眼神,他就会受到很多的责难,还有数不胜数的小鞋,阴谋诡计等等。 就算他是二把手的贴身大秘,二把手也很看重他,但是,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二把手也会放弃他。 这个官场,最不缺的就是人。 少了谁,地球都不会停止转动。 可以说他帮沈非传话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跌入万丈深渊。 这一切,潘大秘书在听到沈非所说之话的时候就想到了,可他仍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一把手的怒火很吓人,但沈非的怒火也不差,看看余为民,看看杨伟先,就知道沈非怒火之威。 虽然他与沈非有着交情,即使他不通知,沈非也不会责怪他,不会对他下死手,但他之前结下的善缘,好不容易让沈非欠下的人情,那就彻底没了。 沈非的怒火猛,人情也更猛,看看顾东来现在的权柄,再看看许民宗的一步登天,还有无数从沈非手里得到好处的。 他的人情,绝不能这样浪费。 另外,潘大秘书还想到,那个电话沈非完全可以自己打,他打的威势可要比他强得多,但他却没有打,而是让他代为传言。 之所以这样,会不会是沈非对他的一次考验,若是他拒绝了,只怕拒绝的就是滔天富贵,他以前的大好想法都不能实现了。 如果通过了考验,他能得的,就不可想象了。 当然,这个电话一打,他就会被认定是沈非的人了,哪怕是他的老板也会另有心思。 但他愿意去赌一次! 跟着老板,他能做的能走的自然也不会低,却是要按步就班的来,而且巅峰弄不好就是老板现在的位置。 以前觉得这样也不错,可认识沈非却有了更大的想法,这样一个大好机会,他绝不能放过。 赌了! 就算赌输了,以沈非的本事,他去混点饭吃也是没问题的。 所以,挂断电话之后,潘大秘书立马给老板打了电话,“老板……” “有事儿?” “沈少叫我传句话。” “沈少?哪个沈少?” 二把手声音有些变化,潘大秘书也知道川西省现在有两个沈少,一个是京城沈家沈飞扬沈少,一个是锦城沈非沈少。 “锦城沈少。” “锦城!沈非!”二把手声音有着惊有着喜,还有着说不出来的复杂味道,“沈非让你传什么话?” “沈少说,他在写意咖啡厅,让你去见一下他。” “让我去见他?他……” 二把手的声音立马拔高了八度,他条件反射就要喝骂沈非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让他亲自去见他,他哪里来的资格摆出这样的架子,又哪能承受得起? 可二把手想到了沈非的种种凶名,终究是没有当着他的秘书将话骂出来,因为他听闻过自己的秘书和沈非的交情不错,昨天还借着他的势给沈非凑了上百亿。 因为是对付京城沈家,而他又不是沈家一派的人,所以,便没有出手阻拦,甚至还要坐等看好戏,看京城沈家与沈非的厮杀。 而厮杀的结果,大出他意外,没有他预料当中的沈非大败,甚至就连两败俱伤都没有,有的就只是沈非大胜,京城沈家被杀得大败。 饶是如此,沈非又怎敢让他去见他? 在他心里,沈非是顾东来的女婿,顾东来是他的手下,理应是沈非买上东西恭敬地前来拜见他。 实际上,二把手也正等着沈非的拜见,因为他想让沈非出力出钱,出的力是用诡异的手段拉下一把手,出的钱是给他弄政绩。 二把手觉得,这些都是沈非应该帮他做的。 现在,却是反了过来,让他去见,心理落差太大,二把手着实不痛快的很! 然后,二把手又想到这话是自己的秘书传的,怒火大燃了一下,他那么看重潘峻,可潘峻竟然帮着沈非传话。 看来,这个姓潘的,不是那么可靠。 二把手冷声说道:“小潘,你确定沈非是这样说的?” 潘大秘书已经听出了二把手的冷意与怒意,他对自己的老板极为了解,明白老板这样问来,对他是极其不满了。 这,比他想的还要糟糕,还要严重。 潘大秘书都有种想打退堂鼓的感觉,自己的老板尚且这样了,更别说一把手的怒火。 可赌注已下,那只脚已经迈出去了,就不可能再收回来,否则,他在得罪了自己的老板之后,又会得罪沈非。 他只有一直赌下去。 所以,潘大秘书点头说道:“老板,他确实是这样说的,还说有人不相信他能打电话叫来您,他想证明给别人看,所以,就让我去一下,顺便让我传话。” “你也要去?” 二把手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满是冷笑,潘峻现在的威风、权利来自于谁?全都来自于他! 别人给的面子,不是看潘峻,而是他! 没有他,潘峻拿什么去逞威风? 看来,这个潘峻真的不能再要。 二把手心里定了主意,潘峻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二把手的疏远,以及那股子嘲笑,心中冰凉的同时,再一次肯定地回道:“是的。” “很好,那你赶紧去,给你的沈少逞威风。” 二把手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听着那嘟嘟嘟的挂断声,潘峻感觉到了绝情的味道,他知道,老板将厌恶他了。 身在官场,熟悉老板处事风格的他非常清楚,老板肯定会第一时间将风声传出去,而风声一出,以前恭维他的,以前给他面子的,便不会再甩他,甚至会对他出手,处处为难于他。 而这样的结果,还仅仅是自己的老板传一句话,要是再把那话给一把手传过去,还不知道这后果会严重多少倍。 潘峻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这一刻,不要说前面是坑,就算是刀山火海,是万丈深渊,他也得跳下去。 他拔通了一把手的电话。 潘峻打来电话的时候,一把手正皱着眉苦着脸,京城沈家竟然败得如此干净。 沈家败了,马上就会有一场针对沈家的暴风雨来临。 墙倒众人推,就是这样。 可他这个沈家的大将,该怎么办? 是和京城沈家一起沉下去,还是另找一个靠山。 以他川西省一把手的位置,找个靠山并不是太难,毕竟能通过他得到很多的利益。 但是,这个靠山能不能一直靠下去,能不能一直信任,却是很难的。 无论他靠向谁,都会觉得他是背叛者。 顶着这样的名声,其他家族就算用他,也只是利用他,不会是真心用,真心为他打算! 最大的可能就是通过他,把他们自己的嫡系安排下去,等那些人站稳脚跟之后,再架空他的权力,最后一脚把他踹飞。 这不是他想要的! 至于和沈家一起沉下去,他心里更不愿意了,好不容易爬到这一步,怎能就此跌入泥潭呢? 不沉,那又得靠谁呢? 就在一把手觉得两难之时,电话响了,他一看,是二把手的贴身大秘打来的电话,一把手觉得很是奇怪,“小潘同志,有什么事?” “书记好,我帮沈少传一句话,他说他在写意咖啡厅,让您去帮一个忙。” “沈少,哪个沈少?” “锦城沈少。” “什么?沈非!” 潘峻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厉喝声,那颗心像被万千冰雹给砸中!、 这回,死定了!